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楚留香:“……你继续。”
   无花眯了眯眼,“你想干什么。”
  段小庄小人得志的道:“回去之后,我立刻把它刊在报上,并注明里面的主角不是同名,是真实事件哦,保证让你名留青史,成为武林一大传奇啊,就关于浪僧无花如何用肉体征服武林的故事,哈哈哈哈哈哈。”
  任脾气再好的人,这下也要生气了,无花冷声:“你若是敢的话,别怪我也找人写你和楚留香的事!”
  段小庄:“幼稚。你看不看报啊,我和他那点事儿早就刊过了。”
  无花、胡铁花、张三:“什么?”
  楚留香:“这个也不用说了吧……”
  段小庄:“不是你非让我刊的吗?!还装什么白莲花啊。”
  楚留香:“……”他现在真的知道错了!
  段小庄为了争过无花,哪里还管那么多,“嘿嘿嘿嘿,这只是第一步啊,要是你落到我手里,就不止是在书里被爆菊了哦,我会让你很惨很惨的~”
  无花森森的看着他,“好,那我们就看看,谁先落到谁手里。”
 段小庄:“肯定你是先落到我手……你到底去哪里?”他还是要闹明白,无花是去的哪里啊,若真如张三所说,追不上去,得上岸才行,那他要是去的蝙蝠岛,岂不是麻烦大了。他完全有理由相信,无花和原随云这两个BOSS会联手整死楚留香……和他。
   他猛的绕了话题,无花不知是真的不慎脱口而出,还是毫不在意,竟然说出答案:“蝙蝠岛。”
  段小庄面露惊骇,“……什么?!”
   无花:“你知道蝙蝠岛是什么地方?”
  “不知道!”段小庄转头道:“走走走,我们回去,不捉他了。”楚留香三人还未问原因呢,无花已经戏谑道:“怎么,不捉我了?”
  段小庄:“这次先放你一条生路,洗干净菊花等我啊。”
  无花冷冷道:“看来,你果然知道蝙蝠岛是什么地方。那么,下一次见面,就是楚留香的死期了。”
  段小庄猛然回头,惊讶的看着无花。

  蝙蝠岛专门向武林中人出售秘密、武功秘籍等,无花既然被邀请,一定是蝙蝠岛有他需要的东西。蝙蝠岛将清风十三剑卖给金灵芝,是因为金灵芝有个会清风十三剑的仇人。那无花现在最大的仇人是谁呢?毫无疑问,楚留香。
  蝙蝠岛的主人是无争山庄的原随云,无争山庄在三百年前就立于武林顶端,势力绝不容小觑,虽然他能卖给无花的,不大可能是楚留香的轻功秘诀,但说不定世上,真有什么能克制楚留香的东西呢?
  比如暴雨梨花钉,当时楚留香要不是距离较远,可差点就命丧钉下了。
  段小庄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死死的盯着无花。
   无花冰冷的道:“我和楚留香,总有一个要死的。”
  段小庄咬牙,“你还是和蝙蝠公子一起去死吧!”
  无花笑了起来,如兰花初绽一般的幽清笑容在他那张平凡的脸上展现,恍惚间让人忘了他脸上的人皮面具,极为惑人,他轻声说,声音却在众人耳边清晰的响起,“那好,我就等着。”

  “蝙蝠岛,究竟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
  “为什么恐怖?”
  “因为那里没有光。”
  那里生活的,是一群蝙蝠。蝙蝠公子双目失明,所以他要求蝙蝠岛上的人,也全都不能有眼睛,生活在绝对的黑暗之中,永生见不到光明。
  去到那里的人,也因为这黑暗,有了安全感,心安理得的买着与自己有关的秘密。
  现在,无花也要去蝙蝠岛。
  他丝毫不怕楚留香,因为他相信,即使是楚留香,也对付不了蝙蝠公子。
  无花的船上有很多水手,他命这些水手轮番当值,船开得飞快。张三这边却只有他和楚留香,只好轮流操纵,勉强缀在了无花后面。
  但这里是大海,无情的大海。
  意外终于在第三天发生,风暴来了。
  张三手搭凉棚,望了望天色,笃定的道:“半个时辰后,绝对有大风暴。”
  段小庄不安的道:“那怎么办?”
  张三拍了拍自己的船,“放心吧,我的老伙计绝对没问题。倒是该多担心担心对面那艘船,华而不实的玩意儿。”他嗤笑了一声。
  段小庄看了看楚留香,他正在驾船,脸上没有丝毫不安。于是段小庄也安心下来了,这不是还有楚留香么,他懒懒道:“喂,你记得啊,你……”
  楚留香接道:“我誓与你同生死嘛。”
  段小庄忍俊不禁,“不对,是你誓为我而死。”
  楚留香深情款款的道:“我们一起死。”
  “……”这招对男人有点恶心了吧!段小庄翻了个身,指指胡铁花:“你跟他一起死吧。”
   楚留香:“……”
  胡铁花撇嘴,“我才不死呢,老臭虫你还是和张三一起死吧。”
  楚留香:“……”
 张三:“为什么!我才不要呢!”
  段小庄怜悯道:“没办法,你只好和无花一起死了。”
  楚留香:“……”
  他摸摸鼻子,“我一定要提醒自己牢牢记住,千万不可以再和你说这样的话了。”
  段小庄嘻嘻笑道:“你要是说和我同富贵,我肯定就说咱俩过一辈子好了。”
  楚留香摊手,“我还欠着你妈十万两呢。”
   胡铁花幽幽道:“说的也是,你完蛋了,连聘礼也没有,段小庄以后肯定要跟人跑了。”
  楚留香柔声道:“不会的,我早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胡铁花嘿嘿笑着,“我懂,我懂。”
  段小庄:“你懂个毛!”
  胡铁花摸脑袋,“我怎么不懂了,生米熟饭难道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么。”
  段小庄瞪他一眼,楚留香笑而不语。
  半晌,段小庄抓起一块鱼骨头砸楚留香。
  楚留香:“你砸我做什么?”
  段小庄恨声道:“胡铁花说得对,聘礼呢,聘礼呢!”
  楚留香摸鼻子,“还要补么?”
  段小庄:“你说呢。”
  楚留香沉吟,“那就……用你的嫁妆抵了吧。”
  段小庄:“……”
  楚留香:“现在我们两清了。”
  段小庄:“胡铁花还有一点说对了,你就一老婆跟人跑的命……”
  张三插嘴:“跟谁跑?”
  胡铁花:“薛穿心吧……”
  段小庄:“……”
  楚留香:“……”
  胡铁花:“你们俩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
  张三说的果然不错,约莫半个时辰后,刚刚还万里无云的晴空便如被墨泼了一样,碧蓝的海水也变得暗沉起来。
  大海开始咆哮了。
  张三让他们——主要是段小庄——用绳子将自己捆在船上,自己紧紧把着船。
  大海在翻涌,浪头越卷越高,暴雨倾盆,狂风大作。
 楚留香抱住段小庄,“你怕不怕?”
  段小庄觉得面对大海,所有人就像蚂蚁一样,太渺小了,即使是对楚留香很有信心,他也不禁恐惧起来,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力量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一刻,他由衷的害怕,但他还是抖着声音道,“还、还好吧……”
  楚留香笑道:“声音都发抖了,没事,我们绝对不会有事的。”他的声音很自信,一如从前任何一次面对危险的时候。
  段小庄也回抱住他,“你越说我越怕了啊,你是主角啊,一定不会有事的吧?”
  楚留香紧紧的搂着他,吻了吻他冰凉的脸。
  段小庄埋首在他胸前,突然闷声道:“要是这次真的没事,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楚留香轻声道:“好,我等着。”
  他好像隐约知道,段小庄会告诉他一个段小庄来说,很大的秘密,也是他一直都在暗自揣测的……
  然后无论船怎么被浪抛得高高飞起,重重落下,段小庄都没有抬头了。
  暴风雨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才缓缓停下。
  天空中的墨被洗去了,比之前更加蔚蓝,海水静静的,蓝蓝的,要不是远处那大船的残骸,刚才的暴风雨简直是一场梦。
  段小庄这时才费力的解开身子,因为很紧张,肌肉一直紧绷着,他现在手脚都发软了,而且冰凉冰凉的。费劲的站起来,他才发现船上多了一个人。
  那人躺在甲板上,昏迷着,黑发如墨,身上衣裳早已不像样子了,也不知是生是死。
  段小庄嘴张得大大的,“胡大侠,你说,这世上有没有报应啊?”
  胡铁花戳了戳那个人,正色道:“我觉得,应该有吧。”
 作者有话要说:JJ又抽了=皿=顺便求问现在是不是不能记录登录状态了?我每次都勾上自动登录但是下一次都得重新登,真心麻烦orz=====
第七十章
无花:“你想干什么?!”
段小庄:“嘿,嘿嘿,嘿嘿嘿嘿……”
无花双手被反缚,侧身躺在甲板上,乌黑的湿发贴着脸,易容已经被去掉,体态匀停,看起来竟如少女般,他听着段小庄的淫.笑声,不由毛骨悚然。
段小庄蹲下来,捏住他的下巴,“你有没有想过,你也会有落在我手里的一天啊?嘿嘿,嘿嘿嘿嘿,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胡铁花:“你别这么笑了,渗得慌。”
段小庄揉了揉保持淫.笑太久而僵硬的肌肉,“这回多亏张三大哥了。”
张三:“没事,我也就是随手一捞,我早说,他们那大船啊,华而不实。”
 段小庄:“有刀么?”
张三:“有杀鱼用的刀。”
楚留香感觉到一丝不对,“你要刀做什么?不可以滥用私刑。”
段小庄:“绝对一点血也不让他出,来吧,把他内力封上。”他怕光是绑着手不够,万一无花爆SEED挣断绳子怎么办,又让楚留香点了无花几处大穴,封住内力。
张三把他那把杀鱼用的尖刀也拿来了,段小庄拿过后在无花面前晃了晃,“今天就是雪恨之日,你记不记得你怎么整我的?”
无花冷笑瞥他,“你杀不了我。”
段小庄:“我这是不想杀,可不是杀不了。”现在的无花,就是个三岁小孩也能弄死。
无花却道:“你不敢杀人,你只是个百姓。”
段小庄一愣,无花说的还真准,他确实不敢杀,二十一世纪的人,绝大部分都没有杀人的胆子。
无花继续道:“况且,有楚留香在这里,我是死不了的。”
段小庄:“……”
楚留香:“……”
无花:“……”
胡铁花:“……本来我不觉得怪的,但是和段小庄待久了,我也觉得无花刚才的话有点怪了,你们觉得呢?”
  楚留香一个劲摸鼻子,“我真的和他没有私情。”
段小庄斜睨他,“我什么都没说呢,你心虚什么。”
楚留香:“……”
无花低低的笑起来,“哈哈,真是报应,楚留香一世风流,却栽在这种人手里。”
什么叫这种人?段小庄哼了一声,刀尖一挑,无花的腰带便被那柄锋利无匹的杀鱼刀给割断了,再一拉,裤子被扒下来,露出白生生的两条长腿。
所有人都=口=状看着段小庄。
胡铁花:“你、你干什么!”
段小庄无辜的道:“我说了,要把他的头剃光画乌龟的啊。”
胡铁花:“那你脱他裤子做什么?”
 段小庄:“我说的又不是上面那个头,是下面这个头,不脱裤子怎么剃。”
所有人:“……”
段小庄沉声正色道:“我是这么想的,他当了二十几年和尚,光头都习惯了,剃他上面那个头根本不能给他造成侮辱啊,所以我决定换个头凌辱。”
胡铁花:“……”
无花:“……”
段小庄:“楚留香。”
楚留香:“……干什么。”
段小庄:“喂,你不要装啊,你答应了帮我拎住黄瓜的,来,你拎住,我来剃毛。”
楚留香:“……”
段小庄:“快点快点。”
楚留香摸鼻子,“算了吧,士可杀不可辱。”
段小庄面无表情道:“不拎算了,我自己来。”
楚留香实在不知道怎么说是好,无花这辈子就是再狼狈,也没受过这种侮辱吧……看他死死闭着眼睛就知道了。
段小庄掰着无花的腿,手一用力,“……嗯?”居然掰不开?再一用力,“……靠- -!”还是掰不开,继续用力,“你是不是人啊!腿给我分开!”
无花咬牙道:“到底谁不是人?”
 “……”段小庄看了看自己猥琐的动作,“……我吧。”
无花闷哼一声,不语。
无花就是内力被封住,那腿一并拢,也不是段小庄之流能掰得开的,段小庄费了半天力也没能把他腿打开,顿时无语,看来岛国爱情片果然不能信,现实里哪有你一掰腿人家就打开腿发骚的……
 段小庄最后累得坐在甲板上,“楚留香,快来帮我。”
楚留香背着手,微微拧眉,忧郁道:“我有洁癖。”
段小庄:“你TM连菊花都敢捅还洁癖个毛啊!”
 楚留香:“……………………”
他简直不敢去看胡铁花和张三的神情了……
段小庄白他一眼,“蛋没吃够是吧,赶紧来,我今天不剃了不甘心啊。”
楚留香无奈,上前道声“得罪了”,将无花的腿分开了。
段小庄看清无花黄瓜的全貌,顿时抽了口气,“……靠。”楚留香的本钱雄厚也就罢了,人家是主角,怎么你一个伪娘小BOSS也这么……这么不纤细啊!和外表也太不符合了吧?难怪**到那么多妹子!
果然潘驴邓小闲,一样也不能少啊。
段小庄饱含羡慕嫉妒恨,果断下手剃毛。
无花最后含恨看了他一眼,“我恨你。”
段小庄复杂的道:“我也挺恨你的……”
胡铁花和张三根本就不忍心看了,无花好歹也是一代枭雄,就这么在段小庄魔爪下尊严尽失……
 …………

段小庄最后添了一笔,满意的点点头,“你自己看看,满意不?”
无花睁开眼,白嫩的脸染上愤怒的红晕,眼中一片羞愤,“今日之辱,他日百倍还君。”
段小庄想了一下,“画一百只乌龟么?”
无花:“……”
段小庄:“估摸着有点困难啊,我看你还是画乌龟王八蛋吧,可以一窝一窝的画。不过前提是你有机会逃走,并且可以打败楚留香。我估摸着呢,你这辈子不可能了,加把劲早点投胎,也许楚留香还能等到你长大报仇。”
无花:“……”
 楚留香:“……”
楚留香又忍不住摸了摸鼻子,“我怎么想也觉得,不该是找我报仇吧?”
段小庄义正言辞道:“你都把人家妈杀了,还要把人家给捉拿归案,还想怎么样啊?”
 楚留香:“……这不是一件事吧?”
段小庄:“光看刚才,你还把人家腿给掰开了呢……”
楚留香:“……”
无花:“……”

既然无花已经找到,张三便开始返航,只是在调头不久,他们就遇到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人,一艘大船,船头站着胡铁花和楚留香的老朋友,华山派高亚男。
胡铁花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了高亚男,他喃喃道:“那不是高亚男么?他怎么在这里……”
楚留香道:“她和枯梅师太本就在船上,自然也是要出海,看来他们的路线和我们,或者说和无花一样啊,遇上倒也不奇怪。只是,高亚男和枯梅师太为何会出海?”
他看了一眼无花,“这不得不让我产生一些联想,难道他们和无花要去的是一个地方——蝙蝠岛?”
胡铁花一头雾水,“说到这个,段小庄,蝙蝠岛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段小庄闷声道:“如果你不去和高姑娘叙旧,我就告诉你。”
胡铁花别扭的道:“我为什么要和她去叙旧啊,说不定这个母老虎又要缠着我。”
张三嘿然笑道:“你就嘴硬吧,哪天高亚男想清楚了,成亲了,喝醉的又是你。”
 胡铁花立刻梗着脖子道:“我从来未醉过,更不可能为了她醉——除非,是高兴地,她终于能嫁出去,我太为她高兴了。”
张三道:“你也就骗骗自己了。不过我还是建议去找她叙旧,我船上储存的淡水已经不是很够了,特别多了个无花,如果能向她们那艘大船借一些来,会轻松很多的。”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段小庄心中一紧,那艘船上十有八九还有个蝙蝠公子,看来剧情终究是躲不过去啊。
楚留香将他神色看在眼中,轻声问道:“怎么了,那船上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段小庄望着那艘船,“现在不便说,不过……去找高亚男吧,张三说的不错,我们需要补充淡水。还有,把无花的哑穴也点上。”
与此同时,那艘大船上的高亚男也看到了他们,面露讶色,然后竟转身往船舱里跑了。
楚留香和胡铁花面面相觑。
张三调笑道:“难不成是因为看到了胡铁花?嘿,当年是人家追着你跑,现在是看到你就跑,看来高亚男真的成熟很多啊。”
胡铁花有些窘迫,忿忿道:“我们又不是鬼,她做什么跑得那么快。”
楚留香眼神幽暗,“恐怕,是有什么不想让我们知道的事情吧。不过很可惜,她越是这样,我的好奇心越重。”
 胡铁花赞同道:“不错,我非要问清楚,她做什么看见我就像看见鬼一样。”
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胡铁花运起真气,贯注声音,声如雷震:“高亚男!高亚男!高亚男!”
雷鸣一般的声音在原本平静的海上轰然响起,炸雷似的绞碎这静谧,一声比一声要响,直到高亚男真的像见了鬼一样再次出现在甲板上,身旁还跟着另一个少女,正是他们在海湾船上见过的,与高亚男一起站在枯梅师太身边的那个少女。
高亚男脸色很难看,“你叫什么叫?”
胡铁花无赖的道:“你还知道出来啊?我还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看见我就像看见仇人一样,转身就跑。”
张三笑道:“看见仇人都不是转身就跑,是迎头拼命啊。”
高亚男涨红了脸,“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胡铁花:“你让我上去我就告诉你。”
高亚男怒道:“这又不是我的船,我如何做主让你上来。”
胡铁花刚要说什么,楚留香拦住他,“高亚男,其实是因为我们的船淡水不够了,想向你们求援借一些,别听胡铁花瞎嚷嚷。”
高亚男脸色顿时缓和很多,“那你们先上来吧,我帮你们去说说。”
胡铁花等的就是这句话,当下足尖一点,轻巧的掠到了大船之上。
张三和楚留香则对视一眼,一人拎着被缚着双手的粽子,一人揽着段小庄,也上了大船。
高亚男一挥手,一个水手便去替他们系船。
胡铁花目光一闪,高亚男虽然说这不是她的船,但她也能指挥船上的水手,华山派不可能有这样的产业,那么……“这船到底是谁的?”
高亚男冷淡的道:“不管你的事。”
胡铁花窘迫的道:“我们……我们都是老朋友了,这点事你也不愿意说么。”
高亚男眉毛一挑就要发怒,她旁边那个少女连忙怯怯的抓住她的手臂,“师姐,不要生气,你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高亚男哼了一声,总算没发火了,“这个,是胡铁花,一个混蛋,没什么厉害的。”
胡铁花瞪她一眼,冲少女笑道:“你好,我叫胡铁花。”
少女害羞一笑,“我听说过胡大侠,您和香帅都是我崇拜的人物。”
胡铁花被妹子一夸就不好意思的,撞了撞楚留香,“那这个就是你崇拜的另一个人了,老臭虫楚留香。”
少女眼中顿时充满了光彩,激动又不好意思,“您……您就是楚香帅?”
 楚留香感觉到段小庄不善的目光,面对这个明显对他很有好感的少女,很是尴尬,“如果世上没有第二个楚留香的话,应该就是我了。”
少女低着头,脸红扑扑的,“我叫华真真,是高师姐的小师妹,刚入派不久。”
胡铁花赞道:“好名字,真是温柔。”
他说着挑衅的看高亚男一眼,高亚男冷哼一声,理也不理他。
胡铁花道:“我也给你们介绍一下吧,这是张三,人称‘快网’。”
楚留香接着道:“这是段小庄,你们也可以叫他陆小凤。”
段小庄情不自禁接道:“这是无花,你们可以叫他**……”
无花:“…………”
高亚男面露讶色,“无花,妙僧无花?”
胡铁花得意一笑,“不错,他就是无花,本来想逃往海外,不过之前已经被我们拿下了。”
无花冷哼,指了指天,意思是:“若不是风暴……”
张三会意,接口:“若不是这鬼天气,你也不会自己粘到我的网上来。”
无花:“……”
段小庄:“这就叫自投罗网,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你命中注定要做乌龟。”
高亚男:“……乌龟?”
无花:“……”
高亚男当然不关心无花是怎么被捉住,就为什么成了“乌龟”的,她有些担心的看了眼船舱,低声道:“我这就去给你们借水,你们在这里不要随意走动。”
胡铁花很不爽,阴阳怪气的道:“你要去找的,该不会男人吧。”
高亚男瞪着他道:“是又怎么样。”
胡铁花:“哼,我看那男人肯定是瞎子。”
高亚男脸色陡变,“你……”
段小庄:“噗。”
胡铁花摸不着头脑,“怎么了?”
“因为在下,确实是个瞎子。”伴随着一个清朗温润的声音,从船舱里走出了一个少年,锦衣玉带,面容俊美,他的眼睛虽然有些空寂,但一步步走来,目光准确的对上众人,脚下也不曾有半点迟疑,实在让人难以相信他的话。
段小庄心里也不由得赞叹,原随云长得确实好,伪君子做得比无花还好,也难怪后来胡铁花一直不愿意怀疑他就是蝙蝠公子。而且,薛衣人曾经说过,当今武林的年轻英雄中,有两人犹为突出,一个是楚留香,另一个,就是蝙蝠公子了。可以说,原随云不管在声望还是武功上,都是能与楚留香媲美的人生赢家,就是收妹子不如楚留香了。
楚留香收的活泼妹子有宋甜儿之流,原随云收个金灵芝,有事没事就甩鞭子……
原随云该不会是抖M吧?
然后俩人都收过熟妇,但是人家楚留香收个杜先生什么的,原随云他收个枯梅师太……
 一想到枯梅师太那干瘦的脸和爆脾气,段小庄简直不寒而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原随云比楚留香还要牛逼,重口味啊。
少年微微一笑,“听闻高女侠的好友来借水,在下便擅自出来待客了,没想到高女侠的好友就是名满天下的花蝴蝶和盗帅,在下真是三生有幸,能得见二位。”
胡铁花磕磕巴巴的道:“你、你早就在这里了?”
少年摇头,“不,在下在船舱里就听到诸位的声音了,并非早就站在那儿偷听,你们知道,一般瞎子的耳力,总是比常人要好一些的。”
胡铁花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半天,才赧然道:“对不起,我方才也是胡说八道的,你千万莫要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这个少年态度谦逊,仪表不凡,让人见之心喜,就是胡铁花,也忍不住很有礼貌的道起歉来。
少年不甚在意的道:“胡大侠也是无意冒犯,在下绝不会见怪的。在下仰慕二位许久了,若是有幸,能否邀请二位痛饮一番?”
胡铁花哈哈大笑道:“本来我还想早点回陆上,但我回陆上也是为了喝酒,既然这里有酒,我何必急着回去呢。”
楚留香也微笑道:“他是从来不会拒绝别人喝酒的邀请的,只是,还未请教主人家姓名呢,失礼得很。”
少年道:“在下姓原,原来如此的原,原随云。”
楚留香:“仙乡何处?”
 少年道:“关中。”
胡铁花“咦”了一声,“敢问无争山庄庄主原老前辈和阁下是什么关系?”
少年道:“正是家父。”
此言一出,连一直低头不语的无花都抬起头来,面露讶色。
无争山庄可是实实在在的武林第一世家,就连薛衣人年轻到处挑事那会儿,也不敢找上无争山庄的。无争山庄这名字都是武林中人送的,意指无人能与之争锋,可见其厉害。
传至原随云这一辈,虽然他三岁时就双目失明,但江湖中人人皆知他是个神童,从小聪慧,文武双全,才高八斗,品性更是一等一的好,不负无争山庄之名。
楚留香正色道:“楚某失敬了,未曾认出原公子。”
原随云淡淡一笑,“香帅客气。”
胡铁花有些可惜的看着他,好一个翩翩公子,又家世显赫,却白璧微瑕,竟是个瞎子,他问道:“只是原公子久居关中,怎么忽然和枯梅师太一道,来了海上,莫不是游览风景来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