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

    花姑妈抚掌大笑,“不错,不错,娘一定给你备好嫁妆。”

    段小庄:“我觉得我和你还是不是一个次元的人……”

    花姑妈笑得直不起腰来,瞥到酷酷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薛穿心,笑吟吟的道:“你们不是兄弟么,这么说来,你也是我儿子了,要嫁妆还是聘礼啊?”

    薛穿心:“……”

    花姑妈正色道:“说真的,我觉得娶这种人香帅太吃亏了,不如我把儿子都嫁给你吧。”

    薛穿心:“……”

    段小庄:“……”

    楚留香:“……不用了。”那种情形,他只要想一想都头皮发麻啊。

    段小庄也神情复杂的道:“我不是说了,除了薛穿心,我还有几个兄弟呢,一个叫薛衣人,一个叫薛笑人,还有一个叫无花,加上你家胡铁花,真的都嫁给他么……”

    所有人:“……………………”

    胡铁花飙泪:“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众人脑中都诡异的浮现了如果所有人都嫁给楚留香,是否以后侍寝都要靠比武分胜负来决定,如此一来段小庄这辈子估摸都伺候不上,而薛衣人当正房的几率应该很大……

    不约而同的,所有人脑门上都出现了黑线,纷纷甩开这个念头。

    花姑妈囧够了,问楚留香:“不知道香帅替朋友找的那位姑娘可有什么特征,或许我可以帮帮忙。”

    楚留香:“再好不过了,我正愁大海捞针,不知何年何月能捞到呢,何况这特征着实有点为难我啊……”他自怀中摸出一块丝帕,丝帕一角绣着一弯殷红的新月,尖尖细细,“他说他女儿的脖子下面,也就是胸口上,生了和这个新月一样的胎记。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了。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我能将他女儿,带去给他看一看,他的妻子在女儿还未生下时就离开他了,他十八年来,从未见过自己的女儿。”

    花姑妈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个新月她看过,就在不到一炷香之前,就在玉剑公主的胸口上!而且玉剑公主今年,也的确恰好十八岁。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如果不是段小庄插科打诨,他们就都要看到这弯新月了,玉剑公主,竟然就是楚留香要找的人友人之女。

    楚留香敏锐的察觉到花姑妈的神色,“怎么,难道你有线索?”

    花姑妈面露难色,她是不愿欺骗楚留香的,但职责所在,玉剑公主是要赶去嫁给史天王的,如果跟着楚留香去见亲生父亲了,怎么行呢。

    楚留香脑子转得飞快,试探的道:“难道……就在这箱子里?”

    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只是猜一猜,没想到花姑妈的神情真的一变,最后舒了口气,“罢了,告诉你吧,不错,就在方才,我打开箱子后,看到了她胸口有弯和这手帕上一模一样的新月,她应该就是你要找的人了。”

    楚留香道:“你方才面露为难之色,难道其中还有什么不便之处?”

    花姑妈叹了口气道:“不错,你难道不知道一个消息,玉剑公主就要嫁给史天王,箱子里的就是玉剑公主,她在五天内要嫁给史天王,否则那个纵横四海威震天下的史天王,就要杀过来了,到时血流成河,老百姓都要遭灾了。”

    楚留香沉默片刻,“楚留香答应别人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何况我那位朋友漂泊江湖,和女儿分离十八年,万分想再见她一面。如若公主这一去,到了海上,恐怕史天王也不会再放她回来了吧,五天也根本不够赶到我朋友那里,再回来。难道此事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了么……”

    花姑妈补充道:“不错,而且史天王要的是一个公主,而不是一个漂泊江湖的落拓人地女儿。并且……并且我说句实话,若真如你所说,那么她的母亲也绝不会允许你知道这件事的,今日的事,我不会透露给她的,但也绝不能将公主交给你。”

    胡铁花忽然道:“也不是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杜先生将公主嫁给史天王,是为了换取史天王不上岸争财掠利,是无奈之举,若是你能杀了那个史天王,他就不能再威胁杜先生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似乎也只能这样了,我活了这么多年,怎么都在做一些貌似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胡铁花道:“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

    花姑妈也道:“不错,楚留香此生,从未败过。”

    只有段小庄嘀咕道:“这一次可说不定……”

    楚留香听到了,他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对的,但你说‘不定’,或许我还有机会,希望再小,我也愿意为了我的朋友拼一次。”

    段小庄动容道:“虽然我不看好你,但我支持你!”

    楚留香:“前面半句就不用说了……”
第六十四章
 楚留香很想长长的叹息一声,他就要出发,但段小庄还在赶自己的稿,“我要面对的,可是纵横七海的史天王,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么。”

    段小庄笔也不停头也不抬,“说什么,他有薛衣人牛逼么。”

    楚留香:“但薛衣人是抱着必死之心,他却不是,要抱着,也是抱着让我必死的心。”

    段小庄嗤笑:“你又不会死。”谁死主角都不会死。

    楚留香:“你不愿意陪我去,连告别的好话都不愿意说两句么?”

    段小庄冷冷的道:“不去,我去了也是送死,但我知道你不会死,又何必告别。”

    楚留香很急躁,虽然段小庄说他不会死,但他也是抱着起码重伤的心理准备出发的,段小庄现在的态度让他莫名的急躁,因为他得不到任何承诺,他深吸口气,“你是不是对我有所偏见,我觉得你一直不肯交出自己的真心,就算是面对薛衣人,你也没有拒绝和我一起面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你知道的,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死的。”

    段小庄把笔一摔,“给你妹的真心啊,告诉你啊,我这辈子,根本就不想娶老婆,连想都没有想过。”

    楚留香一愣,“那嫁呢。”

    段小庄:“……”

    段小庄怒气冲冲的白了他一眼,楚留香又莫名其妙了,他哪里知道,之前花姑妈说起成亲什么的,段小庄才猛然想起,在《楚留香传奇之新月传奇》中,楚留香会和樱子的主人石田齐左卫门见面,并说出一句话“我这辈子根本就不想娶老婆,连想都没有想过。”也就是刚才段小庄说的那句话。

    看吧,这个死流氓从来没有稳定下来的念头,谁要信他的甜言蜜语啊。

    况且后来,他还会在一艘船上见到自己各地的**,六个女孩子,都是和他度过一次难忘时光的女人。就是像琵琶公主、石绣云那样的女人,她们都和楚留香有过甜蜜的日子。

    段小庄觉得自己肯定不会想面对那群女人的,一个苏蓉蓉就害的他差点死了,何况是一群苏蓉蓉,虽然她们不一定每个都有苏蓉蓉那样的头脑和身手。

    但楚留香不是段小庄,他完全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他在苦恼,为什么段小庄突然这么坚定的表态了,“一辈子也不娶老婆”,难道他们要一起打一辈子光棍么?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这句话有点古怪,比如他想了一下,在遇到段小庄之前,这句话简直就是他的准则啊,处处留情,但是绝不成亲,不把自己栓死。

    这难道是报应?以前不想被栓死,现在想栓了,人家不愿意栓……

    不过不管楚留香怎么烦恼,在他出发之际,段小庄还是站到了他身边。

    楚留香很开心的道:“你决定了?”他这句话有双重含义,一是段小庄愿意跟他走,二是段小庄肯接受他。

    段小庄:“= =我想了一下,中年妇女太恐怖了。”那个杜先生啊,看到楚留香那一刻起就在发.骚,但是楚留香没理她,还被段小庄刺了两句,段小庄冲楚留香摆了一顿脸色,才想起自己留在这里估计比和楚留香一起走还不安全,于是厚着脸皮把说出去的话又吞下去,忝着脸跟上来了……

    楚留香无奈地道:“好吧,但是……你跟着我果真不会有危险?”

    段小庄瞪大眼:“你问我做什么啊!不是你说你死了也不会让我死么?你怎么这样啊,算了我还是回去吧。”

    楚留香:“……”

    楚留香拉住他,换了个问题,“那你说,我会不会有危险。”

    段小庄:“不会死的。”

    楚留香:“那就行了,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死。”

    段小庄张了张嘴,没说什么,然后低声嘟哝道:“穿过来光陪你刷Boss了……”

    只是这一次,是最没有把握的一次,他表现的很有信心,但实际上,他也不能保证结局如何。楚留香是主角,他不是。

    只是有时候,他也想当自己是主角,大胆一次。

    一个时辰后,段小庄盯着满脸鲜血崩溃道:“我擦!我是SB啊!”

    他卡住楚留香的脖子骂自己:“我胆小了一辈子,怎么偏偏这次傻大胆了啊,你为毛布劝我!我跟你来干什么啊!我SB啊我!这是不是就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楚留香:“……咳,你先松开我。”

    段小庄更加崩溃了,“那里有个死人啊!他居然切腹啊!血都飚到我脸上了你看到没有?”他一抹脸上的血,嗅到空气中的腥味,两眼一翻,想晕,然后杯具的发现没人砍他脖子一下他是晕不过去的,“我当了一辈子良民,怎么偏偏老让我遇到这种事!”

    他们本来是好好的坐着马车,突然就冒出了个忍者,要和楚留香打。好吧,打,但是打着打着他就输了,输完他就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他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一把长刀就切腹了。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刻钟,段小庄坐在车辕上还没回过神来就被溅了一脸血,立马崩溃。

    楚留香无语,“樱子你不也好好看着……”

    段小庄用力晃他,“樱子还没死透!而且她死相也很恐怖啊,薛穿心为什么那么残忍的杀了这鬼妹,随便虐一虐不就好了!”

    楚留香:“樱子不是被你气死的么……”

    “……”段小庄狂化,“才不是!是被薛穿心捅死的!”

    楚留香:“……好吧,那这么说来石观音、水母阴姬、薛笑人都死的不关你事。”

    段小庄:“……是的。”

    楚留香:“现在人已经死了,擦擦脸我们继续走不行么?”

    段小庄内牛满面:“好像也来不及回头了……靠,鬼子都是心理**啊。”

    楚留香:“我也觉得他们很奇怪……”

    段小庄纠正:“是**。”

    楚留香:“好吧**,视死如归没什么可说的,但他们这分明是病态了,只是决斗就要自杀。”

    段小庄也被引开了注意力,“我听说他们就是失职了也会自杀……总之就是一个**的国度啊。”

    楚留香叹道:“死亡,只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逃避了责任。”

    段小庄点头,指着车上和自己脸上的血迹,“所以你也不能逃避责任,快把血都擦干净。”

    楚留香:“……”

    他觉得,和段小庄说话,怎么也感性不下去啊……

    从树林中走出一个美人,她穿着印着樱花的和服,那张美丽的脸庞看起来温柔和顺,低眉敛目,宛如丹青描画,立在楚留香的马车前。

    她就站在那个忍者的尸体旁边,美貌的少女和狰狞的尸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轻轻抬起脸,“我叫樱子。”

    段小庄:“……”

    楚留香:“……”

    见鬼了!

    段小庄翻白眼:“坑爹呢!樱子早死了,不要跟我说你是鬼啊,你俩长得一点也不像。”

    这个“樱子”温柔的笑道:“有一个樱子,就能有两个樱子,她死了,还有我,我是来完成本属于她的任务的,二位不必在意我叫什么。”

    段小庄:“这么说,樱子根本不是单指一个人,是一种职务的代号么。”

    樱子:“可以这么理解。”

    段小庄:“这不是和007一样……不吉利啊!你小心点。”

    樱子笑道:“我估计我死得不会比你早。”

    段小庄:“你们樱子有一个共通点,嘴贱。”

    楚留香看着他:“………………”

    段小庄恼羞成怒:“看什么看!她不嘴贱么?!”

    楚留香:“那要看和谁比了……”

    段小庄:“……”

    楚留香瞄了一眼他的脸色,义正言辞的道:“和你比起来,她简直就应该下拔舌地狱!”

    樱子自顾自道:“我家主人请香帅船上一叙。”

    段小庄冷冷抢答:“不去。”

    樱子笑眯眯的道:“我请的是香帅。”

    楚留香道:“他说不去,那便不去了。”

    樱子眼中冒出奇异的光彩,腻声道:“那你要我怎么样才肯去呢。”

    段小庄:“死吧。”

    樱子:“……”

    她有些恼了,“我没有在问你,我问的是香帅。”

    段小庄看向楚留香。

    楚留香:“……死吧。”

    樱子:“…………”

    她深吸了口气,“我听说盗帅是个多情种子,没想到言过其实,真人如此不解风情。”

    段小庄笑嘻嘻的道:“他是个多情种子,却不想在你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播种。”

    樱子轻蔑挺了挺背,仿佛在显摆自己的身材,“贫瘠?”

    段小庄:“什么时候你能用胸把西瓜挤爆再来说自己不贫瘠吧。”

    “……”樱子皱眉,“原来楚留香喜欢这种女人?难道你不认为太大也不好么?”

    楚留香:“……其实,我更偏好没有胸。”

    樱子蹙眉:“奇怪的中原人口味。”

    楚留香:“不关姑娘的事,现在你可以让开道了吗。”

    这是一条窄窄的小径,樱子往那儿一站,楚留香也无避让之处了。

    樱子竟然走过来,坐在了他们的车上,就坐在段小庄旁边,“走吧。”

    楚留香摸鼻子,“姑娘,你这样让人很为难的。”

    樱子笑道:“为什么,我现在没有要求你们跟我走,我跟你们走也不行吗?”

    段小庄直勾勾的看着她。

    樱子被看得渗得慌,恼道:“你做什么?”

    段小庄一摊手:“车费。”

    樱子:“……”

    段小庄:“怎么,想坐霸王车啊?”

    她气急败坏的从身上摸了个钱袋,打开一看,全是一百两一百两的银票和一些珍珠,一点散碎银子也没有,她挑啊挑,似乎在苦恼哪个更便宜。

    段小庄懒得等,一把将整个钱袋拿过来。

    樱子:“你干什么?”

    段小庄:“抢钱。”

    樱子:“……你!”

    段小庄一手搭在楚留香身上,一副“有种你就动动我”的架势,“我我我,我什么我,抢你怎么了,这钱是以前那个樱子的吧,那天忘了顺走了,现在物归原主了。”

    樱子气得鼻子都要歪了,“这叫什么物归原主?”

    段小庄语重心长的道:“你们忍者难道没有学过什么叫弱肉强食吗?”

    樱子憋了半天,“我学了那么多年,也不知道自己会被一个废物抢劫,这才不叫弱肉强食。”

    段小庄:“那还被抢,就只能怪你傻逼了,比废物还不如。”

    樱子:“……”

    楚留香怜悯的看着她,“谁让你叫樱子呢,认便宜吧,有个叫胡铁花的更惨。”

    樱子:“……”

    她找到的……真的是盗帅无误?

    马车一路开到了海边,樱子道:“我家主人的船就那儿,香帅果真不去吗?”

    段小庄:“我有个问题,既然你主人的船就在我们的必经之途上,为什么还让你来请我们?等我们到了这儿再喊我们不就得了?”

    樱子语塞,“这……”

    段小庄:“这是派你来找羞辱的吧,你是有多不得宠啊。”

    “……”樱子脸涨得通红,“不是的,这只是一种礼貌。”

    段小庄:“呵呵。”

    内心:你个傻逼。

    那船上传来爽朗的笑声,一个老头声音有力的响起,带了异国口音,有些生硬,“樱子还年轻,不懂事,还忘二位见谅。我并没有派她去,她恐怕只是想看一看,举世无双的楚香帅是如何风姿。在下石田齐,久仰香帅大名了,可否上船一叙,喝壶美酒?”

    楚留香微笑着拒绝:“老先生客气,我很少拒绝别人请我喝酒的要求,但今日确实有要事在身,他日若有机会,一定不错过这壶酒。”

    石田齐沉默片刻,“不瞒香帅,我要和香帅谈的,是关于史天王的事。”

    楚留香微微挑眉,有些诧异,“史天王怎么了?”

    石田齐呵呵笑道:“香帅上船再说吧。”

    楚留香以眼神询问段小庄,段小庄断然摇头,“他想让你去杀玉剑公主,没什么好谈的。”

    樱子站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惊讶的看着段小庄,这件事除了石田齐本人,只有他的几个心腹手下知道,段小庄怎么会这么清楚。

    段小庄瞥见她的眼神,作独孤求败状道:“小姑娘,江湖太大,你不知道的高人还多着呢。”

    樱子这次不敢再放肆,警惕的看着他,倒退着走开,然后转身掠向石田齐的船。

    此时天色已渐晚,拒绝了石田齐后,他们在海边又走了一会,便看到远处驶来一艘大船,船上一个白衣人迎风装逼。

    楚留香注意到了那个人,他轻声道:“此人武功很高。”

    段小庄:“比你如何?”

    楚留香:“我不及他。”

    段小庄点头,“你真没用。”

    楚留香:“……”

    段小庄:“不要指望我安慰你啊,快点,我们上那艘船。”

    楚留香:“他是史天王的人?”

    段小庄:“反正要想找到史天王得上去。”他也不知道史天王在哪,史天王平时都在他的天王号船上,在大海中航行,行踪不定,只有跟着剧情走才有机会顺利看到他。

    楚留香便搂住他,捡了三片石子,提气一掠,同时射出手中的石子,在每一颗石子落到水面时,他的足尖便掐准了时间一般,在那石子上借力,如此反复三次,已到了那艘船上,计算之精巧,轻功之深厚,使得船上的人都忍不住露出赞赏的目光。

    楚留香本想和他说话的,但一到船上,本来漆黑的船一下子灯火都燃起,变得通亮,他也看清了船上的人,这一看清,顿时说不出话来。

    这船上,都是他的认识的人,女人,一船的女人。

    六个女人,分别是他在苏州认得的盼盼,在杭州认得的阿娇,在大同认得的金娘,在洛阳认得的楚青,在秦淮河认得的小玉,在莫愁湖认得的大乔。

    每一个,都美的各有千秋,每一个,他都熟悉无比,都曾经和他共度**。

    现在这些女人,也都一一个个盯着他。

    他的脸色一下变得复杂无比,窘迫到了极点,看着段小庄面无表情的脸,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段小庄不愿意跟来。

    这时,那个白衣人说话了,“我是白云生,‘楚人江南留香久,海上渐有白云生’,后面这句话说的就是我。”

    他继续道:“我知道楚留香想见一个人,但你也不知道那个人在哪里,我是特意带你去见他的。为了怕你旅途寂寞,我特意将你喜欢的姑娘都请了来。因为不知道你到底最喜欢谁,所以请了这么多位,当然,你若是想送哪一位走,尽可以说。”

    楚留香简直不敢去看她们的脸,每一个女人都死死的瞪着他,他不敢向前看,更不想向旁边看,因为旁边就是段小庄,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你知道我要找史天王?”

    白云生道:“不错……看来市一个都不用送走了?”

    楚留香:“……”

    他简直要把自己的鼻子摸掉了,楚留香不会伤女孩的心,但从苏蓉蓉开始,他就有了不断伤女孩子心地准备,可是这来得也太快了,还是一下子这么多个,让他有点无所适从。

    白云生道:“好吧,那你是否还有问题要问我?”

    段小庄冷冷道:“我有。”

    白云生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你?我还没问你是谁呢,好吧,你问吧。”

    段小庄觉得自己太讨厌这人了!装逼,还把这些女人都带来了。

    他面无表情的道:“你妈贵姓。”

    白云生:“……??”

    段小庄:“你不是叫白云生么,我想看看你妈是不是叫白云。”

    白云生的笑容凝固了:“…………”

    白云生的目光开始变得犀利起来,用一种要杀人的目光看着段小庄。

    段小庄更怒了,果断站到楚留香身后,“看什么看!你以为你很厉害吗?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然后顺手揪了一下楚留香的腰,“死渣攻!”有机会就虐死你!让你知道什么这世界上不止有渣攻贱受,还有渣攻渣受……

    楚留香不知道“渣攻”什么意思,但估摸着不是什么好话,他只知道段小庄下死手了,他不敢用内力扛,痛死了!

    白云生冷声道:“还真不知道。”

    段小庄:“不知道我你也该知道石观音水母阴姬李观鱼薛衣人薛笑人!告诉你,这些人全是我手下败将!你再看一下,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喂樱子!”

    楚留香:“……”

    白云生本呵斥一句“大言不惭”然后动手,听了他的话一愣,“樱子?”

    段小庄:“很多很多樱子,杀了一个又冒出一个那种樱子!”

    白云生哼道:“不知道是什么,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就是你,我照杀不误。”

    段小庄前所未有的冷静,他冰冷的道:“如果你想死在豹姬手里的话,尽管杀了我。”

    白云生失色道:“你知道什么?”

    段小庄嘿然冷笑,“我凭什么要告诉你。”

    白云生深深看他一眼,“在不知道你为何会知晓豹姬其人之前,我留你一命。”

    段小庄松了口气。

    白云生转身便要走。

    段小庄喊住他,“等等。”

    白云生顿足,回头。

    段小庄一字一句的道:“把这些女人都弄走!”

    白云生挑眉看向楚留香。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