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樱子:“中原武林果然卧虎藏龙,一个无名小卒也有如此高的眼力。”

    段小庄谦虚的道:“惭愧惭愧,天朝别的不多就是人才多。”

    樱子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可惜,你们太妄自尊大了,嘴上谦虚着,心里其实最看不起我们这些番邦小国了吧,其实你们不过是运气好,占据了这么一块富饶的土地,但它需要的,是强有力的主宰。”

    段小庄震精了,这妹子够敢想的啊,还是泥轰从小就给他们洗脑了,“你也够不谦虚的吧,怎么透着一种这地盘应该归你们的意思?”

    樱子抬起下巴,“若是我们国家的人口再多一些,诛华夏者,必是我们。”

    薛穿心冷笑道:“无知小民,纵是你们扶桑人口再多一倍,然后全都弄过来排成一条队,还不够围着我们的土地一圈呢,你们靠什么抵御外敌,嘴么?”

    段小庄:“靠女人吧,像樱子姑娘这样的,脱光了往边界线上一站,有廉耻一点的人就不敢前进了,伟大的扶桑女性啊!”

    樱子怨毒的盯着段小庄:“你敢再说一句?”

    段小庄:“把衣服穿上吧,你现在不在边境。说完啦。”

    樱子气得脸发红,也不像最开始那么自然了,“如果你在我的国家,你现在早就……”

    薛穿心打断她:“可惜,你现在所站的土地,是属于我们国家的。敢在这里大放厥词,就要做好死的准备。闲话少说,你希望怎么死。”

    樱子轻咬红唇,“薛穿肝,你又打算怎么死。”

    段小庄半天没反应过来在问自己,等薛穿心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他后,他才晃过神来是在喊他的新马甲,想了一下,犹豫的道:“要不……高兴死?”

    樱子:“……”

    段小庄小碎步退到墙角,“看这样子要爆SEED了,喂,你只有打过他才有和我对手的资格哦。”

    樱子死死盯着他片刻,知道不打赢薛穿心是动不了他的,才娇咤一声,揉声向薛穿心扑过去,看起来像在投怀送抱一样,薛穿心的反应也很热情,张开手迎接她。

    但在樱子投入他怀中那一刹那,他的手变掌为爪,死死卡在樱子肩膀上,同时,有十三枝只比绣花针大一些的银箭从他腰带上如同一篷银光般的疾射樱子。

    樱子的身体以一种诡异到一般在人类身上无法出现的姿势,扭曲的将自己的肩膀从薛穿心的控制下逃脱,一个后空翻,避开那一篷银箭。但她毕竟身法不够灵活,在两重杀招之下,第二次变招已经很吃力,虽然大部分躲过,却还是有三枝银箭毫不留情的扎在她腿上。

    樱子空翻落地后就地一滚,如同一只猫般的蹿向窗户,同时从一头青丝里扯出一个东西,对准了天上。

    正是这时,房梁上落下一个人,他的身形像落叶一样飘逸,下落的速度却比铁块还要迅疾,距离比较远,但和薛穿心几乎是同一时间挡在了樱子面前。

    薛穿心是抽出腰上缠着的软剑一剑格杀,剑尖深深刺入樱子的腹部,而那个人则仿佛和薛穿心有默契一般,一掌劈在已经拉动引环的信号烟火上,将那蓬还未爆射出去的烟火劈得粉碎。

    薛穿心收剑,血从樱子的腹部喷出来,溅了很远,她捂住那个致命的伤口,看得不是薛穿心,而是那个劈了她信号烟火的人,她的眼睛不敢置信的睁大,盯着他,又移向段小庄,她终于明白段小庄口中那第四个人是谁了。

    但她永远也不可能报仇了。

    薛穿心冷漠的归剑,目光投向了那个人,轻轻吐出三个字,“楚留香。”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是我。”

    薛穿心:“你也是为了箱子而来?”

    楚留香摇头,“我不知道你所说的箱子里有什么,我出现在这里只是凑巧,但现在我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了。”

    他们的目光同时移向了段小庄。

    段小庄:“……”

    楚留香:“过来吧,你身上受伤没?”

    段小庄白着脸,“呃……”

    薛穿心:“哼,一掌击在胸口,若是没有我的家传秘药,恐怕就要一命归西了。”

    楚留香蹙眉,“都怪我一时大意,没想到她竟然是……不然你也不会被她抓去,那一掌是她打的吗,过来让我看看怎么样了。”

    段小庄一动不动:“呃……”

    楚留香:“你怎么了?”

    薛穿心嗤笑:“若是有人害我被打,再让我过去,我也不过去了。”

    楚留香直视薛穿心,少见的脸上没有了笑意,“那确实是我的错,我很后悔,也很愿意向阁下道谢,多谢你救了他。但阁下也请不要再出言挑拨了,这是我们的事情,旁人还是不要插手好。”

    “我救了他,他的命就是我的,怎么算旁人。”薛穿心态度十分恶劣,他对着段小庄懒洋洋的道:“给你一呼吸的时间,过来。”

    段小庄眼角一抽,一溜烟的往他们那边跑去。

    楚留香脸上的表情变成了惊讶,知道段小庄被薛穿心救了,他很开心,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段小庄果然对他置之不理,反而对薛穿心言听计从,到底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下一刻,楚留香就明白了。

    段小庄跑到了他们这边,哭丧着脸道:“这还没死透呢,干啥叫我过来啊!”

    虽然一剑穿腹但没立刻挂掉正在满脸是血面目狰狞挠地板的樱子:“……”

    楚留香:“……”

    薛穿心:“……”

    楚留香:看来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也没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薛穿心不快的道:“动作怎么这么慢。”

    段小庄这几天被驯得条件反射了,下意识的认错:“我错了!”

    楚留香:“……!!”

    楚留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是面对薛衣人,段小庄的态度也没有这么诚恳!距离一句都不反驳的认错了!

    薛穿心很满意他的态度,抱着臂,仍是一脸邪气与轻佻并存,“在哪蹭的,脸都脏了,擦干净。”

    段小庄掏出手帕就要去擦。

    楚留香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段小庄了,要知道段小庄他就是感冒流鼻涕了也是拿别人的衣角擦的,口水都是擦石观音裙角上……

    段小庄手举到一般,忽然顿住了,看向楚留香。

    我擦!楚留香在这儿呢,哥为什么要听他的啊!

    在薛穿心淫威下老实了多日的段小庄终于看到了正牌靠山,于是很有骨气的半道变招,手举到头顶,一把将手帕丢在地上,然后又觉得脸上确实有点脏,便拽过楚留香的衣角在脸上一顿擦。

    薛穿心:“……”

    楚留香:“……”他说什么来着……

    那块手帕还是薛穿心的呢,他看着段小庄,脸色很恐怖,“你想死吗。”

    段小庄一抖,差点就抱头大喊“饶了我吧”了,看了一眼楚留香,又觉得自己是时候捡起骨气了!想了半天,掷地有声的道:“丫这表情太恐怖了,我给她盖上!”然后用脚蹭着那块手帕遮住奄奄一息的樱子的脸。

    他悲催的发现,就算靠山来了,他还是不敢对薛穿心放肆……

    薛穿心阴阴的道:“捡起来。”

    段小庄要哭了,“这对死者不尊重吧。”都给人家的东西了还拿回来……

    (樱子挠地:我还没死呢!)

    楚留香也向前一步,站在了段小庄旁边,“都脏了,何必再捡起来呢。”

    薛穿心冷声道:“就算脏了也要捡起来,洗干净。”

    楚留香微笑道:“何必呢,不过是一块手帕而已。”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块散发着淡淡郁金香香气的素白色手帕,递给了段小庄。

    段小庄刚要伸手去拿,薛穿心道:“不准拿。”

    段小庄的手顿住了,楚留香含笑看着他,但是眼中明摆写着:不接后果很严重。

    “……”我了个去!不过是一块手帕而已,至于么!段小庄愤怒的拿过手帕。

    薛穿心的目光瞬间像刀子一样扎在段小庄身上。

    段小庄一个激灵,干笑着道:“这……这……”他“这”了半天,终于想出办法,“我撕成两块,留一半,还给他一半怎么样?”这样两边都不得罪了!

    楚留香:“……”

    薛穿心:“……”这什么馊主意……!

    但他们随即发现,更馊的还在后面。

    段小庄揪着手帕,使出吃奶的力气:“咦——呀——嘿!……= =嗯?——嘿!……=口=?!”

    半晌。

    段小庄:“……= =撕不开。”

    薛穿心:“……”

    楚留香:“……”

    楚留香安慰他,“这是杭州锦绣局的手帕,坚韧无比,我也撕不开。”

    段小庄倍受打击,“本来就挺没用了,你这么一说更没用了……”

    薛穿心抱臂看他。

    段小庄默默蹲下来,把楚留香那块手帕也盖在樱子脸上,落寞的道:“那这块也给你好了。”

    楚留香、薛穿心、樱子:“………………”
六十三章

胡铁花在进到这个房间,看到段小庄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后悔了,特别是他发现这个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古怪,他一进来,楚留香、薛穿心和段小庄都齐刷刷的看向了他,看得他毛骨悚然。他学着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看起来,我不该进来的?”

    段小庄感激的看着他,“胡大侠,你来得正好啊!”

    胡铁花自语:“我可不这么觉得……”

    花姑妈也从窗外一扭身进来了,如同一条滑溜溜的蛇,她嘻嘻笑道:“看来这里还挺热闹的啊。”她那双眼滴溜溜看遍了房间每个角落,最后走了过来,一脚踩在樱子脸上,在洁白的手帕上印上了两个脚印,“怎么,还没死透?”

    樱子:“……”

    薛穿心、楚留香和段小庄一起直勾勾的看着花姑妈。

    花姑妈僵笑着移开脚,“这是……怎么了?”

    然后三个人的目光又移向了手帕。

    花姑妈忍不住后退几步,对胡铁花道:“听说东瀛是个诡异的地方,他们该不会中了这女人临死前下的什么咒术吧?”

    胡铁花悚然道:“不会吧?”

    段小庄心说花姑妈想象力够丰富的啊,难道这种咒术的名字叫做“大家一起来比较楚留香的手帕脚印多、薛穿心的手帕脚印多还是樱子的脸脚印多”吗?估摸着樱子是赢不了……

    楚留香摇摇头,“花姑妈,你明知道儿子很笨,为什么还要骗他呢。”

    胡铁花瞪着眼睛道:“你又骗我!”

    花姑妈笑道:“我知道你笨才要骗你,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不骗一骗我的乖宝宝怎么行呢。”

    薛穿心看着樱子良久,道:“外面有没有东洋人?”

    花姑妈这时才想起自己的职责一般,回想了一下,“应该没有吧。”

    薛穿心沉声道:“她手中有信号烟火,恐怕附近就有她的同党,虽然烟火被劈碎了,但也不知道她的同党什么时候会过来,更不知道那个箱子在哪里。”

    花姑妈道:“我看她还没死透,难道不能逼问一下吗?”

    楚留香道:“不可能的,东瀛人都不把自己的命当命,他们任务失败后,就算上级不说什么,也会用长刀切腹自杀,你要问,是绝对问不出来的。”

    花姑妈沉吟道:“这就难办了……”

    楚留香道:“你们到底要找什么箱子,那个箱子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花姑妈道:“当然重要了,简直是价值连城。”

    楚留香摸摸鼻子,“真让我心痒难耐了,想知道那里面究竟是什么。”

    就在一群人讨论的时候,段小庄已经转了一圈走到了床后面,那里有一块二尺宽的空地,放着一个樟木马桶,以及一口大箱子。

    他冲楚留香鄙夷的道:“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光说有什么用啊。”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段小庄一脚踩在箱子上,“过来看看是不是这个箱子。”

    花姑妈率先跳了过去,“你打开我看看。”

    其他三人也围了上来,等段小庄打开箱子。

    段小庄皱眉道:“如果里面真是花姑妈要找的人,那么她是在洗澡的时候被带出去的,你们觉得几个男人围在这儿看合适么?”

    众人面面相觑。

    不管是楚留香、薛穿心还是胡铁花,看过的女人的身体都不少了,本来都毫无顾忌的,但段小庄这么一说,他们也不大好意思了,纷纷咳嗽着散开。

    段小庄鄙视的看他们一眼,伸手去掀箱子。

    花姑妈拦住他的手,挑眉笑道:“诶,等等,你也是男人,你怎么不走开呢。”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楚留香和薛穿心同时揪住段小庄肩膀,把他拽开了。

    段小庄被倒拖开,手划脚刨,“擦,看一看怎么了!”

    楚留香语重心长的道:“不能看,看了会长针眼的。”

    段小庄唾弃道:“那你怎么还没瞎。”

    楚留香:“……”

    胡铁花看楚留香又被喷,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活该,老臭虫你也有今天。”

    段小庄转向他:“胡大侠还没瞎难道是因为眼睛比他大?”

    胡铁花:“……”

    楚留香:“活该。”

    胡铁花:“……”薛穿心微不可查的笑了一下。

    “笑什么……”段小庄脱口就要喷人,薛穿心淡淡地瞥他一眼,立马怂了,“真好笑啊,哈哈哈哈哈。”

    胡铁花咋舌:“还有比这更没骨气的么。”

    段小庄心说你要是再早来一点就能看到了……

    那边花姑妈也确定了那箱子中的就是玉剑公主,对薛穿心点点头,“昏迷着,就这样带回去吧。”

    楚留香:“那里面是什么人?”

    是你姘头……段小庄真想来一句,他没好气的白了楚留香一眼,“干你什么事。”

    楚留香莫名其妙,“我就是好奇而已啊……”

    段小庄:“好奇心杀死猫不知道吗?你这辈子体验得还不够啊?”

    楚留香颇有些自得的笑吟吟道:“所幸楚某顺利活到了现在。”

    段小庄:“前半辈子都在找shi,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

    楚留香:“……”

    胡铁花嘿嘿笑道:“找死没什么好得意的,但是一直在找死就是死不了就值得得意了。”

    段小庄直勾勾的看向他。

    胡铁花断然对楚留香道:“你看你这辈子都在做什么啊!无聊!”

    楚留香:“……”

    段小庄其实深以为然,楚留香这辈子真的就是在找死啊,没事找事的,而且这家伙武功好,却不是最高的,可和他对上,每次死的都是别人,祸害自己身边人的功力一流啊。

    想到这里,段小庄突然觉得把上段话里“楚留香”改成自己,“武功好却不是最高的”改成“不会武功”,就可以直接用来介绍自己了……

    难道说这才是楚留香看上他的原因?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的……

    在场的人恐怕只有花姑妈还保持正常了,她那纤细的胳膊一扳,单手就扛起了箱子,一边还一派轻松的道:“不知道香帅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楚留香指指段小庄:“找他,顺便帮一个朋友找女儿。”

    花姑妈嘻嘻笑道:“没想到香帅现在还干起了寻人的买卖,女儿,是找到后以身相许给你的那种吗?”

    楚留香苦笑摇头,“别说笑了,现在还没有一点眉目呢。”

    花姑妈一笑,走到了窗口,比划了一下,发现扛着箱子不太好上去,招呼道:“帮我抗一下。”

    走到她身后的刚好是段小庄,眼看那箱子压下来,惊恐状闪开,“干什么?”

    花姑妈:“怎么了?”

    段小庄:“开什么玩笑你让我抗吗?”

    花姑妈纳闷:“就抗……抱一下也行啊。”在这位女侠的世界里,估摸着也不存在段小庄这种人……她似乎完全忘记第一天见到段小庄时他展示的“沾衣十八跌”。

    段小庄用力摇头,“是女人就自己扛着跳出去!”

    花姑妈:“……”

    她鄙夷的看段小庄一眼,“你也算男人。”

    说罢还真的硬提真气,跳了出去。

    段小庄往窗外看了看,“就是有你这种女人才需要我这种男人存在好不好,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次元的人,何况我又不傻,我TM一般不走窗!”

    说罢他施施然走到门口,开门,出去。

    楚留香:“……”

    胡铁花:“……”

    薛穿心:“……”

    外面的花姑妈也囧了:“……”

    胡铁花:“那……我们现在是走门还是走窗?”

    楚留香沉吟片刻,迈步向门走去,“我想了一下,我是武林高手,但不是傻逼。”

    胡铁花琢磨了一下,“不错,我也不是。”跟着走出去。

    薛穿心也悠悠的走了出去,“我也不是。”

    花姑妈:“……………………”

    路上,楚留香向段小庄打听他被兰花先生绑走后的具体事情。

    段小庄问他:“你是不是知道兰花先生是谁了?”

    楚留香神情有些复杂的道:“猜到了,开始我很不愿意相信,蓉儿竟然就是兰花先生。但她真的是。对不起,她太了解我了,才能如此轻易的把你带走,幸好你没事。”

    说到没事,段小庄一下子就冷汗直冒,他想起自己还欠薛穿心十万两……

    楚留香看他神情有异,“怎么了?是伤还没痊愈吗?”

    段小庄捂住胸口苦逼道:“真蛋疼……”

    楚留香:“蛋……??”

    段小庄:“= =错了,心疼……”

    楚留香:“难道真的是掌伤还未好?我输真气给你。”

    薛穿心冷笑道:“我家传的秘药效果再好不过,他的掌伤不可能还导致心疼,我看,是心疼银子吧。”

    段小庄看薛穿心毫不留情的掀开真相,忙握着楚留香的手情真意切的道:“你我同富贵,共生死!”

    “……”楚留香:“到底怎么回事?”

    段小庄:“先问一下,你有钱吗?”

    楚留香道:“之前红袖才给我算过,刚好都用完了。”

    “……”段小庄快飙泪了,“赶紧去偷啊!”

    楚留香:“……”

    段小庄看着冷笑不语的薛穿心,“怎么办……”

    薛穿心懒懒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没钱拿命抵。”

    段小庄:“……=口=开玩笑吧?”

    薛穿心:“我从不开玩笑。”

    楚留香:“到底怎么回事,我糊涂了,你欠他钱?多少?”

    段小庄:“十万两……”

    楚留香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

    薛穿心:“当然多,这是买命钱,我救他,你给钱,有问题吗。”

    段小庄羞愧捂脸,还真有问题,被救的是他,给钱的是楚留香……幸好楚留香是楚留香,要是别人被当冤大头,估摸着早就拂袖而去了。十万两,他要不吃不喝写N年才能还上啊……

    果然,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我现在暂时拿不出那么多银子,能否宽限些时日。”

    薛穿心干脆的道:“可以,但他的命,先由我保管。什么时候你有钱了,再来要人。”

    楚留香当然不会同意,他二话不说,就借钱了……

    花姑妈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喊:“什么?!我?为什么向我借钱啊。”

    楚留香答道:“你看胡铁花像是有钱的样子么。”

    胡铁花:我难道长了张穷人脸?

    花姑妈跳出一丈远,“我没钱!”

    楚留香:“花姑妈,我知道你有钱。”

    花姑妈柳眉倒竖,又跳了回来,“我哪里有钱了,我的钱就那么一点点,都是压箱底的嫁妆,难道要我把嫁妆借给你么。”

    楚留香:“双倍奉还。”

    花姑妈表情一下子变了,“香帅一言九鼎,我再相信不过了。”说罢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抛给楚留香,“看,够不够。”

    楚留香数了数,刚好十万两,转手就递给薛穿心,“银货两讫。”

    段小庄一点也在意自己被形容成“货”,眼冒金光的看着花姑妈:“花……花美人,没想到你这么有钱,随手就拿出十万两。”

    花姑妈鄙视的道:“有也不会给你的。”

    段小庄嘿嘿笑道:“不要这样嘛,你不是胡铁花的‘妈’么,不如也认我做儿子吧,认了你就是石观音的姐妹、薛衣人的妈了哦。”

    花姑妈:“……”

    楚留香默默道:“还是我丈母娘了……”

    花姑妈:“…………”

    楚留香的声音虽小,花姑妈还是挺清楚了,但是一时竟没反应过来,片刻才悚然道:“你和胡铁花……”

    楚留香:“……”

    胡铁花:“……”

    胡铁花无比想喊一句:到底又有我什么事儿了啊!

    只有段小庄捂着肚子无声的大笑。

    花姑妈真的一时没想到楚留香指的是段小庄,毕竟楚留香和胡铁花那是竹马竹马一起长大的伙伴了,胡铁花甚至和她说过,他有些喜欢她,就是因为她挺像楚留香的。

    片刻后,看了看楚留香的神情,明白过来了,“这不会是真的吧,我感觉我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楚留香意味深长的看了薛穿心一眼,“倒也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事,还是要多谢花姑妈解囊相助了。”

    花姑妈忽然嘿嘿笑道:“不客气,不过,这样的话,我还是很高兴认下这个儿子的。乖儿子,娘以后就靠你送终了。”

    段小庄也毫不吃亏的道:“我都到成亲的年纪了,娘快给我准备一下聘礼吧,那十万两不如不用还了?”

    花姑妈:“……”

    胡铁花幽幽道:“是嫁妆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