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
  正在这时,宫南燕也从水中出来了,看见水母阴姬站在衣柜前说话,忙道:“怎么了?”
  水母阴姬道:“你可知道陆小凤这个人。”
  宫南燕思索了一下,原著中她连楚留香的师承都能推测出几分,但面对水母阴姬的问题,她道:“我从未听说过这个人。”
  段小庄告诉自己,不要沮丧,这只能说明这些Lesbian没有读报这个好习惯。
  水母阴姬挥挥手,“你先出去。”
  水母阴姬十分有威信,纵然宫南燕是她的心腹加爱妾,面对她这个没头没脑的命令,也半个字都不问,乖顺的退下了。
  水母阴姬又冷冷地对着衣柜道:“你知道的很多,是他告诉你的?”
  段小庄调整了下情绪:“是这样的,我和雄娘子前辈其实是忘年交,他告诉我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希望我同他一起去看他的女儿……”
  水母阴姬突然暴怒:“他是不是想把你介绍给静儿!”
  段小庄傻了:“……什么?”
  水母阴姬:“我就知道,他不满我一年只让他见静儿一次,所以他想让静儿和你在一起,就能通过你和静儿接触了。他休想,就算静儿没死,我也不可能让静儿和你在一起的。”
  段小庄:“……”是不是所有BOSS都喜欢脑补啊?比如石观音,比如水母阴姬,武功越高TM越能脑补啊。
  段小庄弱弱的道:“淡定,听我继续说。然后我跟着他去了,可是宫南燕竟然假意和他亲热,然后杀了他。他临终前授意,希望我代替他和你说一句对不起。”
  水母阴姬默然良久,“你说什么?”
  段小庄:“对不起……”
  水母阴姬:“不是这句。”
  段小庄:“他死了。”
  水母阴姬骤然闻得噩耗,她其实一直忘不了雄娘子,现在有人告诉她雄娘子死了,而且是被她的爱妾杀死的。她不禁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他竟然会死,我不相信……她为什么要杀他。”
  段小庄:“因为她爱你,但是你爱他。”
  水母阴姬:“我不信,你出来。”
  段小庄:“我才不。”
  水母阴姬:“……”
  段小庄才不出去,万一一出去就被她杀了出气怎么办,这女人的武功可是比石观音还高。他好歹还是石观音的干儿子,跟她可什么关系也没有,最多就是她以为他想泡她女儿……
  水母阴姬深吸口气,“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出来。”
  段小庄戳了楚留香一下。
  楚留香无奈地打开右边的柜子门,走了出去,段小庄紧随其后,躲在楚留香身后。
  水母阴姬一愣,“两个人?你又是谁?”
  楚留香道:“在下楚留香。”
  水母阴姬神色瞬息万变,眯起眼,道:“你都知道了?”
  楚留香摸摸鼻子,苦笑道:“恐怕我说我不知道,你也不会信吧。”但事实就是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只听到段小庄和水母阴姬在打哑谜。
  段小庄早就想好了,打击由他来,打架就楚留香来。他微踮脚,从楚留香肩上露出一颗头,道:“雄娘子确实已经死了,这一点你只要问问宫南燕就知道了,我绝对没有骗你。他说,他这辈子对不起过很多人,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和司徒静。”
  水母阴姬面容有些狰狞,“可笑,对不起?是他自己要离开的。”
  段小庄道:“他想离开是很正常的啊,你们的性格不同,性别也不同,他是男人,他希望在外面的世界生活,你不能逼他像个女人一样永远陪着你,他就算再温柔,再像女人,骨子里也是男人啊。就像你再……咳咳,还不是希望和心爱的人待在这个世外桃源,永远不出去。”
  水母阴姬一下子懵了,“不……不是这样的……”女人终归是女人,她心底其实还是盼望雄娘子爱她,段小庄刚好给她找了个理由,雄娘子为什么背叛她的理由,不是不爱她,而是盼望自由。
  段小庄:“就是这样的,但是就算他走了,他的心还在你这里。你们之所以分开这么多年,就是因为你虽然是个女人,但有个地方一点也不像女人,你太好强,你无法原谅雄娘子,也不听他的解释。他渴望见到自己的女儿,但更渴望见到你,可是你这么多年,从未再见他。”
  水母阴姬的眼泪流的更多了,“是,我恨他,他既然来了,为什么还要离开。他离开,却还要留下静儿,我每日看着宫南燕和静儿,都让我想起他。现在静儿死了,他也死了……”
  段小庄默念:感谢《知音》,感谢《寻情记》,感谢《背后的故事》,感谢CCGV电视剧频道,让我在一个又一个BOSS面前勇敢的煽情,大胆的忽悠。
第三十六章

 水母阴姬的情绪崩溃了,她的眼泪决堤,嘴里还翻来覆去念着:“他骗我,他说永远留在神水宫,但是他走了……”

    段小庄轻声道:“但是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是爱着你的,还有你们的孩子。”

    水母阴姬恍惚道:“真的吗?”

    段小庄道:“嗯,他生前常常和我说起你们当年的事,他说,你们恐怕是世上最配的一对了。可惜,是他亲手毁了这一切,他没想到自己从那以后,再也没能见到你,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还以为你一定会原谅他,因为你爱他……”

    水母阴姬:“他说的不错,我爱他,但我无法原谅他的背叛。”

    段小庄:“这怎么是背叛呢?这是每对夫妻都会遇到的矛盾啊。”

    水母阴姬和雄娘子两个人都是**,平常夫妻家里很简单的事,偏偏他们就不能好好解决,导致了这一出延续十数年的悲剧,让两个人的下半生都在痛苦和思念中度过。

    水母阴姬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太好强了,像男人一样,无法接受任何背叛和失败。仿佛一瞬间老了很多,她疲倦的道:“你的朋友在找你,我带你们上去吧,告诉我的弟子们,她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楚留香震惊的看着她。

    水母阴姬转身,率先向水池走去。

    楚留香转头悚然看段小庄,“你把她……”念到自杀?

    段小庄矜持的道:“还没死呢,还没死呢。”现在看来他比水母阴姬更有办邪教的潜质啊,不然当个知心哥哥也能混口饭吃了。

    楚留香:“……”

    半晌,楚留香才道:“颇有荆卿之风。”

    荆轲三两言语,让樊于期自杀,段小庄话多了点,不过也让当代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自杀了。

    段小庄一下跳到他背上,“得了,下水吧,不然劝你自杀哦。”

    楚留香:“……”

    他们跟着水母阴姬游到了湖中,浮出水面,宫南燕和几个神水宫弟子就在岸边等候。

    宫南燕看到了他们两人,讶然道:“楚留香?”

    水母阴姬默默的走到了她身边,神情复杂的看着她。

    水母阴姬的神色让宫南燕不安起来,“你怎么了?”

    可是水母阴姬还是沉默着,宫南燕涩声道:“你是不是知道了?”

    “真的是你杀了他?”

    宫南燕仰头看她,毫无畏惧的道:“是,现在他死了,你只有我了。”

    水母阴姬痛苦的道:“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宫南燕的脸扭曲了,怨毒的道:“我妒忌他,你看着我的眼神,根本就是在通过我看他。我要让你知道,我不是他,我不要做他的替代品,我和他,是不一样的。”

    水母阴姬被段小庄忽悠过后,已经不那么激动,她轻声道:“欠你的,来生再还,但你欠他的,我要替他取回来。”

    宫南燕眼睛睁大,想说话,但她的话还未出口,水母阴姬已经一掌击在她胸口,她的胸口顿时塌了下去,口鼻涌出大量鲜血,来不及把最后的话说出来,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水母阴姬横抱起宫南燕,她的弟子惊恐的站在一起,不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她叫住一个弟子,“你带他们去找你三师姐。”那个弟子懵然点头。

    于是水母阴姬回身走向了湖,她最后回头对段小庄道:“谢谢。”

    然后她和宫南燕就永远的消失在了水中。

    段小庄喃喃道:“这还一起走……到了下面还是三角恋。”

    楚留香:“……”

    段小庄拍拍楚留香的肩,“我的功劳对吧?”

    楚留香诚恳道:“你的。”他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口诛笔伐”,可怕的文人,恶毒的文人啊,用言语就能杀人于无形之中。

    段小庄:“不过哥很淡泊名利,记得出去后宣布是你弄死她的。”他忽然转过身,“站住!”

    韶秋:“……”

    段小庄早就发现了,和宫南燕一同的那几个弟子中,有一个正是韶秋。而韶秋也发现段小庄了,看到了他像乌龟一样趴在楚留香背上的样子,刚才正想悄悄离开,不过段小庄哪有那么大方。

    段小庄背着手走到韶秋面前,就差没在脸上写着狐假虎威,道:“我说过,你会后悔的,后悔没?”

    韶秋:“……”

    段小庄:“不是说要是我落到楚留香手里,一定不会饶了我吗?”他一拉楚留香,“来,给你介绍一下,我基……朋友,楚留香。”

    楚留香无奈地道:“看来你和这位姑娘有仇?”

    段小庄怒气冲冲的道:“岂止有仇,就是她把我丢下湖的,真是最毒妇人心啊!这还没成妇人就这么毒了,嫁了人怎么得了。”

    韶秋怨恨的看着他,“我只恨没有一剑刺死你,给了你活下去的机会。”

    这女人也太恶毒了吧?果然是青竹蛇儿口,黄蜂尾后针,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但韶秋还真走运,段小庄作为一个法治社会长大的屁民,哪有谈笑杀人的勇气,水母阴姬是因为她本就心死了,段小庄想拦还拦不住呢。而楚留香更不用说了,他从不杀人的,恐怕也不会看着别人杀人。

    段小庄一脚把韶秋踹进水里。

    韶秋冷不丁的成了落汤鸡,但神水宫的弟子水性都极好,她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段小庄,“这就是你的手段吗?”

    段小庄一脚踩在她头上,“让你尝尝哥的痛苦,水冷不冷?今晚不泡到你下半辈子都痛经哥誓不为人!”

    韶秋:“……”

    楚留香:“……”

    楚留香忽然间又想说那句话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韶秋也很固执,明明可是水遁,她就是不走,段小庄把她踩下去,她又浮上,踩下去,又浮上来,一上来就用怨毒的眼神看段小庄,然后被段小庄再踩下去。

    不多时,韶秋的头大了三分之一,段小庄的脚也酸了,这TM比初级打地鼠还没意思,光费劲……

    “卧槽,哥就不信了,踩不死你!”

    段小庄活动了一下脚脖子,后退两步,要来下狠的。

    正是这时,“呲”的一声,锐器破空。

    楚留香反应极快,双指探出,夹住了那暗器——一柄小刀。但发暗器那人同时发了两柄刀,还有一柄正中韶秋的咽喉。

    段小庄傻了,回头看楚留香。

    楚留香身形一闪便移到水边,及时托住韶秋,她已经死了,那把刀深深扎进她的咽喉,时机把握得精妙绝伦,在她浮水的一刹那,飞刀夺命,没有半点生还的机会。

    这种狠毒而高明的手法让楚留香发寒,韶秋甚至死不瞑目,楚留香查看了这伤口后,将她拖上水。

    段小庄这时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的道:“这……她死了?”

    楚留香将小刀抽出来,顿时大量鲜血喷涌而出,沾染了原本白嫩的脖颈,他道:“不错,凶手很厉害,并且伺机已久,躲在远处,看准时机,出手干脆利落,然后迅速离开。”他看了看四周,“现在已经毫无踪迹了。”

    段小庄有些被吓到,忽然有些为韶秋难受。段小庄很不喜欢韶秋,他现在为了韶秋难受,不是因为他忽然圣母了,是因为他猜出来凶手是谁,“我知道是谁杀了她。”

    楚留香极聪明,片刻便道:“无花?”

    段小庄点头,“不错,我想韶秋绝想不到,正是她引狼入室,才害死自己。”

    楚留香:“看来又一个被妙僧无花引诱的女人,她是想不到自己的**,会这样对自己。”他为这年轻的生命叹了口气,然后对那几个已经吓傻了的神水宫门人道:“几位姑娘,能带我去找你们三师姐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代发君是猪QAQ

    没想到昨晚V居然开了orz被误导的姑娘们请尽情抽打俺吧...躺平露肚皮QAQ

    P.S.1.想要积分的姑娘请在评论的时候说一下,因为每个月能送的分尸有限定的,不能送太多。

    P.S.2.之前倒V部分买错的姑娘请留下客户号和盛大账号,会把错买部分的钱返还回去的。

    晋江回馈积分获得和使用

    回馈积分为晋江原创网搞活动时,赠送给用户的不等同于晋江币的积分,该积分配合“晋江余额”共同消费。消费比例为1:2,例如,读者小妖有1000点“晋江余额”,并且有500点的“回馈积分”。现在小妖要购买一个应付金额为30点的VIP章节,则系统自动扣除小妖20点“晋江余额”和10点“回馈积分”,直到“回馈积分”扣光,才会扣30点“晋江余额”。也就是说本来需要花0.30元买到的章节,小妖只花0.20元就可以买到。

    “回馈积分”仅可用于读者在晋江原创网购买VIP章节、包月,无法用于其它网站、其它项目。
第三十七章

那几个神水宫的门人带着楚留香和段小庄去找胡铁花三人,但半路上就恰好遇到赶来的胡铁花、黄鲁直和戴独行三人。

    楚留香和胡铁花同时惊喜的喊道:“你怎么跑出来的?”

    两人相视一笑,楚留香指指段小庄,“这回多亏了陆兄,具体我们日后再说,你呢,你不是被水母阴姬抓起来了吗。”

    胡铁花长叹一声,道:“没想到你们两个跑到一起去了,你走后,我们求蓉蓉,她本来不肯告诉我们,最后还是因为担心你,告诉我们入宫的途径了。不过我们运气不好,一来就被发现,然后和水母阴姬打了一架,输了后被她令人关起来,让蓉蓉的姑妈和一个叫‘九妹’的来盘问我们。‘九妹硬说蓉蓉的姑妈早和我们有勾结,蓉蓉的姑妈忍不住出手点了她的穴,谁知就在这时,一个神秘女子忽然出现,她穿着神水宫的衣衫,蒙着面,蓉蓉的姑妈也认不出她。她杀了‘九妹’,还想对我们出手,蓉蓉的姑妈硬挡她一招,把我们的绳子解开,我们才得以活命。但是蓉蓉的姑妈重伤,我们为了保住她的命,联手为她输真气,好不容易才让她的伤势稳定下来,然后来找你,只希望能快点出去,为她治伤。”

    剧情又有变化?原著中分明是苏蓉蓉的姑妈点了九妹的穴,放了胡铁花三人,然后自杀,但不知哪里冒出来一个神秘女子,导致苏蓉蓉的姑妈没死,但受了重伤。

    段小庄一下就想到了是谁,“根据时间推算,一定是无花,他本想趁你们被缚杀了你们,没想到苏蓉蓉的姑妈拼死放了你们。接下来他一击不中,立刻来我们这儿,想对楚留香出手,但没成功,只杀死了知道他一些秘密的韶秋。”

    胡铁花摸了摸下巴,“原来是无花?不过听起来你也知道他的秘密,他怎么不也给你一刀呢?”

    段小庄:“大概因为他只有两只手吧。”

    胡铁花:“……”

    实际上更有可能是无花知道段小庄胆小怕死,不用灭口也翻不出什么大浪。不像韶秋,女人的心可是变幻莫测,特别是一个有武功的女人。

    这时,黄鲁直期期艾艾的道:“香帅应该知道我那位朋友是谁了吧?他昔年确实做过一些恶事,但近年早已弃恶从善。”

    楚留香叹道:“我已知道他的事,但很可惜,他已遭毒手。”

    黄鲁直愣了,“他死了?”

    段小庄插嘴道:“而杀死他的那个人,也已经被水母阴姬杀了,一命还一命。”

    黄鲁直涩声道:“他早年确实犯下许多罪孽,落得这个下场,也是应该的。”他虽然这样说,还是为了自己那个朋友流下眼泪来。

    胡铁花道:“我们还是快去找出路吧,蓉蓉的姑妈伤势不能再拖了。”

    他们沿着地下水流向上走,这条路的尽头便是十数条石阶,石阶尽头就是出口。

    那个带路的弟子道:“这上面便是菩提庵,也是入宫最容易的一条路,由大师姐镇守。出口便在大师姐所坐的蒲团下,她鲜少离开蒲团,只要我们叩响石门,她感觉到后就会打开出口了。”

    段小庄懒得听他们废话,抢先一步,抓住铁环便猛扣起来,敲环之声由于四壁的回声,在整个空间内回荡起来。

    带路的弟子瞪着段小庄。

    段小庄看也不看他,轻声道:“小心,上面有危险。”

    楚留香闻听此言,立刻警惕起来,那出口随即也被打开,他们一个个从那出口鱼贯而出。

    镇守菩提庵的青衣尼就坐在神案前,她的左边坐着三个女子,姿容极美,段小庄只能认出其中一个是无花易容的,另外两个猜测是李红袖和宋甜儿,但这两个他闻名已久的美女都低着头,看不清面容。青衣尼的右边,则坐着一个蒙面客,肃容而坐,右手按剑,随时都要暴起伤人的样子。

    无花穿着神水宫的衣裳,不知为何青衣尼竟没有杀了他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楚留香他们都不认识他这张面孔,他偷袭胡铁花时又蒙了面,只有段小庄知道他是无花。他一点也不怕段小庄揭露他身份的样子,反而站起来道:“你们是谁。”

    那个带路的女子皱眉,“你又是谁,为何穿着我们神水宫的衣衫。”

    无花瞥了她一眼,“你还不够资格知道。”

    那女子愣了,竟然没说话了,而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段小庄心中喊妙,但凡这些有名的门派,哪个没有一些秘密,水母阴姬已死,无花乱诓人,也没人可以指证他。神水宫的弟子多是自幼在宫中长大,不谙世事,隐约知道本门有秘密,不管是真是假,无花只要姿态放高一点,以他的气场,很容易便压得这个弟子说不出话来。青衣尼恐怕也是被他骗了过去,才容他坐在这儿的。

    也只有无花才有这个胆子,如此行为,这不但需要缜密的心思,包天大胆,也得实力高强,显然,这些条件他都十分符合,这才能当着楚留香的面骗过那个弟子。

    楚留香面上一点表情没有,段小庄猜测以他的才智很可能知道无花身份有疑,但他什么也没说,不知出于何种考虑。

    菩提庵外,围住此处的正是追击那个蒙面客——一点红的杀手组织的人,其中还有他们的BOSS,也就是画眉鸟后一篇章鬼恋传奇中的BOSS,薛笑人。

    楚留香一眼就认出了蒙面客便是一点红,一点红见到楚留香他们出现,本来就躁动不已的心更是狂跳,他不希望连累无辜的人,更不希望连累自己的朋友,所以他竟然站了起来,向外面走去。

    青衣尼猛然起身,同时楚留香也掠到了他身边,双双拦住他。

    楚留香道:“红兄,外面的人是为你而来?”

    一点红沉默片刻,嘎声道:“你既已知道是我,也知道外面的人是为我而来,就不要拦我了。”

    楚留香摇头,“不,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在我眼前送死?”

    一点红道:“就算你要和我一起,也只是无谓的牺牲,外面就站着一个剑法比薛衣人更高的人。”

    段小庄当即道:“那么,那个人和李观鱼比怎么样?”

    一点红一愣,“李观鱼乃是昔年武林第一剑客,若是他全盛时期,外面那人,恐怕也不是对手。”

    楚留香会意,为一点红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他日前小胜李观鱼前辈几招,以李观鱼前辈吐血结束。有他在,有任何危险他都会来就我们的,你不必担心。”

    谁知一点红摇头,“不,我见过他,在沙漠中,他根本不会武功。”

    段小庄忙道:“怎么会呢,我那时是被石观音喂了药封住内力,你那天也听到了吧,我可是她干儿子。”

    一点红眼中露出浓浓的疑惑,因为就他看来,段小庄分明是个上马车都会摔下来的废物。

    段小庄见瞒不下,干脆道:“你到底把不把楚留香当朋友,既然是朋友,就要两肋插刀。”

    楚留香点头。

    一点红微低头,他很感动。

    楚留香道:“走吧。”

    两人并肩向外走,胡铁花、黄鲁直和戴独行见状,也跟了上来,“还有我们。”连青衣尼也和她脚上铁链那头的神秘人一同出来了。

    走到门口时,段小庄站住了。

    众人走出去几步了,一点红又停下来,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段小庄:“看什么看,我又不是你朋友。”

    一点红:“……”

    楚留香失笑,“不错,有我们就行了,何须陆兄出手。”

    外面有数十个黑衣人,都是杀手组织的高手,但在楚留香他们这些高手面前,也不是问题。段小庄就扒在门边,看他们对付那些黑衣人。

    无花缓缓走到他身边,“你不害怕吗?”

    段小庄还真不害怕,薛笑人的目标又不是他,也杀不死楚留香,他有什么怕的,怕也是怕无花,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道:“我为什么要害怕。”

    无花轻笑,反问:“你为什么不害怕?”

    段小庄:“我差点睡了你妈……”

    无花:“……”

    段小庄:“李观鱼被我弄吐血了,水母阴姬也被我弄死了。”还爆了楚留香的菊,这个不能说。无花眯起美目,两指揪住段小庄的脸颊,用力拉,“我倒是真好奇,你对水母阴姬做了什么,让她就这么自杀了。”

    段小庄吃痛,去拍无花的手,不过以他的力道,怎么可能拍得下来,只能含糊不清的道:“这就是爱的力量!我感化她了!”

    无花干干的笑着,“是吗,不如你试试感化一下我。”

    段小庄不挣扎了,像死鱼一样瞪着他,脸颊被扯着,露出森森白牙。

    无花冷笑:“怎么,想咬我?”

    咬你妈,那是女人的招数。

    段小庄一撇头,把口水全擦无花白嫩的手上,“恶心死你。”

    无花:“…………”
第三十八章

青衣尼乃是神水宫的大弟子,要不是她当年泄漏神水宫地址,也不会被罚守在庵中,永远不得离开。她虽然又聋又哑,但她脚上有条铁链,铁链另一头是一个瞎子,她和那个瞎子组合,就是杀人利器。

    那些黑衣人的剑法就是再狠毒,也毒不过青衣尼和那个瞎子,胡铁花他们下手还有所不忍,青衣尼和瞎子却毫无顾虑,一出手便绞杀数人。

    不多时,黑衣人被消灭殆尽。

    此刻,他们的BOSS也从树林中走了出来,他穿着及地黑色长袍,戴着紫檀木面具,只露出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

    他冷冷的道:“楚留香?”楚留香面色凝重,“正是在下,阁下有何指教。”

    他大量着这几个人,遗憾的叹着气,“真是让人失望,我本期待和大名鼎鼎的楚留香还有花蝴蝶大战一番,可你们现在气力已然消耗许多,特别是花蝴蝶,看来我是要败兴而归了。”

    胡铁花听着他的口气,实在不舒服,道:“就算是消耗了许多气力,剩下的对付你,总够了。”

    他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我可没心情把力气浪费在注定了结果的战局上,哪日你们养精蓄锐,或能一起接下我五百招。”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