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一推楚留香,“大雄,上!”

    楚留香无奈地摸摸鼻子,跃身与那两个杀手战在一处,他身形飘逸不定,那两个杀手纵然剑快,终究不是薛衣人之流的高手,根本沾不到楚留香半片衣角,就算想从段小庄处下手,也突破不了楚留香的屏障。

    楚留香从容的游走在二人之间,“我可以出双倍价钱,告诉我,那个委托你们的人是谁?”

    两个杀手还挺有骨气,“你休想知道!”

    段小庄:“还挺有职业道德嘛,香帅,削他们!我最讨厌有节操的人了。”

    这两人也看清己方毫无胜利的希望,转身就逃,“你等着,组织不会放过你的!”

    段小庄:“我擦,刚夸完你们就跑啊。”

    段小庄本来坐在床上看打架顺便吐槽,谁知那两人在“组织不会放过你的”后面又添了句——“陆小凤!”,他顿时一扑,“这话怎么对我说啊!他叫楚留香,你们找他啊!破坏你们任务的又不是我。”

    楚留香也并未去追,拍拍手关上门,“他们组织的信念就是不死不休,只要你一天不死,一定会不断派出杀手来杀你的。”

    段小庄郁闷道:“那他们这可定错难度了,有个你在,这任务级别得算SSS级,要排名第一的来干掉你才能完成杀死我的任务,不过排名第一那位已经被你策反叛逃了,所以他们只能让幕后黑手来了……我靠,不会是你买的凶吧?为了揪出幕后黑手你还真是不遗余力啊。”

    楚留香无奈地道:“你想多了。”段小庄道:“不是你是谁,我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

    楚留香道:“这可难说,远的不提,近的……李观鱼算不算?”

    段小庄:“……”

    这么说来……还真算,段小庄摸下巴,“不过他不像是这么没格调的人,他也犯不着请杀手啊,他们拥翠山庄随便一个马夫都能踩死我了。”

    楚留香道:“那你再好好想想,你最近还骂过谁。”

    “……”段小庄:“……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不过我最近骂的人那可多了,我得好好想想。”

    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段小庄道:“我想来想去,也就……无花?”

    楚留香道:“是不是他,也无从得知,只是你且考虑一件事,我最近在查那个杀手组织,我知道你不喜欢搀和进这些事,只是你若要跟着我以策安全,肯定是要和我一同走的。不过,你若想留在京城,我也会找几个朋友来保护你,你觉得如何?”

    段小庄沉默片刻,“你是不是收了邀请要去掷杯山庄?”

    楚留香点头。

    段小庄愤然道:“我和你一起去!不然丫还没完没了了,不就是个破BOSS么,哥也不是缩头乌龟,刷了他去!”

    作者有话要说:妹哟,我就不信发不上来,(╯# ̄皿 ̄)╯╧═╧
第四十一章

 九月二十八是今年的立冬,楚留香和段小庄已经到了松江府,掷杯山庄就在松江府城外,每年的冬至前后楚留香都会到这里来住上几日,山庄的主人左轻侯也会为他洗手作羹汤,烹上一条四腮鲈鱼。

    这个时节寒气已然重起来,段小庄不比楚留香有内力防身,厚厚的裹了好几件衣衫,走起路来简直像随时都要往前一倾,骨碌碌的滚开。

    楚留香忍不住道:“你就不能穿少一点吗,我看这街上谁也没有你穿得多。”

    段小庄翻了个白眼,他穿越前就是南方人,雪都没看过几场的那种,穿过来体质又不是很好,十分畏寒,“这还算多吗,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把棉被披在身上。”

    楚留香道:“我真是搞不懂,你在京城生长,还如此怕冷,难不成从小到大冬天都不出门么。”

    段小庄刚想反驳,接着立刻反应过来不能说,便胡乱答道:“我祖上可是南方迁居至京城的,兴许是遗传下来的吧。”

    楚留香若有所思的样子,看得段小庄心惊肉跳,心想这主角的脑子不会推理到什么了吧。

    不过楚留香也未多问,而是照顾段小庄去租了辆马车,段小庄坐在马车里,点上炉子,总算暖和许多了。

    楚留香在前面赶车,悠然道:“到了掷杯山庄,一定要让你尝尝左二哥调的鲈鱼,那才是真正的人间美味啊。”

    段小庄作为一个吃货,当下就展开了丰富的联想,“好啊,不过我听说他只为两个人洗手做鱼羹,我去蹭吃没问题吧?作为一个屁民,我压力很大啊。”

    楚留香笑道:“水母阴姬可都是你的手下败将,如何不能尝尝左二哥的鱼。”

    段小庄听出他语气中的挪揄之意,哼哼抱怨道:“好好赶车,我怎么觉得这车很颠簸啊,你到底会不会赶车?”

    楚留香的声音从门帘外幽幽传来,“当然不会了。”

    段小庄也挪揄道:“还有你不会的呢?”

    楚留香道:“远一点的路我也会坐马车,只是都会招一个马夫,近一点的路嘛,跑几步也就到了。”

    段小庄:“……”跑几步就到了……忘了,这位可是轻功独步天下的香帅,不是爬个车都会摔下去的段小庄。

    楚留香斟酌道:“你说,那个杀手组织的头脑会在这附近?”

    段小庄虽然未直说,但他说了要刷那个BOSS,然后又跟着楚留香来掷杯山庄,所以楚留香立刻推测出,杀手组织的头脑正是在这附近。

    段小庄顾左右而言他,含糊的道:“应该是吧,我问你啊,我听说薛衣人家也在此处,他家中可有儿女?”

    楚留香略一回忆,“据说有一儿一女。”段小庄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道:“想必‘血衣人’的儿女,风采也不同凡俗吧。”

    楚留香语气中也带上几丝向往,“薛衣人的女儿已然嫁作人妇,听闻她使得,是昔年公孙大娘创下的长歌飞虹剑,曼若舞姿,薛小姐家学渊源,应当是风姿无双吧。”

    段小庄淫.笑数声,“若是见到这位佳人,你会如何?”

    楚留香道:“自然是以礼相待,她已为人妇,我怎能唐突呢。”

    哎呀,还挺有原则嘛,段小庄心想,“但是若能见到她,你也应该表现出很倾倒的样子,女人都喜欢别人为了自己着迷的。”

    楚留香轻笑道:“自然,这也是一种礼貌。”

    段小庄一本正经的道:“好香帅,我欣赏你,男人就应该怜香惜玉一点嘛。”

    楚留香摸摸鼻子,“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段小庄无辜的道:“哪有,大概是因为天气冷了秦老板还没死吧。”

    楚留香:“……”

    段小庄:“别看我,我就是在怪你拦着我揍秦老板。”

    楚留香叹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嘛。”段小庄沉默片刻,“说得好啊,下次我再写了什么不该写的东西,你也记得饶了我。”

    楚留香:“回去就帮你揍秦老板。”段小庄:“……”

    马车驶到了掷杯山庄大门口,楚留香跳下马车,再将段小庄接下来,险些一个踉跄,“你里面到底裹了什么啊,把你家的棉絮都缝在里面了吧?太重了。”

    段小庄嘿嘿一笑,“你怎么知道的。”

    楚留香没有回答,他的眉头紧皱着,看着掷杯山庄的大门,“不对,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段小庄早知道有什么事,丝毫不担心,“那我们进去看看吧。”楚留香点头,疾步走到门口敲门,敲了半天才有一个老头子来开门,楚留香看他迎客的笑都十分勉强,更加担心了,他赶紧去见左轻侯。

    左轻侯看见他后,眼中竟先是一片茫然,半天才反应过来,“贤弟……”

    楚留香惊道:“二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左轻侯黯然道:“明珠……病了,很重的病,她已经一个月滴水未进了,我请遍江南名医,都不见好转,现在都是靠着‘神医名侠’张简斋的方子吊命。”

    明珠正是左轻侯的女儿,左明珠。左轻侯对女儿珍爱非常,也难怪会这般情景。

    楚留香不禁道:“明珠这是什么病,如此之怪,连张简斋先生都无法治好吗?”

    左轻侯的眼睛红了,“我也不知道,她忽然有一日便病倒,怎么也不愿意吃东西,如今已经瘦得和骷髅一样了。”

    楚留香蹙眉,“果真没人能说出这是什么病?”

    左轻侯颓然摇头。

    楚留香回头看段小庄,欲言又止。

    左轻侯抬头看他的神色,才发现他后面还跟了一个人,打起精神道:“这是你的朋友吗?”

    “不错,”楚留香犹豫道,“本想带一个朋友,来蹭一蹭二哥鲈鱼脍,不想发生这种事。”

    左轻侯叹着气摇头,“这位小兄弟,对不起了,若是从前,楚老弟带了个朋友来,我一定十分乐意下厨,可是现在……”

    楚留香连忙道:“无碍二哥,你先稍等,我和我朋友有几句话要说。”

    左轻侯恹恹的点头,都无意去追究为何楚留香会这样唐突的要求在他面前讲悄悄话。

    楚留香拉着段小庄到了一边,悄声道:“你可知道,明珠是否有救?”

    段小庄睁大眼,“就问这个啊,怎么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说。”

    楚留香苦笑道:“我若当着二哥的面问,你的答案要是否定,二哥定然伤心欲绝,连带着还会怨恨上你。”

    段小庄了然道:“我明白了,放心吧,左明珠没事的。”

    楚留香放心下来,刚要和左轻侯说这个好消息,就见一个老人匆匆走进来,往左轻侯嘴里塞了一粒药丸,道:“随我来。”

    左轻侯看他这般,面上露出惊慌之色,“珠儿她……”

    老人点头,“庄主节哀。”

    左轻侯顿时急痛攻心,当场晕了过去。

    楚留香:“……”

    段小庄:“……”

    楚留香:“你、你不是说没事吗?”

    段小庄顿时不知道怎么解释,“放心吧,她没死。”

    那个老人听见了他的话,怒目道:“逝者已去,阁下怎能这样不尊重,老朽行医数十年,还不知道有人能人都没见到就判别生死呢。”

    段小庄心说你个老头子,明明是帮着左明珠诈死,居然还装得有模有样啊,他低头看脚尖,也不回答。

    楚留香截过话头道:“想必这位是张简斋先生?在下楚留香。”

    张简斋脸色缓和了一下,“正是老朽,久仰香帅大名了。”

    楚留香沉吟道:“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冒昧请先生再去检查一下明珠的脉,看她究竟死了没。”

    张简斋的脸色一下变了,“难不成我还能看错,连死人活人也分辨不出来?”

    楚留香道:“世事难料,请先生先看看再说吧。”

    张简斋怒道:“无理取闹!想不到驰誉天下的香帅竟然是个疯子!”他一方面怕骗局被揭穿,一方面又生气有人质疑自己,所以这气生起来,倒不完全是假的,脸都黑了。

    张简斋叫上两个下人扶上左轻侯,一副干脆无视这个疯子的样子,就要离开,楚留香身影一闪,就挡在了他前面,侧身横臂,坚持道:“张先生,请先看看再说吧。”

    段小庄没想到楚留香这么相信他,此时楚留香正是听了段小庄的话,觉得左明珠没死透,心焦之下,怕晚了片刻,还有救的左明珠就会耽搁了,不惜出言冒犯,也要让张简斋去检查一下左明珠。

    张简斋脸拉了下来,“左二爷现在心脉正危,若香帅还要阻拦我,那么就算左小姐还活着,她爹也活不了了。”楚留香急忙将掌心贴在左轻侯心口,输送内力护住他的心脉。

    一炷香后,楚留香额上冒着汗水,松开手,“应当暂时无碍了。”

    张简斋捻捻胡子,命人将左轻侯送到房中,才对楚留香淡淡道:“你们随我来,好叫你死心,看看左小姐究竟死了,难道我一个大夫还会盼着病人死吗。”他说着,就一马当先走了。

    段小庄心说这可不一定,老头子还挺能装。

    楚留香苦笑,和段小庄一起跟上。

    张简斋将他们带到了左明珠“停尸”之处,左明珠就躺在床上,面色如生,但毫无半点气息,而且由于累月大病,已经十分消瘦憔悴,两颊都陷了下去。

    张简斋就站在那床边,冷冷道:“香帅请看吧。”楚留香执起左明珠的手腕,细细的把脉,眉头拧得紧紧的,半晌,才吁出一口气,“没有一点脉动。”

    张简斋哼道:“现在香帅还要坚持她没死吗,希望这话不要让左二爷听到了,不然只是徒惹伤心。”

    楚留香却坚定的道:“不,她一定还活着。”

    楚留香此言一出,不要说张简斋了,就连段小庄都觉得他是不是疯了。只因为段小庄一句话,就死死咬定一个半点心跳都没有的死人还活着。

    张简斋的脸色都要挂不住了,“你……你……”

    楚留香道:“张先生且莫生气,在下只是因为十分相信我这个朋友,何况,相信一个人活着,总比相信一个人死了要让人愉快吧。”

    “儿戏,儿戏!这也太荒唐了!”张简斋暴跳如雷,指着段小庄的鼻子骂道:“你倒是给我说,为什么她还活着?”

    段小庄愕然,“关、关我什么事啊?”

    张简斋道:“不就是你说她没死的吗,那你说啊,她怎么没死了?”

    段小庄郁闷的道:“那不得问你么。”

    张简斋惊疑不定的看着他,“还未请教……”

    段小庄现在装起高人来已经驾轻就熟,随口就胡诌,“不瞒老先生说,在下家传先天八卦,扶乩卜卦,夜观天象,面相手相,测字通阴,样样精通,铁口直断人生死音乐富贵前程,天桥底下头一家。这位小姐的命我算过,并非早夭之相,只是姻缘多舛啊。”

    张简斋的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白,这左明珠根本就是为了逃婚假死,张简斋为了治她的相思病,才答应帮着她骗过所有人,还给她喂了假死药。现在段小庄这么一说,就等于此局莫名其妙因为一个算命的就破了。

    楚留香看他脸色就知其中有问题,左明珠果然没死,面露喜色道:“这样真是太好了,我去告诉二哥。”

    段小庄忙道:“不不不,不能告。”

    楚留香和张简斋都疑惑的看着他。

    段小庄学楚留香摸摸鼻子,“坏人姻缘这种事我可不做,要被驴踢脑袋的,张先生随意吧,我自和香帅解释。”

    楚留香愣了片刻,也沉默的点了点头,算作赞同。

    张简斋对段小庄一拱手,“那老朽就替左小姐谢谢小兄弟高义了,没想到老朽今日也遇到高人了。”

    段小庄配合的做高人状摆了摆手,“不算得什么。”

    不过他心底一想,左明珠要玩的“借尸还魂”现在被他说破了,楚留香也就没必要查这件事,更不会遇到那个后来献身给他的美女石绣云,惹乱人家一池春水,看楚留香现在这为了好友女儿没死而高兴的样子,浑然不觉自己的艳遇已经不知不觉中就被段小庄给坏了,还真是对不起他啊……

    不过,段小庄转念一想,又忍不住偷笑起来,作为补偿,咱们可以给香帅介绍一下薛衣人大侠的女儿薛红红嘛。

    作者有话要说:据说晚上有二更。
第四十二章
段小庄想了半天,还是不能他和楚留香解释,算命算出个事无巨细都知道,也太扯了。请张简斋将他们的计划说了一番,原来左明珠和丁家公子有婚约,且婚期将近,可她与薛斌两情相悦,只是薛斌乃是薛衣人的儿子,和左家正是世仇,左轻侯怎么可能把她嫁给薛斌。

    而左轻侯一位已经绝交的朋友,施孝廉施举人家里也有一个女儿,却是薛斌的未婚妻,恰巧这位施小姐也不喜欢薛斌,而是爱上了一个叫叶盛兰的戏子。两边一商量,决心设下一出“借尸还魂”的局,先让左明珠和施小姐都装病,约好详细时辰,一起假死,然后左明珠假装自己是施小姐还魂。这身体换了个灵魂,那就不是左小姐了,是施小姐,而施小姐正与薛斌是未婚夫妻的,这样一来左明珠就可以嫁给薛斌了。

    而施小姐那边,她找了一具与自己形貌相仿的尸体,时辰一到,李代桃僵,然后和她的情郎私奔去了。其中还有种种细节,也都商量好不提。

    楚留香听完他们的计划,不由抚掌道:“好聪明的计划,两方事先串通,左明珠自称是施小姐,能将施家的事说的分毫不差,还练就施夫人家传武功小鹰爪力,再有张先生和各位名医配合,我二哥怎么能不信呢?”

    张简斋抚须笑道:“不错,我正是看他们计划巧妙才答应帮忙。只是这事还有一环很重要,那就是香帅你。”

    楚留香道:“哦?此话怎讲?”

    张简斋道:“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香帅一言九鼎,若是你在调查之后出来说一句,左小姐身体内的确乎是施小姐,那么不管是左二爷还是薛衣人,都不得不相信了。这天下的人,也都不得不相信了。”

    楚留香沉吟,仿佛在考虑一般,张简斋便静静的等待他的答案。

    正在此时,左轻侯跌跌撞撞的进了门来,“明珠,我的明珠啊……”他伏到了尸体旁边,握住女儿冰冷的手,老泪纵横。

    楚留香缓缓道:“二哥节哀,人死不能复生。”

    张简斋听出他的弦外之音,背着左轻侯微一拱手。

    楚留香微笑不语,如段小庄所说,坏人姻缘,可是要被驴踢脑袋的。

    “我这可怜的女儿啊,怎么能说自己是什么施家庄的小姐呢,贤弟,此事可托在你身上了。”这是出门前左轻侯哭着对楚留香说的话,他万分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女儿,竟成了别人的女儿,只好让楚留香去施家庄一探究竟,却哪里知道楚留香也和张简斋几人串通起来了。

    楚留香是带着段小庄去的,段小庄夜晚比白天穿得更厚了,左轻侯喃喃着这样被发现可怎么办,将自己珍藏的一件黑色狐裘拿了出来,让段小庄换上。

    可段小庄还是抱怨道:“为什么我也要去啊。”

    楚留香道:“虽然我已知道左明珠说的‘分毫不错’,但总要去做做样子,最重要的是,让施家庄的人也知道,我查了此事。”

    段小庄:“对啊,又关我什么事了。”

    楚留香:“你若跟去了,就有理由解释我为什么会被施家庄的人发现踪迹了啊。”

    段小庄:“……”

    段小庄真想把原著给楚留香看:就是没哥你也会被发现好不好!

    施家庄的男人,是出了名的怕老婆。只因施庄主的老婆,乃是江南武林里有名的金弓夫人花金弓。金弓银弹铁鹰爪,就是楚留香也不能小觑。

    而施少庄主的的老婆,来头就更大了,乃是“血衣人”薛衣人的女儿。

    在这样的施家庄,楚留香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带着段小庄进去,他们根据左明珠提供的路线,来到了“施茵”停尸的地方。他们躲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上,可以看见那屋子里停着一具少女的尸体,还有一个老妇人在悲哭,哭着哭着,就伏在榻边睡着了。

    段小庄小声道:“我们进去,带一盒胭脂回去,让左二爷看一看。”左明珠将施茵房中的摆设全都说的一清二楚,只要把这盒胭脂带回去,左轻侯也不得不相信了。

    楚留香搂住他,枯叶一般飘进了房间,抓起梳妆台上的一盒胭脂,动作十分轻,让段小庄不禁赞一句果然术业有专攻,盗帅就是盗帅。

    可是,就是这样的轻的动作,还是被人发现了。

    金弓夫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进来,手中拿着她的金弓,冷冷的道:“站住,不要动。”

    楚留香身体一下僵住,一动不动,低着眼看金弓夫人的鞋子。

    段小庄正转身呢,听见金弓夫人那句话,硬生生停住,不过他反应没那么灵敏,身上的狐裘虽然没有他白天那么多衣服厚,相较其他人,也十分厚了,于是真的像球一样骨碌碌栽到地上,还滚了两下,就趴在金弓夫人脚下。

    金弓夫人下意识退了一步,厉声道:“我不是让你不要动么!”

    段小庄吭哧吭哧:“难道我很想动么?”

    金弓夫人:“……”

    楚留香:“……”

    楚留香忍不住摸摸鼻子,想幸亏段小庄穿的是左轻侯送的狐裘,不然按他白天那个样子,这一趴下光靠他自己大概就起不来了……

    金弓夫人看段小庄挣扎着想爬起来,一脚踩在他背上,“别动了!说,你们是什么人,偷偷摸摸溜进来想做什么。”

    段小庄吐血,“我……我……”

    金弓夫人:“你什么?”

    段小庄手划脚刨:“我……我……”

    金弓夫人怒道:“你什么,快说!”

    段小庄直翻白眼:“我靠!你……你也太重了吧!”

    金弓夫人:“……”

    段小庄奄奄一息:“求你了!脚放开行不,我自己趴着,您别踩了。”

    体重永远是女人最大的弱点之一,金弓夫人羞恼的用力一踏,才把自己那只穿着绿尖金边的绣鞋放开,“快说,你们是什么人,再不说就让你们尝尝我的银弹。”

    楚留香来的目的就是让施家庄的人发现自己,当下老老实实的道:“在下楚留香。”

    可金弓夫人却冷笑着道:“嘿嘿,楚留香,好,那我告诉你,我是水母阴姬。”

    段小庄心说你要是水母阴姬,那神水宫的妹子岂不惨了。

    楚留香苦笑道:“那你说我是谁。”

    金弓夫人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吗?小畜生,你居然还敢来我家,你已经害死了我女儿,还不够吗?”

    这时,一个尖锐的女声插了进来,“什么,他就是叶盛兰?”

    薛衣人的女儿薛红红闻声而至,恰好听见金弓夫人最后那句话,她顺脚踩在段小庄背后,把刚刚缓过来的段小庄又踩趴下,“是趴着这个还是站着这个?”

    段小庄:“…………”

    我擦,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你们这是。

    楚留香真是不忍侧目了,“这位夫人,能松开你的脚吗?”

    薛红红尖声道:“你算哪根草,也敢命令我?你知道我爹是谁吗?”

    段小庄:“你都不知道你爹是谁,我们怎么知道……”

    薛红红:“……”

    楚留香:“听夫人这样说,想必是薛衣人大侠的女儿,施少夫人?”

    薛红红冷哼,“知道就好。”

    楚留香缓缓抬头:“久仰芳……”他最后一个“名”字在看到薛红红的一刹那便自动消音了,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这位施少夫人长了张马脸,长长的,抹了很多粉,整张脸雪白雪白的,嘴唇却画得鲜红鲜红,又大又红,鼻子却比嘴还大一倍有余。

    公孙大娘的长歌飞虹剑确实是好剑法,昔年公孙大娘使出来必然是风姿绝世,但后世同使这剑法的人,比如薛红红,绝世是够绝世了,风姿却一点没有。

    而他这一抬脸,薛红红也看到了他那张俊美的脸庞,心一下子软成春水一滩了,连放在段小庄背上的脚都轻了许多,柔声道:“虽然混蛋,但你这小子,长得倒不错嘛,也难怪我们茵姑娘为了你这般下场。”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