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三十招后,黑衣人一剑刺中他的左肩。

    黑衣人嘿然冷笑,“下一剑,就刺你的胸膛。”

    他说刺胸膛,就决不辞腰腹,即便提前告诉楚留香,楚留香也挡不下他的剑。

    寒光一闪,眼看软剑从楚留香的肩膀抽出,带出一串血花,然后直刺他的胸口!

    “薛衣人——!”

    一声大叫,惊起飞鸟。

    剑锋停在楚留香胸前一寸,只要再进一寸,就一寸,盗帅就要命丧此地。

    但黑衣人停了下来,他阴阴的道:“我不是薛衣人。”

    段小庄舒了口气,他当然知道他不是薛衣人,但此地只有他们三人,他若喊出黑衣人的真实身份,黑衣人就非杀他们不可了。而薛衣人和他关系密不可分,喊出薛衣人的名字,也能拖一拖。

    段小庄腿在打颤,楚留香要是死了,黑衣人也不会让他活下来。他深呼吸几下,从马车上……摔下来。

    黑衣人:“……”

    楚留香:“……”

    段小庄:“……”

    他觉得自己摔着摔着都习惯了……这回他镇定自若的站了起来,走到楚留香身边,楚留香低声道:“你为什么不跑?”

    段小庄勉强笑道:“我与你共生死。”

    我擦,以为哥不想跑吗,往南跑往南跑……谁TM知道南边是哪边啊!

    楚留香凝视他,“你不应该留下来的……”

    段小庄嘴角抽了一下,忍住想吐血的冲动,对黑衣人道:“我知道你是谁。”

    黑衣人不言不语。

    段小庄:“我知道,你是薛衣人。”

    黑衣人冷冷笑了几声,确定段小庄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嘎声道:“是吗?”

    真是这时,段小庄突然扬手,一把细细的粉末撒向了黑衣人,黑衣人顾不上楚留香,原本指着楚留香的剑挥起一片剑光,往后急退几丈。

    段小庄捂住口鼻,冷声道:“来不及了,无色无味,此毒不但一触即死,而且会挥发在空气中,只要呼吸了,就会中毒。”

    黑衣人僵了僵,“不可能,他也呼吸了。”他指着楚留香道,“而且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毒粉。”

    段小庄竖起一根手指,“第一,楚留香的鼻子是个摆设。”

    楚留香苦笑,“不错,这个不是秘密,知道的人虽不多,却也有那么一些的。”

    段小庄再竖起第二根手指,“你知道,神水宫最有名的毒药是什么,而神水宫主又死在谁手中吗?”黑衣人的眼神变得刺人起来,“你……”

    从画眉鸟剧情结束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足够他查到一些东西了,段小庄的意思似乎是水母阴姬死在他手中——但不管是死在段小庄还是楚留香手中,重点还是在于段小庄所说的神水宫最有名的毒药,那就是:天一神水。

    天一神水乃是神水宫特有的独门剧毒,无色无味,在《楚留香传奇之血海飘香》中就有描述,只是区区几滴,就能让三十七个一流高手丧命。

    如果水母阴姬死了,那天一神水会不会落到杀了她的人手中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黑衣人嘶声道:“天一神水,是水。”

    段小庄心跳得很快,但也很兴奋,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有信心一点,“那你知道,在掷杯山庄住了很多大夫,包括江南名医,张简斋吗?”黑衣人眯起眼,不说话。

    段小庄缓缓道:“医毒不分家,一个好的大夫,一定也能很好的用毒。”

    他盯着黑衣人,轻声道:“我把神水给张简斋,将神水的药性融入毒粉中,稀释了毒性——但毒你富裕,这样,这毒就变多了,但是你放心,因为毒性稀释了,发作时间就在一刻钟后,所以,有解药。”

    黑衣人不知道相信没,但看他有些僵硬的动作,多半是信了。

    段小庄忽然有些犹豫的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

    黑衣人一看见那东西,竟是猛的往后又退了数丈。

    ——暴雨梨花钉!

    段小庄现在才拿出来这样绝世暗器来就是放最后一根稻草,先前距离太远,何况就是近距离,他也没十成把握能射中黑衣人,以他的身手,黑衣人在他们距离较近时又一直在看着他,恐怕刚掏出来就被黑衣人先秒杀了。

    所以他摔下车后,立即想起原著里楚留香诈黑衣人说他中毒了,于是趁机抓了一小把土,在手里碾碎,谎称是“天一神土”,让黑衣人心有忌惮,最好相信,再拿出暴雨梨花钉,效果就好很多了。段小庄经过几个BOSS的磨砺,忽悠的功力大增,现在装起来也有模有样了。

    段小庄道:“我没有必要骗你,如果那不是真的毒粉,我何不直接用暴雨梨花钉杀了你呢。我不想弄出人命,真的。”

    黑衣人猛的大喊:“把解药拿出来!不然我发誓,你一定也活不下去!”

    段小庄道:“你淡定一点!我们来约定一下怎么样,你数一百声,让我们离开,我把解药就放在那边树丛里,数完一百声后,你去拿。”

    黑衣人阴□:“万一那不是解药,或者根本没有解药呢。”

    段小庄放下袖子,大口呼吸,“你看,现在我也中毒了,怎么会没有解药呢,就算我把解药放在别的地方,你觉得一刻钟内,我们能赶到哪里拿解药呢。”

    黑衣人道:“那也不能证明你留下的是解药。”

    段小庄语塞,死傻子还挺精的啊……

    黑衣人道:“你把衣服全脱了,身上的东西都留下,这里面必然有解药。”

    段小庄:“……这么冷的天气,会死人的!”

    他也不想当遛鸟侠,这么冷的天气,TM鸟都要冻死了。

    黑衣人干脆的道:“那你就死吧。”

    “……”我去,**啊!段小庄看了看流血不止的楚留香,一咬牙,边在心底诅咒黑衣人蛋疼菊紧边开始脱衣服。寒风凛冽,他一边发抖一边把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还有一些零碎,能吃的只有一包他嘴馋带在身上用油纸包着的糕点。

    段小庄觉得冷得蛋都要碎了,他身体抖得像筛子,蹲下来打开油纸,捏着一块桂花糕吃了。

    黑衣人犹豫道:“这就是解药?我看着怎么像糕点?”

    段小庄白他一眼,“为了骗一些认为解药都是丸子的傻逼。”

    黑衣人:“……”

    段小庄冷得受不了了,“现在可以了吧?”

    黑衣人:“好,你们可以走,但是记住,你们逃得过这次,逃不了下次。”

    段小庄捏起那包糕点,“嗯,你数一百下,我把……解药就放在那边,你看好了,我可没掉包。”他全身光溜溜的,也没办法掉包。

    段小庄身上连鞋都没剩,就拿着一柄暴雨梨花钉防身,为了取信黑衣人成功带走楚留香,他顶着寒风和楚留香站得开开的,小身板在寒风中抖得像重影。他把那包糕点放在一颗矮树的树杈上,回头看黑衣人还没动作,赶紧跌跌撞撞钻进楚留香怀里,“快走!”

    楚留香脱下外衣给他穿上,虽然也不抵用,聊胜于无了。

    此时不要说肩上剑伤很深,就是伤在胸口,也要咬牙运气轻功逃命了。段小庄明白,暴雨梨花钉隔太远对高手就没用,而且只能用一次,而黑衣人又是用暗器的高手,他不用追太紧,远远用暗器就够他们受得了。

    他们不知道黑衣人到底追了没,反正楚留香是没命的狂奔,就算追了,现在应该也暂时安全着。

    随着时间流逝,现在威胁他们的,已经不是黑衣人,而是凛冽的寒风,昨天才下过雪,下雪时不是最冷的,雪后才是最冷的。现在不止是毫无内力,只批了一件外裳的段小庄,就连楚留香,也因为伤口太深,拼命狂奔还撕裂了一些,内力毫无节制的使用,失血之下眼看情况也不好了。

    段小庄这辈子还没这么挨过冻,他现在恨死薛笑人了,上齿打下齿,咯咯作响,“我、我一定、不会放过、那、那傻逼的!”

    楚留香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情笑着道:“那他可惨了。”

    段小庄蜷在他怀里,恨不得变成一个球,那脚就不用冻的毫无知觉了,“还有多久,我觉得我要被冻死了……”

    “不会的。”楚留香安慰道,“不然,我给你输些内力吧。”

    “不行!”段小庄如同前几次他提议时一样,坚定的反对道,“留着赶路,万一他追上来了怎么办,我宁愿冻死,也不要落到那傻逼手里。”

    楚留香忽然停了下来,耳朵动了动,“我想……你可能不会冻死了。”
正文 第五十章

段小庄缩在一堆干草里,捧着一碗热乎乎的狗肉汤,感动得要死,他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觉得狗肉汤竟然是这样好喝的东西,比一品楼的四腮鲈鱼还要美味。

    滚烫的汤顺着喉咙流下去,热气蔓延到四肢,暖和了他冻僵的四肢。美中不足就是他身上还是只有一件长长的楚留香的外衫,只能钻在干草堆里。

    而楚留香就躺在他旁边,正有一个少年在帮他包扎伤口。

    他们现在正处于一间破庙,救了他们的,是十几个丐帮弟子,那个正在替楚留香包扎的少年正是此地丐帮的龙头老大小火神。

    楚留香进来时,他们正在煮狗肉,现在分了一碗给段小庄,可惜他们也没有多余的衣衫能分给段小庄了。这些丐帮弟子,自己穿得都是破破烂烂的呢。

    现在这些乞丐一面坐在火堆旁吃狗肉,一边不住的用眼角打量段小庄。楚留香对丐帮有恩,是很多丐帮弟子崇拜的偶像,今日能见到偶像是让他们很兴奋的事,而偶像手里抱着的光溜溜的男人就是他们所疑惑的事了。

    刚开始,他们只看到露出来的腿,又细又白,还以为是个女人。楚留香重伤,怀里却紧紧抱着一个只披着他的外衫的女人,这符合所有人心中的香艳遐想。

    可脸一露出来,大家就又是失望又是疑惑,虽然挺清秀,但很明显是个男人啊。而能和香帅一副同生共死架势的,又是什么人物。有人猜测也是足以和楚留香相较的江湖高手,可看这人冷得直哆嗦的样子,分明一点内力也没有。

    绞尽脑汁他们也想不出,这个人是谁。

    之前在凛冽寒风中,楚留香听到了乞丐们的笑语,嗅到了狗肉的香味,判断这里有人,进来后更令他高兴的是,这里都是朋友,后方也不见黑衣人的痕迹,想必是逃过一劫。

    小火神一得知他就是楚留香,立刻热情的接待,还翻出了伤药给他。

    楚留香中的那剑着实深,在冷天抱着人狂奔许久,血浸透了内衫,脸色苍白得不像样,他躺在干草堆上,真想痛苦的**出来,但他没有,只是紧紧皱着眉。

    小火神最后扎好了结,问道:“香帅,您老人家没事了吧?”

    楚留香苦笑道:“别叫我老人家,多谢你了,血已止住就无碍了。只是还想问一下,这约莫是什么方位。”

    方才为了摆脱黑衣人,也不及选择方向,一路奔逃,更是不知何处。

    小火神道:“这里荒郊野外的,离哪个村庄都有些距离,比如那边再走一个时辰,就是施家庄,那边再走两个半时辰,就是掷杯山庄,而松江府,就远了去了。”

    楚留香面露喜色,“不知小兄弟能否帮个忙?”

    小火神拍拍胸口,“香帅是我们丐帮的朋友,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当初楚留香查出杀害丐帮老帮主的就是老帮主义子、当时继任帮主的南宫灵,可算是丐帮上下的恩人。

    楚留香道:“我们现在不便行走,还请小兄弟遣人去掷杯山庄,通知左庄主我们在这里。”

    小火神连声道没问题,立刻唤人去了。

    楚留香勉力抱拳,“大恩不言谢。”

    小火神眼珠转了转,从段小庄身上溜过,“好说,我们丐帮弟子承香帅的情,敢不尽力相助。只是我看香帅这位朋友情况不大好的样子,是不是也受伤了?我这里还有些伤药的。”

    段小庄已经喝完了肉汤,正抱着膝不停发抖,听见他这话,“我、我这就是冷的。”

    小火神道:“这位兄弟没有内力么?”他可不像那些普通乞丐,他心眼多,想的也多,还以为段小庄真是个武林高手,只是受了伤才发抖,这就是典型的想太多,或者叫过度脑补,人家干个什么他都要琢磨好一会儿内在含义,再自行丰富前因后果,很有当BOSS的潜力啊。

    段小庄恶狠狠的道:“我要是有内力,薛……薛衣人早就死了。”他不好直说薛笑人,只能说薛衣人的名字。

    小火神吓了一跳,“那你胆子也够大了啊,敢把这种话挂在嘴边。”他还以为段小庄是在吹牛逼,说自己如果有内力,薛衣人都得败在他手下。

    楚留香咳嗽一声,笑道:“他的胆子确实很大,可惜现在恐怕已经被冻上了。”

    小火神道:“那小兄弟快去火堆旁烤一烤吧。”

    段小庄拢了拢那衣服,在十几个乞丐齐刷刷的注视下,别扭无比的走到了火堆旁,坐了下来,旁边坐的乞丐立刻朝他露出个笑容,他也下意识回笑了一下。

    近距离被十几个人直勾勾的盯着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特别这些人地眼神太TM职业性了,他简直有种摸出几个铜板给他们的**……

    段小庄忍不住回头看楚留香。

    楚留香也在往这边看,他对上段小庄的眼神,苍白的嘴唇动了动,道:“我休息一下,左二哥那边有消息了喊我。”

    段小庄忙点头,楚留香便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随着楚留香的沉睡,那些乞丐也纷纷开始好奇的探听了。

    “小兄弟,你和香帅是什么关系啊?”

    段小庄郁闷的道:“什么关系也没有。”

    “那香帅怎么会抱着你来这里呢。”

    段小庄脸黑了:“我倒霉。”或者说,我手贱……

    “哦……唉,什么时候我也倒霉一次就好了。”

    看来这人比我还贱,段小庄想着,“很容易,下次换你和楚留香一起跟薛衣人打架吧。”

    众人都骇了一跳,小火神都忍不住舔了舔下唇,凑过来问道:“方才就听你说薛衣人了,香帅只说伤他的是个高手,怎么,那个人竟然是血衣人?难怪能伤香帅了。不过你不是没有内力么,怎么和香帅一起对上薛衣人,难道香帅正是为了保护你才受伤?”

    一群人眼巴巴的看着段小庄,不过现在段小庄一点吹牛逼的**也没有。

    小火神还以为他要保密,“小兄弟你就满足下我们的好奇心吧,我小火神发誓,这里每个兄弟嘴都严得很,绝不会泄漏出去的。”

    话虽然这么说,但段小庄一看这些人发亮的眼睛就知道,小火神那话和估计放屁差不多,他撇了撇嘴,“说就说吧,不过你们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啊。”

    众人的身体一齐往前倾,这些人都灵泛得很,一下听出段小庄这话等于是说你们可以告诉别人,但千万别说是他传播的。

    段小庄烤着火,舒服很多,清了清嗓子,道:“你们知不知道,薛衣人有个亲弟弟,叫做薛笑人?”

    无论在哪里,丐帮弟子都是消息最灵通的,何况这里就坐着此地丐帮的老大。小火神点头道:“这是自然的,我们在此地行走都要小心着薛家庄的人,薛家庄就算是一个扫地的也被薛衣人指点过剑法,又和他一样横。只是他弟弟在七八年前就因为练剑,发疯了啊。”

    段小庄道:“不错,那么你可知道,他在发疯之时,杀了一个人。”

    小火神道:“他老婆!嘿,这个我也知道,做了他老婆还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平时就只顾着练剑,两人成亲多年,连个儿子也没有,后来更是自己性命也搭上了。”

    段小庄忍不住又倒了碗狗肉汤,边喝边道:“你就不觉得奇怪么,就算他再爱练剑,总有……咳咳,你们懂的嘛,怎么他老婆连个蛋也不下。我告诉你们啊,其实他老婆到了死的那天,还是个黄花闺女。”

    众人顿时悚然。

    小火神道:“这……这话当真?”

    段小庄淡然道:“这是你们求我我才说的,我犯得着骗你们吗。不然你觉得答案是什么,难不成是薛笑人寡人有疾啊?”

    乞丐们都会意的笑了起来。

    段小庄道:“其实吧,薛笑人喜欢他哥,他在装疯。”

    段小庄前面还慢悠悠的,猛然间就抛出一个重磅炸弹,所有人的笑容都凝固,然后一个个都成了=皿=状。

    小火神结结巴巴的道:“这个……这个玩笑就开大了。”

    段小庄沉重的道:“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被薛衣人追杀,难不成是因为我们耍了薛笑人他要帮弟弟出气啊?根本就是薛衣人要杀人灭口,虽然只是薛笑人单相思,但他对薛笑人也是有兄弟之情的,何况他也不想别人知道他家的丑事。”

    小火神勉强一笑,“这怎么可能,只是你说的我们得消化一下啊。”

    一切皆有可能,段小庄在心底默念,嘿嘿嘿嘿,薛笑人你个乌龟王八蛋,想杀哥是吧,哥搞不死也搞臭你。报复射会不止你会,哥也会。

    段小庄看这些人神色都是兴奋又怀疑,便道:“不信啊,你们问问楚留香,他总不会骗人吧?”

    小火神精神一振,对啊,盗帅从不骗人的,但嘴上还是道:“不用不用,我们哪能不信你呢。”

    段小庄低头喝汤,遮住那个贱贱的笑容,不怕你问,就怕你不问!

    待到掷杯山庄的马车到时,已经是几个时辰之后了,张简斋随车来了,一进来看了看楚留香的伤势,就唤醒他给他喂了几粒药丸。

    左轻侯皱着眉,一副内疚的样子,“他没事吧?”

    张简斋捻捻胡子,摇头,“无妨,没有生命危险的,只是有些失血。”

    他眼珠一转,看到挤在一群乞丐中间烤火的段小庄,还以为自己老眼昏花,揉了揉眼睛,“陆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追杀你们的到底是谁啊,怎么这衣服都跑丢了?”

    段小庄赧然道:“一言难尽啊。”

    左轻侯:“你身上可有伤?”

    段小庄摇头,“并无半点伤啊。”

    左轻侯却脸色一变,“一定是个绝顶高手,以武器之势将衣裳粉碎,却不伤皮肉分毫!好精确的控制力啊……当今世上,能做到这一点的,可不多。”

    小火神接道:“此地恰有一位这样的高手啊,剑道已臻化境,要做到这一点,不难。”

    左轻侯自然认识这个人,这个人还是他的老对头呢,“薛衣人……”

    小火神猛点头。

    段小庄郁闷:看来大家都没往他自己把衣服脱了那处想啊,也是,正常人没事一般不在这种天气脱光光裸奔……

    不过,还是就让他们这么误会着吧!

    这时,吃了张简斋的药楚留香也醒来了,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二哥,张先生,有劳了。”

    左轻侯连连摆手,“都是我害了你啊。”

    楚留香苦笑,“不,二哥,不干你的事。”

    左轻侯一瞪眼,“怎么不干我的事,你可是在为我查明珠的事,这才受的伤。你告诉我,薛衣人为什么追杀你?”

    楚留香一下子不知说什么了,他可没查左明珠的事,还帮左明珠瞒左轻侯呢,一下也扯不清他是怎么又去查杀手组织了。而且那事牵扯很广,又复杂,也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小火神看在眼里,却想到别的地方去了,楚留香的样子分明是不好说,他明明是查左轻侯女儿的事,却被薛衣人追杀,难道真如段小庄所说,是因为薛衣人要杀人灭口?

    楚留香想了半天,只能道:“此事按下,我慢慢给二哥解释吧。”

    左轻侯道:“也好,你现在身上带伤,还是快些回去,我为你疗伤。”

    楚留香点头,“我再跟小火神道个谢。”

    小火神笑嘻嘻的挤到他跟前,“香帅客气,您都道过一次谢了,再来我可受不住了。”

    楚留香笑道:“那我也不客气了,你请我们喝了狗肉汤,下回我来找你,请你吃面吧。”

    小火神道:“求之不得!只是这里还想请教香帅一个问题。”

    楚留香轻声道:“知无不言。”

    小火神道:“好,那我就问了。”他斟酌一下,估计到还有左轻侯,恐怕左轻侯不知晓内情,便隐晦的问道:“这……香帅可知道,薛衣人和他弟弟之间……”

    楚留香面色一变,脱口道:“你如何知道的?”

    小火神悚然,“真的啊?难怪他杀了自己老婆……”

    楚留香苦笑,含糊道:“我也不肯定,是我那位朋友告诉你的吗?”他虽是问,却肯定了是段小庄说的,也明白他肯定是心怀怨恨呢。

    不过楚留香这句话就够了,够小火神自行脑补完剧情了,加上他态度**不明,更让小火神认为此事是香帅发现的,真实性无比之高,他哪里知道这都是段小庄扯出来的,比水母阴姬长得眉清目秀貌若天仙、石观音菩萨心肠观音转世、无花从不近女色……还TM不靠谱!

    小火神和一众丐帮弟子,都不约而同露出了一种“你懂,我也懂”的表情,目送楚留香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代发君下午临时加了一单元课,这会儿刚回来所以更晚了,趴地orz

    明天下午也要加一单元课,所以估计也会是这个时间更,姑娘们可以晚点来刷更新

第五十一章

夜,雨夜,夜色浓得像化开的墨,雨丝如牛毛斜织,绵绵密密。

    整座掷杯山庄都安静得好似没有一个活人,每间房都紧闭着门窗,只有灯笼在风中招摇,枯叶在雨里飘落。掷杯山庄里到底有没有活人,没人知道,但掷杯山庄的门口,却实实在在坐着三个大活人,他们坐在地上,披着蓑衣,在屋檐下喝酒吃菜,仿佛是三个避雨的人,虽然这雨并不大。

    三个人吃着四叠菜,一坛女儿红摆在一旁,但只有两个杯子,因为只有两个人喝酒。有一个人不停的看那酒,馋得直舔嘴,也不去喝它,只吃着面前的菜。

    三个人里有个英俊的汉子,眼睛很亮,像猫儿一样,他笑嘻嘻的道:“陆小凤,你想喝就喝呗,放心,你说什么我全当你在放屁了。”

    “我看你不喝酒也在放屁,喝了放得更响了。”段小庄被馋虫勾得正痒,基本是逮谁喷谁。

    胡铁花焉头焉脑的又喝了口酒,“我知道我说不过你,所以我躲着,你继续,嘿嘿。”

    段小庄却不干了,他心里可气了,今天这事儿胡铁花死活拖上他,说什么要凑热闹大家得一起,生怕他死不了一样。段小庄含着筷子道:“我说……你那天不是跑了,怎么又来了?”

    一提起那天,胡铁花的脸就皱得像包子,全是褶,“能不跑么,老臭虫念的那叫什么啊。不过后来我想通了,嘿,这事儿是你和老臭虫做的不厚道,一个写一个念,凭什么我要跑啊,所以我又回来了。幸好我来了,正遇上老臭虫吃了好大一个亏,还有这等大事,我怎么能不掺一脚?”

    他一提掺一脚段小庄更来气,“别说你掺一脚,你就是要和他有一腿也不关我的事吧?你说,你干嘛非要我来,我这身板,薛衣人来了也就是顺手切了我,都不耽误欺负你俩。”段小庄和楚留香二人从薛笑人手下逃脱后,得丐帮弟子相助回到掷杯山庄养伤,市井间也开始流传起薛家的禁断之恋,说的是有鼻子有眼,还很实在的点破了薛笑人在装疯。

    这个时候,胡铁花也赶来了,他来的时候,消息在短短时间内已经大江南北转了个圈。薛家庄对于此事的反应外人都不知道,但薛笑人一直没能再来追杀楚留香和段小庄,应该是被他哥扣下了。紧接着,一封战书贴在了掷杯山庄大门口,薛衣人要和楚留香决战,他心里清楚得很丐帮的消息是哪儿来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