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秦老板一看那文笔就乐了,虽然通篇在骂段小庄,但一看就是笔力深厚学识丰富的学者才能写出来的,而且肯定细细品读过文章……啧啧啧,这些大儒一边批评段小庄文章黄暴一边自己偷偷摸摸看是闹哪样啊。
  最后在段小庄“不掐不火”的提议下,秦老板干脆把这些信都刊在报上,连载起这些披着马甲的大儒们互掐——因为他们各自对当时的历史也有自己的见解,所以成了一边互掐一边喷段小庄。
  因此,在《穿越之我是秦始皇》连载期间,秦儒小说报成了很多士子喜爱的学术读物。既有**必备读物,又有名家精品辩驳,最后这些评论甚至出了单行本。
  姬冰雁说的“碧奴”就是此文中人气最高的女性角色,不得不说塑造的很成功,而且她还是主角唯一没得到的女人,因为种种原因,她无法嫁给主角,最后还为了主角,被主角相杀相爱的BOSS基友给杀了,从而引起剧情一个□。
  简直就像维纳斯的断臂,这就是残缺美呀,很多马甲人士在掐段小庄之余,也不得不承认很喜欢这个角色,还为她作诗。
  所以段小庄很委婉的回答:“你不觉得这样文章更有戏剧冲突吗?”
  姬冰雁淡淡道:“不觉得,我只觉得很不爽。”
  段小庄颓了,好吧,他也知道大家看书就是要爽,要圆满。他本来也不想写死碧奴啊,只是想让她成为主角得不到的红玫瑰、白月光。都怪那些马甲人士,在碧奴还没死前就巴拉巴拉说碧奴最后肯定会死,真是令人惋惜啊,说的有理有据,段小庄这才一时没把持住,让文学战胜了恶俗……
  搞得最后无数普通读者哭着写信骂他啊!
  楚留香还一本正经的加入讨论,“虽然有些遗憾,但不得不承认,这让文章给人留下的印象更深了。”
  是啊,女主挂了,BE了,印象多深啊,搁现代他都要被狂热粉丝刷负分了。
  姬冰雁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
  “合作?”段小庄脑子转的很快,立马接到,“虽有心,但我已经和秦儒小说报签了五年契约。”
  擦,在现代是五年卖身契,到古代还是五年。
  姬冰雁道:“这不是问题,我可以和秦儒的老板谈,我给银子,买下你一半身契,以及文章刊登在我的报纸上的权利。”
  “你办了报?”
  “签下你就有了。”姬冰雁说:“秦儒小说报发行不到这边,我看的都是别人从京城带来的,光凭你前几部小说,邸报前期的文章就不成问题了。”
  太聪明了!段小庄忍不住为姬冰雁的商业眼光喝彩。
  段小庄立刻道:“这样成了你就是我半个老板了,老板好,老板合作愉快。”
  姬冰雁“嗯”了一声,“如果我办的报发展顺利,三年后你到我这里来吧,待遇加三成,每年分红。”
  他的话什么意思?意思是三年后他就可以挺进中原市场了!
  报纸都还没办呢,就想着把还没合作的伙伴的市场份额给吞光后怎么庆祝了。
  这种人不发财,什么人发财?
  这就是传说中的“跟着我有肉吃”了吧?段小庄简直觉得姬冰雁才是穿来的了。
  他果断投诚,“那当然,我太愿意了。”
  姬冰雁:“好,那我就和秦儒小说报联络了。”
  目睹两人为了三年后的待遇达成协议的楚留香和胡铁花也是那个想法:这家伙不发财,谁发财?

第五章
在和段小庄达成默契后,姬冰雁的态度大变,对他那叫一个和蔼可亲。
  当然了,这就是以后姬氏文化产业的头号招牌了,一个合格的老板对摇钱树态度自然要好。
  段小庄也从善如流,一口一个老板喊得可亲热了。
  秦老板,不要怪我,谁让你把我出卖给楚留香!
  当三人要离开时,姬冰雁也坐上了他的马车。
  胡铁花说:“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和你们一起去。”
  “别开玩笑了,你……”胡铁花顿住了,看着他的腿不语。
  姬冰雁淡然道:“我的摇钱树要和你们一起去,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带个拖油瓶,但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怎么办,你们上来吧。”
  “不行!”胡铁花急道:“你别去了……”
  楚留香拉住他,悠然道:“好了,我们上去吧。”
  胡铁花瞪他,“老臭虫,你怎么能这样。”
  楚留香含笑道:“让你上去自然有让你上去的理由,他愿意去,自然也有愿意去的理由。”
  胡铁虎好像领悟了什么,被楚留香推着上去了。
  段小庄看着高大的马车:“……”
  好吧,不知道他能不能试着……爬上去。
  段小庄坐在马车里,像只刚被阉了的小公鸡。
  胡铁花撇着嘴道:“陆小鸡,你也太丢人了吧,这都上不来,还摔了一跤。”
  靠,你以为那种高度是随便什么人都爬得上的吗?武林高手也不要随便看不起人啊!段小庄捂着摔青了胳膊,满身尘土,灰扑扑坐在三个高手中间被围观,大概在他们的世界里还没有上不去马车这个概念吧……
  段小庄闷闷的道:“我不叫陆小鸡。”
  哥不叫陆小鸡,何况你也不是司空摘星。
  “啧,还发脾气,好吧,陆小凤。”
  哥更不叫陆小凤,这里是楚留香传奇。
  姬冰雁道:“体力确实不大好,这么怎么能更好地为老板工作呢,小陆,好好锻炼身体啊。”
  段小庄苦逼着脸说:“是,老板。”
  “说到这个,”姬冰雁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我和秦老板已经联系上了,谈的很愉快,他得知你我这,托我带封信给你。”
  这么有效率?果然是有钱人。
  段小庄接过信,展开。
  血淋淋的大字占据了纸面,刺目惊心。
  “你再不交稿,回来就一起以死谢罪吧!老板我已经被读者包围三天三夜了!”
  血书催稿。
  很久没发生这种事了啊,段小庄不禁怀念的想起,在现代时他也常常被自己那个小受责编各种催稿。比如在他通宵DOTA不码字时打电话过来,用幽怨的声音说:“再不交稿我们就一起淋汽油自焚吧。”又或者是把一个骨灰盒摆在他电脑旁,说:“XX日前不交稿,我们可以一起住在这里面。”
  不过想完他就觉得自己贱了,这有什么好怀念的啊!
  楚留香瞧见那抹刺眼的红色,微微一笑,“看来你要烦恼怎么向读者解释。”
  段小庄:“……”
  说的也是,他不仅要解释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更新,还要解释为什么才连载了三章的小说不能继续了!更要写个新坑堵住读者的嘴!
  段小庄幽幽的看着楚留香:“我恨你。”
  楚留香摸摸鼻子,“嗯,很多女人都恨我。”
  胡铁花补一句:“又爱又恨。”
  段小庄:“……”
  三个人一面喝酒一面讨论,段小庄就狂吃姬冰雁收藏的美食。
  这真的可以算是段小庄穿越以来,不,加上穿越以前,也是吃的最豪华美味的一餐了。
  这种暴发户一般的生活多么美!
  姬冰雁说:“我们先睡一觉,不能浪费精力!”
  于是他们三个一起躺在榻上。
  段小庄啃着一根金华火腿看三个狗男男躺成一排,这种场景要让女频的写手看到尖叫声还不把屋顶都掀翻,看胡铁花还睡中间,肯定是总受。
  胡铁花笑着喃喃道:“我们三个又睡在一起了,就像十几年前一样,那些甜蜜的美好的日子。”
  段小庄:“……”
  楚留香:“……”
  姬冰雁:“……”
  胡铁花:“……”
  楚留香摸摸鼻子,“难道我们做了奇怪的事?否则他的眼神还真是让我不解。”
  胡铁花忍不住翻身坐起来,换了个地方躺下,“不聊了,我看我还是睡那边好了。”
  段小庄是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不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虽然早就看过原著,但是亲耳听到胡铁花说出这么腐的台词,他还是扛不住啊。本来很温情的场景,三个人却都因为段小庄毛骨悚然的眼神而不自在。
  姬冰雁木然把一方手帕罩在眼睛上,翻身背过去睡着了,最后只剩楚留香和段小庄对视。
  段小庄放下火腿,矜持的道:“香帅,我也休息了,午安。”
  楚留香身形晃了一下,段小庄只觉得眼睛一花,就被楚留香搂着躺在榻上,刚好占了胡铁花原来的位置——也就是他下过定论的总受的位置。
  段小庄:“……”
  楚香帅笑道:“午安。”
  段小庄:“……”
  经过数日的跋涉后,他们才抵达了沙漠边缘的小镇。在购买了水并将马匹卖出去后,这才正式进入沙漠。
  为了不被晒伤——段小庄可能是一群人中唯一有这种烦恼的人了,这么说吧,这个团队中有三种人,第一:武林高手,第二:生存能力很强的人,第三:段小庄。
  因为常年宅在家里,他的皮肤苍白到有些不健康,而且可能是由于不规律的作息,也有些脆弱,他把自己层层包裹,然后对大家说:“看,我是阿三。”虽然没有人意识到他幽了一默。
  沙漠是个恐怖的地方,白天热的要命,夜晚却冻得让人发抖,强烈的气温差异使得段小庄不止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手贱写小说。而且行走在沙漠里,对水的控制绝对是一个在现代长大的人无法想象的。
  段小庄一边抱怨一边苦苦等待剧情下一步开展,书上寥寥数十字,他却要等待很久。
  当听到马蹄声时,段小庄兴奋了,双眼发亮,小说终于熬过这数十字了。
  五匹马,四个人,武师打扮,他们面带惊惧之色,拔出佩刀对着虚无的空气砍杀,用尽平生力气,就为了斩杀那并不存在的恶魔,最后四人尽皆力竭而死。
  段小庄摸着最后死的那个人的肩膀,期期艾艾的道:“我好像摸到什么了……”
  姬冰雁蹲下来,在尸体肩膀上一划,一颗鸽蛋那么大的宝石,骨碌碌滚了出来,绽放着迷人的光芒,仿佛最璀璨的那颗明星。
  极乐之星
  段小庄目光炯炯的看着姬冰雁:“你这么有钱,一定不稀罕它了?”
  姬冰雁随手一抛,段小庄眼疾手快接住,“谢谢,我的了!”
  这要是回现代,拿这个镶在首饰上,不知道有多少妹子要排队和他结婚呀。
  楚留香道:“我还以为文人都是轻富贵之人呢。”
  段小庄耸肩,“能轻富贵,也不能轻一轻富贵之心,我要是能轻富贵,就不卖字了。”
  楚留香笑道;“有趣。”
  段小庄把宝石举在眼前,凝视它,“我们家的传家之宝告诉我,附近有绿洲,谁信?”
  楚留香忍俊不禁,“传家之宝?好吧,我先说,我信。”
  根据原著所说,石观音所在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了,而那个地方,距离绿洲也就是三天路程了。在段小庄的着意安排下,他们避开了石观音和她的手下,跟着石驼寻找水源。
第六章
水已经没了,虽然段小庄知道还有三天才能抵达绿洲,但是他真是耐不住渴,嘴干得都要冒烟了……他是有多贱,才当写手啊!又是贱到什么程度才进沙漠啊!
  第四天清晨,他们终于抵达了绿洲,也是琵琶公主裸浴的地方。
  在段小庄的伪《陆小凤》大纲里,主角就是在这里把琵琶公主弄上手的,你们懂的,就像牛郎织女那样,偷看女人洗澡的人无罪,特别他是个帅哥的时候。
  因为段小庄的计划,所以众人都不知道石观音的存在,一起向绿洲前进。
  清潭,绿叶,沙缦,美人。
  美丽的公主,她正在裸浴。
  ……除去石驼后的五个男人,正在偷看。
  段小庄:“香帅,以你花丛游荡多年的经验,这个女人能打多少分?”
  胡铁花:“为什么你不问我?我也游了蛮多年,我觉得满分!”
  楚留香:“满分十分的话,我打九分。”
  段小庄对胡铁花说:“这就是我为什么不问你的原因。”
  胡铁花:“……”
  楚留香摸鼻子,“我们非得在这里讨论这个吗?”
  段小庄想说那当然,在来古代之后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裸女了,如果老天允许他穿越时带一样东西,他不带枪也不带炮,只希望能有一本苍老师的写真集。
  少女眼波流转间,似是发现这边有人,往这边一转,就看见了这六个男人。她美丽的脸瞬间扭曲了一下,而不是像原著那样大方的出浴。
  这不难理解,如果织女洗澡时牛郎还带了他兄弟们去偷看,估计织女也不会嫁给他了。
  偷看本就是尴尬的事情,何况是和一群人偷看,楚留香摸摸鼻子,带头转过身去。不过琵琶公主并没有领楚留香的情,拍拍手,两个凶神恶煞拿着武器的武士就朝他们这边来了。
  作为一个战斗力负五的渣,段小庄自觉地退后一步,观赏男主角虎躯一震,KO士兵甲和士兵乙。
  此时琵琶公主也披上了衣裳,愤怒又有些害怕的看着这边。
  楚留香举起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美丽的姑娘,在下……和在下的朋友,没有恶意,我们只是不小心看到了。”
  琵琶公主冷冷道:“然后顺便不小心给我打了九分?”
  楚留香:“……”
  琵琶公主看着帅哥尴尬,态度也缓和了一些,道:“你们偷看了我洗澡,还打伤了我的侍卫,现在,你们想做什么?”
  楚留香道:“我只希望能求得姑娘的谅解,并且是否能问一问此处的情况。”
  琵琶公主凝视他,“你的身手很好,不知道你敢不敢跟我来。”
  说罢她转身走了。
  楚留香跟上。
  段小庄摊手,“或者没人邀请我们也还是要跟着?”
  其他人:“……”
  跟着琵琶公主来到帐篷里,上首的龟兹王笑着道:“各位,我的琵琶公主,新浴之后是否更加美丽了?而且我的公主,似乎带了几位客人来?”
  她到了龟兹王身旁,俯身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龟兹王道:“哦?这位年轻人还在几招内就打败了你的两名护卫?”
  琵琶公主点点头
  龟兹王十分热情的道:“太好了,请坐,年轻人,我的护卫都是好小伙,你居然能在几招内打败他们,果然是英雄出年少啊。”
  “过奖了。”楚留香从善如流的坐下来。
  其他五人正要跟着坐下来,一个绿衣人忽然道:“他坐下来是因为打败了两名护卫,那么你呢?阁下又是何方高人?”
  段小庄左看右看,确定是在说自己,不由得在心底骂了一句:挑的好,柿子就是要挑软的。
  绿衣人冷笑道:“不敢回话吗?”
  段小庄也学他冷笑一声,“真正的高手,从不与人争口舌之利。”
  “你的意思是你是高手?”他说着这话,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段小庄脚步虚浮,干瘦无力,就算是琵琶公主都能和他一较高下。
  段小庄掂量了一下,估计虽然绿衣人打五个他富裕,但他后面站的人打十个八个绿衣人也富裕,一下子有底气了,信心满满的低头做孤傲状,就好像绿衣人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
  绿衣人大概还没见过没本事又这么能装逼的人,“敢问阁下名号?”
  段小庄悠然道:“以前,有个叫东方不败的高人……”
  绿衣人打断他,“你叫东方不败?没听过,而且你很自负。”绿衣人大概是根据大家说“我朋友”的经历,那个“我朋友”、“某人”一般等于“我”这个定律,判断段小庄是在说自己。
  “我不叫东方不败,听我说好吗?”段小庄白了他一眼,“后来他输给了我,在那之后我就改了个名字,我之前叫什么名字便不重要了,你只要知道,在那之后,我就叫:独孤求败。”
  绿衣人:“……你还是说说你之前叫什么名字吧。”
  段小庄摊手,“好吧,我之前叫西门吹雪,西门吹雪吹的不是雪,是血。”
  绿衣人:“没听过。”
  段小庄嗤之以鼻,开玩笑,这要是陆小凤的世界,你就得被吓得跪下来了。
  绿衣人深呼吸,“好了,不管你叫什么,敢和我过两招吗,否则我想你也不配参加这场宴席。当然,以你的身手,你可以直接认输。”
  段小庄:“我就不知道‘输’字怎么写,而且我也不想在这种(还没吃饭)的时刻打架,我可以看出来,你身上的杀气很重,你是个杀手?”
  绿衣人点头,“倒有点眼光。”
  琵琶公主道:“这位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杀手无情’杜环。”
  段小庄道:“‘江湖上有名’?比之中原一点红哪个更有名?
  杜环的脸一下像他的衣服一样,绿了,中原一点红乃是中原第一快剑,也是第一杀手,任何人能比称作第一,哪怕是天下第一木匠,那都是不简单的。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状元可不好取。
  段小庄看楚留香仍是一脸微笑的看他装逼,觉得要是被揍他肯定不会不管,于是接着道:“中原一点红啊,在我面前就是个战斗值五的小角色,或许你孤陋寡闻,但我西门吹雪当年是被称为剑神。”
  杜环:“没听过,也没见过自卖自夸的剑神。”
  段小庄真相再提醒他一次:这要是在陆小凤的世界你他妈早趴下了!
  “在座也有剑客,我想问你们,你们可知道剑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段小庄环视一圈。
  左面就坐了龙游剑吴家兄弟,他们似乎觉得有些意思,问道:“愿闻其详。”
  段小庄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看过的武侠小说中关于剑的理论,“其实没有最高的境界,只有更高的境界,但是我敢肯定,目前最高的境界,一定是我的境界。你们一定很奇怪,为何我自称‘剑神’手中却无剑。”
  确实,如果他真的一名剑客,那么剑是绝对不该离手的。
  “那是因为我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不止是吴家兄弟,所有人都面露讶异,不管什么武功,到了一定境界,其实都相通了。
  段小庄泪流满面,感谢楚留香,他穿越两年终于有机会做个真正的穿越者了。
  杜环还是有些不可思议:“你脚步虚浮……”
  段小庄果断打断他:“返璞归真。我觉得吧……”
  说到一半,他骤然停住。
  一柄金戈破空而来!
  “啊——”段小庄一声大叫,手舞足蹈的抱住楚留香。楚留香只是身形一闪就已经一手夹着段小庄,一手夹着金戈。
  杜环:“搞半天,不过是个吹牛逼的。”
  段小庄:“……”
  高手居然这么不好装!
  段小庄觉得,要不是这个世界的NPC智力太高,要不就是他穿过来真的就是种田的。
第七章
金戈被楚留香拿下,龟兹王看着楚留香身手,对女儿的话更是信服了。只是杜环却不肯罢休,阴阴一笑道:“西门吹雪,你既然敢骗人,就不要怕后果,出来受死吧。”
  段小庄又不是傻子,他指指胡铁花,“你先打赢他,敢么。”
  杜环道:“打赢他你便出来受死?”
  “是指点你,”段小庄笑嘻嘻的道:“不过若是侥幸打赢了,再和这两人比,全赢了才能和我比。”他指的另两人自然是姬冰雁和楚留香,这两人加胡铁花都是对当世高手,怎么可能输给杜环。
  杜环脸上泛起潮红,“欺人太甚,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他手上带着五个淬毒的光环,直探胡铁花胸口。
  可是胡铁花只是轻飘飘的伸手一拍,就夹住了杜环的手,不知如何用力,就轻易的断了杜环的手腕。
  “如此爱说大话,不如我让你再也说不出来。”
  帐篷内的一个人忽然站起来,“蝶双飞,莫非阁下竟是彩翼满花间花蝴蝶么?”
  除了楚留香一行人,其他人都变了颜色。他们没想到此人武功如此之高,谈笑间废了杜环的手腕,更没想到这个看起来乱糟糟的汉子竟然就是昔年与盗帅楚留香齐名的胡铁花。
  胡铁花苦笑道:“十年了,没想到还有人认识我。”
  那人又看向楚留香,“那么,这位应该就是盗帅楚留香?”
  此言一出,在场人更是纷纷交换惊诧的眼神,小声低语。
  楚留香道:“何以见得,难道与花蝴蝶在一起的,就一定是楚留香吗。”
  那人道:“在下虽然见识浅陋,却也知道‘雁蝶为双翼,花香满人间’。昔年楚香帅左有飞雁,右有彩蝶,笑傲江湖,纵横天下。”
  他说到这里,段小庄忍不住腹诽,楚留香你基情果然天下闻,都知道你左拥飞雁,右抱彩蝶……也太香艳了吧,双飞什么的。
  楚留香但笑不语
  琵琶公主眼波流转,插言道:“不管是什么人,总是我和父王的座上宾,何必如此沉闷,诸位还请入座,听我一曲琵琶?”
  她一个眼色,一个侍女送上琵琶,又有一个扶着杜环出帐篷去。
  楚留香从善如流,“想必琵琶公主的琵琶,定是够精妙的,不然也不会叫做‘琵琶’公主了。”
  段小庄紧跟着他坐下,小声道:“那叫太平公主就真的太平了么,叫丹凤公主,就飞的很漂亮了么。”
  楚留香:“……”
  片刻,他问:“谁是丹凤公主?”
  段小庄拍了下自己脑袋,“没事,那是陆小凤的女人。”
  楚留香含笑看他:“我倒不知道陆先生还有位公主**。”
  段小庄:“嗯,我**的。”
  楚留香:“……”
  宴完之时有金甲武士匆匆通报,龟兹王便请几人去歇息了。
  楚留香、胡铁花、姬冰雁和段小庄在一个帐篷,一进来段小庄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叫了一声。
  胡铁花被吓了一跳,“书生,你做什么一惊一乍的?”
  段小庄在怀中一掏,把极乐之星摸了出来,脸色煞白。方才那个金甲武士进去在龟兹王耳边说话时,他就忽然想通,他做什么要拿这个人人都想要它的烫手山芋。而且重要的不是人人都想要,而是被人知道极乐之星在他这里才不妙。
  现在想要极乐之星,并且知道它的秘密的人,是石观音,段小庄觉得自己实在对付不了那个**女人。
  段小庄越想越怕,把极乐之星塞到楚留香手中。
  楚留香微笑道:“这是何意。”
  “给你。”
  楚留香摇头道:“在下可不想做先生的义子。”
  段小庄:“……什么?”
  楚留香道:“这不是先生的传家之宝么?”
  看着楚留香戏谑的神情,段小庄尴尬的咳了声,“你帮我保管一下。”
  楚留香似笑非笑的道:“先生是觉得这样贵重的东西,自己拿着容易丢,放在我这儿不容易丢吗?那在下可要收取保管费了。”
  一提到钱,段小庄反射性的回答:“别自恋了,放你那儿也安全不到哪里去,盗帅。”
  “……”楚留香摸摸鼻子,“对了,方才那个金甲武士进帐篷后,我竟听到他提起‘石观音
  ’‘极乐之星’‘彭一虎’这样的字眼。”
  胡铁花讶然道:“石观音?那个江湖中最美丽最毒辣武功也是最高的石观音?”
  段小庄下意识的回答:“就是她。”
  楚留香若有所思的瞥了他一眼,“石观音竟然就在此处,而且涉及这颗极乐之星,看来陆先生是怕了石观音,才将极乐之星放在我这儿啊。”
  段小庄讪笑。
  胡铁花道:“那现在怎么办?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怎么觉得是大家都在抢这颗宝石啊。”
  段小庄喃喃道:“是我的传家之宝……”
  姬冰雁道:“那就是你的。”
  段小庄感动的道:“老板,那石观音要是来找我们麻烦,你可一定要罩着我啊。”
  姬冰雁道:“你不如先想想新文写什么,回去也要立刻写。”
  段小庄“嗷”了一声,抱住头。
  这时有人在帐篷外道:“四位可就寝了,在下能否进来拜访?”
  说话的是原著中那个给胡铁花做媒的青天剑客吴青天。
  楚留香朗声道:“请进。”
  吴青天一进来就不住的看段小庄,和他寒暄。段小庄忽觉不妙,“吴大侠,你老是看我做什么?”
  吴青天笑道:“因为阁下好事将近呀。”
  段小庄心中顿时神兽过境,剧情好像发现变动,难道要娶大公主的竟然变成他?
  果然,吴青天笑呵呵的道:“实不相瞒,在下是代替龟兹王来求亲的,大公主对阁下一见倾心,希望能成同心之许。”
  少数民族妹子多奔放啊!如果不是那个大公主太丑,而且代替她圆房的就是石观音,段小庄是绝对不介意娶一个异族妹子的。
  可是其他三人都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他,比起羡慕嫉妒恨,更多的是惊讶。怎么看他们四个人中,就算是姬冰雁,也比段小庄看起来有竞争力多了啊。从来美人爱英雄,怎么美丽的公主竟然会选段小庄这么一个身上没几两肉的书生呢,实在令人费解。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