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楚留香道:“不错,只要见过枯梅师太的人,都难以忘记,我只见过她一次,但也确定这个就是枯梅师太。若不是亲眼看见,我绝不相信枯梅失态竟然会还俗的,她多年不下华山,这次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段小庄打断道:“你们管她要干什么,天要下雨尼姑要嫁人,不能阻止人家追求爱情的权利啊。我刚刚看到的不是她们,是另外一个人!”

    楚留香:“是娘要嫁人吧……”

    段小庄:“随便了。你自己想,我根本不认识高亚男和枯梅师太,怎么会说看到认识的人了啊。你看旁边那艘船,方才甲板上有个年轻人,突然冲我笑着作揖了,但我绝对没见过他。”

    胡铁花笑道:“你那么肯定是在对你笑吗?”

    段小庄:“我错了,那人肯定是在冲胡大侠笑,肯定是倾倒在胡大侠的天姿国色下了!我等凡人,颤抖啊!”

    胡铁花:“……”

    楚留香憋笑道:“可是你既然不认得那人的脸,又怎么说好像看到认识的人了呢,或许他只是一个很热情的人而已。”

    段小庄挠挠头,“不可能啊,我觉得他的气质很熟悉,而且看他那样子……我也说不清,总之我觉得我们应该认识。”

    胡铁花道:“如果肯定认识,但又没见过那张脸,有一个可能——”

    楚留香接道:“易容!”

    段小庄:“有可能,我认识的武林中人也不多,那到底是谁呢……”

    楚留香道:“不如你来形容一下,那人的气质,我们也可以猜测一二。”

    段小庄想了一下,“风度翩翩,斯文得很,不过我总觉得有点假,而且那张脸和气质也太不搭了,就跟衣冠禽……禽……”

    楚留香:“怎么了?”

    段小庄大叫一声:“我知道了!是无花!一说衣冠**我就想起来了,一定是无花。”

    楚留香和胡铁花同时道:“无花?”

    段小庄一拍手,“不错,肯定是他,这回没跑了。这个王八蛋,害了我以后就跑来和尼姑私奔了,真是败类啊!”

    楚留香:“……”

    胡铁花:“枯梅师太怎么可能和无花私奔啊……”

    段小庄阴阳怪气的道:“薛笑人都可以喜欢薛衣人了,无花为什么不可以喜欢枯梅师太啊,我看他们配得很,一个‘无花’,一个‘枯梅’,真是天生一对,还要那个瞎……”

    他忽然就顿住,不语了。

    胡铁花问道:“瞎什么?”

    段小庄断然道:“没什么!”他才不想扯出原随云呢,蝙蝠岛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楚留香淡淡道:“枯梅师太品性高洁,你不应该这么说,无花易容了,可能师太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既然遇到了无花,他作恶多端,理当将他擒住,交去制裁。”

    段小庄忙道:“这个我赞同,赶紧去,不然他开船了就抓不到了。”

    说话间,那艘船便起锚了。

    段小庄:“……”

    胡铁花:“就抓不到了。”

    段小庄:“…………”真是乌鸦嘴!

    段小庄恨恨的道:“那我们找艘船追过去,我得问问他,那个买凶杀我的人是不是他,害得我差点死在薛笑人手底啊。”

    胡铁花道:“这里的船都是有主的,我们难道要去借吗?谁会借给我们呢,如果枯梅师太不在,我倒是可以向高亚男借船。”

    枯梅师太脾气很不好,胡铁花怕凶女人,更怕老了的凶女人。

    更何况,他还顾虑高亚男还要逼婚呢。

    楚留香很了解他的心思,笑道:“你不用先把话堵死,我看你不是怕枯梅师太,是怕高亚男吧。不过这都几年过去了,说不定高亚男已经成亲了呢。”

    胡铁花道:“不可能,我从未听到她成亲的消息!”

    说完,胡铁花就羞窘了。

    如果没有去关注一个人,怎么会清楚的知道她的情况呢?

    楚留香悠悠道:“我们也不必逼胡大侠承认一些他不好意思承认的事了,我想,如果我们运气够好,这附近说不定有个人借我们船,而且若是找到他,也不愁追不上无花那艘船了。”

    胡铁花问道:“这个人是谁?”

    楚留香道:“这个人你也认识,我来告诉你,他能造世上最坚固的船,能烤世上最好吃的鱼,还能用最让你窘迫的话讽刺你。”

    胡铁花:“除了前面两个,这人简直就是段小庄了……”

    楚留香:“……”

    段小庄:“……”

    ***

    其实楚留香说的那个人,正是他和胡铁花老朋友,快网张三。张三这个很普通,他长得也很普通,但他在捕鱼或者烤鱼时,看起来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那平凡的脸,也好似有了特别的魅力。

    楚留香三人找到他时,他正在烤鱼,他看都没有看楚留香一眼,只是聚精会神的盯着那条鱼。

    楚留香向段小庄解释道:“他说过,在他烤鱼的时候,就是有人拿刀要杀他,他也不会去理会的。只因为一条鱼,必须全心全意的去烤,才能烤出最美的味道。”

    段小庄早就垂涎三尺了,“我喜欢这种人,更喜欢他手里的鱼!”

    胡铁花道:“段小庄,我告诉你,虽然我很怕你说些怪话,但这条鱼我可是要定了,你别想和我争。”

    段小庄道:“如果我一定要争呢?”

    胡铁花梗着脖子道:“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敢和我抢鱼的人,我都要把他丢到水里去。”

    “哦。”段小庄道。

    胡铁花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段小庄竟然这么简单就认输了,“你说什么?”

    段小庄笑嘻嘻的看了他一眼,对楚留香道:“我想吃鱼。”

    楚留香:“这条鱼是你的了。”

    胡铁花:“……”

    段小庄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又不傻,为什么要和你打架抢鱼啊。”

    胡铁花被噎住了,“你……你卑鄙!”

    段小庄:“有本事你就打赢楚留香啊。”

    楚留香叹道:“如果真的和你打,那我岂不是真的傻了。”

    胡铁花:“那么你是要把鱼让给我了?”

    段小庄:“这就是新欢不如旧爱……?”

    楚留香、胡铁花:“……”

    胡铁花忿忿的道:“为什么老是扯上我,不过这次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退却了!我一定要吃到鱼!”

    段小庄叉腰大笑:“哇哈哈哈哈哈哈,随便!告诉你,凡人已经无法阻止我吃鱼了!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楚留香亡!”

    楚留香:“……”

    胡铁花:“……”

    楚留香摸着鼻子道:“你们不用吵了,不是有个很好的解决方法么,只要让他再烤一条,不就行了?”

    段小庄沉默一下,“那我要这条……”

    胡铁花嚷道:“现在再烤一条,还要多久熟啊,我也要这条!”

    楚留香:“那你们一人一半。”

    胡铁花:“如果两个女人都要陪你,难道你会告诉她们一人左边一人右边?”

    楚留香讪讪道:“这……”

    段小庄诡笑道:“也可以一人上边一人下边嘛。”

    楚留香:“……”

    胡铁花道:“流氓!”

    段小庄:“我说的是鱼,胡大侠你想什么呢。”

    胡铁花:“……”

    段小庄:“这就是淫者见淫了,胡大侠思想很不纯洁啊,这样的话,鱼就归我了。”

    胡铁花:“为什么?”

    段小庄理直气壮:“因为你很不纯洁啊。”

    胡铁花不服气,“老臭虫不也想歪了。”

    段小庄:“所以他没鱼吃。”

    “……”胡铁花:“他本来就没鱼吃!我不纯洁和鱼归你了,也根本没有必然联系!”

    段小庄怜爱的看着那条鱼,“我想,它也不会想自己被一个思想不纯洁的人吃掉的。”

    “不错,我的鱼怎么能给这种人吃呢。”张三忽然说话了,他说话,就代表鱼烤好了。果然,他举起了鱼,递给段小庄,“况且,不看别的,光凭你是胡铁花,也够我不给你鱼吃了。”

    段小庄笑眯眯的接过鱼:“被你吃了,鱼会很伤心的。”

    “……”胡铁花愤怒的揍了楚留香一拳。

    楚留香:“……你打我做什么?”

    胡铁花:“这就叫妻债夫还!这个小弱鸡我不揍都会受伤,揍死了你还不跟我拼命啊。”

    段小庄:“……什么叫不揍也会受伤啊!”

    胡铁花指指三米外地码头,“喏,你想知道的话从甲板跳上岸,自然知道了。”

    段小庄:“……”

    段小庄半晌才缓缓道:“我发现,花姑妈要真的把她儿子们都嫁给楚留香,指不定谁当大呢……”看胡铁花这战斗力,其实不弱嘛,天然呆也是很厉害的。

    胡铁花、楚留香:“…………”

    张三淡淡道:“还有心情说笑,看来你们来找我,只是为了吃鱼吧,或者还有介绍一下新朋友?”

    段小庄友好的道:“我叫段小庄,喜欢吃鱼。”

    胡铁花道:“你就这么介绍自己?”

    张三道:“这样就够了,很好。”

    段小庄:“就是共同语言啊,热爱烤鱼的人,一定会成为朋友的。”和谁都可以不成为朋友,和张三一定要成为朋友!瞧人家这手艺……

    胡铁花:“我看你漏说了一个字,他是爱烤鱼,你啊,是爱吃烤鱼。”

    段小庄坦然受之。

    楚留香微笑着切入正题,“其实我们来找你,确实是有事,我们要追一个人,他在两刻钟前,驾船出海了。”

    张三道:“所以想要我带你们追上他么,这个人是谁,他偷了你的东西?”

    楚留香:“我想,世上还没有人能够偷走我的东西吧。”

    张三道:“不错,那么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楚留香:“你可听说过妙僧无花?”

    张三道:“那个人是无花?”

    楚留香点头。

    张三很干脆的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追他了,在这里等等,我去买些干粮,然后开船追他。”

    楚留香再次点头,并没有道谢,因为他知道,他们是不需要说谢谢的朋友,就像胡铁花也从来不和他客气一样。

    ***

    张三和楚留香一样,生活在船上,几乎每天都和海打交道。而事实上,楚留香那艘大船,也正是他帮忙造的。张三的船,是世上最坚固的船,他对船的控制,也如臂使指,至少,绝不会输给无花那艘船的水手。

    张三买来了干粮和淡水,然后便有条不紊的扬起风帆,问明方向后,他眯着眼看了看大海,“天黑前,一定能赶上他。”

    楚留香道:“好。”

    他很相信张三,只要张三说天黑前能赶上,就绝不会在天黑时才赶上。

    段小庄想到等下能报仇,就兴奋得不能好好休息,“这回在海上,看他怎么逃,你们说,我要怎么折磨他?”

    胡铁花躺在甲板上,懒懒翻了个身:“阉他一个时辰?”

    段小庄鄙夷道:“你的黄瓜能阉一个时辰啊?切了又长么?”

    胡铁花:“……”

    这……这话明明是他和段小庄学的!他瞪着眼看了段小庄许久,还是郁闷的闭嘴了。

    段小庄满脸神往,“首先,我要阉他半个时辰……”

    胡铁花:“……和我刚刚说的除了时间,还有什么区别?”

    段小庄白他一眼,“我说的是腌半个时辰,腌你懂不懂?先割几刀口子,放盐巴,然后密封,等到来年,就能收获腌黄瓜了。”

    胡铁花:“……”

    半天,胡铁花才吐出三个字:“太毒了!”

    段小庄:“毒毛!你知不知道他想要我的命啊,虽然还没问,但我有十之**的把握是他!”

    胡铁花翻白眼,“他可真倒霉。”

    段小庄:“我才倒霉好不好?楚留香,你来说,我要腌他你帮不帮我拎住他的黄瓜?”

    楚留香:“………………”

    楚留香黑线的道:“这还是算了吧?挺不干净的。”

    段小庄:“好意思说么,你连蛋都吃了……”

    楚留香:“……”

    胡铁花四肢大张,望着如洗碧空喃喃道:“我看我们这次出海,究竟是太仓促了,张三还少准备了一个必需品。”

    段小庄和楚留香同时问:“什么?”

    胡铁花:“薛穿心!”

    段小庄:“……”

    楚留香:“……”就在胡铁花被段小庄精神攻击时,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在太阳只有一半露出海平线时,张三指着前方道:“是不是那艘?”

    楚留香眯着眼看了看,道:“不错,就是那艘。”

    胡铁花也点点头,“对。”

    段小庄:“……见鬼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幽灵船么?”

    张三道:“怎么会呢,就在那里啊。”

    段小庄:“哪里?”

    张三指着海平线,“就是那里啊!”

    段小庄费力的看了半天,最后骂道:“我靠!”

    他无表情的坐回去,“就那还没鸡屎大的一点我怎么可能看得清啊!半个时辰再叫我来认吧!”这些人是**么,就那么一点大,居然也认出来是无花的船了。

    张三:“……”

    楚留香拍拍张三的肩,“他没有武功的,目力自然比不上我们。”

    胡铁花小声道:“其实我觉得,他不一定没武功。你们知不知道,我数了一下,他竟然每天可以吃六餐!”

    楚留香:“……”

    张三:“……”

    能让段小庄看清楚那艘船倒不用半个时辰,此时正是顺风,在张三的操控下,太阳最后一点落下山时,他们距离无花的船也只有几千米了。

    那艘船显然也发现了他们,一个蓝衣公子从船舱里走了出来,站在船尾看着这边。

    胡铁花给段小庄解说,“他在笑。”

    段小庄根本看不清,听了胡铁花的话,暴怒道:“他还敢笑?”

    胡铁花撺掇他:“快点骂他。”

    段小庄拉着嗓子喊:“死秃驴!你等着,看我追上后弄不死你!”

    那边没回应。

    段小庄大怒:“你这个缩头乌龟!”

    胡铁花道:“他还在笑!”

    “什么?”段小庄忿忿喊:“死秃驴,你这回死定了,你快点回答,买凶杀我的人是不是你?不是的话我就只腌你半根!”

    胡铁花听懂他说的半根是指什么,顿时一阵恶寒。

    可是无花还是没有回应,而且据胡铁花说他还在笑。

    段小庄恨恨的骂:“太嚣张了!”

    这时,楚留香缓缓道:“我想……”

    众人看向他。

    楚留香一字一句道:“他是不是没听到呢?”

    段小庄:“……”

    胡铁花:“……”

    张三:“……”

    楚留香惆怅的运气内力:“前方船上,可是无花?”

    一个熟悉的清朗声音从不熟悉的人口中遥遥传来,同样贯注了真气,“正是在下,香帅久违了。在下正在想,你们要什么时候才开口呢。”

    段小庄:“………………= =!”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下午代发君有考试,所以应该会在晚上六点以后更...坑爹的专业课伤不起啊〒▽〒

第六十九章
  张三忽然开口,“不好,他们的船提速了。”
  段小庄急道:“那我们也提啊!”
  张三苦笑,“哪是那么容易的,他们毕竟是大船,人也多,这会儿也全速前进,我就是再厉害,也不能赶上了。能保持这种距离,已经是难得了。”
  胡铁花皱眉道:“没有料到这一点……不过也没关系,他就是再怎么开,总要到陆地的,那时还不是要被捉住。”
  段小庄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无花要去的地方,不会是蝙蝠岛吧?虽然原著里他并没有出现在蝙蝠岛的,但那只是因为他早死了,现在剧情有意外,他活到现在,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想到这里,段小庄急了,道:“不行,我们一定要赶在他到达目的地前捉住他!”
   胡铁花道:“为什么一定要在那之前捉住他?有什么深意吗。”
  段小庄道:“你们想,万一他去的地方,是他在海外的老窝怎么办,石观音生前藏匿的财产搞不好都被他用来修筑那个老窝了,我们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胡铁花恍然大悟,“说的倒也有几分可能!”
  那边无花和楚留香正在你来我往的说着什么,听了他们这话,楚留香也拧眉了,问道:“你此行要去哪里?”
  无花道:“自然是去我那个海外老窝。”
 段小庄:“你们看吧,他果然是……我靠!他听得到?”
 无花带着笑意道:“我那个老窝可是被我修筑得结结实实,只要各位随我一去,便犹如羊入虎口了。”
  段小庄:“……”
  楚留香瞥了段小庄一眼,叹口气,“我倒不知道,妙僧无花耳力也如此之好了。”
 无花淡淡道:“谁让某人不知道收敛嗓门呢。”
  就这么嗓门,再大也比刚才喊得小啊!这死秃驴原来根本就听得到,刚才还装聋作哑!
  段小庄气死了,“我告诉你,你不要让我们追上,不然你肯定死定了!”
  无花:“阿弥陀佛,真怕,真怕。”
  段小庄:“……”
  段小庄冲胡铁花道:“我要是佛祖,肯定罚他下辈子做木鱼。”
  胡铁花:“为什么?”
  段小庄面无表情道:“每天被人敲。”
  胡铁花觉得好冷,嘿嘿笑了两声,“也有些可笑啊,无花早就不是和尚了,还宣什么佛号呢。”
  无花:“胡大侠此言差矣,陆小凤曾经说过一句话,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贫僧自知做下诸多恶事,但贫僧心中,有佛。”
  胡铁花嘿然,“就你还心中有佛?你杀人时心中可有佛,你**女子时心中可有佛?”
  无花合十,“当然有佛,贫僧心中的佛,就是自己,求人,不如求己,贫僧要做到的事情,佛祖也实现不了,只好求自己心中这尊佛了。”
  无花是一个很不喜欢血腥的人,甚至不愿意说出“杀人”这两个,就连别人说起说起中原一点红的名字,他也因为这几个字所带的血腥气,也将一把上好的古琴给扔了。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自己杀起人来,可是半点不留情,果断得很。这全因他信的早已不是庙宇中供的佛,而是心中那尊佛,按段小庄的话来说,这人早就**了。
  可能是因为和尚当久了,看的事也多了,他**起来,比一般人还要**得厉害。
   听了无花这番歪理,胡铁花真是想辩又不知道怎么辩,只好推推段小庄,“骂他吧。”
  段小庄撇嘴,“你管他,这人自己想要做那么多坏事,还给自己找理由。我看他都是童年缺少母爱,长大后被那扑面而来的**母爱淹没了,整个人都扭曲了啊。”
  无花也不生气,“我母亲从未抚养过我,我与她之前,母子之情可谓少之又少。”
  段小庄:“你想说你变成这样是自己发展的?不错,很厉害嘛。但是还是要感谢你母亲的基因,不然寻常人也变不成这样。还有,你既然听得到,就给我老实说,买凶杀我的人,究竟是不是你?”
  无花淡淡一笑,“你说呢。”
  段小庄:“说你妹啊,我说根本就是你吧,死秃驴,让我抓到你,非往你头上画个大王八不可。”
  无花摘去头套,露出一头已经及肩的柔顺青丝。
  段小庄勉强看清楚了,忿忿道:“那就再剃光了后画!”
  无花指了指面前那片海,“你若是能过来,再说吧。更何况,你就是过来,也说不上是谁在谁头上画王八呢。”
  段小庄突然觉得一寒,低声问楚留香,“你过得去么?”
   楚留香摇头,“太远了,最多只有两成把握。”
  段小庄顿时安慰了,“这就好。”连楚留香都过不去,他过不去也是正常的。
  楚留香:“……这哪里好了?”
  段小庄理直气壮道:“难道你很想一个人过去和无花独处吗?”
  楚留香:“……”
  段小庄:“算了吧,胡铁花在这边呢。”
  楚留香:“……”
  胡铁花:“……”
  段小庄得到自己不废柴的答案(哪得来的?),冲无花道:“你让我过去就过去么,有种你过来啊。我告诉你,你要是过来,信不信我把你扮成女人卖到**去。”
  无花嗤笑道:“楚留香他们要是不站在这儿,你敢说这话吗?”
  段小庄想了一下,“要是还是这距离的话,我敢——你又过不来,傻子。”
  “……”无花哼道:“这倒提醒我了,若是抓住你,一定要把你扮成男人,卖到象姑馆去。”
   段小庄抓狂:“我就是男人!”
  无花:“哦,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来呢。”
  段小庄撇嘴:“得了吧,好意思说别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光就男人味这一点,他和楚留香没法比,但和无花比,那还是富裕的……
  无花:“……”
  段小庄手舞足蹈:“淫僧!你要真是女人,早TM怀孕千八百回了!”
    无花冷冷道:“我又不是你,就算是女人,也不会怀孕吧。”和他做的至少可都是女人啊。
  段小庄回味半天才想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他怒道:“算了吧你,你以为谁还不知道呢,南宫灵和你有一腿是吧?可是你只是要他的肉体,你喜欢的人是楚留香!”
  楚留香、胡铁花、张三:“啊?”
  胡铁花忍不住想摸鼻子:这回中枪的总算不是我了。
  无花早见识过段小庄那颠倒黑白的功夫,他不为所动的道:“楚留香,我不会和你抢的。你这招也别用在我身上了,我可不是薛衣人。”
 段小庄沉默片刻,幽幽道:“那你记不记得我在拥翠山庄写的那几篇小说,虽然你拿走了你那篇,但是我后来,又全都默写出来了……”
  无花:“……”
 楚留香头疼的道:“这个我们就不说了吧?”
  段小庄:“放心吧,重写出来的另外一个主角不是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