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约定的日子正在今夜,胡铁花知道楚留香要和薛衣人打一架,上蹿下跳说也要参加,不但自己参加,还硬拖上了段小庄。

    胡铁花讪讪道:“这说的我们也太不堪了吧……”

    段小庄斜睨他,“那可是薛衣人。”

    胡铁花看着他嘴巴一动,生怕他下一刻又要喷自己,连忙祸水东引,指着一直在喝酒不说话的楚留香,“老臭虫也这么想啊。”

    楚留香被拖了一把,抬头摸了摸鼻子,“我只是觉得,你在我们眼皮底下,说不定更安全些。”

    段小庄泄气的道:“算了,我上辈子也不知道欠了你多少钱……”

    胡铁花笑道:“我看是老臭虫欠你的吧,要不是你放出那些流言,薛衣人怎么找上门来呢。”

    段小庄瞪着他道:“薛衣人才不是因为这些流言上门的,就算没有,他也要来。”

    薛衣人真正为的,还是楚留香在追查的杀手组织一事,段小庄怀疑他已经知道幕后主使就是薛笑人,今夜,就是薛衣人为弟弟抗这事来了。这也是段小庄没有掀桌跑人的原因,薛衣人是个有担当的好哥哥,他今晚与其说找楚留香的麻烦来,不如说是来自杀了。

    胡铁花刚要说什么,猫一样的眼睛忽然眼珠一滞,耳朵也支棱起来了,“来了!”

    长长的街道尽处,夜色的深处,走出了一个人。

    一个提着剑的男人,他穿着布衣草鞋,一身白衣,一步一步,闲庭信步一般的步伐,甚至没有溅起一点水花,没有踩出半点声响,却带给人无比的压抑感。如同他手中古朴的长剑,给人巨大的压力,仿若泰山压顶。

    胡铁花缓缓道:“你来了……”

    段小庄:“你又说废话,我们都看到了。”

    胡铁花:“……”这种关键时刻,居然还用古龙体,我要是读者就用鞋拔子抽你,抽完还要用油漆写几个字:让你骗字数!当然,最重要的是——高手切口应该由主角来说好伐!胡铁花你一配角,还是之一,凑啥热闹。

    薛衣人的脸在月光下隐隐绰绰的,有些阴森,他轻声道:“楚留香,我已经很久没和人决斗过了。”

    楚留香站了起来,缓缓道:“但我相信,薛衣人的剑仍锋利无匹。”

    薛衣人傲然道:“没错,我的剑还能杀人。”他抬起了手中的剑,柔声道:“但我今日,却不想杀人。”

    楚留香道:“可是我们要决战。”

    薛衣人道:“你很想死吗?”

    楚留香微笑,“我也不一定死。”

    薛衣人冷冷道:“难道说你有胜的把握?”

    楚留香悠然道:“谁又能说自己有必胜的把握呢,但楚留香无论遇到谁,也不想放弃希望的。”

    薛衣人居然点头了,“不错,你说的很对,临阵惧敌,是武者大忌,心中有畏,则不战先败。”

    楚留香道:“不过楚某还是很奇怪,前辈不为杀人,又是为何而来。”

    薛衣人淡淡道:“我很好奇你的目的,令人探查之下,才知道楚留香在追杀近几年江湖兴起的一个杀手组织。这个杀手组织极其神秘,剑法毒辣迅疾,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头目是谁。”

    楚留香道:“不错,之前在下正是要向前辈询问此事,本来在下还以为前辈就是那个杀手组织的首脑,但现在,我反而有些觉得不是了。”他本来都几乎认为薛衣人就是那个黑衣人,纵然二者的身形并不一样,但楚留香精通缩骨功,知道亲眼所见,不一定就是真实,更何况段小庄也说黑衣人就是薛衣人。可听到薛衣人开口的一瞬间,他就有种直觉,薛衣人不是那个黑衣人。

    薛衣人摇头,“不,你错了,我要告诉你,我就是那个杀手组织的幕后之人。”

    楚留香惊讶的看着他,有些费解的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他仍是觉得不对,薛衣人,实在不像那个杀手首脑。

    薛衣人沉默片刻,“因为我知道,有楚留香在,这件事是决瞒不下去了,我早知天理循环,总会有这么一天,纵然我逃得了,也不想我的妻儿都与我一起受这般苦难,背井离乡,流落天涯。我杀人求财,罪孽深重,你我一战,无论胜负我都会自裁以谢罪,但我若胜了,请不要为难我的家人,他们完全不知道我的事情。”

    楚留香眉头紧锁,“可我还是想不通,你已经是天下第一剑客,为何还要成立那个杀手组织。”

    薛衣人淡淡道:“我退隐多年,却有那么多门客、那么大的庄子要养,我只会杀人,除了杀人,还能做什么来赚钱呢。但这些事都与我家人无关,他们全然不知。”

    楚留香动容道:“若薛家其他人果真全然不知道杀手组织的事,那么楚某也不会允许别人对你的家人下手。”

    薛衣人道:“有楚香帅一诺,我总算可以不用担心我的那些仇家在我死后来寻仇了。”

    楚留香拾阶而下,站在了薛衣人对面,“能与血衣人一战,是楚留香必胜荣幸,请吧。”

    薛衣人道:“你不用武器?”

    楚留香看了看自己的双掌,“有它们就行了。”

    薛衣人道:“我从不占人便宜。”

    楚留香摸摸鼻子,“指不定是谁占便宜呢,前辈剑道高深,我也无趁手兵器,用一些凡铁反而落了下乘,还不如空着双手,更好施展,还让前辈觉得占了便宜,下手也轻些。”

    薛衣人听了他这般解释,眼中不由露出欣赏之色,“不愧是楚留香,这等心思,绝非等闲之辈。我今日,就让你占这个‘便宜’好了。”

    他拔出了手里那柄剑,此剑虽然籍籍无名,却在薛衣人手中用了数十年,染遍高手鲜血,煞气逼人,与薛衣人早就人剑合一,不是神兵,更胜神兵。

    而楚留香只是微微侧身而立,手中空空如也,要凭着一双肉掌对上天下第一剑客。

    早在楚留香还是个乳臭味干的小孩时,薛衣人就纵横武林,闯下了赫赫凶名,他浸淫剑道多年,手中一口剑,实是楚留香一生未见过的快。

    并且,他这一动手,更让楚留香确定了他绝对不是那个黑衣人。黑衣人的剑虽快,比起薛衣人来,还是差多了。难怪明明前些日子还在追杀楚留香,忽然就要伏首认罪了。

    可又有谁能让薛衣人为他顶罪呢?

    薛衣人的剑就在面前,楚留香也无暇想那么多,一心一意的施展身法,在薛衣人比天上这牛毛细雨还要绵密的剑下躲闪着。

    胡铁花在一旁看得目不转睛,几乎要忘了呼吸,他也是沉迷武学的人,看到这种难得的高手过招,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了。

    段小庄不懂武功,只觉得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两人地踪影。他只能感觉到,薛衣人的气场强大,楚留香就像泥鳅一样,在他的领域中游动,险险的避开每一次杀招。

    猛的一下,两人的动作都停下来,段小庄定睛一看,才看清薛衣人的剑尖距离楚留香的喉咙就只有一指之差,楚留香现在不用大动作,打个喷嚏就得死在薛衣人剑下。

    楚留香微微一笑,全然没有沮丧之色,“我输了。”他没有半分遗力,也只在薛衣人剑下撑了不到百招。

    薛衣人面沉如水,“你没有输,你的肩上有伤?”

    楚留香道:“不错,左肩曾受重伤未愈。”

    薛衣人归剑入鞘,“只算平局。”

    楚留香摇头,“就算我的肩膀完好无伤,也无法胜过你。”

    薛衣人淡淡道:“平局。”

    这个老头不愿意占一点便宜,宁愿算作平局。

    楚留香无奈道:“好吧。”

    薛衣人扬扬手中的剑,“结局已出,我这便自偿罪孽。”

    “且慢!”楚留香喝止,“我想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

    薛衣人目露讶异,“你知道了?”

    楚留香微笑,“我和他交过手,肩上的伤正是他刺伤的,你若真是他,怎么还要来问我受伤了没呢。”

    薛衣人叹气,“不错,我确实不是幕后黑手,但此事由我一力承担,你就当是我做的吧,我保证,在我死后,那个杀手组织也不复存在了。”

    “谁要你替我承担!”忽然一个声音飘飘忽忽的传来,尖利刺耳。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薛笑人踏着屋檐飞身下来,落在了胡铁花和段小庄身后,身上还是穿着那花花绿绿额可笑衣衫,神情却和从前的痴傻样子判若两人了。他动作迅若闪电,伸手就去勒段小庄的脖子,胡铁花出手要拦,被他一掌拍飞。

    薛衣人:“你怎么来了?”

    薛笑人冷冷的道:“难道那些人能拦得住我吗,我已经不是三岁的孩子了,大哥。”

    他一手掐着段小庄的脖子,转向楚留香,阴冷冷的道:“楚留香,你发誓再不插手此事,我就放了这个小兔崽子,否则……”

    薛衣人斥道:“荒唐!难道你以为堵得住楚留香,还能堵得住全天下的人吗?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既然做了,就一定会被发现。”

    薛笑人喊道:“那我也不要你替我顶罪!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解决!”

    薛衣人深吸一口气,“长兄如父,我是你的兄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薛笑人又像孩子一样,大叫起来,“我不要!从小就是你为我做好每一件事,逼我练剑,教我习字,薛笑人永远是薛衣人的弟弟……”

    薛衣人:“你不想做我弟弟?”

    薛笑人被打断了,他咬着牙道:“如果能够选择,我当然不愿意!但是已经是了!已经是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永远都是好哥哥,我永远都是不懂事的弟弟!”

    这话在原著里也出现过类似的,听得段小庄浑然忘了自己还是人质,恨不得骂薛衣人,是啊是啊,你这个渣攻!

    薛衣人脸色有些发白,嘎声道:“原来那些传言,竟然是真的吗?”

    “什么传言……”薛笑人有些茫然,然后猛然明白过来,薛衣人指的就是段小庄散播出去的那些谣言,气急败坏的道:“不是!”

    薛衣人颓然道:“你是我的弟弟,永远都是,笑人,你怎么这么糊涂呢……”

    薛笑人:“………………”

    薛衣人长叹一声,“也罢,是我误了你。”

    薛笑人眼睛都要红了,“我说了,不是!不是!我根本不喜欢你!”

    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写满了同情,只有段小庄的还带了些幸灾乐祸。

    薛笑人一口凌霄血堵在喉口喷不出来,总算明白什么叫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薛衣人缓缓阖上眼,“香帅,答应薛某的事,还请记得。”说着,他横剑于颈,眼看就要引颈自戮!

    薛笑人一声尖啸,放开段小庄,身形如同幻影一般,身法施展到极限,竟然冲过去一把握住了薛衣人的剑,顿时满手鲜血,喷洒了薛衣人一脸。

    薛衣人睁开眼,“笑人,你松手。”

    薛笑人哭着道:“我不用你替我顶罪!人都是我杀的,不用你来偿命!我自己偿!你一辈子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欠你的永远也还不清,最后这一件,我自己来做!”话音未落,他握着那剑的手一用力,锋利无匹的剑锋就深深刺进了他的心脏。

    薛笑人的手渐渐松了,身体一软,被薛衣人接住。

    这一剑正中要害,深入心脏,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他口中流出鲜血,“我、我欠你一世,此生还不了了,大哥,来世……”

    薛衣人眼中流出两行浊泪,握住薛笑人的手,“笑人,大哥这辈子都不知道你的心思,你太傻了,太傻了……若有来生,我……我……”他好似下定决心一样,道:“若有来世,大哥也不会负你的!”

    薛笑人眼睛圆睁,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本来还能苟延残喘一会儿,硬是活生生被他大哥的情深意重给憋的狂吐血,脑袋一歪就死了,看起来就像死于临死前心意终于得到回应的狂喜。

    一代高手,死不瞑目。

    鲜血染红了薛衣人的衣裳,这身白衣,又成了“血衣”。薛衣人,血衣人,只是不知道他是否还会像从前的每一次一样,将这件血衣收起来。

    此时天地间只剩下薛衣人的悲鸣。

    “笑人……”

    胡铁花一瘸一拐的爬了起来,走到段小庄身边,感慨的道:“虽然兄弟乱.伦不容于天,但无论是薛衣人对他弟弟的维护,还是薛笑人对兄长的深情,纵使有些扭曲,但还是让人动容啊,对吧?”

    段小庄:“……对!”

    作者有话要说:晋江我败给你了...跪

    后台显示章节内容是在的,为毛前面看不到ORZZZZZZZZZZZZZZZZZ

第五十二章

  楚留香和段小庄离开了松江府,但是留下江湖又一个传奇,盗帅楚留香和天下第一剑客薛衣人一决生死,平局,并无胜负。同时,掀起江湖腥风血雨的神秘杀手组织幕后黑手浮出水面,竟是薛衣人的胞弟,装疯多年的薛笑人。

    楚香帅追查此事数月,在揪出凶手后,薛笑人畏罪自杀,早已退隐的薛衣人宣布不会为胞弟复仇,是他罪有应得,并且薛衣人时隔多年,利剑出鞘,将薛笑人杀手组织余孽尽数屠尽,为薛笑人收拾残局。事毕他便收敛尸骨宣布闭庄,世上再无血衣人。

    当然,所有人讨论的最多的除了因此事声名更盛的楚留香,以及江湖神话薛衣人,就是幕后黑手薛笑人对其兄的不伦之恋,他做出罪不可赦的事,竟然只是为求兄长的关注。过五十的老头了,这黄昏恋玩的可够劲……

    胡铁花眉飞色舞的讲着自己听来的传闻,“不知道哪来那么多‘知**’,好像亲身经历了一样,说的有眉有眼,我都不知道,原来薛笑人还留着他哥小时候送他的布娃娃,哈哈哈哈,薛笑人小时候喜欢布娃娃啊?还有什么薛笑人数次谋害大嫂,一个雨夜发生在喝醉酒的兄弟间的故事,为什么薛红红长得那么丑……哈哈哈哈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段小庄笑得直捂肚子,近来江湖各种传闻散播,薛笑人泉下有知,肯定不想投胎了,得等着段小庄下来死掐……

    楚留香不忍的道:“薛衣人招你惹你了……”

    段小庄义正言辞的道:“就是这样,我才说是薛笑人单恋他。要是薛衣人也惹了我,这故事可就是继梁祝之后又一大爱情悲剧了。”还不知道要唤醒多少少女的腐女之魂。

    楚留香语塞,段小庄说的还真没错,他也相信段小庄能做出在秦儒报上连载知音体《我朝最大的爱情悲剧——天下第一剑客和他弟弟不得不说的故事》,绝对比那些不实江湖传闻要真实、狗血、带感一百倍。

    他们现在正坐在马车上,点了三个炉子,外面正飘着鹅毛大雪。

    胡铁花笑够了,道:“老臭虫,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

    楚留香怔了一下,转而问段小庄道:“你呢?”

    段小庄道:“我?我当然是回京城了,还能去哪,何况我大仇未报呢。”

    楚留香眼睛一亮,笑道:“不错,我还答应过你要帮你报仇呢,这样,我也去京城好了。”

    段小庄一声怪叫,“你也去京城?”

    楚留香道:“怎么?不行吗?”

    段小庄:“你走到哪里,麻烦就到哪里,你就是会走的大麻烦!”

    楚留香和胡铁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他们也觉得段小庄说的很对,楚留香身上的麻烦,还真是数也数不清。

    段小庄翻了个白眼,“你要去哪里我管不着,只是这回可别住我家了。”

    楚留香:“为什么?”

    段小庄:“床太小。”

    胡铁花听了这话,就开始古怪的笑。自从认识了段小庄,他觉得自己开始喜欢琢磨别人话中的深意了……

    段小庄冲胡铁花一乐,胡铁花立刻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左顾右盼起来。

    楚留香道:“小胡,你又打算去哪里呢。”

    胡铁花道:“我啊,去江南,我说……你要在京城待多久啊?”

    楚留香道:“说不准,十天半个月也有可能,三五个月也有可能。”

    胡铁花道:“三五个月?你不打算回去过年了啊?”

    楚留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胡铁花说的回去,是回他那条大船上,他有些出神,“原来已经快过年了,我记得大约二十年前,我们还有老姬还在一起过年,放鞭炮,买糖人。”他们来到松江府是冬至,现在已经年根了,年关将至,忙着薛衣人的事,他们竟然都没注意到。

    胡铁花打趣道:“你真是老了,已经开始想以前的事了。我说,难道你这么多年,都不陪蓉蓉、红袖和甜儿过年的吗?”

    楚留香自己算了下,“倒真是少,少啊,你也知道,我麻烦缠身,说不上就在哪里过了年,或者是被人拉着一起喝酒。”

    胡铁花道:“那难得今年没事,你也不和她们过吗?”

    楚留香摸摸鼻子,“都说好了去京城。”

    胡铁花那双又黑又亮的眼珠一转,嘿然道:“我知道了,你是想着陆小鸡一个人冷冷清清的吧,老臭虫还真是够朋友。”

    段小庄:“怎么又扯到我了,别啊,我可无所谓。”在现代,年味早就没有那么浓了,他家里亲戚又少,父母早就去了,很多年都是一个人默默写着新春特别加更度过的除夕,也因为他年节不仅不断更,还加更的行为,那是受到很多读者夸赞的。到了古代后,这身体也是孤身一人,朋友没几个,过了两个年,也都是随随便便的。

    古代人还是很重视春节的,胡铁花瞪大了眼,“无所谓?这可是阖家团圆的佳节,怎么会无所谓呢。”他是江湖人,漂泊来漂泊去也就罢了,过节也都是朋友们一起喝喝酒,怎么段小庄一个“百姓”也这么江湖气啊。

    段小庄耸肩,“我父母早就去见太祖了,我就一个人,团不团聚都一样。”

    胡铁花还以为戳中他的伤心事,“对不起啊,我……”

    段小庄看他挠头的窘样,笑道:“没什么,好几年了,也没什么。”

    胡铁花一拍楚留香的肩膀,“老臭虫,这个决定做得好,可惜我和人约好了在江南见,陆小鸡,明年我一定陪你过年啊。”

    段小庄挠头,他还真是无所谓,没想到胡铁花这么热心,“好吧,那胡大侠到时候记得给我带压岁钱。”

    胡铁花:“还要压岁钱?陆小鸡你多大了啊。”

    段小庄:“我就是多大你也得给压岁钱啊,不然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你知道吧,我和小火神可是已经结下了深厚的友情,你和楚留香不得不说的……”

    胡铁花:“……别!给给给,要多少给多少!”

    段小庄眼睛顿时变成两个元宝,“你闯荡江湖这么多年,有没有什么奇遇啊?”

    胡铁花正色道:“有。”

    段小庄:“快说。”

    胡铁花神神秘秘的道:“我近年来最大的奇遇,就是遇到了一位高人,他看似半点武功也不会,却在谈笑间解决了女魔头石观音,和神水宫主水母阴姬,更是逼得天下第一剑客闭庄不出……”

    段小庄:“呸!”

    胡铁花嘿嘿笑,“这真是我最大的奇遇了,你该问问老臭虫的。”

    段小庄:“我是说,你们就没有什么掉下山崖,然后发现一密室的珠宝,以及一本绝世武功秘籍,这些都是昔年叱咤风云的前辈留下来的,他苦觅传人,却寻不到好资质的苗子,只好把财产都封在石室,以期有缘人……”

    胡铁花瞪大眼:“还有这等好事?不愧是文人,想象力就是丰富,怎么不捡到一个玉简,里面是修仙法诀,练完就白日飞升啊。”

    段小庄:“……”

    忘了,那桥段是金庸,这里是古龙……

    不过胡铁花说的那桥段虽然不是金庸也不是古龙,但真有不少,是X点修真小说……

    楚留香也笑道:“单有秘籍,却无人指点,怎么能练好武功呢。虽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总不能连靠秘籍领进门啊。武功一道,颇多经验只能靠口口相传,我们也都是师父带出来的啊。”

    段小庄干笑,“我一编故事的,别较真嘛。但是你们……楚留香你揽了那么多麻烦,难道就没有人感恩,然后送你一些珍宝啊?”

    楚留香还真认真想了一下,“有,最近一次就是大沙漠里,龟兹王送的极乐之星,让给你了。”

    段小庄:“…………”

    段小庄不死心,“那再往前呢?”

    楚留香摊手,“全交给红袖,然后她都兑成银子,送给需要帮助的人了。”

    段小庄这才想起这位盗帅,不要说别人送的东西,就是他偷来的不义之财,也都从不自己挥霍,而是尽数做慈善去了,全天下为富不仁之人的口袋,都是盗帅的金库。

    楚留香看他嗫嚅着嘴唇,好像有什么要说,主动道:“你想说什么?”

    段小庄憋了半天,“你……你……红领巾啊你!”

    楚留香:“……啊?”

    段小庄:“不,你不是红领巾,你简直是戴着红领巾的活雷锋!”

    作者有话要说:晋江我谢谢你了...光登录就花了半个多小时你熊的=皿=

第五十三章

年关将至,京城处处都是烟花爆竹的硝烟味,以及从每个人眼角眉梢带着的喜气。段小庄和楚留香一起往段小庄那间小房子走,段小庄还在心底琢磨又是好些天没在家,肯定落了不少灰尘,要找个什么办法让楚留香来搞卫生呢……

    “这不是小段么?好不容易出门了,是要去置办年货吗?”住在附近的大婶恰好抱着一堆年货回家,看见段小庄了便和他打个招呼。

    平时很少出门,段小庄连她姓什么都不记得,傻笑着道:“刚回来呢,出去了一趟。”

    大婶道:“那你得赶紧去买年货,集市上人可多了,这再过几天就不摆摊,想买也买不到了。”

    段小庄胡乱点了下头,就开了门。

    楚留香跟在他后面踱进去,“你平日难道从不出门么,这么多天不在家邻居居然都没发现。”

    段小庄:“那是,跟着你走的这几趟,比我这辈子走的路还要多。”

    楚留香颇为无语,“难怪白成这样,身板也瘦的没几两肉。”

    段小庄:“你懂什么,浓缩才是精华。赶紧的,把屋子打扫一下。”

    楚留香:“……为什么是我?这是你家啊。”

    段小庄理直气壮:“要住在我家,就要劳动,把灰尘都抹掉就行了。”段小庄作为一个死宅,没有女朋友,自己也不会动手,以前在现代都是请钟点工,穿越了后就是秦老板一手包办,让他家丫鬟定期来给段小庄打扫卫生。

    楚留香又什么时候打扫过卫生呢,不过他在屋子里转了几圈,就开始动手了。

    他并着五指,看起来轻飘飘的扇着,内力吞吐,就将面前的灰尘都扇得往前飘,最后拢成一堆,扇累了就吹,一口气吹过去段小庄就捂着鼻子往外跑。

    段小庄站在门外看他“打扫”,“……高手!”瞧这肺活量,拿仪器测试一下还不来一个吹爆一个。段小庄当年体检测试肺活量的时候就发生过这种情况,他脸红脖子粗的吹,医生扶着眼睛催:“你吹啊,你倒是吹啊!”

    最后,段小庄家被楚留香打扫的真·一尘不染,段小庄看着比用抹布抹得还干净的地,笑得见牙不见眼,“太贤惠了,能嫁了。”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