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楚留香点了点头,然后他就把头深深低了下来,他再也不敢抬头看那些女孩子的脸了。

    没有一个女孩子相信自己会被送走,因为她们都认为自己在楚留香心中很重要,至少重要到他不会想送走她们。

    但更让她们不敢相信的事发生了:她们都要被送走。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会于完结后开定制印刷,有意购买者可以加群70145855。我们探讨下要加什么番外~以及各种可能遇到的问题

第六十五章
船在水上行驶了三天,天气晴朗,好风借力,这三天内竟是难得的悠闲。

    可惜,悠闲在这一刻停止了。一艘战船乘着海浪而来,旗帜招扬,战鼓轰然如雷,以楚留香的目力,远远便可以看到那船上人影晃动,竟是一个个战士正在列阵。

    那战船速度飞快,一眨眼间,就离他们很近了,近到可以看到这军容整肃的队列中,没有一个是男子,全是妙龄女子,肌肤都被晒成了古铜色,腰挺得笔直,让人惊叹于这些女子竟丝毫不逊于男儿。

    这里处于海口,本应是繁华之地,此时却没有一艘渔船。

    战船驶到了近前,放下绳梯。

    楚留香侧头看段小庄,发现他盯着那船看,一声不吭,于是有些疑惑,半晌,段小庄还是不出声,“我们不上去么?”

    段小庄缓缓偏头:“我在等你啊……”

    楚留香:“……?”

    段小庄:“擦,你觉得我自己上得去吗?”

    楚留香:“……”

    楚留香默默的扛起段小庄上船,上去后他才发现,这船上除了他和段小庄,没有一个男人,从水手到战士,都是女人。而且她们完全没有寻常女人的样子,一个个都在认真的工作,看也不看楚留香一眼。

    这些女人都穿着战裙,短到了大腿上,并且敞开,整条光滑的古铜色健美长腿都在阳光下晃来晃去,触目之处都是大腿,她们只要稍一动作,就露出了更里面的地方。

    这里简直就是直男的天堂。

    一个脸上长满麻子的女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你们姓甚名谁,来自何方,身上可有利器?”

    楚留香看着这个女人,有些想笑,但还是回答道:“我叫楚留香,他叫段小庄,我们从京城来,身上并无利器。”

    这个女人似乎从没听过楚留香的名字,“你说没有就没有吗,我要搜一搜。”

    楚留香身上当然没有兵器,他出手何时用过兵器,他最出名的就是那举世无双的掌法和独步天下的轻功了,但他当然不会给这个女人搜身,否则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所以他摇了摇头,一本正经的道:“我不能给你搜身,男女授受不亲,我家有贤妻,要为拙荆守节,怎么能让你碰呢。”

    这个女人还是第一次听到有男人这么说,有些惊奇的道:“为妻子守节,难不成你是来自女儿国的?”

    楚留香也认真的道:“为什么非要是女儿国呢,你们也是女人,不照样工作么。”

    这话说到她心坎里去了,自豪的道:“不错,我们不比任何男人差,我们的将军,更比任何男人都要厉害。”然后她话锋一转,“可是就算你这样拍马屁,也别想免了搜身,我可不管你要不要为你妻子守节,来了我们这儿,就要遵守我们的规矩。”

    楚留香瞥向段小庄,“那你就得征求我妻子的意见了。”

    这女人瞪向了段小庄,道:“这就是你妻子?怎么长得像个男人一样啊。”

    段小庄:“……我就是男人!”

    这女人:“也是男人?那这个也不像男人啊,我都糊涂了,你们究竟谁是女人啊。”

    楚留香笑道:“我们谁都不是女人。”

    她哼了一声,“原来是两个兔爷儿,那就更不用说了,让我搜一搜,你们抬起手来。”

    说着,她伸手就要去揪楚留香,被楚留香一把格开,反捉住了她的脚,将她整个提起来扔进了海里,扑通一声,她在海中几个沉浮就踩水升起半个身子,“混蛋,你竟然敢偷袭!”

    楚留香遥遥拱手:“胜之不武,承让了。”

    ***

    每艘船都有船舱,但恐怕世上没有多少船舱里会有如此惊心动魄的组合。

    这艘战船的船舱中,铺着猩红的波斯地毯,站着一个身着血红战袍的女人,她简直就是野性的代名词,不是很美,但充满了野性和欲.望。她的脚下,趴着一头皮毛油亮的黑豹,姿态慵懒,但那双绿幽幽的眼睛中却时刻布满警惕,只要你敢轻举妄动,它就会毫不留情的扑上来将你撕碎。

    女将军和黑豹,这个奇妙的组合有些古怪,但不得不承认他们待在一起很和谐。

    这个女人,就是豹姬将军了。

    豹姬的身后还站着两个女人,佩剑肃立,楚留香二人一进来,她们的剑就破空分别刺向了楚留香和段小庄。

    但楚留香和段小庄都一动不动,段小庄虽然瞳孔猛然缩了一下,但他确确实实没有动。

    所以当豹姬欣赏的看着他们时,楚留香也忍不住侧目了。

    豹姬抚掌道:“你们胆子很大,难道不怕这剑刺伤你们吗?”

    段小庄舒了口气,“我们是将军请来的客人,将军怎么会让人刺伤我们呢。”

    豹姬淡淡道:“你说错了,不是‘我们’,我只请了一个人。”

    段小庄道:“那就是你的失误了。”

    豹姬饶有兴味的道:“哦?你有什么长处,值得我请你呢。”

    段小庄道:“大概是我知道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吧。”

    豹姬冷冷道:“那你不妨说说吧。”

    段小庄道:“白云生告诉过我们,史天王有个宠爱的姬妾,叫做豹姬,宠爱到封她为豹姬将军。这位豹姬将军调.教出了一支女子组成的精兵,很是厉害。但现在玉剑公主要嫁给史天王了,史天王是个好面子的人,有了公主,他怎么还会要将军呢。那么,这位豹姬将军,是否很不愿意玉剑公主到来?”

    豹姬凝视他,笑了起来,“不错,你很聪明,确实值得我请你上来。那么,现在二位可以给我一个答案了,你们愿意替我去杀了玉剑公主吗?”楚留香不答反问道:“你是不是很确定我们会替你杀了玉剑公主?”

    豹姬笑道:“那当然,杀了玉剑公主,我任你施为。”

    她缓慢的吐出了这句话,虽然是自荐枕席,可气势上却如同是要别人来侍寝,很容易让男人产生征服的**。

    楚留香却只是淡淡地道:“刚刚在外面我就说过了,家有妻室,洁身自好。”

    豹姬:“我从未听说过楚留香成亲了。”

    楚留香:“我觉得应该快了,到时将军可以来喝杯喜酒。”

    段小庄想了一下,“将军,我冒昧问一下,你要杀了玉剑公主,是为了史天王给你的身份,还是你喜欢史天王?”

    豹姬很痛快的回答:“我喜欢他,但我喜欢的是他的权势,地位。我这辈子似乎都在给别人当小妾了,但只有做他的小妾,我的地位远比这世上大多数女人要高。所以我才不愿意玉剑公主来,只要她来了,我还算得了什么。”

    听得出来,豹姬确实不在乎史天王这个人,而且她从前是跟着石田齐的,只是因为史天王地位更高,她就转投史天王的怀抱了。

    段小庄阴阴一笑,“容我冒犯,虽然将军练出了一支精兵,比大多数男人还要强。,但从根本上,你还是个女人啊。”

    豹姬不快的道:“你想说什么,我虽然敬你聪慧,但也不容你随意贬低。这世上比我强的男人,我看也没多少,女人,也不是一定比男人差的。”段小庄摇头道:“将军还不承认吗,楚留香曾经击败过一个绝世女剑客,她的剑极快,但最后她彻底败了。就因为她是女人,她摆脱不了女人的思维。将军亦然。”

    豹姬仿佛想到什么了,眼中的怒火熄灭了,有些不确定的道:“你的意思是……”

    段小庄嘿嘿一笑,低声道:“以色侍人,能得几时好,杀了一个玉剑公主,还可以有第二个,第三个玉剑公主,将军,若要靠史天王给你权势,远不如自己,把权势握在手里实在啊!”

    豹姬悚然道:“你是说!”

    她猛然前进了一步,神情有些激动,段小庄的话为她开启了一扇大门,门里是她从未想到过的道路。段小庄说的不错,正因为她是女人,见到的都是依附男人的女人,所以纵使她觉得自己不比任何男人差,潜意识中也都是把自己当做附属品,从未想到能代替男人,自己掌权。

    段小庄笑道:“将军稍安勿躁嘛,再听我继续说。你跟了史天王也有这么久了,他既然都愿意让你带兵,想必许多事也不会瞒着你吧?换句话说,将军有把握在史天王死了后,控制住史天王的人吗?”

    豹姬有些犹豫,然后坚定地道:“虽然不能控制住大部分,但一半我有信心控制住或者说服他们跟着我。”豹姬能够被封为将军也不止全是用身体换来的,史天王能够称霸七海,也不会是一个能把大将之职随便给一个女人的,他的那些手下,更不会随便容忍一个小妾爬到自己头上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豹姬确实有能力的基础上的。

    段小庄道:“那就好,只要史天王一死,你就宣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要暂代‘太子’继承父业,抢占先机,当然,你知道的,这个孩子只是个借口,甚至这个不存在的孩子从哪里来,最后怎么样,也全凭将军高兴。以将军的本事,想必后面的事也不用我说了。”

    豹姬沉思着,眼睛越来越亮,“不错……不错!剩下那些不服我的人,我还可以利用一些以前掌握到的东西,让他们自己打起来……”

    她嘴里念叨着,完全陷入了争霸的想象中。

    可是最后,她眉头一皱,道:“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能够杀死史天王的情况下。”

    段小庄笑而不语。

    楚留香轻笑一声,叹道:“这个问题很简单的,我想到了答案,同时,另外一个问题我也相通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一样的。以杜先生的手腕,为何会甘愿将女儿送去和亲换得一时平安呢,因为这世上只有一个妻子,才能在丈夫最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杀了他。玉剑公主可以,豹姬将军,当然也可以。”

    豹姬喃喃道:“不错……就算我杀不了他,只要我告诉你们他是哪一个,楚留香也可以出手……你们会出手的吧?”

    楚留香道:“责无旁贷,只是什么叫告诉我们他是哪一个?”

    豹姬眼睛亮亮的,“世人说史天王难以对付,除了他身旁绝顶高手的保护之外,都因为史天王根本不是一个人,他有六个经过训练的替身,每个人的举手投足、言行谈笑和穿衣打扮,都和他一般无二,他们走起路来,一个接一个,脚印都是重叠的,没有半分偏差,而且他们都是一起出现,你根本无法判断,哪一个是真正的史天王。”

    楚留香了然道,“原来如此,妙法啊。可惜,百密一疏,所有人都分辨不出真的史天王,将军也能分辨得出。”

    豹姬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她走到段小庄面前,手搭在段小庄肩膀上,**的道:“若我掌权,你可有兴致与我共享。”

    泪流满面!!

    人生第二次有人求包养他,第一次有女人求包养他!

    段小庄当时就感动了,直到楚留香严肃的把豹姬的手拨开,“不行啊,将军,你比他还高呢。”

    段小庄:“……”

    多耳熟啊……

    豹姬诧异的道:“怎么……哦,原来先生喜欢中原女子啊,哈哈,罢了,我也知道我不是什么美人。”

    段小庄飙泪:“你挺漂亮的。”

    楚留香淡淡道:“漂亮到翻个身就能把你压死吗。”

    豹姬:“……”

    段小庄:“……”

    豹姬郁闷死了,“我有那么壮吗?”

    段小庄颓然,说实话,豹姬压别人可能不够,压他还是富裕的……

    不过豹姬也不沮丧,握住段小庄的手,眼睛发光,“如此,我愿与先生结为异姓姐弟,日后我统领七海,君行百里处,如我亲至。”

    段小庄兴奋了,开口就喊:“姐!”

    豹姬的意思是,只要她当了这海上霸主,以后段小庄在她的地盘上,走到哪里,那周围一百里的船都得听他的,如同豹姬亲自下令。也就是说,段小庄以后只要没钱了,到海上溜一圈就行……

    来来来,豹天王的弟弟来了,都把钱交出来!

    这简直是段小庄认过的,最值的一门亲戚!以前那些都弱爆了,弱爆了!

    段小庄满怀憧憬,拍着楚留香道:“我们一定要弄死史天王!”

    豹姬也笑容满面,“不错,我们近期就有一个机会,史天王在一个渔村要会见一些武林中人,我们可以在那里动手。我们可以分开行动,我派心腹送你们混进那里,我先去安排一些事,妥当后再会合。”

    这个女人找到了人生目标,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的,仿佛可以想象到日后七海臣服的情景了。

    段小庄也配合的道:“祝姐姐马到功成。”

    “多谢好弟弟的吉言了。”豹姬也一副好姐姐的模样,搞得好像刚才那个想包养弟弟的人不是她似的……

    两人相视一笑。

    接着豹姬忽然犹豫的道:“有件事我还应当问一下……”

    段小庄热情的道:“姐姐尽管说,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豹姬:“弟弟,你……你叫什么名字来的?”

    段小庄:“……”

    楚留香:“……”

    豹姬尴尬的道:“这,这都没来得及问呢。”

    段小庄:“= =姐姐不必自责,是我没说,我叫段小庄。”

    豹姬又恢复了神采,“很好,庄弟,你们且去休息,吃些东西,然后我便遣人送你们去那个渔村。”

    说着,她就让身后两个心腹之一给他们指路。

    跟着那个心腹到了下一层船舱,待她离开后,楚留香才感慨的道:“我不得不佩服你了,竟然想出了这么个办法。”

    段小庄抓起食物就咬,含糊不清的道:“那是,你以后小心点,得罪了我,我就让我姐弄死你。”

    楚留香坏笑道:“那我以后可得看紧你,不让你回娘家告状。”

    段小庄正在喝果汁,“噗”一口橘子汁就喷在他脸上。

    楚留香顽强的抬手默默抹脸,发现段小庄正“自责”的看着他,连忙安慰道:“没事,我不怪你,你也不是故意的。”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道:“没,我故意的。”

    楚留香:“……”

    段小庄:“你再出言**,我就不是喷果汁了,扔你一脸铁板牛柳里的铁板。”

    楚留香:“……”

    楚留香摸鼻子,“那我一定要说呢。”

    段小庄想了一下,伸手道:“说一次给一百两。”

    “……”楚留香嘟哝道:“你还欠我十万两呢。”

    段小庄当做没听到,“包月给你打折哦亲。”

    楚留香道:“对了,你这样做到底合不合适啊,虽然除去了史天王,但若是日后豹姬成患了了呢。”

    段小庄鄙视的看他,阴阴的道:“笨蛋,她要顺利掌权,起码几年吧,还不一定完全掌控住,这期间,史天王的势力还不得七零八落,可能大部分归她,其他的不是分散就是斗争中消磨掉了。接下来,哈哈,她再厉害还不是个女人,我说了,女人的天性是改不了了,就算她听了我的指点,知道把权势掌握在自己手里,也没用,还是个女人。高处不胜寒啊,当她有了权力,她就会空虚,会寂寞,这个时候呢,我们再让朝廷派个贴心小帅哥去,一个不行就两个,三个,四个……总有一个能把她搞上手,最好再一奸成孕,有了家庭,爱上了人,生了孩子,她还不任我‘姐夫’揉捏,跟着夫婿弃暗投明?至于以后的事,就不用我们管啦。”

    兵不血刃!

    楚留香凝视他良久,缓缓道“我发现……”

    段小庄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样?”

    楚留香低头吃东西,“……写小说的人太恐怖了!”

  第六十六章
 豹姬将她身边一个中年女人调给段小庄带路,驾着一艘船去她所说的那个渔村。这个渔村看起来平和安详,妇女老人们在织补渔网,小孩子在海滩上奔跑玩耍。

    但段小庄绝不会认为他们真的像看起来那么无害,他们每一个人,手上功夫都不弱,包括那些小孩,他们都练得一手好暗器,武器就是他们手中花花绿绿的贝壳。这些孩子的玩意,会在你不留意间,狠狠的击中你。而那些妇人手里的渔网,则随时可以罩住敌人。想也知道,史天王那么谨慎的人,怎么会把自己置于一个全是普通人的基地呢。

    当然,现在他们还是“自己人”,不必怕这些人出手。

    在楚留香和段小庄之前,还有四个武林高手来到这个小渔村,他们都是来找史天王帮忙的,他们分别是李盾、金震甲、胡开树和司徒平。不过说都是来请史天王帮忙的可能不大对,有一个人就不求史天王帮忙,那就是司徒平,他被誉为新一代剑客中的第一人,来到史天王的地盘只因为他希望在海的无情中领悟更高的境界。

    楚留香来到这个小渔村是隐去姓名的,他也是武林中的名人,但这四个人中只有司徒平认出了他是谁。

    他们都住在渔民的家里,抬头不见低头见,平日里互相都不会交谈,但第一天司徒平其实在饭后回房和楚留香擦肩而过的时候淡淡说了一句“久仰”。

    楚留香便知道他认出自己了。

    段小庄嘿嘿笑道:“走到哪里,也掩盖不了你一身骚气。”

    楚留香:“……骚气?”

    段小庄:“郁金香味啊,你一个男人,还擦香水,最重要的,还是你身上那独一无二的骚包气场……谁让你随便用武功了,看,被人认出来了吧,幸好这个人嘴巴好像不怎么多。”

    楚留香郁闷的道:“我鼻子不好,用香是怕身上有味道自己却不知道,冒犯了别人,怎么被你一说就这么不堪了。至于武功,难道不是你说‘快点插死那只蟑螂’我才甩了根筷子插死它的吗?”

    段小庄:“那你就能用我的筷子了么!!”要用不会用自己的筷子么,哥当时还没吃完啊。

    楚留香叹道:“你知道,我是有点洁癖的。”

    段小庄面无表情舔了舔手掌,然后一掌贴在楚留香脸上。

    楚留香:“………………”

    段小庄:“恶心死你。”

    楚留香:“……………………”

    段小庄:“你就认便宜吧,我这几天是没感冒……”

    “……”楚留香终于扛不住了,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段小庄慢条斯理的擦手,“洁癖什么的,都弱。爆。了。”

    自从楚留香说出那句刺激了段小庄心灵的话,段小庄就想方设法的报复,吃饭的时候专挑蛋夹给他吃,“多吃点,这个营养啊,听说这种海鸟蛋啊,就是岛上居民长寿的秘密哦,还有传闻能增长内力,你看中原一点红平时不就最喜欢吃蛋了?”

    一桌的都是高手,使剑的就有两个,胡开树听得这话,也忍不住头一次向其他人搭话,“真的么?你认识中原一点红?”

    段小庄信口道:“我姨妈的表弟的外婆的侄孙在一品楼做厨子,据说有一次中原一点红去那儿,就点了一整盘的蛋,还说了句‘蛋,我生命之光,我力量源泉’。快吃啊。”

    最后一句话是对楚留香说的,楚留香低头吃蛋,默念:红兄,对不起你了,你也不要难过,想想胡铁花……

    胡开树眼睛一亮,也夹了一颗蛋,念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吃了也没病。”

    李盾和金震甲略一犹豫,也各自夹了一个蛋。

    司徒平一直埋头吃饭,段小庄本来以为他什么都没理呢,此时,却见他头也不抬,筷子一闪,就准确的叉中一个鸟蛋,放进碗里。

    段小庄也觉得神奇,这么没谱的事都有人信,没文化真可怕啊,就好像以前不是还传说娃哈哈AD钙奶能提高智商……这些高手很需要来几瓶啊!

    说话间楚留香已经吃完一个,段小庄笑眯眯的又夹了一个放到他碗里,盯着他咬,然后慢慢地道:“你知道嘛,得知你有洁癖后,我特意请厨房大嫂煮多点蛋……”

    楚留香突然停住了动作,有点不妙的预感,“你……”

    段小庄:“这蛋啊,可都是从一群拉完屎从来都不擦屁股的海鸟菊花里出来的哟~”

    楚留香:“……”

    胡开树:“……”

    李盾、金震甲:“……”

    司徒平顿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吐出了嘴里的蛋黄。

    段小庄再把青菜一推,“来嘛,不吃蛋,吃点大粪浇出来的青菜嘛。”

    所有人:“…………”

    这时,厨房大嫂来了,添了盘菜,“公子啊,你要的大肠来了,放心,按你吩咐,屎都洗的可干净啦。”

    所有人:“………………”

    厨房大嫂:“咦,怎么了?大家怎么不吃啊,这青菜都没人动,可新鲜了!昨天刚摘的。”

    段小庄幽幽道:“是啊,它的成长,也有你们一份的……”

    楚留香终于听不下去了,“我去一下茅厕!”

    胡开树、李盾、金震甲:“……饱了。”说罢默默放下筷子回房。

    厨房大嫂感觉到气氛的诡异,赶紧遛人,“那,那我也饱了……”

    最后只剩下段小庄和司徒平。

    司徒平目光深沉,猛然拔剑,剑尖直指司徒平。

    段小庄:“你干什么?”

    司徒平:“你耍我们?”

    你们还不够档次哦,哥只是耍楚留香顺便耍一下你们。

    段小庄清了清嗓子,“你知道吗,这就是你比不上中原一点红的原因,一个蛋怎么了,一个蛋怎!么!了!?”

    司徒平皱眉。

    段小庄义正言辞的教育他:“连个蛋都受不了,你还妄想超过他,达到血衣人那种高度?”

    司徒平冰冷的道:“我会超过他。”

    段小庄点头,“对对,还有李观鱼哈,不过你既吃不了蛋,也没有个深爱你的傻逼弟弟,更没有一个不孝子,你说你怎么超过他们?吃蛋只是最简单的办法好吧。”

    去茅厕吐完的楚留香刚好走到门口,听到对话,不由得想:难道这些剑客成功和……吃蛋就算了,怎么和基佬弟弟、不孝子也有关系?

    司徒平目光一暗,剑尖一挑,掠过段小庄的脸颊,带着风钉中盘中一个鸟蛋,然后回房了,留下一句:“不管是谁,我都会超过。”

    段小庄顿时想歪了:……=口=我去,这理想太伟大了好吗!

    他赶紧赶在司徒平关门前道:“那你先赶紧让你妈给你生个弟弟,要快,不然来不及了。”

    司徒平:“……”

    沉默三秒,司徒平“砰”一声甩上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