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干笑道:“怎么会呢,公主怎么会看上我这个小人物呢。”
  吴青天道:“阁下何必妄自菲薄呢,大公主听了阁下对杜环说的那些话,觉得阁下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人……”
  段小庄连连摆手:“没,真没藏。”
  “……”吴青天干笑一下,“总而言之,请阁下快些考虑一下,在下可认为这实在是天作之合啊。”
  段小庄干巴巴的道:“给我半个时辰吧。”
  吴青天连连应好,退出了帐篷。
  段小庄决定力拒到底,反正拉着楚留香,看他们能把他怎么样,他就是怕落到石观音的魔掌中。
  楚留香摸着鼻子,魅力竟然不及段小庄,他颇有些酸溜溜的道:“陆先生果然魅力非凡,想必一直受女孩子欢迎。”
  段小庄心想如果指的是腐女的话,那他以前还真挺受欢迎。
  姬冰雁却悠悠道:“不可能,看他文中写的那些女孩子就知道,他对女人了解不深。”
  这是对魔法师□.裸的歧视啊,就某些方面,以前经常帮老妈买生活用品的段小庄觉得自己比他知道的多多了,比如卫生巾要有护翼加长防侧漏的最好……
  段小庄也学楚留香摸鼻子,“我还巴不得把那位大公主让给你呢。”
  楚留香道:“哦?这是为什么?”
  段小庄道:“我比较喜欢不会武功的。”
  他本意是指石观音武功太高,无福消受,不想其他人理解错了,楚留香还笑着道:“不错,琵琶公主的武功十分高,如果你们成亲了,你必然是要惧内了。”
  段小庄无所谓的道:“没事,他们求的是西门吹雪。”
  敢嫁给剑神的女人,要做好死的准备哟
第八章
半个时辰后,段小庄探头道:“吴大侠,吴大侠。”
  吴青天颠颠跑过来,“阁下想好了?我终于能喝上喜酒了。”
  段小庄一拱手,“不好意思,在下是来回绝的。”
  吴青天惊诧无比的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人拒绝当驸马,“这……阁下不再想想?”
  段小庄断然道:“不用了,我这一生都将奉给剑道。”
  “……”这人还真把自己当高手了啊,吴青天脸色古怪的道:“那我便去回复了。”
  不过吴青天走了没多久就又回来了,“阁下,我已回复过王爷,王爷和王妃有请你过去一叙。”
  段小庄的脸顿时一僵,“是请我一人?”
  “对,请你一人。”
  段小庄躲在楚留香身后,“烦请吴大侠去回复一下,西门吹雪已经睡了,睡得很死很死。”
  胡铁花嚷嚷道:“你这书生可真奇怪,有个貌美如花的公主主动要做你妻子,你不要,王爷请你喝酒,你也不要,我倒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石观音若请你去喝酒你去么?段小庄嘟囔道:“你喜欢你便去好了啊。”
  吴青天尴尬的道:“这倒让在下难办了,阁下可否自行去对王爷说一句,也免得在下为难啊。”
  段小庄在楚留香耳边道:“麻烦香帅悄悄跟着我,不要让人发现……这个你在行吧?”
  楚留香又摸鼻子了,“还行吧。”
  “香帅尽谦虚!”段小庄撞了他一下,“好了,吴大侠请带路吧。”
  有了楚留香的保证,段小庄才敢去见龟兹王和王妃,也就是石观音。
  吴青天将他带到一个帐篷外,“请进吧。”
  临到阵前,段小庄还是有些发颤,毕竟在原著中,石观音的战斗值可是不输楚留香的,他这是在拿命赌,赌楚留香的主角外挂。
  进到帐篷里,龟兹王和王妃正在低声絮语,看起来倒是恩浓情密。王妃娇弱可人,美丽全然不被年龄所影响,比段小庄在现代看的那些什么明星漂亮不知道多少倍,而且他一想到这张脸下面就是石观音那比王妃还要漂亮千百倍的脸,就不由得遐想起来,那不知得有多漂亮了。可惜了,越是漂亮的女人心越毒,何况是心理**的漂亮女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呀。
  段小庄鞠身道:“王爷,王妃。”
  龟兹王摆出笑脸,“西门公子,你可算是来了,小王这里有酒,本想是给未来女婿喝的,不过现在嘛……哈哈,还是请你喝。”
  段小庄也笑:“在下正想说呢,不能做王爷的女婿,是在下没福分,不过这也无可奈何,在下早就发过誓,一生不娶,只为剑活。”
  王妃细声道:“妾身却觉得,只为剑活岂不孤单,剑是死物,哪比得上软玉温香来得美妙,若是能娶得娇妻,说不定在剑道上还有所进展呢。”
  那也要是真娇妻,你们嫁的那个什么大公主,美貌值为负啊。段小庄一边腹诽一边回答:“在我心里,剑就是我的娇妻。”
  王妃掩唇笑道:“那是因为你从未有过真正的娇妻。”
  她这话说得**无限,一双美目在段小庄身上流连,仿佛有千般风情,万般旖旎,看得人心都要酥软掉了。
  两辈子都没女人冲段小庄发过骚,还是当着她老公的面,太刺激了,虽然看起来年纪大了点,但抵不住人.妻**,一时间血都涌上脸。
  段小庄然后狂捏自己大腿,提醒自己:那是个可以做你妈的老妖怪!那是个可以做你妈的老妖怪!那是个可以做你妈的老妖怪!可以做你妈可以做你妈可以做你妈可以做你妈可以做你妈可以做你妈……
  王妃:“西门公子怎么了?”
  段小庄脱口就是:“妈!”
  王妃:“……”
  龟兹王:“……”
  段小庄:“……”
  段小庄敢发誓他看到王妃的脸绿了一下,又恢复了温柔,“西门公子难道改变主意了吗,不过改口也改的太早了。”
  段小庄纵然脸皮再厚,这会儿也有些红,立刻道:“当然不是,其实在下父母早逝,刚才王妃如此温柔的关心在下的婚事,那慈祥的面孔,让我不得不想起自己的母亲,不禁脱口而出,还请王妃见谅。”说到这里,他还捏着袖角装作擦了感慨的泪水。
  王妃“慈祥”的面容几要扭曲,手搭在龟兹王手上,“王爷,妾身也觉得西门公子十分投缘呢,这孩子父母早逝,怪可怜的。虽然与大公主没有夫妻之缘,但与妾身却真有母子之缘啊,妾身想认他做义子,王爷觉得呢?”
  龟兹王十分宠爱这个体弱的王妃,又觉得认个义子也没什么,只是个喜欢吹牛B的中原人,嘴皮子利落,能哄王妃开心也要,便爽快的道:“这再好不过,我二人一直无子,早就期盼能有个儿子了,只是不知道西门公子意下如何?”
  段小庄破罐子破摔,反正石观音肯定都恨上他了,看这女人记仇的样子也不像能善了,况且原著中就说石观音最自得的就是自己战胜了岁月,十分注重保养身材外貌。段小庄干脆甜甜地喊了声:“干爹,干娘——”
  王妃:“还不给你干爹磕头,让你干爹给你见面礼。”
  段小庄:“……”
  现世报,来得早,这女人报复心不要太强,这就是“我一般不记仇,我有仇当场就报”啊。想段小庄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最多就是小时候跪跪搓衣板,就是穿越后也没经历过磕头这种万恶的封建礼节呢。
  忍!段小庄一个翻身,跪了下来,给龟兹王和王妃磕头,在心底安慰自己就当跪丧好了,口里还要喊得肉麻,“儿子给干爹干娘磕头了。”
  王妃接过龟兹王自怀中掏出一颗流光溢彩的猫眼石,亲自送到段小庄手中,扶他起身,“乖儿子,来,这是干爹干娘给你的。”
  段小庄眼睛顿时一亮,和猫眼石交相辉映,果然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让人不禁想起一篇经典议论文的题目《放弃与获得》,放弃膝下黄金,得到猫眼宝石。
  他麻利的把猫眼石塞怀里,笑得见牙不见眼,“谢谢干娘。”
  王妃轻柔的抚摸他的脸,但是一股寒气仿佛钻到他心中,这个满面温柔笑容女人,好似下一秒就要褪下画皮,择人而噬,“好儿子,不过既然你叫我娘了,那么你的婚事,我定要做主的。”
  段小庄:“……”
  怎么又绕到婚事上去了,他之前确实喊过“求封建包办婚姻”,这石观音莫不是真的观自在菩萨吧,还真观到他的心愿了。
  这也就是段小庄想想,他才不会认为石观音有什么好心呢。
  “这个……我是真的不想成亲呀。”
  王妃伸手示意他住口,“不,你会想的,这件事就不用多说了,你现在还不急,但娘日后一定会好好,安排你的婚事的。”
  “……”段小庄仿佛能从她脸上读出另一种含义,那就是:我一定会好好,报复你的。
第九章
胡铁花拍着大腿道:“陆小凤啊陆小凤,我是真的服了你,你说你这往王帐走一圈,怎么就丢了驸马成了王子呢?”
  楚留香抱着臂也看向段小庄,他看段小庄小心翼翼的让他跟着去,原以为陆先生神机妙算,可能会有什么危险,哪知道他打足了精神,到头来尽看母子情深了。
  段小庄数着王妃给的一盘子珠宝,眼睛直冒光,王妃简直太大方了,“胡大侠不用酸溜溜的,如果你羡慕嫉妒恨,我这就去和王爷王妃说说,让你来做我妹夫可好。”然后娶个大丑女,吓死你。
  楚留香打趣道:“那我呢?”
  段小庄仔细看了一下人生赢家楚留香,一本正经的道:“没关系,有两个姐姐,我把大公主嫁给香帅,琵琶公主就给胡大侠好了。”楚留香和胡铁花比,段小庄果断选择让楚留香消受“艳福”。
  楚留香倒惊讶了,“两个姐姐?琵琶公主还有一个姐姐吗?”
  段小庄“嘘”了一下,“别说出去,我偷听来的,那位大公主长得……”他本想大笑一下,话到嘴边转了个弯,硬生生拐过来,“真是倾国倾城!你若娶了一定不后悔。”
  楚留香用仿佛洞悉一切的笑容看他。
  段小庄心虚的道:“真的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啊,比王妃还要漂亮几倍呢。”
  胡铁花打了个哈欠,“得了吧,老臭虫和我一样,成亲还早着呢。”
  段小庄腹诽,对呀,和你一样是基佬,你们干脆内部解决了算了,何必祸害世上那么多美女。
  楚留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我们还是一起出去喝酒吧,今朝有酒今朝醉,还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烦忧呢,我总觉得陆先生那颗传家之宝会带来不少麻烦呢。”
  段小庄忍不住感叹,果然是主角,第六感太强了,和他比起来,就算是知道剧情的自己都弱爆了啊。
  因为龟兹王认了段小庄做干儿子,所以临时办了篝火晚会,通宵庆祝。空地上架起了火堆,烤起骆驼来,烈酒一坛坛的送上来。
  王妃端着一大碗烧刀子坐在段小庄旁边,段小庄看了下自己手里捏着的小酒杯,“干娘,喝这么猛?”
  王妃抿唇笑道:“沙漠儿女,都要大碗喝烈酒。”
  段小庄赞同的点头,“这才是汉子。”
  王妃:“来,干了它。”
  段小庄:“……”
  段小庄脸都青了,“不用了,我是汉人。”
  王妃:“不是汉子?”
  太侮辱人了……不过他忍了,段小庄才不中石观音的激将法,“在中原,能吟诗作赋也是汉子嘛,这个,酒是好东西,但是喝多了容易乱性。”
  王妃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酒后乱性,或许就能在梦中一会神女呢。”
  这位干妈看着自己干儿子的眼神简直就是直勾勾的,春水一般柔软的身子几乎要靠到他身上来,偏偏在场所有人包括她丈夫都觉得这是母子情深。
  段小庄一扭身子闪开,“不会喝……”
  王妃继续道:“你既然是我……儿子,那就算大漠男儿,来,喝了它!”
  这回碗都抵到唇边,王妃的手更是放在了他背上,不知道按了哪里,段小庄一个激灵就张口了,火辣火辣的烧刀子顺着喉咙滑下去,烧的他眼泪都要出来了。
  王妃把一整碗都灌了下去,旁边的人看了还要叫好。
  段小庄顿时觉得脑子蒙了一层雾一般,模模糊糊的,快要晕了,但又晕不了。耳畔传来异族男儿的吼歌声,粗犷有力。
  段小庄酒量不好,这就懵了,一把搂住王妃,紧紧盯着她。这一下有些过了,不少人都看着他,连龟兹王也看了过来,皱着眉头。王妃也有些尴尬,没想到他喝了酒竟然如此大胆放荡。
  不过段小庄只是紧贴着王妃的脸,醉醺醺的喊:“妈!”
  龟兹王露出了微笑。
  王妃的脸青了,“……儿子,放开干娘。”
  段小庄双手搭在她肩膀上,嘴撅得像章鱼,“妈,亲一个!”
  王妃:“……”
  “……妈我给你唱个歌儿:
  套马杆的汉纸~你威武雄壮~
  飞驰的骏马,像疾风一样~
  一望无际的原野,随你去流浪~
  你的心海和大地一样宽广~嘿!”
  王妃:“…………”
  段小庄:“给我一个眼神~热!辣!滚!烫!”
  王妃:“………………”
  其实段小庄脑海里在想,哥穿越过来总算也唱回歌了,虽然不是对着妹子而是对着个怪阿姨,但好歹也展示一下男性魅力。
  哥是唱《明月几时有》好还是唱《精忠报国》好呢,两个都是玛丽苏杰克苏穿越必唱曲目,哪个也不能丢啊!
  ……然后开口就唱了洗脑神曲套汉纸。
  石观音必须承认,她后来之所以绑架段小庄,除了因为段小庄管她叫“妈”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晚之后,套汉纸的□部分在高贵美丽的石观音夫人脑海中循环了三天三夜,挥之不去。
  段小庄醉得脑子不清醒,一看大家在喝酒吃肉,回忆了下原著,难道是胡铁花成亲那一夜?他丢开王妃,拍了拍胡铁花的肩膀,“新婚快乐,节哀顺变。”
  胡铁花:“……?”
  他又丢下一头雾水的胡铁花,去找楚留香。
  原著里琵琶公主今夜要献身的!哥要去看现场直播!
  他跌跌撞撞竟然真的在僻静地方找到了楚留香,而楚留香对面也确实是琵琶公主。
  即使剧情有所变动,但琵琶公主想献身的心竟然还是没变,里面□披着鹅毛被站在楚留香对面,娇嗔道:“你这个呆子。”
  段小庄从后面戳楚留香:“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楚留香:“……”
  琵琶公主:“……”
  段小庄探头看了下,“不好意思,搞错人了。”他转向琵琶公主,严肃的道:“妖精公主,你怎么不穿衣服。”
  琵琶公主:“……”
  好事将成,就这么被段小庄扰乱了,楚留香头疼的扶住段小庄,“你喝醉了?”
  段小庄伤心的道:“王妃逼我喝酒来着,不过我没醉。”
  琵琶公主勉强笑道:“王兄,还是回去休息吧,你看起来真的喝醉了。”
  段小庄摇摇手指,“不行,妖精妹妹,我走了你就要和他上床了。”
  琵琶公主:“……”
  段小庄回手揪住楚留香的衣服,“我告诉你!不能啊,不能啊!”
  楚留香拽住他的手,“别揪。”顿了一下,他还是忍不住问:“怎么就不能了。”
  琵琶公主嗔怒的看了他一眼。
  段小庄沉重的叹气,“楚留香,是个基佬啊!”
  楚留香:“……”
  琵琶公主:“……”
  楚留香:“……基佬?”
  段小庄小声道:“就是他和胡大侠还有我老板姬冰雁其实是三个好基友特别是他和总受小胡感情可好了每天都要来一发互撸管什么的……”
  琵琶公主:“王兄你真的喝醉了。”
  说的话一句都没懂。
  段小庄正色道:“怎么会呢,他真的每天都对小胡说‘亚拉那一卡’呀,你要相信我啊妖精妹妹!他是个基佬是个龙阳啊!”
  楚留香:“……”
  琵琶公主:“……”
  这回听懂了!。
第十章
宿醉之后头就特别昏,尤其段小庄平日基本滴酒不沾,他揉着脑袋睁开时,发现帐篷内除了坐在他床边的人外就没别人了。
而坐在他床边的正是楚留香,他眨着那双桃花眼微笑道:“你醒来了。”
  大清早就用古龙体……这不废话么,当然醒了。
  段小庄打着哈欠道:“头正疼,现在什么时辰了,姬老板和胡大侠呢。”
  “他们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做了什么?”
  段小庄一僵,他只记得自己昨晚被石观音灌了酒,以他一杯倒的酒量,醉后的事一概不清楚了。不过上一次他喝醉后,都是在现代了,签售会后醉得一塌糊涂,事后了解到当时是强吻了经常陪他卖腐卖萌的责编,一边亲一边喊:“老子就是卖腐怎么了!是写手就搅基吧!”
  责编哭着喊:“我是编辑!”
  然后他又喊:“是男人就搞基吧!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如我们搞基吧。夜深忽梦少年事,不如我们搞基吧。一枝红杏出墙来,不如我们搞基吧。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日日都搞基。白日依山尽,我们搞基吧。举头望明月,我们搞基吧。铁甲依然在,我们搞基吧!”
  至于他为什么知道……当时都被录影PO上网了,视频标题就是他喊得最后那句“铁甲依然在,我们搞基吧。”
  标题实在太亮,以至于YY他的系列楼新楼名都叫“铁甲依然在,我们搞基吧!”并且多了个拉郎配对象,至于对象是谁,黑框黑框,你们懂的。
  最后责编哭得梨花带雨:“再也不陪你卖腐了,找不到老婆了!”
  段小庄越回忆越黑线,“我昨晚说什么了不该说的没?”
  “不该说的?”楚留香挑眉,“我认为那是不存在的才对。”
  段小庄还是不明白,“到底是……?”
  楚留香:“你说我和老胡是好基友。”
  段小庄:“没说错啊!”
  楚留香:“……”
  段小庄尴尬的咳两声,刚醒来脑子有点不清醒呀,“我是说好朋友啊,你们是好朋友没错吧。”
  楚留香:“我知道是什么意思,你昨晚解释过了。现在我想问一下,我真的很费解,我和老胡……到底哪里像是断袖了?”。67e103b0761e60683e83c559be18d40c
  哪里都像!原著里就各种**,还说你们没一腿。
  段小庄腹诽的不敢说出来,只能陪笑道:“我喝醉了,香帅千万别和我计较。”
  楚留香却连连摇头,“不,不,不,我知道陆先生料事如神,而且阁下神色有异,所以我倒觉得那不是醉后胡言。”
  段小庄:“你这是要承认你和胡大侠断袖了么……”他努力压抑住自己的激动之情,真是被腐女们影响了,听见盗帅出柜居然这么兴奋。
  楚留香:“……”
  段小庄:“……?”
  楚留香深吸一口气,“……不,我只是在想,陆先生是否料到了什么,才会觉得我和老胡是断袖。”
  我会告诉你我不但知道还写过你俩卖腐吗……
  段小庄继续口不对心:“我情真意切的说:那话真的是醉话,当不得真的。”
  “哦?”楚留香摸摸下巴,“我还想说,我好像真的对陆先生颇为爱慕呢。”
  段小庄:“……=口=!”
  楚留香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说笑罢了。”
  段小庄:“…………”
  说完他起身出了帐篷,剩下段小庄用力挠地,切齿拊心自己刚才怎么还小小的紧张了一下,“楚留香你个死基佬!”
  段小庄出去时胡铁花正在帐篷外靠着一头骆驼喝酒,他好像无时无刻离不开酒,看见段小庄乱糟糟的出来,就赶紧转过身去。
  “胡大侠你怎么了?”段小庄奇怪的走过去。
  胡铁花斜眼睨他,“你酒醒了?”
  “……”段小庄觉得自己昨晚是不是对胡铁花也做了什么?“胡大侠,我昨晚对你怎么了?”
  胡铁花气愤的哼了一声,“你说了什么还来问我吗?”
  这时候姬冰雁不知从哪里出来,冷冷的道:“让我来说罢,昨晚楚留香和琵琶公主带你回来,你对着他冷嘲热讽,说他喜欢琵琶公主,可惜人家只喜欢楚留香,他就是贱的,人家不喜欢他他就追着求着,喜欢上他了就避之不及,简直是败类!”
  “……”段小庄深深的觉得哪里是胡铁花贱,分明他自己最贱!他是有多贱才会做写手啊!
  胡铁花听了姬冰雁的述说,更生气了,“别说了!”
  姬冰雁:“我已经说完了。”
  胡铁花:“……”
  段小庄不好意思的道:“胡大侠,我这人一喝醉了就喜欢乱说话,真是不好意思,你就当我在放屁吧。”
  “放屁?”胡铁花提高了嗓子,“放屁能把……”
  他忽然又不说话了。
  姬冰雁接道:“放屁能把真相说出来么。”
  胡铁花:“……”
  其实战斗力最高的是姬冰雁吧?霸气侧漏啊,在他面前胡铁花就是个小受受。
  不过既然昨晚姬冰雁也在,段小庄忍不住小心的问道:“姬老板,那我对你说什么没?”他得看看自己到底遭了多少孽。
  姬冰雁沉吟一下,“你是不是偷看了我东西,你怎么知道我带着迎雁和伴冰的贴身物?”
  段小庄:“……”
  胡铁花一下子就高兴起来了,嘲笑道:“是了,你昨晚还指着死公鸡的鼻子说他心理**,把女人肚兜和睡鞋也带在身上,是不是每晚要在被窝里对着撸管啊……对了,撸管什么意思?”
  段小庄:“………………”
  段小庄要跪地了,“姬老板!我不是故意的求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啊!”
  姬冰雁面无表情,“我只是很奇怪你怎么知道的罢了。”
  段小庄脑子飞速转着,要不就……?他果断道:“楚留香告诉我的!”
  “楚留香?”姬冰雁挑眉,“他怎么知道的,又为什么告诉你?”
  段小庄硬着头皮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姬老板你千万别告诉他是我告密的啊。”
  姬冰雁没说话。
  段小庄哀求:“求你了姬老板,香帅嘱咐过我不许告诉你的。”
  姬冰雁瞥他一眼,轻轻点头。
  段小庄松了口气,总算糊弄过去了,不过还真是对不起楚留香啊。
  胡铁花皱了皱鼻子,“没想到老臭虫嘴巴这么不严,偷看也就偷看了,居然还到处说,哈哈哈哈哈,不过说得好!”
  段小庄偷看面色冷淡的姬冰雁,再看了下莫名其妙兴奋起来的胡铁花,总觉得没瞒过姬冰雁,但是瞒过胡铁花了…
  他才发现,原来胡铁花还是个天然呆。
  这时,一个婢女小跑过来,“西门公子,公主请您过去。”
  “公主?”段小庄头疼的揉揉太阳穴,他猜琵琶公主该不会是要向他求证他昨晚酒后胡言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吧,论楚留香究竟是不是基佬?
  听到琵琶公主的名字,就算是没见到真人,胡铁花也不自在起来,“快去吧书生,你昨晚好像还对公主说什么了,她昨晚脸色真难看。”
  段小庄只能无奈地跟着婢女往琵琶公主的帐篷走去。
  就在不远的距离里,段小庄发现这个小婢女长得还挺漂亮,一点也不像塞外人士,肤白瞳黑,两条乌黑的辫子,天真烂漫,好一个软妹子,段小庄忍不住问道:“小妹妹,你是中原人吗?”
  婢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笑声清脆,“对呀,我是被王妃收养的。”
  这个笑笑得段小庄心痒痒的,“是吗,王妃对你好吗?”
  “当然好啦,”婢女停下来,“好了,已经到了,公子请进吧。”
  段小庄意犹未尽,“好吧,再见,下次再聊呀。”
  他一挑帘进去,走了几步,发现这里空无一人,帐篷中央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有正在燃烧的香炉,青烟袅袅,一股幽幽的香气钻进他的鼻子。
  好香啊,怪不得女孩子的房间都叫做香闺,段小庄漫无目的的想着,“公主,你在吗?”
  叫他过来,人怎么又不在呢。段小庄在帐篷里又走了几步,忽然觉得头有点晕,看了那么多小说,很快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脑中警铃大作,迷香!
  他想开口大喊楚留香,可喉咙就像被堵了棉花一样,很快,不过几呼吸的时间,药性就扩散到全身,腿一软,便倒在了柔软的地毯之上。
第十一章
段小庄悠悠转醒,一睁眼便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又大又软的床上,鼻间萦绕着淡淡地幽香,他一下子坐起来,不意外的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房间内。而这个房间里并不止他一个人,那个把他骗走的婢女也在,她正坐在妆台前画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