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楚留香硬着头皮道:“多谢施少夫人夸奖,那您是否能松脚了。”

    薛红红柔情似水的看他一眼,松开了自己那只重逾千钧的脚。

    段小庄已经奄奄一息了,被楚留香拉了起来,楚留香叹道:“别老趴地上去了,脏。”

    段小庄:“……”

    薛红红:“这是你的朋友么?虽然身板弱了点,但长得倒也不错。”

    段小庄看着她的脸就头皮发麻,假装被踩伤了往楚留香身上一靠,别过脸细声道:“快点倾倒啊,你说的,这可是礼貌。”

    楚留香:“……”

    薛红红娇声道:“你们在说什么呢?”

    段小庄抢道:“来之前他就对我说过了,施少夫人使得一手长歌飞虹剑,乃是初唐剑圣公孙大娘的绝技,想必施少夫人风姿不逊公孙大娘。他说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真是令·人·倾·倒!”

    楚留香:“……”

    薛红红娇羞的飞了楚留香一眼,“好你个油嘴滑舌的小子,竟敢对我这般无礼。”但听她的语气,怎么也不像生气。

    金弓夫人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她对楚留香的容貌也很是中意,但薛红红可是她的儿媳妇,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儿媳妇给儿子戴绿帽子呢,咳嗽一声,道:“少奶奶,这小子擅闯山庄,更何况他还是害死茵儿的人,你说,我们该怎么处置他呢。”

    薛红红脸上的春色终于收敛一些了,带着一点惋惜的道:“也是,我看我们就活埋了他吧。”

    金弓夫人眯着眼,“至于他旁边这个嘴贱的小子,就点天灯好了。”

    楚留香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翻脸如此之快,心思之狠毒也实属难得,喃喃道:“女人何必这般狠呢。”

    薛红红笑道:“这就像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一样,狠一些的女人,才能过得好。”就好比她和她婆婆,压在自己相公头上过日子。

    楚留香摇摇头,“在下可不喜欢狠毒的女人。”他一边说话,一边就带着段小庄身形一滑,移到了窗边,往外一蹿,“二位不必送了!”

    金弓夫人嚷道:“我施家庄可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她手中银弹连发,暴雨一般铺天盖地射向了楚留香。

    可她对上的是轻功绝世的楚留香,纵然带着一个人,也轻松的避开了这些弹雨。

    有这般武功的人可不多,金弓夫人怔怔的道:“喂,你果真是楚留香?”

    段小庄终于等到离开这毒妇的出手范围了,大声嚷道:“是你爹!”

    金弓夫人面含煞气,“小杂种,你敢不敢说你是谁!”

    这回不用段小庄说,楚留香就先朗声笑道:“是你娘!”说着这话,他的身体已然到了三十丈开外。

    金弓夫人:“……”

    段小庄:“……”

    金弓夫人和薛红红的轻功都远不及楚留香,她们也根本没有来追,因为她们知道,在楚留香离去的方向,有个薛笑人在那儿,而就算是楚留香,在薛笑人手下也是跑不了的。

    楚留香夹着一颗球一样的段小庄,从庭院掠过,这庭院中有个亭子,亭前的石级上就坐着一个涂粉抹胭脂的老头,正在数星星,“一千三百二十七,一千三百二十八……”

    他穿着大红绣花的衣服,脚下是虎头鞋,手上还有几个挂了铃铛的金圈圈,看起来可笑之极。

    楚留香虽然赶着离开这里,也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还拍拍段小庄,“你看那个数星星的活宝。”

    段小庄道:“弱智儿童欢乐多啊。”

    段小庄话音刚落,那人已从亭前以惊人的速度掠过来,拦在了楚留香面前。

    楚留香一惊,没想到一个活宝身手如此之高。

    段小庄不等薛笑人说话,就抢先道:“乖,小傻逼,不要挡路。”

    薛笑人一愣,随即撅着嘴道:“这位哥哥,你为什么叫我小傻逼啊。”

    段小庄正色道:“小傻逼就是小宝贝的意思啊。”

    楚留香则囧着脸道:“……哥哥?”

    薛笑人又看向他,“这位大叔,你们是什么人啊,我没见过你们呢。”

    楚留香的脸从囧变成> <了,“大叔?为什么他是哥哥,我是大叔啊?”

    薛笑人道:“你当然是大叔了,你这么老了,这个哥哥看起来才比我大不了多少呢。”

    段小庄顿时得瑟起来了,“说得好,说得好。”

    楚留香:“那你岂不也要叫我叔叔?”

    段小庄:“……还是算了。”

    薛笑人:“大哥哥,大叔,你们还没回答我呢,你们从哪里来啊。”

    楚留香摸摸鼻子,“老先生还是别这样叫我们了,实在当不起啊。”

    薛笑人哈哈笑道:“你这个大傻逼,我明明只有十二岁,怎么会是老先生呢。”

    楚留香脸绿了:“……”

    段小庄:“……”

    薛笑人得意的看着段小庄,“大哥哥你以为我是弱智吗,我虽然只有十二岁,也知道傻逼是骂人的话的。”

    段小庄:“……”

    楚留香:“……”

    段小庄不禁在心底想,这也太敬业了吧,这就是做一行爱一行,薛笑人装起傻子来还真不遗余力,他要不是早知道剧情,肯定也认为他是弱智无疑了……

    薛笑人叉着腰道:“刚刚我本来在数星星,都快把月亮附近的星星数清楚了,可你们一来,弄得我一下子忘了自己数到哪儿了,你们说,要怎么赔我。”

    楚留香道:“我帮你把那边的星星数清楚怎么样?”

    薛笑人却摇摇头,“我现在不想数星星了,我要这个大哥哥陪我玩!”

    段小庄愕然,继而在心底破口大骂,我擦,你乱改什么剧情啊,玩你姐夫的!

    楚留香说:“这可不行,大哥哥今天还有事,我们下次再找你玩啊,小弟弟再见。”他说着就拉着段小庄要跑。

    可薛笑人的动作更快,他将手上套着的四个金圈甩了出去,划着金弧击向楚留香。

    他发暗器的手法极其高明,金弓夫人和他比起来,实在差得远了。楚留香硬生生顿住了身子,抄住三只金圈,再以手上握的金圈打飞剩下那只金圈,这才险险躲过危机。

    薛笑人咧嘴笑道:“看你还往哪里走,你要是再跑,我就要用鞋子丢你了。”

    楚留香看着他脚上那双虎头红绒鞋,苦笑着看看施小姐的房子那边,发现金弓夫人和薛红红都没有追过来的迹象,只能叹气道:“那你想玩什么呢?”
第四十三章
 薛笑人眼睛滴溜溜转了两下,“你们先要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这里来。”

    楚留香道:“我们都答应陪你玩了,为什么还要回答这些问题呢?”

    薛笑人道:“因为我想知道呀。”

    正常人应该回答“这是两件不相干的事,所以当然要回答”,但薛笑人不管是装出来的假相,还是他的真面目,都不在正常人之列……

    楚留香只好道:“我叫楚留香。”

    薛笑人又巴巴看着段小庄,“哥哥,你叫什么。”

    段小庄:“我?我叫薛小人。”

    薛笑人疑惑的道:“我才是薛笑人,你怎么可以和我叫同一个名字呢,虽然大家都叫我薛宝宝,可是我也是薛笑人啊。”

    段小庄:“你听错了,是小人,不是笑人。”

    薛笑人想了一下,嚷道:“那也不行,你怎么可以起和我这么像的名字呢,只有一个人可以。”

    楚留香:“那个人是谁?”

    薛笑人吃吃笑道:“当然是我哥哥,薛衣人啊。”

    楚留香脸色有些变了,“原来是血衣人的弟弟,难怪武功如此之高。”

    明明是被人夸奖,薛笑人却不高兴了,只因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冠上“薛衣人弟弟”这个名头,他气哼哼的道:“我比我哥哥的武功高多了。你要是敢叫和我那么像的名字,我就踩死你们。”

    “……”段小庄就听到一个“踩”字,他感觉背心在隐隐作痛……

    薛笑人又重复一遍,“听到没有,不许叫这个名字。”

    段小庄:“只有薛衣人可以这么叫是吧,你怎么称呼他?”

    薛笑人:“当然是哥哥。”

    段小庄:“那你叫我什么。”

    薛笑人:“哥哥……”他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咦——”

    段小庄:“看吧,你也叫我哥哥,我为什么不能叫薛小人啊。”

    薛笑人一下子开心起来,“说得对,说得对,你叫薛小人,我叫薛笑人,我哥哥叫薛衣人,我叫我哥哥作哥哥,也叫你哥哥,所以你就是我哥哥,我又有一个哥哥了。”

    我了个去,自从参与剧情,好运没撞上多少,亲戚倒是捞了不少,石观音是干娘,无花算干哥哥,现在又一下白捡了俩哥哥,再继续这样下去除了那个儿孙特别多的金老太太,全武林都没有人能和他比背景了。

    而且算起来,目前为止,基本上所有BOSS不是被他弄死了就是他认的亲戚,或者成了他亲戚后被他弄死,也有没弄死正在逃窜的……太乱了!

    以后段小庄履历上有两条就得十分辉煌,第一亲戚多,第二马甲多,亲戚从石观音到薛衣人,马甲从西门吹雪到薛小人。你看,读者都疑惑了这文主角到底是陆小凤还是段小庄,他写的到底是陆小凤同人还是楚留香同人……

    段小庄脑子混乱了,本来觉得自己挺废柴,可这么一回想,怎么他还蛮牛逼的。

    楚留香显然也有点吃不消段小庄认亲戚的本事,“薛……薛宝宝,既然你们都是兄弟了,不如让我们走吧,你哥哥还有事呢。”

    薛笑人睁大眼,“不行啊,既然是我哥哥,就要和我回家嘛。哥哥,你会剑吗?”

    段小庄:“呃……我手是挺贱。”

    薛笑人去拉他的手,“不会也没关系,大哥会教你的。”

    段小庄迅速把手抽出来,“我们下次再说吧,哥哥还有事,咱下次再玩吧,乖宝宝。”

    薛笑人扭着身体道:“好吧,我是乖宝宝,我听哥哥的,那你一定要再来找我啊。”

    “一定一定。”段小庄边说边拉着楚留香让他赶紧走人,实在受不了这段剧情的BOSS了,基本上和他瞎扯过后智商都会被拉低到同一水平线……

    ***

    在路上时,楚留香就问道:“在神水宫外时,我就听你提起过,薛衣人的弟弟薛笑人也是一个剑道高手,只是没想到,他竟是个……”

    段小庄接道:“弱智。”

    楚留香哭笑不得,“算吧,真是可惜了,他武功这般好,脑子却坏了。”

    段小庄悠然道:“他的武功好,薛衣人的武功更好,我要是他也要气疯,明明武功已经很高了,偏偏有个武功更高的哥哥。”

    楚留香叹道:“他竟是这么疯的么。”

    段小庄:“这都是因为爱啊……”

    楚留香:“……啊?”

    段小庄:“他从小生活在兄长的阴影之下,人人都只知道他是血衣人的弟弟,他苦苦练剑,发誓要超过哥哥,可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就是达不到哥哥的高度。他对哥哥心中有怨,可他早就不知道,自己是爱还是恨了,或许恨到极点和爱到极点的感觉都是一样的吧。他到底是为了超过哥哥而练剑,还是为了让哥哥把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而练剑呢……”

    楚留香:“………………”

    楚留香僵了半天才惊恐的道:“你……你说……”

    段小庄无辜的看着他道:“我说了什么?”他只是说了一段可以直接拿来做狗血兄弟年下文的文案的话而已……

    楚留香就像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一样,“薛笑人……”

    段小庄若无其事的继续道:“听说,他成亲多年也无子,只将侄儿侄女视如己出,他疯的那天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

    楚留香长舒一口气,“我懂了。”

    段小庄默默摊手:我什么也没说啊。

    楚留香回去后已晚,等到次日左轻侯醒后,他把偷拿的胭脂给左轻侯看了,左轻侯盯着那盒胭脂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才嚎道:“我的女儿!我不管,她才不是什么施茵,她是我的明珠!”

    楚留香道:“可是那房中的摆设,包括她身上的衣服,都和她说的一般无二。”

    左轻侯简直要发狂了,“我不管什么摆设衣服,我只知道她是我的明珠。”

    张简斋劝慰道:“事已至此,你总不能逼她认你吧。”

    左轻侯在原地打转,念叨道:“不,不,她就是我的明珠,她敢不认我,我就打到她认我为止。”

    楚留香道:“难道你舍得打?”

    左轻侯养这个女儿十多年,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当真是对得起她的名字——明珠,真正的掌上明珠啊。要不是左轻侯要和薛衣人决一生死了,怎么舍得早早就给女儿定下婚约嫁出去呢。

    他哭丧着脸道:“她都能不认我这个爹了,我还能不打她吗。”

    楚留香道:“如果二哥放心,不如将此事交给我。”

    左轻侯直着眼睛道:“我连你也不相信,还能相信呢,贤弟愿意帮忙的话,我粉身碎骨也无以为报。”

    只是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就听到一道尖利的声音响起,“左轻侯你这个老狗,还不给我滚出来!你害死了我女儿,怎么给我个交代!”

    这声音明显是用内力喊出来的,响彻云霄,尖的犹如钢丝抛上天际,又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都要断掉,让人忍不住要捂住耳朵。

    左轻侯脸拉了下来,“是花金弓那个泼妇,她竟然找上门来了。”

    楚留香奇怪,花金弓怎么见着谁都说他害死了自己女儿,昨晚是对着他说的,现在又找上门来对左轻侯说了,“二哥,她怎么说你害死了她的女儿呢?”

    左轻侯叹道:“为了治明珠的病,我将江南名医都请了过来,所以她说她女儿就是因为没大夫看病才死的,正是我害死的。”

    楚留香摇摇头,“那二哥打算怎么办?”

    左轻侯道:“难不成我还和她打一场不成?随她去吧,我自不管。”

    可这时他的管家跑了进来,苦着脸道:“老爷,花金弓带了好些无赖来,让他们往府门上泼粪。”

    左轻侯顿时像吞了只苍蝇,怒吼道:“什么?谁给她的胆子!”

    管家道:“她本来只是在叫骂的,这都是她儿媳妇出的主意,还说今日我们不开门,就将整个掷杯山庄也泼满粪,正适合……正适合老爷这个臭老狗。”说到后面那几个字,他的声音已经是低到不可闻了。

    但以左轻侯的耳力,还是听得清清楚楚,他捂着心口道:“这两个泼妇,泼妇!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薛衣人也有个这样的女儿,不知道哪辈子造的孽。真是反了,我连她爹都不怕,难不成还会怕她?”

    楚留香也不禁皱起了眉头,两个女人,嘴巴竟然如此不饶人,不饶人……想到这三个字,他的目光忍不住投向了段小庄。

    段小庄莫名其妙:“我擦,你看我干什么?”

    楚留香摸摸鼻子,干笑,“二哥,你注意身体,别气坏了。”

    左轻侯怒道:“再坏也不过这样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倒要看看,她们是不是真的敢把我掷杯山庄都泼上粪。”

    段小庄:“就算想她们也没那么多粪啊……”

    左轻侯:“……”

    段小庄:“除非她们一趟趟的运粪过来,我看左庄主就坐等她们累死好了,弄不好她们运着运着就累晕,然后一头扎进粪桶里淹死了。”

    左轻侯:“……”

    楚留香叹气,“二哥,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如不介意,此事我出去代为处理好了。”正好他也想有个机会去拜访薛衣人,调查一下杀手组织的事。他看着左轻侯犹豫的脸色,又道:“难不成二哥还要同我见外?”

    左轻侯道:“也不是,只是那两个妇人嘴巴实在太不干净了,怕她们冒犯了贤弟,倒是我的错了。”

    楚留香的目光又投向了段小庄。

    段小庄:“你又看我做什么!”

    左轻侯也看着他,凝重的点点头,“有劳贤弟和陆小哥了。”

    段小庄:“劳什么,我也要出去?”

    楚留香:“陆兄,一……两脚之仇,怎能不报?”

    一说到昨晚的事,段小庄心头火也熊熊燃烧着,咬牙切齿的道:"说得对,此仇不报非君子!“

    楚留香咀嚼这两个字,”君子……“

    段小庄:”……“

    楚留香忽然道:”这个时候我是不是又该说那句话了?“

    段小庄:”……哪句?“

    楚留香笑眯眯的道:”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段小庄:”………………“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我自己更!!我自己更!很难得有木有?而且晚上还有二更哦!

    然后你们懂的,这集的BOSS又要死不瞑目了……估摸着比石观音还死得冤……
第四十四章
 金弓夫人和薛红红坐在一架马车上,撩起帘子看她们带来的那些无赖往掷杯山庄大门上泼粪,她们手中捏着手帕,掩住口鼻,翘着兰花指让那些无赖泼均匀些。

    管家大声道:“开门了开门了,别泼了!”

    大门被里面的人从两边打开,门口站着的一个无赖正提着粪桶,听见管家那句话后也不知是不是没反应过来,已经用力泼出那桶里的大粪,劈头盖脸的朝楚留香和段小庄飞去。

    段小庄还不及反应,就见楚留香动作迅如光电,褪下外衫,手腕一翻,那外衫便在空中绽了朵花,被风鼓得涨起,一丝不漏的兜住了那一桶粪。楚留香再将它一甩,月白色的白衫竟兜着满满的粪飞向了金弓夫人的马车。

    金弓夫人脸色大变,用力放下车帘,那一桶粪就尽数泼在了她的马车上,散发着冲天恶臭。

    薛红红一声惨叫,竟从车内生生劈开车顶,抓着她的两柄剑飞了出来,“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对着我泼粪……又是你们!”她看清楚了这两个人正是昨夜私闯施家庄的两个俊俏小子,脸上竟泛起了红晕,将剑都收了回去,掠了掠鬓角,“你们可是不知道我在车上?”

    段小庄一看她的马脸就感觉中午吃的鲈鱼都在肚子里恢复原形游啊游的,直想游出喉咙,真是惨不忍睹的脸啊,什么凤姐芙蓉姐姐,和她一比起来都是苍井空老师,他撇开眼道:“我们刚开门就有人朝我们泼粪,哪里来得及看车里有什么人呢。”

    薛红红欢喜的道:“如果你们知道有我呢。”

    段小庄诚恳道:“早知道有你,怎么只泼一桶呢,应该将松江府今日所有百姓排出的‘黄金’都送给夫人啊,那才配得上夫人今日穿的黄衫子。”

    薛红红那原本泛红的脸蛋一下变成青色了,“你说什么?”

    金弓夫人也从那马车中跃了出来,对薛红红道:“少奶奶,我早和你说了,这小子说话可不中听了,你昨日还夸他生得不错,真是……”

    “真是瞎了狗眼。”段小庄顺口接道:“昨天你们踩我那两脚爽不爽啊?”

    薛红红最恨别人嘲笑自己的容貌,大多数人因为她爹,可都是一个劲奉承她的“如花容颜”,她昂着下巴道:“姑奶奶愿意踩你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可知道我爹是谁?”

    段小庄在心底狂撇嘴,你爸你爸,难道你爸还能是李双江不成,“最不怕就是炫裙带关系了……你又可知道石观音是我的谁?”

    薛红红冷冷道:“是你的谁也没用,她已经死了。”

    段小庄:“她儿子还没死呢……不对,那你知道杀死她的人在哪吗。”

    薛红红:“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楚留香,在我爹面前,又算个什么,你可知道我爹是谁?”

    段小庄:“加上昨晚,你问的可是第三遍了,虽然昨晚已经给过你答案了,我还是第三次回答你,你都不知道你爹是谁,我怎么知道啊。”估计“你知道我爹是谁”就是薛红红的口头禅了,不管别人知不知道都要问一遍,大概后世什么“我爸是李刚”就是从她这儿来的,这正宗的武二代啊。

    薛红红的马脸一下黑了,“我爹是薛衣人,你若不想死,现在跪下来向我道歉,我还可以饶你一命。”

    段小庄:“你爹也只能是薛衣人了,要随便换个人,你以为你还嫁得出去吗?”

    薛红红被踩到痛处,羞恼的道:“你敢再说一遍?”

    段小庄:“你让我说我就说吗?你求我啊,不过你求我我也不说,什么时候你的鼻子比你的嘴巴要小了再来求我吧。”

    薛红红忍不住摸上了自己那个比嘴巴还要大上一倍的鼻子,“好……好,现在你就是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饶过你了!”

    段小庄嚷道:“你今日要是打不死我,就把这儿的粪都舔干净。”

    薛红红抽出剑,“我今日要是打不死你,就没有脸做薛家的女儿了。”

    段小庄跳到楚留香背后,“快点,快点来舔……打!我就站在这儿不动。”

    薛红红看他躲在楚留香背后,咬着嘴唇不屑的道:“躲在男人背后,难道你是女人吗。”

    段小庄幽幽道:“壮士,如果是和你比起来,我就算女人。”

    薛红红:“……”

    金弓夫人嚷道:“少奶奶,不用对这小子客气,你早该动手了。”薛红红:“是的,我早该动手了。死兔子,今日就让你知道什么话是不能说的。”

    段小庄愣了一下,死兔子?难道是说兔爷,这不是古代用来称呼基佬的嘛,他摸了下自己的脸,郁闷的想,白是白了点,也不至于成兔爷了吧。

    薛红红脚尖一踮,飞身至前,手里两柄短剑寒光瑟瑟,刃似飞虹,一眨眼间就出了七剑,划向楚留香。她虽然性格骄纵,但总归是薛衣人的女儿,家学渊源,剑法很不弱。

    可偏偏她遇上的是楚留香,楚留香反手搭住段小庄的腰,身体生生横向平移了一丈,躲过那疾若飞虹的七剑。

    薛红红眼中闪过惊讶,想起昨夜楚留香躲过金弓夫人银弹的身手,又想到这里是掷杯山庄,盗帅和左轻侯是好友那是天下皆知的,她不禁道:“原来你真的是楚留香。”

    段小庄在楚留香背后手舞足蹈,小人得意,“快点把这些粪都舔了!”

    薛红红狠狠瞪着他:“你有种就从他身后出来,看我不切了你!”

    段小庄嘿嘿笑道:“我偏不,我就站在这里,有种你就来打我,打不到你就把粪舔了,否则你就不是薛家的女儿。”

    薛红红死死盯着他和楚留香,自知不是楚留香的对手,段小庄赖着不出来她也无法,眼睛一转道:“哼,躲在别人身后算什么本事,你们要真算男人,就跟我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