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放下筷子托腮沉思,“你说,如果我穿上裙子,自己陪自己喝酒,算不算愿望实现了。”

    楚留香:“……算吧。”

    段小庄拍桌:“算毛!那你呢,只有一个妹子怎么够,胡铁花又没来,无花也不到,可怜的香帅孤零零的看着我和我喝酒,然后我自撸管向天笑,你一个人独徘徊啊。”

    楚留香:“……”

    段小庄娇羞捂脸,“我虽然可怜你,但是我们不能3P哦。”

    楚留香缓缓道:“……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我觉得我还是不要问的好。”

    段小庄长叹,“你知道西门无恨是谁吗。”

    楚留香:“和西门吹雪什么关系?”他记得段小庄说过自己是西门吹雪,现在又说一个西门无恨,难不成两者有什么关联?

    段小庄:“呃……关系?大概是……兄妹吧?一下子想不起来了,不管了,我问的是西门无恨啊。”

    楚留香:“……不知道。”

    段小庄捶桌:“是你女儿啊!”

    楚留香苦笑:“楚某尚未娶妻生子呢。”

    段小庄揪住他的胸襟摇晃:“你信不信我啊?信不信啊!他真的是你女儿啊!”就是和张洁洁生的女儿嘛,电视剧版里面有说的,无恨啊。

    楚留香眉尖一抖,想起段小庄神奇的能力,低声道:“我当真会有个女儿叫西门无恨?”

    段小庄望天:“是吧……古龙没说,但是八成有。”

    楚留香不禁对自己那个可能会有的女儿产生了好奇,“那么她为什么会叫西门无恨呢?难道她是和母亲姓的吗?”

    和母亲姓……

    是哦,应该是这样了。

    段小庄痴痴傻傻的道:“是啊,西门,西门……她不就是你和西门吹雪生的!”

    楚留香:“…………”

    楚留香很费解,西门吹雪,不就是段小庄么……?

    楚留香:“那是……怎么生的?”

    段小庄:“我也不知道,酒后乱性吧。”

    楚留香看看那壶酒,“………………”
第四十七章
楚留香被段小庄一说,也不敢碰那酒了,生怕来个酒后乱性,再一奸成孕什么的……他知道段小庄喝醉了喜欢胡说八道,比如在沙漠那回,但被他这么一说,楚留香总觉得有阴影。

    段小庄看他不喝了,不高兴的道:“你怎么不喝啊。”

    楚留香:“喝多了万一酒后乱性怎么办。”

    段小庄花了好一会儿才用他酒后负数的智商理解了这句话,“乱性?怕什么,乱了哥也不会非礼你啊。”

    楚留香:“……”段小庄特别流氓站起来,一脚踩在凳子上,伸手隔着桌子揪住楚留香,“告诉你,在我们那会儿,亲一下可不算非礼,那是正常礼节。”

    他离得特别近,近到周围不少游客都注意到了,瞅着他们俩。

    楚留香想挣开,又怕段小庄做出什么奇怪的事,而且也不敢用强的,只能尽量往后仰头,冲围观群众喊:“我不认识他!”

    游客们的脸上就差写上“他刚刚说过你们认识的”。

    楚留香:“……”

    众目睽睽之下,段小庄领导风范的冲大家挥了挥手,然后吧唧一口亲在楚留香唇角,还流氓的舔了一口,心满意足的道:“在我们那儿吧,这么这么强吻才算男人,还得按在墙上亲。”

    围观群众:“……=口=”

    楚留香用袖子挡住脸,“……”

    段小庄一把捏住楚留香的下巴,流里流气的对围观者们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带小倌出来玩儿的啊?哥就是搞基怎么了,早就有读者说哥日后菊花不保了。”

    楚留香:“……”

    唉……这话说的,一看就是喝醉了,这醉鬼对面那个哪点像小倌了,他俩反过来还差不多。围观群众发现这个看起来神采奕奕的小伙子根本就是醉鬼,还是个有龙阳之好的醉鬼,也就没什么好围观的了,各自散开。

    “诶……怎么走了。”段小庄撇回头,“来,再给爷亲一个,我给你三文钱。”

    楚留香拨开他捏在自己下巴上的手,反而捏住他的下巴,向上抬起,狠狠的吻下去。抵开那带着馥郁酒香的温软唇瓣,叩开微张的齿关,勾住软舌濡沫相换,唇齿抵依,让段小庄腿软的一塌糊涂。

    楚留香对双眼迷蒙面带春色的段小庄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塞在段小庄的狐裘,“给你十两。”

    段小庄一看到银子,眼睛都亮了,爬树一样踩上桌子,树袋熊一般扒在楚留香身上,捧着他的脸一顿乱啃。

    光天化日之下,两个狗男男做出苟且之事,楚留香简直不敢想象又开始关注这边的群众里万一有认识他的人该怎么办……早知道就易容出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昏了头,和喝醉了的段小庄幼稚的较劲。

    段小庄亲得差不多,一摊手,“三百两。”

    楚留香:“……”

    楚留香抚着额头,把段小庄扛起来,鲈鱼和酒装回食盒里,在众目睽睽之下轻功一运,逃之夭夭了。在街上随便找了家客栈,开房,进了房刚把段小庄放下来,他就扶着桌子大吐起来——方才楚留香扛着他,恰好顶着他胃,这会儿一下来,就把昨天的饭都吐出来了。

    “我到底是多昏头,才会带他去喝酒……”楚留香脸色精彩,懊恼的自语。还有在向晚亭出格的举动,都因为他们俩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所以他下意识觉得接个吻已经不算什么了,并且还不错……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放在一年前,楚留香是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能毫无障碍的和一个男人接吻的,不仅是他不会信,所有认识楚留香的人,也都不会信的。

    不管楚留香怎么想,也乖乖去找掌柜要了一桶热水,再请小二帮忙买一套新衣裳,在厨房要了一碗醒酒汤。

    段小庄被他扒光了丢进浴桶里,热腾腾的水汽蒸的脸泛红晕,还在嘀嘀咕咕什么“薛衣人和薛笑人兄弟年上”、“捆绑”、“滴蜡”,听得楚留香不寒而栗。

    楚留香把醒酒汤抵在段小庄唇边,“张嘴。”

    段小庄听话的张嘴,刚喝了一口就“噗”一下喷了楚留香满脸满身。

    楚留香一抹脸,“……”

    段小庄淡定状:“射你满脸。”

    楚留香:“……”

    楚香帅告诉自己:和一个醉鬼计较是没意义的!

    段小庄皱着眉道:“酸死了,给朕全灌给无花那个妖僧!”

    楚留香:“……”

    段小庄一翻身,趴在浴桶边沿,露出白嫩的肩膀,和因为消瘦而形状明显的肩胛骨,懒洋洋的道:“你是哪个宫的,给朕撸下管来。”

    楚留香:“……”

    楚留香看了下胸口那团酒渍,出门让小二再买套衣服送来,然后脱下弄脏了的衣裳。

    段小庄在水里扑腾,兴奋的喊:“楚留香!一起来泡澡呀!”

    楚留香:“你认识我是谁了?”

    段小庄沉吟,“你不是朕的香妃么。”

    楚留香:“……”段小庄纳闷,“原来我是乾隆啊……”

    楚留香叹着气摇摇头,跨进了浴桶,幸而这浴桶还算大,装下他们两个倒也绰绰有余。

    段小庄一下子黏了上去,扒在楚留香胸前。

    楚留香无奈地道:“陛下,怎么了?”

    段小庄:“撸管嘛,撸管嘛。”

    楚留香抓着他把他转过去,“陛下,好好洗澡,撸多了伤身。”

    段小庄背对他捂脸,“自从沙漠回来,我就再也没机会撸管……嘤嘤嘤嘤……”

    楚留香:“……陛下自重。”

    “那好吧。”段小庄微微侧头,“香妃,朕赐你——撸管自尽。”

    楚留香:“……………………”

    段小庄负手,“动手吧。”

    楚留香忍无可忍,手绕到他腰前,一把握住他不老实的小黄瓜,段小庄顿时一僵,楚留香无奈,“这回总安分了吧?”

    段小庄伏在浴桶边,用力捶桶,“嗷嗷嗷爽死了!”

    楚留香:“……安静。”他这辈子没想到的事看来还很多啊,不但没想到会很自然的和男人接吻,还没想到他还要帮男人撸管……无比想学段小庄骂一句:擦!

    段小庄好像闹够了一样,往后一靠,正靠坐在楚留香身上,享受那纤长五指的服侍。

    楚留香一僵,他这一坐,挺翘的臀部刚好就坐在楚留香下.身,同样久未沾荤的楚留香的黄瓜很快忠实反映了自己的感受。

    段小庄半阖着眼,“香妃,沐浴之时怎么可以带吃的呢,黄瓜上缴,没收,朕要吃。”

    楚留香:“…………”
48、第四十八章
段小庄拨开楚留香的手,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了水里。楚留香脸扭曲了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了一点,段小庄搭住楚留香的胯,一口就含住了他的黄瓜。
  楚留香倒抽一口冷气,手放在段小庄头上,却不知道是推还是按。
  段小庄张口时有一些水也进去了,简直让楚留香分不清温腻的热水还是口腔。段小庄似乎醉的半清不醒,倒没有一口把黄瓜给咬下来,而是吮吸着,本能一般用舌头舔黄瓜顶端。
  从进沙漠起,到现在,楚留香和段小庄也差不多惨,因为多是集体行动,或者剧情紧张,都没有发泄的机会。本来有琵琶公主和石绣云献身的剧情,也都因为段小庄泡汤了。剩下本来还要和水母阴姬接吻,也没接成,不过这个他应该不期待就是了……;
  所以饥渴的不止是段小庄,还有楚留香。不是有句话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楚留香现在脑子就不怎么够用了,理智告诉他应该推开段小庄,但黄瓜告诉他这样很爽,没有一个女人能比男人更了解男人的敏感点在哪里。
  楚留香低声叹息,就放纵一回吧……
  他的手抚着段小庄柔软的发丝,刚准备按着他的头让他吞的更深一点,段小庄就猛然出水了,“噗”一口把嘴里的水吐出来,大口呼吸,“差点憋死了,爱妃你带的黄瓜好像不新鲜了……”
  楚留香:“………………”
  怎么就忘了段小庄……水!性!不!好!
  段小庄差点呛到,咳嗽了几声,咂巴嘴,又一口含住楚留香胸前的小红点。
  楚留香:“……”
  嘬了几口,段小庄松开,“我擦,樱桃也不新鲜。”
  楚留香:“……”
  楚留香觉得,现在他若还能放过段小庄,就不是男人了。
  他一拍段小庄的腰,“陛下,下面有新黄瓜。”
  “是吗……”段小庄又钻水下去了。
 楚留香舒适的舒了口气,喃喃道:“这回我可不会给他渡气了……”
 ……
  以下河蟹1332字吸黄瓜描写(作者抱头逃,不要揍我!)
  
  楚留香之所以是楚留香,因为他即使在情.欲之中,警惕心也不会完全放下,所以当窗户有动静时,他第一时间就将视线投向那里,手也移到段小庄腰上,若有任何意外,他就会有所动作。
 “嘎吱——”
  窗户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抹嫩绿色闪了进来。
  一个窈窕漂亮的年轻女孩,就坐在窗台上对楚留香笑。
  之所以用窈窕形容她,是因为在这样冷的天气,她竟然只穿着能完全突显身材的薄薄的绿色春衫,仿佛是严冬里的一抹新绿,春色逼人。加上她姣好的面容,实在是非常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而楚留香此刻虽然目光也在她身上,心思却绝对不在她的身材上面,他只是在想,有些麻烦了。
  这个女孩应该不过十七八岁,她曲着膝,莲钩上是一双薄薄的精致绣花鞋,鞋面绣着香艳的鸳鸯,弓起的形状如同新月一般。
  她笑着道:“你就是楚留香么。”
  楚留香摸摸鼻子,“恐怕就是我了。”
  她道:“久仰香帅大名了,真高兴见到你,我叫小绿。”
  楚留香苦笑,“我却不怎么高兴,难道小绿姑娘不觉得我们现在有些尴尬吗。”
  小绿张望了一下房间内,“你那位朋友呢,他可也是我的目标之一。”
 “噗!”段小庄从水里钻出来,一口水喷在楚留香脸上。
  小绿:“……”
  楚留香抹去脸上的水,坚强的道:“……在这里。”
  小绿:“…………”
  小绿的表情变得诡异古怪起来——无论是谁看到名满天下的香帅浴桶里,居然冒出个光溜溜的男人,想必都会是这样的表情。
 接着小绿就更古怪的笑了起来,“原来香帅也是风雅之人,性好余桃。”丫丫的港湾 小说 股坛  娱乐
  楚留香又开始摸鼻子了,这时候他自己都觉得解释什么都很苍白。
  段小庄大口喘着气,“这、这哪来的软妹啊,身材不错,我喜欢。”
 小绿柔声道:“那你喜欢我怎么做呢。”
  段小庄:“我喜欢你关窗,冷。”
  小绿:“……”小绿深吸一口气,跳下窗台,把窗子关上,同时从腰上抽出一把软剑,“本来还想色诱,现在看来,似乎没用了,我可是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事呢。”
  楚留香抓起一条毛巾,旋身跳出浴桶,落地之时,毛巾也裹得好好的了,他沉声道:“你是那个杀手组织的人?”
 小绿斜斜提着剑,“不错。”
  楚留香:“敢问姑娘排名第几?”
 小绿露出一个隐含杀意的笑容,“杀了你,我就是第一。”
  段小庄忽然道:“中原一点绿啊?”
  小绿:“……”
 中原一点红本是那个杀手组织排名第一的杀手,现已叛逃。只是他被叫做中原一点红,自然不是他叫小红又排名第一,而是因为“杀人不流血,剑下一点红”。一点红杀人从不多费力气,只一剑刺中要害,杀完人只剑尖有一滴血
  而这个小绿敢于接下这个因为附带了个楚留香而难度直飚的任务,还扬言要取代中原一点红的位置。也不知她有什么厉害之处,恐怕比起中原一点红,也是不遑多让的。
  楚留香道:“在下虽未隐藏行踪,但还是为贵组织的情报惊讶,一路上在下并未发现有人跟踪,难道姑娘是在我住进来后,接到情报再赶过来的?”
  小绿冷冷道:“我知道你想试探什么,不错,我们组织的情报虽称得上厉害,也没有到密布全中原大街小巷,谁让你来的是松江府呢。像香帅这样出众的人物,稍一打听也知道了。”
  楚留香目光一闪,松江府竟然是这个杀手组织的大本营,加上这些杀手的剑法都与薛衣人一样快而力求简洁、杀人,难道二者之间,果真有什么密不可分的关系?加上薛衣人因为一些小事就要动手,难道……他就是杀手组织的首脑?
  楚留香为了自己这个推测心惊肉跳,若真是薛衣人……;
  小绿悄无声息的走了几步,“小女子今日就请教一下香帅天下无双的掌法和轻功了。”
  楚留香但笑不语。
  
  楚留香和中原一点红第一次见面时就过了一百四十四招,中原一点红从不出无用之剑,他那一百四十四招,招招致命,每一剑都是杀人之剑。而楚留香在这一百四十四招下,游刃有余。
   现下对上小绿,他只用了九十三招,就夺下了小绿的软剑,架在她白嫩的脖颈边。
  小绿咬着她鲜红欲滴的下唇,“你动手吧。”
  她闭上眼,仰起头,露出自己的咽喉,白皙而脆弱,这么细的脖颈,雪堆就一般,仿佛一拧就要折断。那挑起的眼角还带着一点殷红,薄薄眼皮下的眼珠仿佛还在不安的转动,还有她火红的唇角,抿成决绝又惊艳的线,妩媚动人。 
  楚留香的剑没有动。
  小绿微微睁眼,眼中充盈着水汽,可怜又倔强的看着楚留香,“你为什么还不动手。”
 虽然刚看到楚留香和一个男人**不清,但这种时候,小绿还是想利用自己身为女人的优势,也是最开始她想用的计划。毕竟,江湖上广为流传楚留香的风流多情,却还未曾传过他是一个断袖呢。
  段小庄在浴桶里扑腾,“救命啊!我要淹死了!”
  小绿:“……”
  楚留香:“……”
  小绿瞥向段小庄,眼中闪过一丝不善。
  楚留香一挥手,软剑深深钉入墙中,“你走吧,你应该知道的,楚留香从不杀人。”
  小绿有些不甘,“我以为我刚才马上就要成功了的。”
  楚留香淡淡道:“姑娘,你袖中的短剑实在不像你想的那样藏得很好。”
  小绿的脸涨红了,“你放过我,一定会后悔的。”
  楚留香目光一闪,“就是再来一百遍,你也无法成功。你不如一点红的原因,就是……你是一个女人。”
  小绿反驳,“但我的剑法不比他,也不比任何男人差。”
 楚留香道:“可你其实很不喜欢你现在的剑法,实用,但是简单枯燥。所以你每次使剑时,总会花一点心思,想着怎么让它漂亮一点。你永远无法领会到杀人的剑的精髓,因为你是个真正的女人。女人的天性,是改不了的,所以你永远赢不了我。”
  小绿愣了一下,喃喃道:“不错,你说的不错……”
 她神情恍惚,低着头沉思许久。
   她跳上了窗台,打开窗户,冲楚留香一笑,“香帅果然是最了解女……啊!!!”

  段小庄拍手,“三分!让你不关窗!”
  楚留香探头看了眼楼下,面露不忍,“那好像……是个瓷枕吧。”
  段小庄:“没砸丫脑门就算好的了,唧唧歪歪那么多她不冷我冷啊。”
  “……”楚留香忽然道:“你酒醒了?”
  段小庄:“……”,
  楚留香:“……”
  段小庄羞愧捂脸,“泡多了热水就醒了,还有点晕。”
  楚留香:“那你……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沙漠那回,他事后就完全不记得自己前晚说了什么。
  段小庄:“不记得!”
  楚留香:“……”
  
  段小庄又把头浸回水里,他是真的不记得,就算记得也要说不记得啊。虽然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是也明白自己那个不把门的嘴……刚刚他慢慢缓过来,就发现自己在水里,还喊了声“救命啊!我要淹死了”,随即发现就是坐着也淹不死他……
  接着,就觉得嘴巴里什么怪怪的味道,以及一些很破碎的残存的记忆……
  段小庄内心咆哮:哥会告诉你们哥猜到那是黄瓜的味道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再提醒一下,是盛大通行证和客户号,有妹子又搞错或者没给通行证,怕你们又不看回复,这边再说一下哦

第四十九章

所谓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有时候段小庄觉得如果要比一比脸皮厚,他也能在武林中占一席之地,弄个什么“脸帅”,反正正常人在那么尴尬的事发生,是决不能像他一样面色如常的……

    楚留香也拿不准他究竟还记不记得,又不好直接开口问,两人只好带着一点尴尬的走在回掷杯山庄的路上,纵然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中间却隔了有一人宽。

    冬天太阳下山得早,此时时辰并不算太晚,天边却已挂上了一弯新月,夜色浓重。

    掷杯山庄在松江府郊外,他们出城后便坐上租来的马车,楚留香就坐在车辕上驾车,段小庄抱着炉子在车内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段小庄忽然感到马车停了下来,他有些疑惑,四周静悄悄的,还有虫鸣,不像是到了掷杯山庄啊。楚留香也不说话,他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停下?”

    楚留香声音低低的从门帘那边传来,“恐怕,有人不想让我们走。”

    段小庄悚然,掀开帘子,马车前面竟立着一个面覆檀木面具的黑衣人,正是杀手组织的首脑。

    楚留香依然悠闲的坐在车辕上,“又见面了,我正在想阁下何时才会出现呢。”

    黑衣人目光如电,灼灼盯着段小庄,“嘿嘿,好一桩任务,还搭上个楚留香,我今日只好亲自出手解决你们了,只是不知香帅酒喝得如何,能接我几招。”

    段小庄脚一软,往前一扑,就滚进楚留香怀里。

    楚留香无奈低头看他。

    段小庄讪笑,“腿、腿软了……”

    楚留香站起来,转身将他放回车内,低声道:“等我们动起手来,你立刻向南跑,不要停,到了掷杯山庄就安全了。”

    说罢,他转回身,跳下车,迎着黑衣人走去。

    段小庄刚想喊,又对上黑衣人毒蛇一般的眼神,腿又软得像面条了,说不出话来。

    楚留香站在黑衣人面前,双手空空,“你的剑呢。”

    黑衣人从腰间抽出了一柄软剑,剑光如霜,映着冷月,仿佛随时都能割破空气,划断敌人的喉咙。楚留香看见这柄剑,喉口紧了紧,“这剑……”

    黑衣人:“这是小绿的剑。”

    楚留香:“她怎么了?”

    黑衣人冷冷道:“死了,我并没有把杀你们的任务交给她。”

    楚留香叹息着摇头,“因为这样,你就杀了她。”

    黑衣人:“她死了不是因为擅自来刺杀你,而是因为她既然胆敢违背我的命令,却还是没有杀了你。若是她杀了你,我绝不惩罚她。”

    楚留香:“可是你培养这样一个高手,需要不少时间,就这么杀了,难道不可惜么。”

    黑衣人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既没能杀了你,又不遵命令,这种废物还留来干什么?”

    楚留香不禁道:“你这个人就像你的剑一样,残酷无情。”

    段小庄忍不住自言自语:“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黑衣人毫无起伏的道:“你才无情你才残酷,你才无理取闹。”

    段小庄:“…………”

    这都听到了?段小庄咽了口口水,“我再怎么无情,再怎么残酷,再怎么无理取闹,也没有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

    黑衣人:“…………”

    楚留香:“…………”

    段小庄拍拍胸口,幸好他没有继续接下去,不然段小庄就要以为他是穿来的了。不然就是哥穿的根本不是《楚留香传奇》,是TM综琼瑶……

    黑衣人忽然一提手中的软剑,“我会让你死的很不痛快的。”

    “……”段小庄忿忿道:“你看,你还说你不无情你不残酷你不无理取闹,你现在可是完全展示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的一面了。”

    黑衣人要不是有面具覆面,恐怕青筋爆的得有指头粗了,他剑指楚留香,“受死吧!”

    楚留香非常无奈地躲开那一剑,“你无情你残酷你无理取闹……也关我的事吗?”

    黑衣人:“……”

    无论中原一点红的剑,还是小绿的剑,都称得上快剑,中原一点红甚至可以在一息之间刺出七剑。楚留香本以为这就是快剑了,但是黑衣人的剑才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快”。

    黑衣人的剑是杀人的剑,而且是能瞬息间使人毙命的剑。他的剑法已经臻至化境,虽然可能不及薛衣人,却绝对是绝顶的剑法,小绿的剑比起他来,就像是七岁小女孩玩得木剑。

    楚留香轻功纵然绝世,却仍不敌黑衣人,第十五招时,他就大喊一声“快跑!”,这个时候他就已经知道自己绝不敌黑衣人了。但他瞥到段小庄竟一动不动,没想到看起来贪生怕死的段小庄会愿意留下来陪他一起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