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满眼不相信,“是啊是啊,就像你和胡大侠也没有基情。”

    楚留香:“……为什么你老喜欢把我和胡铁花联系在一起?”

    段小庄:“因为‘蝶雁为双翼,花香满人间’……”

    “……”楚留香:“那还有个姬冰雁呢?”

    段小庄义正言辞:“我怎么能说我老板的坏话!”

    楚留香:“……”

    段小庄已经穿好衣服了,瞄了眼窗外,“好了,你出去吧,你誓死护我周全!”

    楚留香:“……”

    他摸了下鼻子,忍不住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人……

    楚留香打开门,苏蓉蓉背对他站在雪地中,一身白衣仿佛要与这天地融为一体,宋甜儿已经不在外面了,应该是被她赶走了。

    楚留香轻轻走到了她身边,苏蓉蓉轻声道:“楚大哥,我们聊一聊吧。”

    她已经至少五年没有叫过楚留香楚大哥了,自从她明白自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就再也不愿意只当一个受他宠爱的小女孩了。楚留香显然也由这声称呼想起了当年那个小丫头,不由有些怀念,点点头,“往那里去吧。”

    两人并肩而行,竟只在雪地上留下了一行脚印。

    段小庄披着被子站在门边,“我靠,踏雪无痕啊,炫耀党什么的最讨厌了。”

    他们走到小巷的深处,苏蓉蓉低着头,虽是她提出要谈一谈,此时她却一声不吭,只盯着自己那双簇新的月白色绣花鞋,仿佛上面有什么珍宝一样。

    楚留香缓声道:“蓉儿,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苏蓉蓉头也不抬,“从我十岁那年见到你,十二岁和你生活在一起,到现在,我们相识整整十年了。”

    楚留香:“我知道,你一直是聪明的。”

    苏蓉蓉的身体抖了一下,抬起头来,她的眼眶竟然红了,单薄的肩膀在发抖,看起来可怜极了,每个男人看到这样的情景,都会忍不住要去安抚她的。

    但显然楚留香不在此列,他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也是个有原则的男人。如果在以前,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抱住苏蓉蓉,安慰她。但现在他只是站在那儿,说:“蓉儿,不要哭。”

    苏蓉蓉仰起头,“我没有哭,我只想问你,为什么,他真的那么好吗。”

    楚留香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就算苏蓉蓉再聪明,她问出的话也和别的女人在同等情况下问的一模一样,他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个无法回答的问题,至少现在我无法回答,你知道的,爱情是个奇妙的东西。”

    苏蓉蓉当然知道,要不然她也不会喜欢上楚留香了,要是让她说,她也无法具体说出自己到底喜欢这个花心人什么的,她发白的嘴唇颤抖着,“我十三岁那年,你说,你会等我长大。”

    楚留香愣了。

    苏蓉蓉看见了他的神情,顿时明白了,哑声道:“我现在知道了,你只是敷衍我对不对?你甚至不记得自己说过那句话了,我就知道,没有人会把一个小女孩的话放在心上。”

    楚留香没想到苏蓉蓉从十三岁那年就对他芳心暗许了,而且他是真的不记得自己当年这样安慰过一个小丫头了,他沉声道:“蓉儿……”

    苏蓉蓉截住了他的话,“我们十年的感情,真的不如……不如他与你的短短相处吗?我甚至愿意忍受你所有的**。”

    楚留香沉默了很久,才回答:“蓉儿,这种事和时间没有关系的,而且真正的爱,也不像你说的那样,而是无法容忍他人插足的。”一个男人,如果不愿意为你斩断所有纠缠,只能说明他不够爱你。

    苏蓉蓉后退了两步,“是啊,一年我没有机会,十年就更没有机会了,我为什么现在才想明白这一点呢。”无论楚留香又和哪个女人纠缠不清了,她也没有产生过现在这种绝望感,因为这第一次,楚留香对她的态度疏离至此。

    楚留香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苏蓉蓉冷笑道:“我也从来没有想到,楚留香有一天会为了一个男人停下自己的脚步,就算来红袖来评比,我相信这也是十年来武林中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楚留香眼中有些怜惜,“蓉儿,你能原谅我吗?”

    苏蓉蓉又低下了头,“楚大哥,我为什么要原谅你呢,你从来就没有给过我什么许诺啊。”

    楚留香今天第二次听到了这句楚大哥,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和苏蓉蓉之间有什么东西已经被完全斩断了,恐怕这也是他人生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这样绝情。

    他在心底想,这是第一次,以后应当还会有很多次吧。

    苏蓉蓉再次出现在段小庄面前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她初次出现时的美丽,脸上没有一丝泪痕,只是眼底多了一片雪一般的冰冷。她甚至像宋甜儿一样活泼的跳进了门槛,把宋甜儿和李红袖叫来一起到段小庄的屋子里吃酒。

    楚留香有些尴尬,他知道苏蓉蓉在掩饰自己的痛苦。

    苏蓉蓉已经端起了一杯酒,向他敬酒,“楚大哥,明天就是除夕了,我打算去我一个朋友那里,这里就先敬你了,祝你新年快乐。”

    楚留香皱紧了眉,却什么也没说,苏蓉蓉哪来的在京城的朋友,但他更不能残忍的让苏蓉蓉留下来,他终究还是楚留香,他拿起一杯酒,饮尽,“也敬你。”

    李红袖瞪大了美眸,挤了挤宋甜儿,低声道:“这是怎么回事,蓉蓉怎么了。”要知道,楚留香有多久没听到“楚大哥”这个称呼,她们也就有多久没听到了,更别说苏蓉蓉对楚留香这样客套的态度。

    宋甜儿隐隐觉得和自己先前看见的那一幕有关,却不确定,也不好说,只能含糊的道:“我也不知道。”

    但是她们两个和楚留香一样,都知道苏蓉蓉在京城根本什么朋友也没有,宋甜儿抱住了苏蓉蓉的胳膊,“这样的话,我和红袖也去好了,和你一起去混年夜饭吃。”

    李红袖很机敏的笑道:“对啊,我们也去,没有蓉蓉,某人就只好自己下厨了,活该。”

    确实是活该,楚留香知道有李红袖和宋甜儿跟着就放心很多,这世上还没有多少人能够伤害她们呢,他也面色如常和李红袖说笑,“你走了吃不到我做的菜才是吃亏呢。”

    苏蓉蓉勉强笑了笑,“那我现在可就得去收拾东西了,你们吃着吧。”

    她走了,李红袖和宋甜儿怎么会让她一个人,也跟了过去,这间房顿时又只剩段小庄和楚留香了。

    段小庄冲楚留香一竖拇指,“高啊,这样居然都没把你脸挠花。”

    楚留香坐了下来,“蓉儿又不是泼妇。”

    段小庄摇头,“你不懂,再漂亮再文静的女孩发起疯,都比花金弓还要花金弓,比薛红红还要薛红红。”他对那两个女人是有阴影了,一想起来背心还要隐隐作痛。而且他总觉得苏蓉蓉也太平静了,就算是伪装,总不可能一点不甘都没有吧,真的让楚留香三言两语就死了暗恋十年的少女心么?古龙笔下的女人不应该这么简单啊,受伤的女人就更不能用常理推断,用她平常的表现来看待了,段小庄有种强烈的一定还会发生什么的预感。

    楚留香笑道:“是吗,可是蓉儿还祝福了我们呢。”

    段小庄满脸不相信,“她没给我来个剧毒光环就算好的了吧。”

    楚留香大概听懂了他的意思,一本正经的道:“怎么会呢,她还说你要好好照顾我,三从四德,相夫教子……”

    段小庄漠然道:“相夫教子?让胡铁花给你生去吧。”

    楚留香又被噎了,“你真的,非要老提花疯子吗?这样真的很破坏气氛。”

    段小庄一翻白眼,“破坏什么气氛,我说过我是基佬吗,给香帅跪下了,不要太自作多情哦。”

    楚留香手指在桌面上扣了几下,忽然扑了过来,这回他很小心的选择地方,把段小庄扑在他那张不大却铺的很软很暖的床上,笑吟吟的道:“是吗,可是上次在松江府你喝醉之后,你说过我们会生一个女儿呢。”

    段小庄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也不去挣扎了,“女、女儿?哈哈哈哈哈,你以为这是男男生子文吗?我就是再醉,也不会说这种话吧,还生个女儿,难道是生个西门无恨么哈哈哈哈哈哈……”

    楚留香纳闷道:“你记得啊?”

    段小庄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啊?”

    楚留香正色道:“我一直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现在你清醒时也这样说了,看来是真的?世间竟有如此奇妙之事。”

    段小庄干巴巴的道:“我到底说了什么啊?”

    楚留香:“上回你喝醉了说我会和西门吹雪生个女儿,叫西门无恨,西门吹雪不就是你吗?”

    段小庄:“………………”

    楚留香温柔如水的看着他,“我们来生个女儿吧,就叫无恨。”

    段小庄:“……………………”

第五十九章
除夕之夜。

    楚留香系着围裙,满手面粉,“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忙活?”

    段小庄端坐在床上,一边赶明天要交的新春特别番外,一边嗤笑道:“不是你要吃饺子的么,你不忙谁忙,再说了,我又不是掌法独步天下的楚香帅。”

    楚留香看了看自己那双击败过无数武林高手的手掌,摇头叹气,“再独步天下,也只能用来给你包饺子吃。”

    楚留香是个练武的天才,老天没有让他也成为厨艺上的天才,但做饺子他似乎还挺在行。也可能是他的掌法确实独步天下,对力道的掌握刚刚好,灵巧的手指一捏就是一个饺子。

    段小庄夸他:“不错,捏的很好。”

    楚留香笑道:“我和胡铁花、姬冰雁都生在北国,小时候过年,我们就经常跑到厨房里偷偷用面粉捏些东西。冰天雪地,把那些奇形怪状,都看不出是饺子的饺子下到锅里,捞出来吃掉,即温暖又好吃。”

    段小庄忽然想到一件事,有关楚留香的身世,古龙在原著里只略微提过一些,没有明确的说出来,楚留香和他两位好友的师承身世在武林中向来是个谜,他忍不住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铁血大旗门的弟子?”

    楚留香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旋即掩去,“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连这也知道,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呢。”

    段小庄嘿嘿笑道:“这个也可以推断出来的,铁血大旗门的弟子都要在北国的冰天雪地里磨练出坚定的意志,行走江湖时必须行侠仗义,你的武功路数又与夜帝相似……咳,其实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啊,至少你的身世我就不知道,比如你到底姓什么,叫什么。”

    楚留香轻笑,仿佛在回忆什么,半晌才道:“我确实是铁血大旗门弟子,却并不是夜帝的弟子,但与他可说渊源深厚,你算是猜对了一半。我的真实姓名……楚留香这个名字从我初出江湖就跟着我了,真实姓名反而都要记不住了呢。”

    他这么一说段小庄就心中有**分把握他是谁的弟子了,“我知道了,看来你也是名门之后呀。”

    楚留香眼带笑意,“看来你确实知道了,我也不多说了,我单名一个……”他沾了些面粉,在桌上写了一个字,“已经很久很久没人叫过这个名字了啊。”

    段小庄扫了一眼,“那胡铁花呢,我说你们起名字的时候还真是商量好的啊,嘿嘿,一只花蝴蝶,四处留香。”

    楚留香道:“他叫什么,你还是问他吧,我倒想看看你怎样逼问出来。”

    段小庄笑嘻嘻的道:“不外乎就是云彩啊云朵啊,看你们的假名都这么娘们儿就知道了。”

    楚留香也笑了起来,实际上他今夜笑就没有停过,“小胡和小姬的化名确实有些像女人,但我的可不像吧。而且,说到这个,你的笔名难道就不像女人了吗?”

    段小庄挑眉,“凤为雄,凰为雌,哪里娘了。”

    楚留香但笑不语。

    饺子下好后楚留香盛了两碗,递给段小庄,“里面有一个饺子中包了一枚铜板,吃到的人新的一年会有好运。”

    段小庄一边夹起一口放在嘴里,一边说:“没想到你这么封建迷信,还信这个啊。”

    楚留香却正色道:“我相信冥冥中自有天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段小庄刚想嘲笑一下他,猛然想到自己不就魂穿了,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神秘的力量,他怎么会倒这里来呢。这么想着,段小庄盯着那碗里的饺子许多,才道:“你说,我要是真吃到那个铜板,新的一年我会不会穿回去啊?”

    楚留香:“穿回去?”

    段小庄点头,“就是回我家乡。”

    楚留香沉默片刻,“这是第多少次了,我一直没问,但……你的家乡到底是哪里,你不是京城人士吗?”

    段小庄不想骗他,但实在不知道怎么解释,难道说“你是一本书里的人,我是现实世界穿过来的”?他想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说我确实不是京城人士,我来自一个很神奇的地方,现在回不去了。”

    楚留香:“类似神仙下凡?”

    段小庄一笑,“其实也差不多吧,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重回天庭’呢。”

    楚留香:“不能。”

    段小庄:“为什么?”

    楚留香露出一个略带邪气的笑容,“你要是神仙,应该是因为嘴贱才被贬下天庭吧,没有受尽苦难怎么能回去呢,我看啊,你的惩罚肯定是被我压一辈子。”

    段小庄:“……呸。”

    楚留香一口咬下一个饺子,然后吐出嘴里的铜钱,“嗯,你看,老天都不让你回去。”

    “……”段小庄:“我擦!做了记号吧!肯定吧!还说什么喜欢我,你真喜欢我就应该偷偷把有铜钱的饺子放到我碗里啊!”

    楚留香:“……”

    段小庄哀嚎:“万一吃了这个饺子真的能回去怎么办?”

    “没关系,”楚留香捏住他的下巴,吻了上去,含糊的道:“我还没吃完呢,来,偷偷给你。”

    段小庄被迫咽了一半,然后使劲推开他,“哇”一声吐了……

    楚留香:“……”

    段小庄扶着桌子斟茶漱口,“你TM也太不讲卫生了吧,还盗帅呢。”

    楚留香:“……”

    楚留香扶着额,“应该是你也太没……”

    段小庄:“我怎么了,万一你有病传染给我怎么办啊,我才不要死的莫名其妙啊……”

    还未说完,楚留香终于忍不住了,捂住他的嘴扔到床上,直接点了哑穴和麻穴,低声叹道:“若是再让你说下去,我今晚应该就没兴致做些什么了。”

    段小庄:“唔唔唔唔!”你TM想做什么喂!

    楚留香手指一勾,不知道如何动作,段小庄的衣衫就尽数被他褪去,在段小庄愤怒的眼神下握住他的黄瓜,便看到段小庄愤怒的眼神软化下来,慢慢变成了享受。

    楚留香手上的功夫太好了,段小庄本来想用眼神谴责他,但许久没有发泄过的小黄瓜实在不争气,在他手中精神奕奕,不多时就吐出浊液。

    楚留香的手心全是浓稠的液体,他看着段小庄过河拆桥的继续瞪他,便微微一笑,把精.液都抹他脸上。

    段小庄被糊了一脸自己的□:“…………”

    楚留香不怀好意的道:“吃不吃?”

    段小庄:“………………”

    楚留香不紧不慢的松开腰带,露出黄瓜,正对着段小庄,很流氓的的道:“陛下,或者你想吃这个?”

    段小庄:“……”

    段小庄说不了话,只能在心底破口大骂楚留香这个大流氓,死基佬,看着那又大又粗的黄瓜,头皮发麻,我了个去,这玩意儿插进去还不菊花残啊。

    当然了,楚留香没有这么做,反而是俯□,含住了他的黄瓜。

    刚泄过的黄瓜格外敏感,被紧致温腻的口腔包裹住,一下子又精神抖擞,昂起首来了。

    要不是身体不能动,段小庄简直要爽的弓身了!

    楚留香十分卖力的伺候着段小庄,舌头灵活的在顶端挑逗,舌尖抵进小孔,带起触电般的快.感,舔去渗出的透明液体。时而又含的非常深,细嫩的喉口因为收缩而挤压着黄瓜顶部,唇舌摩擦着柱身,比丝绸还要滑,一片温暖湿热,简直就把人的灵魂都吸出来。

    段小庄只剩下吸气的份了……

    楚留香从来没有用嘴给同性做过,本来想象中是恶心的事,现在做来却没有半分不适,看着段小庄在他口中失去控制,爽的不能自己的样子,竟然令他有种异样的快感,黄瓜一下硬的不得了。

    最后一刻,就在黄瓜抖动着要射时,楚留香紧紧按住了小孔,并指解开段小庄穴道。

    段小庄有些茫然的低眼看他,因为在高.潮前一刻被突然叫停而万分不快。

    楚留香轻声道:“还要继续吗?”

    段小庄用脚心蹭着他的黄瓜,恶狠狠的道:“现在还来问个P啊,要,怎么不要!”

    楚留香抽了口气,拽住他的腿,满含情.色意味的抚摸,按在了自己身下。

    段小庄也很配合的用因为鲜少行走而细嫩的足部在他黄瓜上磨蹭,脚趾抵在囊袋上,轻轻的揉动,软滑温腻的足心因为脚绷直了,形成一个微微的弧度,轻柔的在黄瓜上蹭动,但因为不着力,不管是什么动作,力道都轻飘飘的,却反而让楚留香欲罢不能,像被猫爪子挠着一样,心头欲.火直烧,一种想要紧紧拥住什么般的冲动在他血液中沸腾着。

    楚留香抬起他一条腿,盘在自己腰上,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软膏抹在他菊花口。

    冰凉的触感一下子让段小庄有些清醒,就要往回缩。

    楚留香摁住他,暂停下后面的动作,握住他的黄瓜撸动起来,有一些薄茧的修长手指优雅漂亮,却做着无比色.情的动作,巨大的反差看在段小庄眼中,眼睛居然有些发红,呼吸也更加急促,倒不知道多少是因为眼前的情景,多少是因为那无比的快.感。

    黄瓜本来就快射了,只是被楚留香突然卡住,现在又在手指的服侍下,很快就要达到高峰。黄瓜微微抖了一下,白色液体从小孔中喷洒而出,带起灭顶的快意,几乎要把脑子冲得失去思考能力了。

    就在这一霎,楚留香的手指也借着早就抹在菊花上的软膏的润滑,一举探进了紧致的甬道,因为前面的高.潮,极度的快.感让楚留香这一动作十分顺利的完成了。

    待到段小庄回过神来,他的第二根手指都已经蓄势待发了。

    段小庄忍不住骂了句:“我擦。”

    楚留香含住他的唇瓣,并不把舌头伸进去,只是温存的舔着唇瓣,一直舔到红肿起来,声音微哑,低声道:“不要骂人。”

    段小庄的脸诡异的红了,不得不说楚留香的声音……很性.感,低沉磁性,因为压抑情.欲,更是有些沙哑,他只好忿忿的小声嘟囔了什么。

    楚留香轻笑,顺着唇角一路问到耳边,含住耳垂轻咬,再绵绵密密的吻到胸口,极富技巧的挑逗那两颗浅色的乳.首。与此同时,第二根手指也缓缓刺进了甬道中。

    下.身异样的进入感和上身的快.感混杂在一起,奇怪却不难受,让段小庄莫名的胡思乱想起来,据说爆菊是很痛很痛的,第一次他是中了春.药,这一次可没有,怎么也没感觉非常痛呢,真奇怪啊……难不成是因为他天生有当基佬的潜质?

    想到这里,段小庄满脸黑线。

    楚留香看他神情就知道他肯定在想些奇怪的东西了,两指在甬道中微屈,探索着内.壁,“不要乱想奇怪的事……”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奇怪的东西啊……段小庄毫无边际的想着,仰起头,微微喘.息,感受手指在身体内的动作,竟然不是很讨厌排斥。

    擦,真的基佬了……

    当三根手指也能轻易含进去后,楚留香才抽出手指,将早就蓄势待发的黄瓜抵在入口,“难受吗?”

    段小庄掩住眼睛,摇头。

    楚留香这才挺身,黄瓜一下子进去了一半,段小庄低呼了一声,“有点……有点痛。”

    楚留香低头吻他的眼睛,手指在腰上流连,安抚他因为痛有点萎靡的黄瓜,“没事的……”

    段小庄掐住他的腰,“太奇怪了,我居然在除夕夜和你做这种事,我好像没有答应你吧……”

    “那就答应吧。”楚留香笑着挺身,缓缓的完全进入,感受着温暖的内.壁,“你就是个受不了**的人,还不从了我。”

    段小庄总觉得身体里含了个东西总是有些异样,特别是在那种地方,他别扭的动了□体,“再说吧,你先伺候好爷。”

    楚留香抽出一点黄瓜,猛然用力一个冲刺,让段小庄脱口喊了一声,不怀好意的道:“这样伺候吗?”

    面对**,段小庄淡定的道:“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再用力点。”

    楚留香:“……”

    【拉一半灯,后面不会写了!(不负责任的某桃抱头滚

    作者有话要说:嘘——姑娘们要低调,肉什么的不要喊,非常时期被锁就坏事儿了QAQ

 第六十章
段小庄早就猜测过这个世界可能存在自动校正的功能,就是他怎么改变剧情,但剧情总会接着往下走,拐个弯又回到正道,能改变的是旁枝末节,总线改变不了。但他没想到,这次剧情却和他开了个大玩笑。

    他被兰花先生带走了。

    这是距离除夕之夜十五天后的元宵,一点淡香,段小庄便悄无声息的晕过去,行来时,就面对着兰花先生了。

    兰花先生是谁?兰花先生是在《楚留香传奇之午夜兰花》中的BOSS,也是一个身份神秘的人。楚留香身上总带着郁金香香气,兰花先生身上带的却是兰花香。《午夜兰花》中,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兰花先生的真实身份,但他们都不会说出来,兰花先生到底是谁,是江湖四大疑案之一。现在不要说《蝙蝠侠》,《新月传奇》的剧情都还没开始,所以兰花先生的身份,连那少数几个人都不知道。

    原著中兰花先生组织了一次飞蛾行动,要杀死楚留香,但很矛盾的是,兰花先生这样恨楚留香,却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包括自己。

    后人猜测,这位兰花先生就是楚留香身边的苏蓉蓉,她精通医毒易容,其实武功也深不可测,在江湖中,除了水母阴姬、石观音等几人,就数她了,或许只略逊于张洁洁。

    也正因为兰花先生是苏蓉蓉,那知道真相的几个人,才隐瞒了这桩疑案的真相,不愿意让世人知道,温柔美丽的苏蓉蓉,就是那个兰花先生。

    可是,苏蓉蓉怎么会对楚留香因爱生恨,从而要组织飞蛾行动去杀他呢?无缘无故,为什么突然就爱得生恨了呢?

    这个令很多人想不通的问题现在有答案了,因为段小庄。一个女人的爱人被别人抢走了,她怎么能不因爱生恨呢。

    这就是段小庄觉得自己被剧情耍了的缘故,一直以来他认为自己是局外人,不属于这个世界,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就是剧情的一部分。

    他不再是局外人。

    或许早就不是了。

    兰花先生穿着柔软的长袍,脸上笼着冰蚕丝面具,她还未曾开口,只是那股兰花香气,让段小庄瞬间明白了真相。

    她还以为自己的身份不明着,她开口了,声音显然经过药物改变,嘶哑低沉起来,“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抓你?”

    段小庄:“你想杀我。”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