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他目中无人的态度令众人都皱起了眉,楚留香道:“艺高人胆大,看来阁下必然有什么自信的地方。”

    “不错,”他扫视一周,“我的剑,是你们无法接下的。”

    他的手上就握着一口剑,光是看他的姿势,就知道必然是一个剑道高手,这是一种微妙的感觉,即使段小庄这种不会武的人,看到他后脑海中出现的,也会是“凶器”两个字。

    他的剑是流血的剑,凶煞的剑,杀人的剑。

    气氛沉凝下来,胡铁花沉不下气,他道:“你想做什么。”

    他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自然是亲手杀了我门下的叛徒。”

    楚留香道:“有些事,不是阁下想做到,就能做到的。”

    一点红嘎声对楚留香道:“一点红此生有你这么个好友,死而无憾,只是实在不想再连累诸位了。诸君高义,一点红铭感五内,只叹今生无法报答。”

    胡铁花朗声笑道:“红兄难道是怕我力气用光了吗,我虽然被水母阴姬打伤了,但对付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道:“水母阴姬……神水宫主,她在此间?”

    楚留香微微一笑,“她已经死了,阁下来得晚了点,就在一刻钟前,阴宫主命丧黄泉。”他咦了一声,“是你杀的?不可能,若你与水母阴姬打斗过,内力不可能还如此充沛。”

    楚留香道:“自然是我们之中,还有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随意出手的。”

    他不知道信了没有,只是嘿嘿冷笑,“今日诸位是硬要阻我了?”

    楚留香、胡铁花、戴独行、黄鲁直、一点红和青衣尼及她的同伴,默契的站成一排,“阁下今日要取一点红的姓名,不如先问问我们。”

    这时,无花也施施然走到了他们中间。

    他问道:“你又是谁?”

    无花道:“在下无花。”

    他道:“妙僧无花?不错,你也配得上和我交手。”

    同时,胡铁花几人也惊疑的道:“无花?”

    无花将面具撕去,露出那张俊秀的脸,便又是那个丰神俊朗的妙僧无花了,“我与香帅虽有过节,不过此刻,我倒是更想看看,一个觉得连香帅和花蝴蝶联手都最多只能接下他五百招的人,有多厉害。家母正是败在这二位手下,我想问问香帅,你用了多少招?”

    楚留香早已猜到他就是无花的样子,一点也不惊讶,他摸摸鼻子,“不记得多少,但远超过五百招。”

    无花叹道:“没想到世上有人比我母亲武功更高,态度更狂傲,家母若在生,也必然盼望与阁下讨教一二,如今我这个做儿子的,代为讨教也好。”

    段小庄忽然眼睛一亮,道:“不错,我想就算是薛衣人,也无法无视这么几位高手联手吧。”

    听到薛衣人这三个字,他忽然有些暴躁起来,“薛衣人又算什么,他的剑在我面前,也不堪一击。”

    段小庄:“若不止薛衣人,还有他的兄弟呢。我听说,他有一个同样是剑道高手的兄弟,薛笑人。”

    他道:“你知道薛笑人?”

    段小庄道:“我还知道,就算他为了剑再疯癫,也比不过薛衣人。”

    他的声音有些扭曲起来,“你是谁。”

    段小庄道:“你不认识我的,哥不在江湖,江湖有哥的传说,知道李观鱼吗?前些天被我弄吐血了。”小说写多了,这高手切口哥也略知一二的,和他对话也不在话下。

    他沉默了片刻,道:“水母阴姬是你杀的?”

    段小庄作高处不胜寒状,不回答他的问题,“你可以叫我,独孤求败。”

    他咀嚼这个名字,“独孤求败……”

    段小庄放松的道:“总算好了。”

    他猛然察觉到不对,却听身后有人一声娇叱:“不要动!否则我手中的暴雨梨花钉可不长眼睛!”

    此人正是迟来的苏蓉蓉,她来的正好,方位也正好,段小庄知道她定会如原著中一般用暴雨梨花钉诓他,所以刻意出言拖延时间,吸引他的注意力,此刻她终于在众多高手的掩护下,从后面靠近了boss。

    他的身形僵了一下,并不回头。暴雨梨花钉在江湖中素有凶名,遇到它的人,迄今为止除了楚留香还没有生还的。

    段小庄冷声道:“你不敢回头看看么,你是不是害怕,那二十七枚淬了剧毒的暴雨梨花钉就这么让你一命归西。或许你不相信那里面有钉,不过你大可以用自己的身体试一试。”

    楚留香笑道:“恐怕他更怕这一回头,便露出破绽来。”

    他道:“你信不信,就算她射出手中的暴雨梨花钉,我也能在那之前,杀了你。”

    楚留香道:“我信,不过阁下当真舍得和我同归于尽吗?”

    他道:“我为什么不舍得?”

    段小庄不怀好意的笑道:“因为你若现在就死了,去哪里享受天下第一贱人……不是,贱客的威风,更别提你现在还不是天下第一贱客了。”

    他沉默了。

    不错,他不怕死,一个好的剑客都不能怕死,这会让他们在对敌时出现致命的破绽。一个畏惧死亡的人,是不可能胜利的。但他这却不是怕死,他只是怕自己没有享受到荣光就死去。

    更何况,还有一个薛衣人始终压在他上头。

    这时,楚留香道:“只要阁下想走,随时可以走,只是一点红的命,你却是不能带走了。”

    他瞪了楚留香和段小庄半晌,才厉声道:“好,我们今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了!”说完这句话,他黑袍翻滚,已然大步离开这里。

    段小庄在心底比了个“耶”,今天连连刷新记录,在他和苏蓉蓉联手恐吓下,吓跑一个BOSS。

    苏蓉蓉松了口气,这时段小庄才看清楚,她手中竟然真的拿着暴雨梨花钉。原来剧情发生变动,她在原著中明明没有拿着暴雨梨花钉的,此时手中却真的拿着暴雨梨花钉。

    她脸色苍白,有些发抖的向楚留香走去,将暴雨梨花钉放在他手里,道:“我真害怕他会不顾,这里面是空的。”

    楚留香柔声道:“你现在不必害怕了,他已经走了不是吗?”

    无花轻笑出声,“不错,该走的人走了,我也是不该留之人,香帅,我们也就此别过好了。”

    楚留香目光灼灼的道:“可是我却不想你走呢。”

    段小庄:“…………”

    楚留香:“…………”

    无花:“…………”

    楚留香摸摸鼻子,看着段小庄道:“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你露出这种表情,即使不说话,我也全身都不对劲一样,我说的话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段小庄干笑道:“哪里,你们继续啊。”我去,分明是你们说话太**了好不好,老实交代吧,你是不是背着胡铁花勾搭无花了!我不想你走什么的,太基了好不好。

    无花破含深意的道:“恐怕有些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吧。”

    段小庄义正言辞的道:“对,你就别想着逃跑了!束手就擒吧无花!”

    无花:“……”

    无花忽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叠纸,“你可认得这是什么?”

    段小庄眼睛一下瞪大了,就算没看到上面的字,他也能认出来那是什么,当即哇哇怪叫着不要命一样扑向无花,“还给我!”

    无花极快一闪,揪住他的后襟,猛的往楚留香那儿一丢。

    这一丢就丢出了七八米高,楚留香没想到无花下手如此利索果断,怕段小庄受伤,容不得多想,松开扶着苏蓉蓉的手,身体如同飘絮一样,腾上空中,接住段小庄。

    正是此时,无花趁机身体掠出去十数丈,手中那叠纸也十分精准的远远投入楚留香怀中。他人已远走,声音却还在众人耳畔响起,“在下十分好奇,这稿纸上写的究竟是真是假,若有再见之日,必向香帅讨个答案。”

    这上面,究竟写了什么让妙僧无花如此挂心,让段小庄如此害怕别人看到的东西?
第三十九章

  【楚留香邪魅一笑,挑起胡铁花尖俏的下巴,拇指在他樱唇上抚过,轻声道:“这只因为,你是我的人……”】

    【胡铁花脸上浮起星眸含泪:“可是,无花他……”】

    【楚留香按住他的唇,“我的心中只有你。”】

    【胡铁花咬咬下唇,忽然下定了决定,“如果你心中真的只有我,就给我看看你的心。来吧,把你的大[哔——]插.进我的[哔——]里吧,今夜,你只属于我。”】

    ……

    胡铁花猛的大喊:“别念了!”

    楚留香挑眉,“这就受不了了吗,还没到精彩部分呢。”

    【楚留香邪魅狷狂的一掀裤子,再邪魅狷狂的将胡铁花的娇躯翻转过来,邪魅狷狂的看着他说……】

    胡铁花一拍桌子,像被人照脸砸了一板砖,又像便秘了三天,脸色难看,“我要不认识邪魅狷狂这四个字了!我走了,你们自己说去吧!死基佬!”说罢,他捂着耳朵跳窗走了。

    楚留香遥遥喊道:“你不也是我基友。”

    胡铁花一个踉跄,险些摔死。

    这是驶向京城的马车,本来有楚留香、段小庄和胡铁花三个人,不过现在只有两个人了,一路上楚留香都在一本正经的念段小庄出的独此一家珍藏版21禁同人本内容,狗血的剧情,天雷的遣词,说不上五句话就要掏**,比迷羊姐姐还迷羊姐姐的H量,后面更包括触手、人.兽、道具等挑战道德底线的彪悍内容,终于把胡铁花给吓跑了,临走前他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段小庄。

    胡铁花闯荡江湖多年,还没见过段小庄这么没下限的货啊!

    段小庄也感觉自己真是一直在刷新下限,他现在应该没有什么形象可言了吧……他苦逼着脸看楚留香,挣扎道:“我可以解释……”

    楚留香倒是很平静的样子,“你说吧。”

    段小庄:“我知道你不满,我本来还写了你和无花的,那混蛋把他那部分不知丢哪了……”

    楚留香:“……”

    这本来是在拥翠山庄时写来报复射会的,怎么可能只有楚留香X胡铁花啊,里面可是包括了楚留香X胡铁花,楚留香X无花,胡铁花X无花等等各种CP大乱炖,全是肉,全是狗血,全是九天玄雷,基本上段小庄也觉得这种文要是发在晋江积分肯定被刷成负数……

    段小庄写完暗爽完后就把它埋进花盆里面了,没想到无花不知怎么知道的,还偷偷把它挖了出来,然后临走前单单把楚留香X胡铁花那篇肉给了楚留香。

    无耻啊!你TM有胆把楚留香X无花那篇给他不?

    段小庄泪流满面,没想到无花走前还要给他找不痛快,不过更让他泪目的是,楚留香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捡到稿纸看完后镇定自若的就塞怀里了,在段小庄惴惴不安的打量之下硬是不动声色,直到上了马车才开始声情并茂的念肉文。他一开嗓段小庄差点没摔车下去,看到没,处变不惊,这才是真·大神!和他比起来同为当事人的胡铁花就是个战斗值负五的渣!

    楚留香轻叹道:“没想到你平日脑海中的我就是这样的。”

    段小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还是那句话,哥是有多手贱才会做写手啊……在这种不安全的武侠世界,再也不能随便写肉文了!

    楚留香道:“然后呢?”

    段小庄:“然后还有什么,我道完歉了啊。”

    楚留香:“……”

    这招和李玉函学的,我做错了,我道歉,然后没我事了。

    段小庄:“香帅,我也不需要你送了,你快追胡大侠去吧……”

    “这怎么行,万一你又被人绑架呢。”楚留香微微一笑,将一叠崭新的稿纸摆在他面前,“我也有一个灵感,希望陆兄把它写下来。”

    段小庄忽然有不妙的预感,“什么?”

    楚留香:“请问陆兄真名是什么?”

    段小庄:“……西门无恨。”

    楚留香挑眉。

    段小庄老实道:“段小庄。”

    楚留香高深莫测笑了笑道:“好的,那请陆兄写一篇你之前那本《陆小凤》中楚大雄和段小庄的小说吧,至于什么内容,你懂的。只是就不要这种风格了,拿出点实力来吧,不然……”

    段小庄:“………………”

    段小庄的表情都=皿=了,楚留香你敢不敢更坑爹一点!你真的确定你不是基佬?你确定你没有被魂穿?谁不知道楚大雄的原型就是你啊,用这种报复手段会不会略显猎奇了点啊!

    他垂死挣扎:“咱别这么较真行吗,认真你就输了啊。”

    楚留香:“嗯,我输了。”

    段小庄:“……”

    他满脸是血的在楚留香压迫性目光下接过稿纸……

    ***

    【段小庄的轻哼起来,如同绷紧的丝弦,含着饱满的情.欲,这声音在锦被中,显得有些闷。他一只白皙细致的脚从那艳色的锦被中探了出来,脚背饱满如贝,足弓如新月初荷,脚趾蜷起,仿佛在承受什么痛苦……】

    ……

    【楚大雄的手指修长,十分漂亮,却握着一个玉质的角先生,露出温柔的笑意,“你猜,这却是做什么用的呢?”】

    ……

    【那纤细的腰肢,满弓一般折着,羞煞弱柳,腰部至臀便成了一个**的弧度……】

    ……

    【楚大雄笼住他的双眼,舌尖叩开齿列,温软的舌滑进他口中,卷起他的舌**。】

    ……

    【段小庄说:“良辰佳期,何必虚度。”】

    ……

    秦老板拍案叫好,“好!好!虽写的是龙阳之乐,但实在香艳露骨,立即加刊载出!”他顿了一下,又疑惑的道:“只是,这段小庄不是你的真名么?为什么里面的主角要叫这个名字呢。”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道:“因为我苏了不行么!你赶紧的,你不知道我想弄死你很久了吗亲!”

    秦老板讪笑,“别这样嘛……香帅在这儿,你可别动粗啊。”

    楚留香微微一笑,“多谢秦老板了,我们先走了。”

    段小庄怨念的跟在他后面,“写就写了,为什么还要刊出来啊!”

    楚留香道:“唉……总该让你记住,什么能写,什么不能写。”

    段小庄脸都绿了。

    穿越两年,段小庄终于懂得一个道理,BOSS可以随便刷,但主角千万不能随便惹啊!

    和这些头顶弱智光环自带外挂无数的主角玩,你TM还不是死路一条啊,特别是这个主角还有个亲爹古龙。

    段小庄嘤嘤嘤嘤:那我到底是摊上哪个后妈了……

    楚留香逼他写了楚大雄X段小庄的肉文,还找秦老板要刊在秦儒报上。段小庄本来宁死不屈的,可楚留香一句话就让他投降了。

    “你想要暴雨梨花钉吗?”

    暴雨梨花钉!号称江湖中最牛的暗器,无论哪个BOSS,对上它都要掂量一下。暴雨梨花钉上以前是从不淬毒的,因为它不需要淬毒就是大凶器。世上只此一把,有价无市,居家旅行,防身利器,废柴的最好伙伴。

    现在,这把暗器就摆在段小庄面前。

    段小庄一下扑过去抱大腿,“我要!给我,我要,我要嘛~”

    楚留香:“……”

    段小庄趁机无赖的把暴雨梨花钉拽进怀里。

    楚留香摸摸鼻子,喃喃道:“你这也太没节操了吧……”

    段小庄:“节操是什么,我才没那玩意儿。”

    登就登吧,这种事情哥又不是第一次做了——没错,众所周知段小庄无节操无下限又不是第一天的事了,穿越之前好几次他和人拼文拼输后的惩罚就是写赢家X输家的肉文,然后上论坛裸奔告白贴文,这也是麦麸的一招嘛,基情每每闪瞎灌水众的钛合金狗眼。

    只是吧,那些人都没有像楚留香一样坐在他旁边盯着他写啊!

    这才是段小庄囧的原因,说出去肯定没人信,驰誉天下的香帅在逼他写小黄书……还TM代入攻了……

    楚留香赶走BOSS后没走,逼段小庄写完肉文后没走,把肉文丢给秦老板出版后也没走,他还就在段小庄家住下来了。

    他悠悠的道:“总得让我看看这文上市后的反响嘛。”

    段小庄:“……”

    总之结果是没让楚留香失望,段小庄是披着马甲发的那篇肉文,当期秦儒销量直线上扬,涨了百分之五百,接下来就是雪花一般的批评信。

    马甲人士们炮口一致,直轰新写手“手贱帝”,道德沦丧!下流无耻!然后让段小庄不知该笑还是该哭的是,有人站出来说:“手贱帝就是陆小凤!你们看,楚大雄不就是《陆小凤》里的配角,最重要的是,文风根本一模一样!他就是陆小凤!”

    于是众人纷纷附和:“是嘛这么一说我也看出来,除了陆小凤还有谁能如此露骨的写出这般淫.秽的东西,真不是东西。”一时间,马甲人士们的炮口又对准了本尊,各种揭老底,从他出道骂到现在,言辞犀利,再掀风波。

    被扒马甲的段小庄放下报纸评论版,仰天长叹:“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啊。”

    作者有话要说:**又开抽了...白天爪机就总是刷不开,下午回来发文一进后台直接就各种连接不上数据了,摔!

    但愿这次能更上orz

    By 苦逼F5的代发君
第四十章

 段小庄伏在桌上,幽幽道:“天凉了,让秦老板死了吧。”

    楚留香道:“我记得有个人告诉我,他是良民。”

    段小庄猛的坐起来,瞪着他:“那是在没有人抢我被子的情况下,睡不暖我他妈就是暴民!你有那么多红颜知己,何必要住在我这里啊。”深秋时节,某宅男一共也就那一床被子,那一张床,还要和人分享,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楚留香以一种人生淫家的口气道:“偶尔大鱼大肉惯了,我也是想清粥小菜一下的。”

    清粥小菜手里的炭条“啪”一下折断了,“是啊,香帅可不像我,我这辈子,也就爆过别人一次菊……”

    楚留香:“……”

    段小庄诚恳道:“香帅记得那人是谁吗?”

    楚留香摸摸鼻子,“我只记得我在沙漠里……唉,光天化日啊。”

    段小庄:“……”

    不提还好,本来都把这事儿捏吧捏吧塞角落要忘掉的,一下子又清晰起来,大漠中,山谷里,那次意外的亲密。段小庄本来以为自己都把那天的事给忘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对自己的第一次记得还是清清楚楚的。

    段小庄尴尬的沉默了,楚留香也反应过来,当时还是他先提出过后再不说起那件事,现在却是他自己先食言了。

    片刻,楚留香道:“不好意思,一时忘记了。”

    看段小庄没心没肺的样子,他还以为段小庄真的不在意呢,平时两人开玩笑尺度也是越开越大,方才倒真是一时忘了。

    不过段小庄也就矫情那么一下,一想也就释然了。都过了那么久,和楚留香算得上熟了,也没必要纠结这个,大家都是汉子嘛,套不了马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是有些伤感的道:“没事,我就是想起,我本来很有希望转职大贤者的。”

    楚留香问道:“大贤者?”

    段小庄:“在我家乡有个传说,男子保持处男之身到二十五岁,就能使用……嗯,法术,比如喷个小火球什么的,随着年龄增长,法力也增长,大贤者就是顶端存在了。”

    楚留香沉吟,缓缓道:“这么说来,那之前你都是处男?”

    段小庄:“……”

    楚留香:“看你写的小说,本以为也是个游戏花丛的浪子,没想到……”

    段小庄恼羞成怒,“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炫耀党自重好不好,就算你楚留香红颜知己再多,肯定没有哥看过的爱情动作片女主角多,如果要比谁看的**多,段小庄觉得自己还是完胜的……

    楚留香忍俊不禁,刚想再调侃几句,却听敲门声“笃笃”响起。

    段小庄:“谁啊。”

    “小凤啊,你在呢。”

    我擦,这不是那个谁,秦老板你有没有这么阴魂不散啊?

    段小庄脸一下绿了,“你怎么还没死啊!”

    秦老板道:“小凤,别这样嘛,你开开门好不好?”

    那种不好的预感又袭来了,段小庄问楚留香:“你有没有感到什么危险?” 不是说主角都有雷达感应危险的么,问问他总没错。

    楚留香道:“没有。”

    段小庄稍微放下了点心,扬声道:“开门做什么?”

    秦老板道:“我、我带了人来看你……”

    段小庄:“…………”

    时间回溯,第一次秦老板说出这句话,他带来了楚留香,第二次他说出这句话,他带来了柳无眉夫妇,这句话简直就是大杀器啊!

    秦老板又敲了敲门,“小凤,你开门啊。”

    段小庄扭曲着脸问楚留香:“我能用暴雨梨花钉射死他不?”

    楚留香笑而不语。

    段小庄拉着楚留香一起去开门,他想好了,主角就在这儿,如果外面来的又是什么剧**物,他就把楚留香也丢出去,和那人一块儿锁门外……

    “喀——”

    门刚开了一条小缝,就听秦老板一声惨叫“小凤我对不起你我先走了!”,然后门就被狠狠踹开,得亏楚留香眼疾手快,抢先搂着段小庄往后飘至墙角。

    两个黑衣人抢入门中,手中还持着长剑,冷冷的道:“陆小凤?”

    段小庄果断躲到楚留香身后,“什么事?”

    他低声对楚留香道:“你不是说没危险吗!”

    楚留香无辜的道:“我是没感觉到有危险啊。”

    段小庄:“……”他忘了,主角的危险感应系统和他这种废柴的那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人家只感应高手,段小庄连遇到恶犬感应系统都会有反应,这就是差距啊。

    楚留香不动声色的打量他们,他住在段小庄这儿的日子里,都是在查探那个杀手组织,眼前这两人用剑的方式以及那股特殊的气质,都说明他们也是和一点红同一个组织的杀手。只是杀手,为什么会找上段小庄呢。

    他们道:“收人钱财,要你性命!你快些说出你的遗言吧。”

    段小庄道:“我就想知道你们收了多少钱,换句话说,我值多少两银子啊?”

    杀手们:“……”

    他俩对视一眼,“那人出了一千两银子。”

    段小庄手舞足蹈:“没想到我这么值钱!”

    杀手们:“……”

    段小庄咳嗽两声,好整以暇:“好了,你们可以上了,先说一句,我可不会出手。”

    一个杀手嘿然道:“你倒是想出手,不说打得过么,你跑得过么?”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