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刚想直接否认,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几乎是下意识的,段小庄身上就起了鸡皮疙瘩,汗毛都立了起来,基本上敲他家门的,比如秦老板和不药,都没带来过什么好消息……

    “有人吗?”一个温婉的女声从外面传来。

    楚留香诧异道:“蓉蓉?”

    段小庄也愣了,问道:“苏蓉蓉?”

    楚留香点头,“听声音是的,她怎么会来这里。”

    “肯定是找你的呗。”段小庄嘟哝了一句,有点不舒服,一时也说不上是羡慕嫉妒恨还是其他的……

    段小庄忽然觉得自己会不会担心太多了,虽然他看出来楚留香没在开玩笑,但古龙笔下的楚留香是个风流浪子,和他有过交集的美女无数,却没有一个人能留下他的心。唯一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就是苏蓉蓉、李红袖和宋甜儿,连最后给他生了一个女儿的张洁洁,也没能和他厮守。

    楚留香不会为了任何女人停留,难道就会为了男人停留?要么楚留香是内力岔道走火入魔了,要么,就是没搅过基,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是这样吧,应该是这样吧?

    段小庄安慰自己,再说就算要搞基咱也不能找楚留香这样的,得找无花那样长得像娘们的或者张承嗣那样内心柔软的小受受,然后攻之……

    楚留香看他神色不定,站起来,掸了掸衣衫,微笑道:“要搞基的话,考虑我吧,你总不至于去找张承嗣?我去开门了。”

    段小庄脱口而出:“那胡铁花怎么办。”

    楚留香:“………………”

    段小庄:“…………”他真的是想都没想就脱口出来了!

    楚留香缓缓道:“如果这样说,你岂不是还要担心无花?”

    段小庄:“……………………”

    楚留香微笑,“我觉得和你相处的久了,我也不至于经常沉默了。”

    段小庄:“……”

    对啊,现在换哥沉默了……

    楚留香将门打开后,外面竟不止苏蓉蓉一人,李红袖和宋甜儿皆到了,宋甜儿看见他,立刻蹦上来抱着他的胳膊,用带着粤语口音的官话道:“你这个大坏蛋,没有事情竟然也不回来陪我们。”

    楚留香回头看了看段小庄,他正坐在床上,看不出是喜是怒,“我也没想到你们竟然来了。”

    宋甜儿撅起了嘴,“难道我们不能来吗。”

    楚留香摸鼻子,“怎么会呢,只是我现在也是寄人篱下,实在不知道怎么招待你们了。”

    苏蓉蓉轻笑,“不用担心,我们已经盘下邻近一间民居,你也可以过来住,房间很够。”段小庄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苏蓉蓉好像微不可查的看了他一眼,这让他很不开心,女人是种可爱的生物,但多疑的女人,就绝不可爱了。

    楚留香笑着道:“那倒不用了,我住在这里就行了。只是,三位大小姐能否告诉我,你们今年怎么忽然间就想着出来和我一起过年了。”

    三个女人互相看了看,最后李红袖用力拧了拧他,“你居然不记得了。”

    楚留香一脸茫然。

    李红袖博闻强记,她道:“三月初七,你和蓉蓉说,如果过年时没有事,就在船上陪我们过年。”

    楚留香这才尴尬的想了起来,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从丐帮的事到薛衣人兄弟,他把答应过的事都丢到脑后了。

    宋甜儿哼道:“你不回来找我们,我们只好来找你啦。”

    楚留香感觉段小庄在背后看着自己,不觉十分窘迫。苏蓉蓉三女都是从还是小女孩的时候就跟在他身边了,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但又一直有些**,他也知道三个女人喜欢自己,但他们之间始终没有一个人打破这种**的关系……

    现在当着段小庄的面,虽然段小庄还没给他任何回应,但毕竟刚一表心意,他还是产生了一种……新欢旧爱齐聚一堂的尴尬……
第五十六章
苏蓉蓉、李红袖和宋甜儿都与楚留香相处了十年以上,她们对楚留香有情是绝对毋庸置疑的,每个成功的男人身后都有一个默默支持他的女人,而像楚留香这样的男人身后,有三个女人。他能达到现在的高度,绝对和这三个女人分不开关系。李红袖常常逼着他记下江湖中各种资料,他的易容术也是在李红袖的帮助下才如此厉害的。

    这三个女人,各有各的长处,不愧是古龙笔下的人物,随便一个智商估摸着都比段小庄高。

    不过很可惜的是,段小庄是个写手……还是个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写手,在那个世界,无论男性文学还是女性文学,都有以阴谋为题材的小说,宫斗,宅斗,对于苦心研究风向的段小庄来说,女人们的手段,不说别的,熟悉是称得上了。

    所以当苏蓉蓉带着李红袖和宋甜儿租赁下旁边的房子,并且每天都来时,段小庄很快就明白了苏蓉蓉在想什么。

    这个女人实在太聪明了!她见段小庄的次数不过两次,相处时间很短,但是她对楚留香太熟悉了,她敏锐的察觉到了楚留香的心思,听说楚留香不回来过年,再结合自己那短暂相处时间的观察,一发现苗头不对,就不动声色的赶过来了。

    苏蓉蓉第一天来,刚好打断了楚留香和段小庄的对话,对段小庄态度不可谓不亲切,第二天就捧着一坛酒再登门了。

    苏蓉蓉含着恰到好处的笑容,皓腕一翻,将酒坛轻轻放在桌上,“陆先生在赶稿,尝一尝这葡萄酒吧,这还是夏天时楚留香亲手和甜儿一起酿的呢。”

    楚留香拍开了封泥,清甜的酒香四溢开来,他朗笑道:“别的我不敢说,但酿葡萄酒,可是我的拿手活,这时要是蓉儿能做上几道下酒菜,就更完美了。”

    苏蓉蓉道:“这有何不可?”

    楚留香嗅了嗅那酒,“不过,你若不想看到他发酒疯,这酒还是我一个人吃完比较好。”

    苏蓉蓉挑眉,“我还以为文人都是好酒,且酒量不浅的呢,苏晋醉逃禅,李白酒后诗百篇……陆先生竟然不擅酒么?”

    段小庄挠了挠脸,“嗯,我虽然喜欢酒,但却是天生一杯倒的量,喝完了还要耍酒疯。”

    苏蓉蓉抿唇笑道:“不知道比起胡大哥如何,他喝醉了也喜欢发疯呢。”

    楚留香笑道:“要不怎么叫他花疯子呢,不过他们二人可比不得,花疯子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啊。”

    苏蓉蓉道:“听起来就怪吓人的,那我可不能让陆先生喝了。不过我忽然想起来,这里的集市在哪里呢?”

    楚留香想了一下,“还是我去吧,有些远,我去还快些,能早点吃到蓉儿做的菜。陆小凤,你虽然不能喝酒,但也有口福了,蓉儿的手艺可是一绝。”

    苏蓉蓉推了推他,“快去吧。”

    楚留香也不废话了,打开窗蹿了出去。

    苏蓉蓉将窗子关上,嘴里嘟囔道:“老是这样,有门也不走。”

    待她再回身时,段小庄已经自顾自的继续写文了,她缓步走到段小庄身旁,柔声道:“其实小女子也曾拜读过先生的大作,读来果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呢,难道楚留香十分喜爱。”

    段小庄:“呵呵,是吗。”

    每当哥说“呵呵”的时候,哥心里都在想“你个傻逼”……

    段小庄十分讨厌拐弯抹角的人,从一开始苏蓉蓉进来,就在有意无意的示威,每一句话都在显摆楚留香的过去,而且是把宋甜儿和李红袖也扯出来:看,他的过去是和她们一起的。

    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这样的女人的,她们很聪明,很漂亮。可惜的是太聪明了,甚至聪明到能看穿男人的心思,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的。

    段小庄熟知剧情,楚留香尚且要保守这个秘密不让人知道,何况是能够猜透人心的女人,她们比段小庄更可怕。因为只要剧情一改变,段小庄的优势就不算什么,但她们不一样。

    可惜,聪明总被聪明误,苏蓉蓉再聪明也是个女人,不能完全懂得男人的心思,更会在地位受到威胁时做出一些糊涂事。

    男人不喜欢女人太聪明,更不喜欢被女人设计管束着,何况是楚留香那样的男人。段小庄都能够察觉出来,楚留香一定也猜出了苏蓉蓉的心思,才会在刚刚的对话里隐隐回护段小庄。

    但他毕竟和苏蓉蓉相处了那么多年,又生性怜香惜玉,也不去点破她,更不知怎么解决,干脆借机脱身,让段小庄和苏蓉蓉独处,反正他坚信段小庄不会吃亏的……

    段小庄心底暗骂楚留香,这什么人啊,就算哥不是女人你也不能这么一走了之吧,太不负责任了,以段小庄的武力值,估摸着苏蓉蓉收拾他也富裕……

    你不仁就不要怪哥不义了!

    “咳咳。”段小庄放下笔,抬头微笑,“苏姑娘你和楚留香认识多久了?”

    苏蓉蓉微笑道:“十多年了,都记不清了呢,在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认识他和胡大哥、姬大哥了。”

    她简直每一句话都饱含深意,在称呼上也如此,叫胡铁花和姬冰雁,对楚留香却是直呼其名。

    段小庄不禁暗骂楚留香,居然还玩养成……一养还养了仨……

    不过面上段小庄还是露出一个笑容,“是吗?都十多年了啊。”

    苏蓉蓉的脸色瞬间微妙起来了。

    段小庄低着头暗笑,女人就是喜欢琢磨别人话里的深意,何况是苏蓉蓉这样聪明的女人,一句话要翻来覆去嚼烂了琢磨。也正因为这样,你只要说一点藏一大半,就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她们会自动脑补,比直白的说出来要好多了。

    比如苏蓉蓉现在,就细细的琢磨着段小庄的话,“都十多年了啊”,这句话看似是感慨,也可以理解为羡慕,佩服,但很显然无论从苏蓉蓉认为的情敌角度还是段小庄自认的局外人角度,羡慕什么的,都不成立。那么在当事人琢磨来,就是……“都十多年了,他还没有碰过你啊”。

    楚留香和苏蓉蓉三女的关系一向是很**的,不管他是因为觉得吃了自己带大的女孩子很不道德,还是因为尊重她们,都足以让苏蓉蓉含恨了——要真的魅力足,道德和尊重算个P啊。

    而段小庄还嫌不够,“你们感情一定很好吧,在沙漠里时,我就听到他和胡铁花说,他可是一直把你们当亲妹妹的。”

    终极好人卡之大杀器“我一直把你当妹妹/哥哥的”。

    最重要的是,这句话……楚留香还真的说过!就算她去向胡铁花求证,答案也是肯定的。

    苏蓉蓉三女从十一二岁起就和楚留香一起生活了,要说他最开始就对她们有男女之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楚留香又不是恋童癖。最开始确实只是兄妹之情,但是随着苏蓉蓉她们长大了,对一直相处的大哥哥有了男女之情,楚留香又是个风流浪子,纵然不答应,也不会断了她们的念头,加上苏蓉蓉还真的很痴情,无论楚留香有多少女人都一心一意……这关系才开始有些**起来的。

    这一点,苏蓉蓉自己可是也明白的,她的脸色一下有些难看起来。

    女人都明白,从妹妹到女朋友,看似很近,却是天壤之别。更何况段小庄说他在沙漠里这样讲过,那就是说他现在仍然没有完全把苏蓉蓉的形象从当年那个小妹妹,转换成一个长大了的女人,可以去爱的女人。

    女人啊,你就是这么爱胡思乱想。

    往前看,柳无眉不正是因为自己的多疑才死,她根本没有中毒,却被自己生生吓死了。

    段小庄一肚子的坏水,楚留香既然让他和苏蓉蓉独处,那么不做点坏事简直对不起自己啊!

    不过苏蓉蓉毕竟是苏蓉蓉,她在段小庄身边来回走了几圈,脸色就重新恢复了温柔动人,“我们感情确实很好,但不管是甜儿,红袖,还是我,对他早就不是兄妹之情了。”

    她毫无半点扭捏,略一思考,大方的就坦诚了,把宋甜儿和李红袖也拖到了自己身后,言外之意大概就是你一个男人,好意思和我们仨女人抢么……

    她陪伴了楚留香近十年,她很坚信,漂泊不定的楚留香最后一定会留在一个地方,那个也一定会是他们的那艘大船。

    在这期间,能够影响楚留香的人,也一定不会留到最后的。

    段小庄本来还真没有“抢走楚留香”之类的无聊念头,他和楚留香现在的关系貌似至多也就是有好感的炮友吧?反而是苏蓉蓉的态度才让他忍不住刺激她,就算你是女人,也不能让哥怎么样哥就怎么样吧。

    现在苏蓉蓉算不得挑衅,但含义绝对不友好的话,让他有些恼火,想起了因为吃醋就要害死他的韶秋,那可算不得什么好回忆。

    女人怎么就这么喜欢争风吃醋呢……

    还特么连男人的醋也吃!让你吃个够!

    段小庄慢吞吞的低头,干笑道:“呵呵,是么,那胡铁花可怎么办啊。”

    苏蓉蓉:“……什么?!”

第五十七章

楚留香特意放慢了步伐,用了两倍的时间才把菜提回来,走到门口,他先侧耳听了一下,发现什么动静也没有,只有两个人平静的呼吸声。推开门,才发现,段小庄坐在原处,和他离开前一样的动作,苏蓉蓉也在盯着正在火炉上温着的酒,仿佛时间没有流逝过一样。

    听见开门的动静,苏蓉蓉一抬头,“回来了,菜给我吧。”

    楚留香莫名的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把菜递给了苏蓉蓉,觉得气氛有点过于平静,于是找话道:“我特意买了猪舌头,小胡最喜欢了,他虽然不在这里,总可以借此想一想他了。”

    苏蓉蓉的脸色却一下微妙起来,笑都笑不出来了,匆匆离开,扔下一句:“马上就好,稍等。”

    楚留香敏锐的察觉到苏蓉蓉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只能晃到埋头写文的段小庄身边,纳闷道:“她这是怎么了?”

    段小庄:“呵呵,不知道。”

    楚留香:“…………”

    段小庄:“你怎么了?”

    楚留香喃喃道:“我觉得你也怪怪……”

    段小庄:“是吗?”

    楚留香忍不住问:“我走了后,你们说什么了?”

    段小庄瞥他一眼,据实回答,“她说她喜欢你,李红袖也喜欢你,宋甜儿也喜欢你。”

    楚留香一下子讪讪的了,他没想到苏蓉蓉居然这么直白的挑明,苦笑一下,“然后你说了什么?是不是……”他语气中竟然还带上了几分期待。

    段小庄撑着下巴,面无表情:“我说:是吗,胡铁花也喜欢你。”

    楚留香:“………………”

    他想起自己方才进来后第一句话,顿时产生一种不知道怎么去面对苏蓉蓉的复杂情绪……

    段小庄看他脸一下青一下白,心中大爽,“你放心,我没有把无花也供出来。”

    楚留香:“………………”

    楚留香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心情,一手搭在段小庄肩膀上,“那么……你有没有把我们的关系也供出来呢?”

    段小庄:“说什么,说你在神水宫被我爆菊了吗。”

    楚留香:“……”

    段小庄:“你要是这么想人知道,我这就给丐帮提供一下线索……”

    楚留香一把把他摁在墙上,身体也覆了上去,让他不得行动,眯起眼,“陆先生这张嘴,果然是天下无双啊。”

    段小庄抖着嘴唇:“……”

    楚留香:“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老实呢,到底是谁被谁……了?”

    段小庄脸红:“……”

    楚留香:“你竟然还会脸红么。”

    段小庄猛的一口咬在他肩膀上,“嗷嗷嗷痛死老子了!!!”

    楚留香猝不及防,傻了。

    段小庄推开他翻身趴在床上,手捂住背,“痛死了痛死了嘤嘤嘤嘤……你下那么大力做什么啊这可是墙啊差点磕死我了!”

    楚留香:“……”

    这个事例告诉我们,摁在墙上耍流氓这种招数……只适用于强攻强受,不适用强攻废柴受。

    段小庄用力捶床,“痛!死!了!”

    楚留香满脸黑线,无奈地把手放在他背上,“哪里痛?”

    段小庄嘤嘤嘤嘤,“哪里都痛,我是整个磕上去啊!求你了,我又不是胡铁花,不禁摔,轻拿轻放行不行?”

    楚留香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摇摇头,“衣服脱了,我看看有事没。”

    段小庄嫌冷,拖过被子先包上,再在里面把衣衫解开,转过身。

    楚留香掀开一个口子,往里面一看,“居然这么容易受伤……青了一块。”

    段小庄:“青了一块!你也太残暴了吧!说实话,你真的对我有好感吗?你是想给无花报仇呢吧。”

    楚留香:“……”

    段小庄把被子提上来包住自己,侧头斜睨楚留香,“拿医疗费来,我这伤受的可冤死了。”

    楚留香叹气:“我怎么知道你这么细皮嫩肉啊,我帮你揉散淤血。”

    段小庄刚想说不,楚留香的手已经从被子底下钻进去,准确的覆在他青了的那块皮肤上,就在后腰往上几寸的地方,段小庄本来是想楚留香刚从外面回来,手一定冰冷的,谁想这一贴上来才觉出他的手温热舒适,贴着背就像贴了热水袋,想必是把内力都聚集在掌中。

    段小庄忍不住放松了身体,“好舒服啊……你的手好热啊。”

    楚留香感受手下的身体:“啧,你怎么又瘦了,没有肉。”

    段小庄毫不客气的道:“不要废话,给我揉揉肚子得了,好暖和啊。”

    楚留香忍不住笑了笑,“先把淤青揉散了,再让我揉哪里都可以,你忍一忍。”

    段小庄直觉不妙,但楚留香动作太快,手下一用劲,他就只来得及发出惨叫,“嗷!”

    楚留香神情很温柔,手下却半点都不留情,一手摁住段小庄让他不得动弹,一手便用力揉着那块淤青,不紧不慢的揉散,任段小庄嘴里怎么骂,手抖都不抖一下。

    待到揉完,段小庄就趴那儿挺尸了。

    楚留香推推他,俯身,“怎么了,真那么痛?”

    段小庄暴起发难,一把箍住楚留香的脖子将他翻倒,腿一跨就骑了上去,拿过枕头一顿暴打。

    楚留香毫不反抗的任他揍,半天段小庄才气喘吁吁的道:“擦,你个被打的比我个打人的还爽多了。”

    楚留香笑意盈盈,“权当给我按摩了。”

    段小庄居高临下,不怀好意的看着他,“是吗……”

    楚留香看段小庄全身都裹在被子里,只露出那么一小块白嫩的肌肤,却让他腹下一紧,不禁哑声道:“你想怎么样都行……”

    段小庄一愣,怎么听怎么觉得楚留香在耍流氓啊……

    擦,被压在下面还敢耍流氓!

    段小庄狰狞一笑,“今天就让你菊花残,满地伤!”说着开始扒他的裤子。

    楚留香当然不会以为段小庄是要主动献身,多半还是想像神水宫那次一样“辣手催菊”。不过这次和上次情况可不同,楚留香也不会第二次让段小庄这个废柴得手,只是看段小庄很兴奋的样子,就假意阻止,任他把裤子扒了。

    段小庄激烈动作之下,被子都要滑下来了,但也将楚留香的裤子给扒光了,可这么一正面近距离面对楚留香的黄瓜,也让段小庄大受刺激,脱口骂了句:“我靠……”

    楚留香轻笑,“怎么……”

    话未说完,窗子就被人打开,一张俏丽的小脸出现在窗外,“楚留香,吃……啊!”

    楚留香:“……”

    段小庄:“……”

    宋甜儿泫然欲泣的侧头看苏蓉蓉,不知所措。

    苏蓉蓉阴着脸,一字一句让宋甜儿很迷茫的道:“陆先生,你这样可对得起胡大哥呢。”

    段小庄:“…………= =”

    ……误会!
 第五十八章
胡铁花远在江南,正埋首于江南春酒之中,醺醺之间猛的打了个喷嚏。

    千里之外,楚留香脸都绿了,段小庄就骑在他身上,把他裤子也扒了,从苏蓉蓉二女的角度看去,根本就是衣衫不整的两个人在被子里做些不是很纯洁的事,还是TM骑乘……

    段小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两刻钟前他才往胡铁花身上泼了脏水,真是现世报,来得快啊。

    如果说苏蓉蓉心里本来还抱有一些期望,但现在看到两人不顾近在咫尺的她们就“乱搞”起来,实在令她芳心碎了一地。

    她知道楚留香天性不羁风流,也知道他和胡铁花之间的感情深厚,是女人们永远无法介入的。所以段小庄稍一引导,她几乎是立刻就相信了楚留香和胡铁花有些不寻常的关系,只因为他们是楚留香和胡铁花,可以说如果说楚留香会爱上一个男人,那么那个人一定是胡铁花,反之亦然。但现在,苏蓉蓉明白段小庄在骗她了。

    苏蓉蓉脸色瞬息万变,脚下如同生根了一般,站在窗外死死的看着他们。宋甜儿被吓傻了,不止是因为姿势**无比的楚留香和段小庄,也是因为面色难看到极点的苏蓉蓉,这小姑娘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楚留香头疼得很,一弹指,指风激射,力道和角度恰好将窗户再次关上。

    段小庄赶紧爬起来穿衣服,“糟了糟了,辜负胡大侠一番心意了。”

    楚留香:“……?”

    段小庄:“他不在这里无法反驳就是最大的心意了,我就当收新年礼物了。”

    楚留香:“……”

    段小庄仰天长叹,“完了,嫉妒的女人是最可怕的了,我说不准就要被她撕成碎片了。”

    楚留香:“放心吧,我看说不定是我先被撕碎呢。”

    段小庄:“你懂个P,她再恨也是恨我,怎么舍得撕碎你呢。说不定要把你捆回去,下了药,绑在床上,让你永远也离不开她……”

    楚留香打了个寒噤,“你在想什么呢。”

    段小庄悻悻道:“脑补了一下,不过性别好像反了。”

    楚留香想了想,失笑道:“刚刚被吓到了,蓉儿脸色还没这么难看过,我看我也没必要和她解释些什么了,让她亲眼看到是最好的结果。”他还是不忍心亲口伤害一个对他痴心一片的女孩子,让这个女孩子自觉退出岂不是最好的结果。

    段小庄瞪大眼,“开什么玩笑,你想害死我吗,而且……而且……”他压低嗓子,露出八卦的神色,“不是据说苏蓉蓉是你最喜欢的女人之一么?”

    楚留香正在系腰带,听见他这话,抬头蹙眉道:“最喜欢的女人,还之一?”

    段小庄干笑了几声,“道听途说。”有很多人研究楚留香传奇,然后鉴定楚留香最喜欢的女人是谁,有的说是张洁洁,有的说是苏蓉蓉,也有的说他根本没有最喜欢的女人,这个问题除了古龙没人知道,甚至古龙也不能真的解答。

    现在正主就在面前,段小庄好歹也写过同人,一提起就忍不住好奇了。

    楚留香失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道听途说来的,不过也太……我只是把蓉蓉当做好妹妹,她从十一二岁起就跟着我了,我待她亦兄亦父,怎么会有那种念头。”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