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段小庄举起手:“没错,我是男的。”他眼睛里几乎就要写着:我脸上没写着基佬两个字吧?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我又不和你抢男人。
  可是韶秋很不领情,眼神还是那么不善,就差写着:男的也不行,我们神水宫还全是les呢。
  她鄙夷的道:“他没武功?”
  段小庄:“……我不是武林人士。”被一个女人,一个漂亮女人用这种眼神看着,还真不是一般的不自在。
  韶秋根本不理他,而是看着无花,“他在这里会增加危险的,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
  无花看着她,温柔的道:“我相信你不会让它发生的。”
  韶秋的脸一下红了,半晌点了点头,“嗯。”她举起了桌上的烛台,放低嗓子,有些沙哑的道:“你们还是住在那个杂物房,不过今晚你可以睡在我的房间里,宫主今夜在宫南燕那儿。”
  狗男女啊,在光棍面前找什么存在感,快点去死吧,段小庄默默诅咒。
  不过无花只是露出笑容,抚慰的道:“今日不行,我要准备一些事情。”他指的正是等待即将到来的楚留香,以他们的速度,楚留香极可能明日就能抵达神水宫附近的山城。
  韶秋狠狠剜了段小庄一眼,“跟我来吧,换件干衣服。”
  段小庄真想喊哥躺着也中枪,这女人欲.火无处发泄怎么拿他出气,要瞪也应该瞪楚留香啊。
  水母阴姬建了很多密道,从她的房间直通每个弟子的屋子,可以方便她随时随地去临幸任何一个弟子。韶秋为了怕水母阴姬发现无花,无花每次来都是躲在一个杂物房不出来的,现在又多了一个段小庄。
  段小庄终于换上了韶秋提供的纯白色干燥女装,睡在阴冷逼仄的杂物房里,想着导致他们只能躲在杂物房里的水母阴姬,还是不得不感叹,目前为止总算有人可以和他目前遇到过最大的人生赢家楚留香一较高低了,要不是水母阴姬少了一个器官,以她后宫的庞大程度和荒淫程度,稳赢楚留香啊!
  说到楚留香,明后日楚留香就能到了,只要顺利和他还有胡大侠等人会合,不被无花杀人灭口,也不被水母阴姬捉住,就可以安全顺利度过画眉鸟的剧情啦!就可以……回去揍秦老板一顿啦!
第三十二章
神水宫有着完整严密的巡逻编制,段小庄猜测那些欲壑难填的女人平时没有宫主的抚慰,就用这个来打发时间发泄精力了,所以敢擅闯神水宫的男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被严令禁止出杂物房一步,韶秋似乎对他很有意见,她只禁止段小庄出门,但是无花却可以自由活动。韶秋是这么说的:“无花如果被发现,能在一呼吸间躲起来,你能吗?”
  段小庄:“我可以在一呼吸内投降……”
  韶秋瞪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无花已经和她透露过一些自己的计划,这个为了无花已经昏头的女人十分生气,凶悍的指责段小庄:“我真是想不通,无花为什么带你来这里,你只能捣乱。”
  段小庄心说我一步都还没出去呢,难道多吃你一点饭也算捣乱了?好吧,也许是因为韶秋这几天向食堂申请的食物特别多,导致了大家对她的侧目,从而使她特别恨段小庄?
  段小庄觉得自己也不是很废柴,刚想炫耀一下自己差点睡过石观音,想了一些好像不是太合适,于是搬出另一条,“或许你觉得我无能,但是就在几天前,李观鱼因为我吐血了。”
  韶秋皱眉,“你说的李观鱼,是拥翠山庄的天下第一剑客,李观鱼?”
  段小庄得意洋洋的道:“没错,就是他。”如果是别人,可能会说:“得了吧,那老爷子都瘫了,这算什么。”但是韶秋消息闭塞,她面露讶色,“哦,真的?难道你偷他老婆了吗?”
  段小庄:“……”好歹是个女人,你敢矜持点么?
  韶秋鄙夷的笑道:“满口胡言,你若是能让天下第一剑客吐血,母猪都能上树。而且现在要面对的也不是李观鱼,而是楚留香,楚留香曾经胜过很多武功比他高的人。听着,若是你被楚留香抓住,我不会让无花救你的。”
  段小庄:“我也不会……”
  韶秋:“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放你一马了。”
  段小庄诚恳的道:“千万别,我是真心的,我没别的想法,就是听说楚留香优待战俘,从不杀人。”
  韶秋:“你倒是有点想法,现在就想着如何求饶了,你敢更没骨气一点吗?”
  段小庄毫不犹豫的答道:“敢!”
  骨气什么的,哥早就连同节操和廉耻一起喂狗了。
  韶秋:“……”
  无花悄无声息的进门,“你们在说什么?”
  韶秋道:“没什么。”
  无花蹙起眉,“韶秋,你又在欺负他吗。”
  段小庄:“……………………”突然之间,段小庄觉得自己的羞耻心又回来了那么一点……
  韶秋:“什么叫又在欺负他?我才不屑和他多做计较。”
  无花正色道:“那就好,你也知道不要同这种人斤斤计较,我相信你是个识大体的女人,他说话不中听,你忍一忍也就是了。”
  段小庄:“…………”
  麻烦高僧解释一下,什么叫他这种人?嘴贱他承认,但是他这种人又是什么意思啊,无花你有什么资格歧视哥啊,哥还没歧视你是和尚呢!
  韶秋不情不愿的点点头,“知道了,我从不依仗武力欺压百姓的。”
  段小庄:“…………”
  好吧,不用解释了,现在他知道他这种人是什么人了,天朝屁民,食物链最底层。
  “今夜是我当值,你好好休息,楚留香说不定就快来了。”韶秋双目含情的看着无花,然后脸色一变,面无表情的对段小庄道:“你和我去拿食物。”
  段小庄跟着韶秋走到一楼,“今晚吃什么?”
  韶秋冷冷看着他,神情有些古怪。
  段小庄忽然感到不妙,但韶秋的动作远比他的思想更快,瞬息间便贴近了他,一掌劈在他后颈,段小庄应声而晕。失去意识前段小庄最后的想法就是:怎么哥遇到楚留香以后就一直在晕啊晕啊,这都快晕习惯了。
  韶秋砍得并不是很重,段小庄很快便有些清醒,他感觉自己被韶秋抱在臂弯里,他不敢动作,明白自己被韶秋带到外面来了,无花不知道发现没有,但就算发现,他应该也不敢追出来。同时段小庄心情有点复杂,第一次和一个女人玩公主抱,他居然是被抱……。8c7bbbba95c1025975e5
  忽然,韶秋停了下来,段小庄听见她说话:“九姐,你怎么在这儿?”
  然后便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她轻功似乎非常好,在段小庄没有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就走到了他们面前,“方才乐声示警,我去三姐那儿查看,但是她说没有人,哼。”
  韶秋道:“不错,我也听到了,竟然有人闯入谷中了……这是十七妹呢,她脚踝受伤了,我带她去五姐那儿找些药,她疼得紧,我点了她的睡穴。”
  段小庄穿的是韶秋提供的白衣,躺在她臂弯里,长发又遮盖住了脸,现在又是夜晚,加上谷中的姐妹相处多年,那个九姐竟然也未多做怀疑,还道:“十七妹老是这么不小心,你去吧,然后快些一起来巡查,一定要把闯入谷中的人捉住。”
  韶秋应了一声,那个九姐便匆匆离开了。
  韶秋在原地站了半天,才冷冷道:“你醒了。”
  段小庄睁开眼,“你想做什么?”
  韶秋边缓缓走着,边对他道:“十七妹和我交好,我等会儿便去将她的脚踝弄伤,然后带她去五姐那儿。”
  段小庄:“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
  韶秋:“无花也不会为了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和我计较。”
  段小庄心脏狂跳,“你想杀我?为什么。”
  韶秋冰冷的道:“没有为什么,你很碍眼。”她又走了几步,停了下来,“我知道,你的水性不好。”段小庄昨日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他在抱怨神水宫的水。
  不知道是夜晚寒气重,还是被这女人的歹毒惊的,段小庄有些发抖,他挣扎着想从韶秋的手臂中挣脱,“你……”
  韶秋冷不丁的蹲了下来,放开双手。
  段小庄一下子被扔进了冰冷的水中,他这才发现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湖畔,他扒住岸边的泥土,抖得更厉害,这回却是因为寒冷才抖的了。
  段小庄:“你要把我淹死吗?”
  韶秋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他,不说话。
  生死关头,段小庄仔细回想了一下方才听到的对话,有了些胆气,舔舔发干的嘴唇,“你肯定会后悔的。”
  “我最恨别人威胁我。”韶秋居高临下,俯视他,狠狠的一把揪住他的襟口,手一甩,段小庄便飞到了远处,像块石头一样被砸进湖中央。
  韶秋拍拍手,站起身,她喃喃自语:“十七妹该久等了……”
第三十三章
段小庄蜷着,让身体缓缓沉入冰凉的水底。
  段小庄清楚的记得,在《楚留香传奇之画眉鸟》中,楚留香尾随宫南燕来到了神水宫,见到了苏蓉蓉的姑姑,并在其姑姑的指引下躲进了湖底。后来一个排行为九的姑娘听到谷中警乐前来查看,与苏蓉蓉的姑姑争执了一番后离开。而段小庄和韶秋在路上遇到的那个“九姐”,必然是原著中那一个。
  随后韶秋就把段小庄扔进水中,这个时候楚留香肯定还没离开,他的水性极佳,号称在水底和在空气中一样自由。
  这回,倒是因祸得福了……
  段小庄尝试着睁开眼,发现已经快到底了,湖水极其清澈,湖底铺着白色的沙,加上天上的月光星光,可以看清水底的事物,可他看不到楚留香这个混蛋藏在哪儿,他已经快没气儿了!
  段小庄害怕起来,楚留香不会因为蝴蝶效应什么的,根本不在这里吧?或者他就算在,说不定也认不出段小庄……
  “唔……”段小庄吐出一串水泡泡,手划脚刨,脸红脖子粗的,楚留香再不来他就得憋死在这湖里了。
  这时,他朦朦胧胧的看到斜下方一条人影从两块石头中钻了出来,身形犹如游鱼一般灵活快速,瞬息间便踏波来到他前方,看面容,正是楚留香。
  楚留香惊讶的看着这个落水者,发现竟是段小庄,他惊讶之下,也发觉了段小庄正面临窒息的困境,他划动手臂,上前捞起了段小庄。
  可算来了!
  这一刻,两个人仿佛心灵相通,段小庄一把搂住楚留香的脖子,迫不及待的贴上他的唇,两人同时张口,头微侧,凉凉的双唇不留一点空隙的紧贴在了一起。
  段小庄几乎是贪婪的从楚留香口中吸取空气,他差点以为自己就要交代在这儿了。楚留香本来水性就非常好,加之内力深厚,内息绵长,他可以从容不迫的将空气源源不断渡给段小庄。
  在这清澈如水晶一般的湖中,脚下是闪闪发光的白沙,段小庄苍白的脸在月光下几乎透明,漆黑的发丝早已散开,在水中肆意的铺散,张牙舞爪着,还有那身雪白的衣裳,与半阖双眼中乌溜溜的瞳仁,都形成黑与白鲜明的对比,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
  虽然是在水中看不出来,但楚留香还是觉得段小庄好像流了一滴眼泪,这是脱离死亡的威胁后情不自禁流下的眼泪,还带着几分恐惧。
  他们分开双唇,楚留香拍着他的背,嘴唇轻轻动了几下,冒出几个泡泡。
  他说:对不起。
  算你TM有良心,还知道说对不起。段小庄忽然觉得这个原本对他来说只是传奇的人,一下子血肉丰满起来了。他也写过楚留香同人,描绘过楚留香在遇到各种事情下的反应,但他写的那个楚留香不是真正的楚留香,是一个穿越者。因为他知道,他写不出真正的楚留香,推断不出他的想法。
  楚留香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是古龙笔下最出色的男性之一,他几乎被神化了。在此之前,他了解楚留香,但那是从书上了解到的,现在这一刻,他却更真实的感觉到,楚留香是一个怎样的人,不止是个极受欢迎的角色而已。
  他也在楚留香肩上用力拍了一下,意思是:没关系,哥原谅你了。
  楚留香手指了指上面,疑惑的看着他。段小庄想他是在问自己为什么掉进来了,可这太复杂,只好耸耸肩,示意等会儿再说。
  马上水母阴姬就要出现了,他们得躲起来,段小庄想到这里,倾身又去啃楚留香。
  楚留香却是一愣,搞不懂段小庄怎么又贴上来了,他哪里知道不是人人都和他一样像鱼一样,可以那么久不呼吸。
  段小庄嘴唇都贴了上去,发现楚留香还是木头一样动都不动,自己气已经有些不足了,急了,主动伸出舌头抵开楚留香的唇,顶在他齿关处。
  楚留香反应过来,不禁想起沙漠那一次,段小庄也是这么主动,不过那次他是因为药性,这次是因为在水底。楚留香都忍不住在心中笑起来,他觉得他和这个陆小凤似乎总有些孽缘呢,而且他几乎每次出现的处境都让人忍不住发笑。楚留香活到现在,遇到过很多有趣的人,但段小庄着实非常有趣得非常特别。想到这里,楚留香猛的一张开嘴,段小庄温温软软的舌头便猝不及防的探了进来。
  楚留香促狭的冲段小庄眨眨眼,勾住了他的舌头,然后缓缓渡气。
  段小庄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卧槽住手……不对,住嘴啊基佬!段小庄愤怒的用力吸气,刚刚还感动楚留香人还不错,现在他真想把刚才那一点莫名其妙的感动收回来,当他放了个屁吧!死里逃生但楚留香真的不但灵活如鱼一样,而且在水底就像个氧气筒,无限提供氧气,任段小庄怎么样,他都面不改色。
  楚留香还面带得色,冲段小庄露出一个恶作剧成功的笑。
  段小庄面无表情的把放在他肩上的手向下移,手腕向内折,两根食指并起来,找准位置,狠狠一记千年杀——这招又叫无敌催菊手,应该说几乎每个男孩子小时候都玩过,基本是和揪JJ扯裤子并列的猥琐游戏,段小庄当年更是深谙其中窍门。
  楚留香:“……………………”
  盗帅在水中无声的哀嚎,脸色青了又白,白了又红,红了又绿,比调色盘还精彩。
  段小庄再狠狠拧了楚留香的臀部一下,趁他还没反应,拉着他指了指下面两块大石头左面一块后的空隙,示意:我们藏进去。
  楚留香脑中立刻浮出段小庄那神奇的预言能力,立即一马当先拉着他朝下面游去。
  成功转移注意力!段小庄跟着楚留香,不禁偷笑起来。
  这TM比楚留香安慰他还要感动人!
  更让人体会到楚留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这简直是他穿越以后做过最伟大的事之一了,继差点睡了石观音和把李观鱼气到吐血,他又爆了楚留香的菊,履历表简直太辉煌了。
  虽然段小庄不喜欢这个比喻,但不得不承认是最形象的比喻:段小庄爆了楚留香的菊,就像一个万人迷汤姆苏圣母平胸白莲花受突然之间操了他家筋肉熊攻,这不仅是视觉上的刺激,更是精神上的刺激!
  段小庄指的那个空隙很窄,他记得原著里楚留香还缩骨了才进去,他示意他们要躲进去,楚留香让他先进去。但是段小庄发现自己一下就躲进去了,他还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地方了。但是看到楚留香用缩骨功将身体变小了三分之一后,才满头黑线知道的原因。
  两人就紧紧的叠在一起,楚留香刚刚贴过来而已,那巨石便移动了。从空隙可以看到,两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出现了。
  楚留香的身体一下紧绷了,很想回头给段小庄一个惊讶的眼神。
  这两个人,一个楚留香认识,是宫南燕。另一个身形很高,比宫南燕高了快一个头,浓眉大眼,男人的脸,女人的身体,正是神水宫的宫主——水母阴姬。
第三十四章
谷中警乐响起,正是因为胡铁花几人闯入谷中,水母阴姬和宫南燕出现后并不是立刻出水,水母阴姬在水中如履平地,走到了湖心一块白色巨石处,坐在石上。宫南燕见她坐好,便冲这边打了个手势,一股激流从白石下冲起,犹如白龙出水,将水母阴姬托出水中,宛如白衣观音法相临世,伴着谷内柔和的乐声,令人不由得屏息凝视。
  段小庄心中暗赞,不愧是BOSS,出场方式就是帅,场面完全被hold住。如果他在岸上,说不定也和胡铁花他们一样震精,可惜在水下,目睹水母阴姬和宫南燕的操作,怎么看怎么觉得水母阴姬是白莲教之类的邪教出身啊……
  这个很有可能,水母阴姬不是信奉佛教么,但是她既不戒色也不戒吃,开了个后宫还迷恋这种仿神的出场,宫南燕也一副被洗脑了的样子,这神水宫整个一个邪教组织啊。可惜她们不在现代,否则还可以给吕XX孙XX夫妇洗下脑,改投佛祖的怀抱。
  段小庄知道水母阴姬在上面会以一敌三,大败胡铁花、戴独行、黄鲁直三人,但他们最后只是晕过去,并无伤亡,所以并不是很担心。
  他示意楚留香将巨石推开,两人出了这条空隙,石后的密道便露了出来,正是水母阴姬和宫南燕出来之路。这密道中也有水母阴姬一个弟子把守,两人一溜进去,一柄分水刺即刺了过来,楚留香微侧身,并指点在她“曲池”穴上,当即不能动弹。
  楚留香捞起这个少女,段小庄就像只海龟一样趴在他背上,由他带着向这水道深处游去。
  水道不短,纵然楚留香速度很快,途中也又为段小庄渡了两次气,才抵达尽头。段小庄示意他把少女交到自己手中,然后托着那少女浮上水面。
  水道尽头便是一间地室中的池子,池畔正有两个神水宫门人在整理萝丝,乍然看到同门浮上水面,都慌张的放下了手中的萝丝。她们发现托着这个同门上来的,是另外一个同样穿着本门服侍的女子,但这个女子她们根本没有见过。
  神水宫的衣裳都是由她们手中的萝丝特制而成,外人根本不可能有,那么这个陌生女子是如何穿上这件衣裳,并且还托着一个同门进来的?
  这下少女们慌了,她们常年住在神水宫内,过着单调的生活,因为水母阴姬的强大,她们从未有这种烦恼,现在遇上了,顿时手足无措。。92cc227532d17e56e07902b254dfad10
  段小庄十分自然的将少女递出去,“接着,把她带回去。”
  一个少女下意识的接过,“她怎么了?”
  段小庄:“贫血,对了,十七妹的脚伤怎么样了?五姐给她敷药没?”
  两个少女面面相觑,“十七妹……我们也不知道,她又怎么了?”
  段小庄叹口气,做无奈状,“她和韶秋还有我在湖边玩时脚受伤了,韶秋一生气把我扔进湖里了,我担心十七妹,不知道她有事没。”
  一个少女情不自禁的安慰道:“我们在这里当值,不知道,但应该没事的,五姐医术那么高,你不用担心,韶秋就是脾气爆了点,十七妹本就调皮,也怪不得你。”
  段小庄默默点头。
  另一个少女忍不住问道:“你也是神水宫的吗?”
  段小庄理所当然的点头,“当然了。”
  少女犹豫的道:“可是……我们从未看过你啊。”
  段小庄拎着湿淋淋的裙摆,坐在了池边,“其实我还没有正式拜师,我是韶秋的表妹,这几日一直住在她的霜秋阁,我偶然见过你们,不过你们没看到我。霜秋阁很少人来,你们以后能来陪陪我吗?”
  少女点头,“但是韶秋从不喜欢我们去霜秋阁玩,你可以来找我们。原来你是韶秋的表妹,难怪……”说到这里她忽然顿住,可能是意识到面前这个是韶秋的“表妹”,不好说坏话。
  段小庄:“没关系,我不会告诉她的。韶秋不让我随意走动,她说在没正式拜师前不可以在谷中乱逛。”
  少女同情的道:“这也没什么吧,韶秋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段小庄满脸寂寥,“对了,你们能帮我把她送去五姐那儿,我有点累。”
  她们立刻露出担忧的表情,“是因为韶秋吗,你在这儿好好休息吧,我们送她去五姐,顺便替你看看十七妹。但是在我们回来前你不要离开这儿好吗,宫主等会儿会上来的,你就说和我们换了班。”
  段小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两个少女抱着一个少女匆匆离开,楚留香也自水中浮出,“你竟然就这么骗过了她们。”
  段小庄得意的道:“说谎就是要九真一假,我确实是被韶秋扔下来的,她们去了那个五姐那里,也能看到一个脚踝受伤的十七妹,韶秋的脾气很差,五姐的医术很好,只不过我可不是韶秋的表妹,这身衣服也不是我的。神水宫的妹子们都太天真了,从不出门,她们坚信不可能有人溜进神水宫,就算进来了,也不可能在这里住上几天了解一些情况,并且穿上这里的衣服。”
  楚留香想了一下,“那么那个贫血的少女?”
  段小庄:“你以为女人那种每个月都有几天血流不止还不死的生物,哪个没点贫血?”
  楚留香:“…………”
  楚留香有些担心的问:“胡铁花他们三人有事吗?”
  段小庄:“水母阴姬的武功比石观音更高。”
  楚留香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你是说,他们已经遭遇不测?”
  段小庄:“那怎么可能,水母阴姬要真的那么厉害,我哪里敢到这里来。”
  楚留香:“……”
  段小庄:“他们没有生命危险的,放心吧。”楚留香:“你知道如何对付水母阴姬?”
  段小庄阴阴一笑,“水母阴姬嘛,就算武功比石观音高,又没有石观音**,长得再像男人,后宫再大,也不过是个受了伤的女人啊。”
  楚留香看着他,长叹一声,“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
  段小庄:“……”。
第三十五章
  那两个少女已从密道离开,楚留香便抓紧时间在水母阴姬的房间内翻找起来。
  段小庄问:“你在找什么?”
  楚留香:“水母阴姬的弱点。”
  段小庄:“……就算她有‘弱点’,也不会把‘弱点’这种东西卷吧卷吧揉成一团塞在枕头下面吧?”
  楚留香:“…………”
  水母阴姬生活简单规律,床单连条褶子也没有。家具很少,除了茶几就是衣柜,衣柜里除了她的一些衣物,也就是一条男人的麻布短裤。
  楚留香捻着那条短裤不解的思考,为何神水宫主的衣柜会有一条男人的短裤。
  段小庄则施施然躲进衣柜,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蹲下来,“你看,弱点不会卷吧卷吧塞枕头下面,只会熨熨贴贴的挂在衣柜里。”
  “……”楚留香用看**的眼神看着他,“你在做什么?”
  段小庄:“躲起来。”
  躲起来?为什么要躲起来?楚留香还来不及想,就察觉到水面泛起了一些涟漪,水母阴姬回来了!他都没有扫这个屋子更多一眼,就知道只能躲在这衣柜里了,动作极其迅速的钻了进去,就站在段小庄身边。柜子也来不及关紧,还剩下一条缝。
  楚留香看向段小庄。
  段小庄露出一个微笑,用口型慢慢道:“我……说……吧……”
  楚留香:“……”
  从衣柜留下那条缝中可以看到水母阴姬从水面缓缓升起,眉头紧锁,也没有关注这池边无人把守,径直走进屋子,躺在床上开始发呆。
  段小庄忽然咳嗽了一声。
  水母阴姬立刻敏锐的坐了起来,她走到衣柜外,沉默良久,皱着眉头道:“你已经发过誓永远不来这里,为什么还要来。”
  显然,她认为这衣柜里的是“雄娘子”,因为除了雄娘子,没有人可以潜入她的卧室。原著里楚留香就是这样骗了水母阴姬——虽然最后还是被水母阴姬发现了。他认为两人很久不见,声音的变化水母阴姬也不会很去注意。
  楚留香僵硬的看向段小庄,段小庄还是不说话。
  水母阴姬怨毒的道:“你以为我这次还不会杀了你吗。”
  段小庄这时才道:“你知道宫南燕昨晚去找我,做了什么吗?”
  这句话一直问到水母阴姬心底,她声音不平稳起来,“她……你不要说这些,你违背了誓言,这次,我一定会杀了你。
  段小庄道:“我只是想见一见你,你知道……静儿……”
  水母阴姬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惨然,“静儿死了,害死静儿的人也已经死了,我们也再无瓜葛了。”
  段小庄沉默了一下,“昨晚宫南燕找我,想**我。”
  水母阴姬有些激动,“你碰了她?”
  段小庄:“不,她和我,和静儿长得那么像,我又不是**。”
  水母阴姬:“……”
  段小庄:“……”
  我去,一不小心就说漏嘴了,雄娘子还真是个**……
  水母阴姬:“你到底是谁。”
  段小庄懊恼了,他本想再多骗一会儿,让水母阴姬的心灵更脆弱一点,现在只好干巴巴的道:“我是陆小凤。”
  水母阴姬沉默一下,“谁?”她的语气仿佛积蓄了满满的气力,却打在了棉花中。若是此时报出名号的是楚留香,水母阴姬也能大笑一下说“盗帅不愧是盗帅,也就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么”,但是报出名字的是段小庄,报的还是他最有名那个马甲,所以水母阴姬只能尴尬的沉默。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下一篇:大空的抉择 by 玥婼(家教/1827+all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