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楚留香摇着头走进来,“你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的,江湖上都说司徒平为人乖张冰冷,没想到你连他也……”

    段小庄当然知道,就原著来看,司徒平就是那种特不怕死,救了人只为让这个人死在自己手中的便条……

    段小庄:“我知道啊,不过你想一想石观音,想一想水母阴姬,再想一想薛笑人……”

    楚留香:“……”

    是的,比起这三个人,司徒平弱爆了!

    ***

    在一个天朗气清的下午,据说史天王就要来了,大家都在沙滩上等。

    他们住的那家渔民还搬了酒来,李盾他们当下开了一坛喝起来,楚留香见了酒怎么能不喝,只是史天王即将来了,他必须保持清醒。

    司徒平也喝了一碗酒,小白脸上泛起了薄薄的红晕,他突然端着酒,对段小庄道:“喝一口。”

    段小庄:“啊?不喝。”

    司徒平:“为什么,你还是男人么。”

    段小庄:“……不带人身攻击的啊!我不喝是因为……因为你吃了蛋啊!我为什么要和海鸟的菊花间接接吻。”

    那天在场的人:“……”

    他们手中的动作都不由自主顿了一下……

    司徒平换了一碗酒,又道:“喝。”

    段小庄知道自己那酒品,所以还是拒绝道:“不喝。”

    司徒平:“喝。”

    段小庄:“你还来劲儿了,非要看我是不是男人是吧?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

    楚留香:“真的是因为这个么……?”

    段小庄白他一眼,端起那碗酒就灌了下去,然后因为喝太猛,晕过去了。

    司徒平看着脚下的“尸体”,抿了下唇,淡淡回答道:“不是。”

    楚留香:“……”

    史天王是在段小庄晕过去后半个时辰来的,他不是一个人,对,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七个人。他(们)驾着看起来很普通的渔船,身上穿的也是很普通的渔民装束。

    他长得就像是渔村里随便的一个汉子,走上海滩来,所有渔民都在欢呼,七个史天王则脚印叠脚印的走过来,抬手笑着回应,七个人每一个动作都一模一样,表情都一丝不差。

    除了楚留香和段小庄,其他人都不知道世上有七个史天王,他们惊呼道:“居然有七个,七个史天王!”

    正是这时,段小庄也晕的差不多了,醉醺醺的醒来,截住话头,“七、七个怎么了……你看看人家七个小矮人,你看看人家互撸七兄弟……不都是七个……”

    楚留香扶住他,“又开始说醉话了。”

    段小庄呆滞的做敲键盘状,嘴里还念着:“求高清互撸娃种子,邮箱2835384@qq.com,LZ好人一生平安。”

    楚留香:“……??”

    那边胡开树则在念叨:“这到底哪个是真的史天王啊……”

    段小庄就活泼起来了,指着第一个史天王笃定的道:“那不就是。”史天王已经走近了,正看见段小庄用一种无比肯定的口气指着自己轻描淡写说“那不就是”,他的脸色居然猛的就变了。

    ……

    …………

    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沉默了,胡开树瞥段小庄,心想难道他真的知道哪个是史天王?看史天王这个样子,似乎说对了啊。

    第一个史天王缓缓走了过来,脸色很难看,几乎是从牙缝里问出了一句话:“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几个人他培训了很久,他在此之前,一直坚信没人能在一瞬间认出谁是真正的他。

    段小庄茫然看看他,再看看那六个史天王,郁闷的道:“为什么你的虚影跟不上本体啊?”

    史天王:“…………”

    所有人:“…………”

    那六个史天王这时才晃过神来,都走了过来。

    段小庄:“现在才跟上啊,延迟好严重啊……”

    史天王:“……你不知道我是谁?”

    段小庄左手双指屈起在右手手背上做“跪”姿,“给史天王跪下了!走路也太快了居然都产生虚影了现在还没消失!”再一指楚留香,“连楚留香都做不到这样!”

    史天王:“…………”

    楚留香:“…………”

    史天王觉得,他这回暴露的,真心冤……

    楚留香也觉得,他这回暴露的,真心冤……

第六十七章
史天王脸色青白,盯着段小庄看,又转向楚留香,最后嘿然冷笑,“没想到,鼎鼎大名的香帅,也有来找我办事的一天?”

    楚留香脑子转的飞快,他在想,是应该等豹姬来再动手,还是现在动手。但是看看那些虎视眈眈的渔民,和醉醺醺的段小庄,他还是摸摸鼻子,笑道:“只要是人,都会有为难之处,我也只是一个人,当然会有难处。”

    但是……楚留香到底要他帮什么忙呢?什么样的事,连从未失败过的楚留香也完成不了?

    史天王似乎很开心楚留香来请他帮忙,他开心的道:“我只知道豹姬认了个干弟弟,却不知道她这位弟弟,还是楚香帅的朋友,而且会和楚香帅一起来请我帮忙。”

    这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史天王在豹姬的船上有眼线,豹姬在船上,包括后来送行的时候,都没避讳,告诉了大家段小庄是她认下的弟弟。

    豹姬不知道是否知晓眼线一事,但那个眼线一定不是心腹,正因为这样,史天王才会只知道豹姬送来的两个人是她认的干弟弟,却不知道其中一个人,就是盗帅楚留香。

    段小庄听到“干弟弟”这三个字,瞪着史天王半天,“姐夫……”

    史天王也一愣,然后竟然微微微笑起来,“嗯。”

    段小庄嘤嘤嘤嘤:“你为什么要把脑白金卖那么贵呢,好讨厌啊,我都买不起,送礼就送脑白金,我送不起啊。”

    史天王:“……脑白金??”

    段小庄:“你不是史玉柱吗?”

    史天王:“……不是。”

    段小庄撇头,“那你叫我一声姐夫还给我。”

    史天王:“……”

    楚留香含笑道:“将军见谅,他每次喝醉就会胡言乱语,并不是有意冒犯。”

    史天王眯了眯眼,“香帅和他感情很好?”

    楚留香眸光一闪,以手抵唇,貌似不好意思的咳了一下,“这个嘛……正与在下要求将军的事有关呢。”

    史天王沉吟,“难道是让我帮你杀了他?嗯……此人确实嘴贱。”

    段小庄悲鸣:“我哪里是嘴贱,我TM手贱啊,我为什么要当写手啊,我要不是写小说也不会遇上秦老板,不遇上秦老板他也不会带那么多混蛋来找我。我单知道我穿了,不知道我穿的是这么一个苦逼的世界啊……”

    他balabala起来,听得史天王一头雾水,“他是个写小说的?”

    楚留香道:“不错,他笔名‘陆小凤’。”

    史天王竟然恍然,“陆小凤?我看过他的小说,写的很好啊,我可是忠实读者。”他的表情一下子柔和起来,“我很欣赏你写秦始皇那本啊,我看,那个主角和我就很有共同之处嘛!”

    段小庄挺直背谄媚,“那人原型就是您啊。”

    史天王听得爽死了,虚荣心无比高涨,“当真?”

    楚留香也笑着附和道:“将军没听说过,酒后吐真言吗?”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史天王大笑着道,“我说那人怎么越看越像我,只是陆先生有点听信外人传言啊,把我写的也太威武了,有点夸张哦。”

    段小庄摆手,“哪里夸张了,我写实。”

    史天王脸上的笑意盖都盖不过去了,七个渔民一起大笑。

    史天王笑够了,道:“来来来,我们屋里坐,说一说各位,到底要请我帮什么忙呢。”

    说罢,他带头往屋里走去,六个假天王簇拥着他,后面紧跟着众人。

    他们进到了一间小木屋,史天王坐在一张木椅上,其他天王就站在他身边。

    按照先后顺序,先说话的是李盾,他道:“我押的镖在史将军辖境内被劫了,我此行是希望将军还我一个公道。”

    史天王淡淡道:“我给你公道,你能给我什么呢。”

    李盾练的乃是外家功夫,一身十三太保横练一生未遇敌手,他竟然反手一刀砍在了自己胸膛上,但那锋利的刀在他胸口,竟然只留下了淡淡地白痕,“我有一条命。”

    这是相当不错的功夫了,史天王只是冷淡的道:“你的命在我看来,还不算什么。”

    他一个眼色,身旁一个假天王便电光般出手,并指点在李盾胸口,那平淡无奇的手指,触在李盾胸口,竟将他胸口戳得塌下一小块,当下吐出一口鲜血。

    史天王道:“看来,你的刀并不怎么锋利嘛,你胸口能挡住这把刀,却连这手指也挡不住。”

    李盾面如死灰,对一个镖师来说,信誉是很重要的,何况是他这样成名已久的镖师,为了这趟镖,他甚至愿意把命卖给史天王。但史天王根本不需要他,他也无法面对雇主了。他慢慢地向后退着,然后将手中的刀,顺着那个塌陷的地方,深深插进了自己的心脏。

    楚留香也没有去阻挡,因为他知道,一个真正想求死的人,是没办法救的。

    第二个是金震甲,他没有死,因为他大哥金震天和史天王是旧交,而且他家世显赫,很能满足史天王的虚荣心。,

    第三个则是胡开树,史天王道:“我已看到你的礼物,也知道你的来意了,礼物我收下。”

    胡开树惊喜的道:“多谢将军,多谢将军助我。”

    史天王淡淡道:“谁说我要助你了。”

    胡开树讶然道:“将军不是收下我的礼物了么。”

    史天王嗤笑道:“我收下你的礼物,是给你家几分面子,为何还要帮你去做那等背信弃义陷害朋友的事情。趁现在我心情还好,你滚吧。”

    胡开树不甘的道:“将军……”

    史天王的脸冷了下来,然后他身边那个方才伤了李盾的人再次出手,一掌击在胡开树胸口,胡开树的胸口便像李盾那样塌了下去,只是塌得更深更大,当场毙命。

    史天王冷冷道:“无义小人,死不足惜。”

    接下下,就是司徒平了。

    史天王道:“你有什么要求我的。”

    司徒平比他还冷:“我不是来求你的,我是来求海的。”

    史天王道:“求海?”

    司徒平道:“海是最无情残酷的,只有海,能让我的剑法再精进一步。”

    史天王露出欣赏的表情,“你很好,我听说过你,年青一代剑客里第一号人物,你可以留下,若是愿意为我效劳,我可以给你一个不错的位置。”

    司徒平道:“我不为任何人做事。”

    史天王竟也不在意,“你会改变主意的。那些香帅呢,威名震八方的楚香帅,又有何事?”

    楚留香含蓄的看了司徒平一眼,司徒平便抱剑出去了。

    然后楚留香才扶着段小庄到了史天王面前,“在下这个请求,实在是难以启齿。”

    史天王哈哈笑道:“都说楚留香为人爽快,怎么也扭扭捏捏起来。”

    楚留香道:“任何人,在遇到心上人,都会变得不像自己起来。”

    史天王道:“处处留情的楚留香,难道也有喜欢的人呢?”

    楚留香委婉的道:“我喜欢的这个人,和常人很不一样,至今知道的人中,能接受的寥寥无几。将军也是陆小凤的读者,不知道你看过他写的一篇龙阳小说没有,那里面的楚大雄……其实正是以我为原型。”

    史天王的脸色倏然变了,他皱着眉沉默良久,才道:“没想到香帅竟然也有龙阳之好,我大概知道你的意思了……”

    楚留香心说自己还没说出口呢怎么就知道了,“将军……”

    史天王摆摆手,重重的叹口气,缓缓惆怅道:“楚留香也是一代英雄,只是何苦爱上不该爱的人,本将军已择良妇,不日成亲,乃是堂堂公主,恕我实在不能为香帅留一个位置了。”

    楚留香:“……??!”

    史天王:“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啊,这个请求,是我无论如何也要婉拒的了。”

    楚留香的脸变成了“囧”,知道你自恋,没想到你这么自恋!他黑线的道:“将军弄错了,在下喜欢的是陆小凤。”

    史天王:“我……嗯?!”他听楚留香说在心上人面前会变得不像自己和别人无法接受,便下意识的联想到英明神武的自己,还以为楚留香的请求就是求爱……

    楚留香重复一遍:“是陆小凤。”

    段小庄:“是……”

    楚留香捂住他的嘴,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段小庄下面这句肯定是“是胡铁花”!

    史天王顿时窘了,“这个,咳咳,是本将军一时误会了,那香帅到底所求为何呢。”

    楚留香无奈地道:“我说了,知道此事的人多不能理解我们,但我十分想得到好友的支持,索性我的好友胡铁花,是为数不多的愿意支持我们的人之一。但陆小凤去一个祝福他的人也没有,当他和豹姬将军结为姐弟后,我就有了个想法,他无父无母,和豹姬将军结拜后,豹姬将军就是他唯一的亲人(薛穿心无花花姑妈见谅!)。希望豹姬将军能作为他的‘娘家人’,为我们主持一场婚礼,在远离中原的海外,得到他家人的祝福。这在将军辖境内,还需要得到将军的同意,何况您还算是他‘姐夫’。”

    这听起来似乎也合情合理,一对想得到亲人祝福,哪怕只是干亲祝福的不容人世的同□人,来到他的辖境内,请求他允许这场不合世俗礼法的婚礼。

    但史天王想了一下,还是无法相信楚留香竟然对一个男人动了真心,他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楚留香,就好像刚才那个婉拒男人‘求爱’的人不是他似的……

    楚留香用行动证明,他低头吻上段小庄,仗着段小庄不清醒,当着史天王来了个**无比的吻。

    史天王觉得自己似乎没有理由不相信了,要不是真的断袖,怎么能毫无芥蒂的深情亲上另一个男人呢。而且盗帅来求他,还真是一件令他虚荣心膨胀的事啊,仅次盗帅来求爱了……

    史天王笑眯眯的道:“好,我答应你,我这就发讯号,让豹姬来,今夜就为你们办事!不止豹姬,这个渔村的人,还有我,都会为你们祝福。”

    楚留香连忙道谢。

    段小庄还在状况外,一脸迷茫的道:“谁结婚,又要随份子么,我稿费还没拿啊……”

    ***

    到了下午,豹姬也赶了过来,满面春风的一抱段小庄,“我的弟弟,恭喜你!”

    段小庄直接被埋进豹姬比男人还要宽——当然,也要软的胸膛里,手挥脚刨的挣扎,“救命——”

    豹姬松开他,“这就受不了了?”

    段小庄内牛满面,觉得楚留香说的真对,这种女人不是谁都消受得起的啊……

    史天王朗笑着揽过豹姬,“就不要逗你弟弟了。”

    他转向笑吟吟的楚留香,“说起来,香帅是不是该改口叫叫我们了。”

    楚留香从善如流:“姐姐,姐夫。”

    史天王笑得脸发红,“好,好,那边都整的差不多了,你们都去新房里呆着。我们这不是在中原,也就不讲那么多婚礼前不能见面的臭规矩了。”说着,他带着豹姬往已经张灯结彩着的渔村走去。

    段小庄看着他们的背影,默默不语。

    他刚刚酒醒就被拉来接豹姬,楚留香一想到自己先斩后奏编了通鬼话就有点心虚,道:“你怎么了……?”

    段小庄:“我这才发现……”

    楚留香:“嗯?”

    段小庄:“史天王也没有豹姬高诶!”

    楚留香:“……”

    楚留香摸鼻子,“你要说的就是这个吗?”

    段小庄转身,掐住他的脖子:“靠,当然不止了,你这个混蛋,竟然敢趁我醉了胡言乱语,成亲成你妹啊!你怎么不说是我娶你啊!”

    楚留香艰难的道:“你要的话也可以啊……”

    段小庄瞪他,“想得倒美!我告诉你啊,我这是不想影响大局,晚上你TM要敢碰我一下,糊你满脸口水!”

    楚留香:“……”

    段小庄:“还有,这事儿也不能传到中原。要是传过去了,你身败名裂也别想逃过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楚留香:“……让我天天吃鸟蛋么。”

    段小庄:“……”

    楚留香诚恳道:“你还是糊口水吧,用舌头。”

    ……我去,竟然敢跟哥耍流氓,你难道不知道读者现在都叫哥段小贱了么!

    段小庄阴阴的道:“舌头?信不信我用舌头糊你一菊花的口水啊,你这个肖妖·精。”

    楚留香:“………………”

    ***

    夜里。

    整个小渔村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被史天王威胁过,反正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气,就跟今天成亲的是他们的似的。

    豹姬和史天王作为家属兼组织者,都坐在上位,旁边还围了六个假天王,也都笑意盈盈的,看起来无比怪异。

    段小庄和楚留香则披红挂绿,穿着一模一样的两套新郎礼服。

    段小庄低声嘟囔:“每次都是我玩儿BOSS,这次怎么感觉BOSS在玩儿我啊!”

    他瞥了眼满脸喜气的楚留香,郁闷的想,这世上该不会真有报应这种事儿吧。

    不管段小庄怎么想,婚礼都混乱的开始了,毕竟是在小渔村,大家都无拘束惯了,乱哄哄的聊着天,时不时来敬个酒。

    “白头偕老啊。”

    “好好好。”

    “幸福美满啊。”

    “好好好。”

    “早生贵子啊。”

    “好好…………好= =?”

    ……

    …………

    豹姬倚在史天王身上,淡淡地道:“我跟了将军几年,将军连杯交杯酒也不曾让我喝过呢。”

    烛火照映下,豹姬那野性的五官竟然也多了几分妩媚,让史天王不由砰然心动,想起这个尤物在床上的姿态,顿时心痒难耐,“没想到豹姬也会抱怨了,好,今夜是你弟弟的喜日,也是我们的喜日,我与你喝杯交杯酒,共度花烛夜。”

    豹姬言笑晏晏,举杯一碰,“一言为定。”

    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半吊子司仪这时掏出小纸条一看流程,嚷道:“安静一下安静一下,现在应该拜将军了哈,都安静一下哈!”

    有人小声道:“是拜天地!”

    司仪道:“我们这儿将军就是天!是哈将军?”

    史天王得意一笑,“拜!”

    然后人群分开,把段小庄和楚留香让了进来,推推挤挤的把他们推到堂前,“不要害羞嘛!”

    段小庄一个踉跄,破口大骂,“卧槽!别推了别推了,我特么没害羞!自己会走!”

    这些人就是起哄而已,把他们都推到了史天王跟前,自己也不走开,围成一圈,近距离围观。

    段小庄:“……”

    怎么跟屠宰现场似的,没见过人成亲啊……

    满堂红烛,新人并立。

    史天王庄严的道:“拜吧,本将军做主,从此以后,你们就是夫妻了。”

    所有人跟排练过一样,齐声喊:“白——头——偕——老!”

    楚留香握住段小庄的手……

    这时不知道谁推了段小庄一下,段小庄扑一下趴史天王面前了,“……”

    丢脸从TM大沙漠一直丢到新月传奇……

    史天王:“此礼太重,五体投地啊,本将军勉强接受,也不辜负你一番好意了。”

    段小庄:“……”

    我了个去!哥也要做主一下,今晚以后,就没有史天王这个人了,没有了!还有这群刁民!全都给我赶去好好教育一下啊!

    ***

    “新婚之夜,娘子,我们来……”

    “来你妹啊!告诉你这不算啊,再说了要叫也叫相公!”

    “不要这样……”

    “我擦……你……”

    “舒不舒服?”

    “史天王……”

    “我们明天再去看他死了没。”

    “……”

    此处省去N字(打我呀~打我呀~

第六十八章

“然后,那个豹姬就帮你们杀了史天王,又派船送你们回来了?”胡铁花听了楚留香和段小庄一路的遭遇,不由得瞪大了眼,“你们运气也太好了,我不得不佩服你们了。不过,史天王死了,老臭虫这么开心做什么?”

    楚留香微笑道:“他是死是活其实和我无关,我开心,自然是因为在那个孤岛上,还发生了另外一些让我很开心的事情。”

    胡铁花撇嘴道:“难不成是又遇上了温柔美丽的渔家女孩要和你春风一度?”

    楚留香咳了一声,“温柔不温柔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女孩。”

    胡铁花:“那就是妇……噗!我懂了!”

    段小庄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半张脸都在阴影里,阴森森的盯着胡铁花。

    胡铁花浑身发寒,“这个……不如我们去江边捉鱼吃吧?”

    胡铁花为了脱离窘境,把楚留香二人都拉去了江湾边,“老臭虫,快下去捉几条鱼来。”

    楚留香道:“不是你提议来捉鱼的么,为什么叫我下水。”

    胡铁花嘿嘿笑道:“这里你的水性最好啊,不你去谁去,而且啊,你也该洗洗你那一身的臭味了,都要熏死我了。”

    楚留香:“恐怕你闻到的不是我身上的臭味,是你自己身上的酒臭吧。”

    胡铁花刚要说什么,忽然瞥见段小庄在盯着一个地方出神,“段小庄,你在看什么?”

    段小庄猛然回神,有些犹豫的道:“我好像看见什么人了……”

    江湾这儿正停着好几艘船,胡铁花目力极好,一眼就看见一艘崭新的大船中,坐着他和楚留香的老朋友,他惊叫道:“那不是高亚男么?”

    楚留香也望向那艘船,“不错,她身边那个老人,你看着可眼熟?”

    那船中有三个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两个妙龄女子,其中一个正是高亚男。胡铁花也看到了那个老人,他疑惑的道:“那分明是枯梅师太,绝不会有错,可是她怎么会做俗家打扮啊。”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