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不破誓 by 雪儿(HP同人)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HP 甜文

级別:NC-17
弃权声明:他们都属于JK罗林女士

简介:
喜欢Harry以久但是一直苦于无法追求的Draco
在即将毕业用了他最大胆的手段,用自己的生命发了不破誓使Harry和他缔结了婚姻誓言,
那莫名其妙和Draco结婚的Harry
该怎样面对突如其来的婚姻和丈夫?在婚姻中,Draco又该如何得到Harry的真心?

這是一篇甜蜜蜜的砂糖文~ :)

 

第一章

如果Harry知道后悔,他会说这全部,全部都是N.E.W.T的错!!
 
因为Hermione对于明明就还有半年多的N.E.W.T紧张到歇斯底里,现在才开学两个月,连圣诞节都还没到!但是她总是非常坚持,无比坚持的替他们三个拟好了未来八个月每天的复习表。

「我们为了打倒那个人已经晚一年了!!如果考不过简直就是罪该万死天理不容应该要自刎以谢罪!!」她挥着复习表对一脸茫然的Harry和Ron大吼,对他们的懒散感到愤怒。
 
不过在和伏地魔的漫长战斗终于结束后,Harry只想利用回到学校最后的这一年好好的放松,只是Hermione让这点成为不可能的任务……所以为了不让自己被Hermione和良心的责骂给压死,他和Ron还是乖乖在任何可能的时间按着Hermione的复习表乖乖念书。

「我恨魔药学。」Harry痛苦的倒在像砖头一样的魔药书上,桌上还有一迭像山一样高的笔记和被他彻底乱涂的羊皮纸。「杀了我吧。」

「你付出一切,打败黑魔王,拯救了整个巫师世界,然后你现在决定因为魔药学而死?」Hermione用羽毛笔戳着他「别装死,你今天下午的进度还有两百四十八页!」

「Hermione….压力太大对身体不好….」Harry痛苦的**。

「不,适度的压力对身体有益,过度的放松才是堕落的第一步。」

「这叫适度的压力?!」

「唉啊….我们的黄金男孩因为魔药学而崩溃了?Snape教授说的对,你的大脑可能装不下比晚餐内容更多的东西。」听到这个懒洋洋的声音,Harry直起身子,好吧,他现在正郁闷,来打上一场可以舒展身心发泄压力,谁叫Malfoy要在这个时候出现!

「我相信我的脑容量总比一只雪貂来的多,Malfoy。」

「哦?所以比一只雪貂的功课差你不觉得你活在这世上只是在浪费粮食?上次那份性别转换药水的报告,是谁拿了D啊?」

 Harry握紧拳头,无视Hermione在他身后喊「Harry,那份报告你居然拿D?我说的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去你的,Malfoy,你到底是来干嘛的?我不想在图书馆跟你打架,平斯夫人会杀了我。」

「跟你打个赌。」

「你太闲是不是?」

「打一场,输的人发誓不能再挑衅对方。」

「挑衅的不都是你或史来哲林的那群走狗吗?」

「彼此彼此。」

「很好,成交。」Harry出其不意的推开椅子,在Hermione的尖叫声中,他已经扑到Malfoy身上了。


 Ron被噪音吵醒,迷迷糊糊的抬起头,他唯一的想法是:Harry真的压力太大了,他甚至忘记魔杖比拳头好用的多。


 一场彻底的混战和四处乱飞的羊皮纸,Hermione因为看不清而不敢出手帮忙,深怕打到Harry,而平常神出鬼没的平斯夫人不知去哪了,面对如此严重的混乱居然没有出现狂吼怒骂。

「Malfoy,你这个小人!!」等他们重新看的见东西,只看见Harry被Draco反剪双手,按在地上。「你居然使用无杖魔法!」

「兵不厌诈,我想你就算用五只魔杖也打不赢我。」Draco嘲笑的说「黄金男孩是太过松懈了?还是彻底的虚名?」

「你这只卑鄙的雪貂!」Harry怒吼。

「喔喔喔,愿赌服输,看来我们的黄金男孩似乎不懂这个道理?」

「浑蛋小人!」

「我以为葛来芬多注重荣誉?或是我错了?」Draco噙着一抹冷笑,加大了把Harry按在地上的力量。

「谁像你,卑鄙的雪貂,要发誓就来啊。」反正他本来也不会去挑衅Malfoy,挑衅的都是他。

「很好,Crabbe,过来,当我们的立誓人。」Malfoy勾了勾手,然后对Harry伸出手「来吧,Potter。」

 Harry哼了一声,握住那只纤细修长的手,在触到那苍白冰冷的肌肤时,他心底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

 Crabbe拿出魔杖对着两人相握的手,然后低声念起了一串Harry听不懂的语言,这让Harry非常惊讶──他一直以为这两个山怪般的家伙连把一般的文字组合在一起就够困难了,那听起来是古文,但是他听不懂。

 但是一旁的Hermione摀住嘴「Harry!!不!!停止───」Ron制止了她「不行,Hermione,来不及了!!你现在阻止的话他们两个都会受伤!!」

 两道细细的金光从Crabbe的魔杖窜出,绕住Harry和Malfoy相握的手上。


**葛来分多交谊厅**

「你发了不破誓,老兄。」Ron盯着Harry。

「喔,那个是不破誓啊?」Harry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抚摸着Ginny柔顺的长发,说「原来那么简单噢?下次教我一下。」

「Harry,我想Crabbe念的那个不是不得挑衅的誓,不然他为什么要用古文?」Hermione苦恼的盯着她的古代神秘文字字典「但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居然没有学过!我想那一定是Malfoy逼他背的,毕竟他家是纯血的古老家族,必定很了解古魔法,不然那个山怪怎么可能会那种东西──」

「反正我又没怎样,你们在紧张什么?」Harry全心关注在Ginny美丽的侧脸上,对好友的关心心不在焉。

「因为那是不破誓!!违背了你会死!!我们得弄清楚你发了什么誓!!搞不好Malfoy要替那个人报仇要你死!!」Ron大喊「不破誓真的很严重,相信我!!」

「哦。」Harry开始意识到严重性了「所以我去找Malfoy,逼他告诉我他到底发了什么誓好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最好带一票人去以备万一。」Ron摩拳擦掌的说「谁知道那只奸诈狡猾的雪貂想干嘛。」

「只是他想杀Harry也没有道理啊?」Hermione认真的思考「伏地魔已经死了,他们家还是因为拯救了Harry才获判无罪的,这时候杀了Harry恐怕他还会被Lucius宰了,Malfoy家从不做没有利益的事,不是吗?」

 Ginny从地毯上抬起头望着Harry,温柔的抚摸的他的膝盖说「我想还是尽快弄清楚吧,需要我陪你去吗?」

??Harry完全不想从Ginny美妙的陪伴中离开,只是她坚定的眼神让他不得不叹了口气「好的,弄清楚我想我们才能放轻松,对吧?」

 正当他心不甘情不愿的站起身的时候,画像被推开了,Dean爬了进来「嘿,Harry,Dumbledore叫你去他的办公室,发生什么事了?」

 噢,不。Harry和Ginny,Ron,Hermione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有预感,绝对和那个该死的不破誓有关。

 而且,绝对不是好事。

 

第二章


Harry百般不愿的走到Dumbledore办公室的外面,他觉得他又闯祸了,而且这次是和那个该死的Malfoy有关,每次只要跟他扯上关系都不会有什么好场!!
Harry一肚子气的对石像鬼念出口令,重重的踏步走上石阶。
 
然后他打开门,就吓住了。

除了Dumbledore和Draco,连Lucius和Snape都在,还有McGonagall,噢-那代表这次的麻烦还挺大的。

「呃,校长,晚安。」Harry充满戒心的看着Draco Malfoy,后者正用一种充满**的,看着猎物的眼神看着他,让他全身发毛。

「晚安。」Dumbledore愉快的对他微笑「要喝杯茶吗?」

「嗯,不用,请问….有什么和我有关的事吗?」

「噢,有一些小小的问题可能需要澄清一下,所以我们找你来了,Mr.Potter。」Dumbledore挥挥手「我想,今天你跟Mr.Malfoy发生了一些事,是吗?」

 Harry觉得自己咬住自己的舌头「喔,我想-我不是很清楚-我-」

「就算打败了伏地魔,你仍然无法清晰的表达事情,Potter。」Snape冷冷的打断Harry,说「让我来解释一下,你和Draco,今天下午,在图书馆立下了不破誓,是吗?」

「呃,好像是,我刚刚才知道那是不破誓…..」

「原来到了七年级你才知道不破誓是什么东西?显然七年的魔法教育在你脑中留下的东西并不是很多。」Snape发出一声冷哼「算了,我并没有对你期待太多,只是,你是否知道你发了什么誓?」

「我不能挑衅Draco….」看到其他大人的表情,Harry蹙起了眉。

「是的,是的,而Mr.Crabbe是你们的立誓人。」Snape说完,Harry就点了点头。

「我彻底怀疑你的智商,Potter,你居然让Crabbe当你们的立誓人。」

「所以呢?」Harry有点失去耐性了「你们想告诉我什么?」

「他念错了咒语。」Lucius说「不幸的意外。」

「什么?他念了什么?」

「结合咒语。」Lucius假笑。

「啊?」虽然他不是Hermione所以他不知道Lucius在说什么,不过名字听起来不太妙。

「我论Potter完全不知道Mr.Malfoy在说什么的可能性为百分之三百。」Snape冷笑。

「结合咒语,在古魔法中是拿来当作亲密关系的承诺。」Dumbledore解释「婚姻、亲子、友情、甚至是主奴……越古老的魔法本质越朴素,力量也越强,是现在很多花俏的小玩意儿完全比不上的。」

「呃…….所以?」其实Harry现在很想当一只鸵鸟,但是盯着他的几个男人显然不会给他这种优待。

「你跟Draco,在不破誓之下,念了结合咒语。」Lucius说,笑容变得更假了。

「我没有念!是Crabbe念的!」

「一样!」

「好的、好的,先生们,请冷静。」Dumbledore出来打了圆场「如果只有结合咒语那并不是什么问题,因为亲密关系包含了很多种类型,但问题出在不破誓,我们无法判断不破誓将你们的结合咒语认定为哪一种关系,如果关系认定错误,你和Draco会死的。」

「很好,告诉不破誓我们是敌人关系,我讨厌他,他也讨厌我,所以如果哪天我们变友好了就会死,而那不会发生。」Harry对Draco皱起了眉,对他漠不关心的态度生气了。

「我恐怕敌人不包含在亲密关系之中。」Lucius对Harry扬起了眉毛「我们必须要给不破誓一个你们的确定关系,这样才能保障你们的生命安全。」

「喔。」Harry点点头「好吧,那就告诉不破誓我们是朋友好了,勉强可以接受。」

「这恐怕不行,朋友的定义太广了,很难认定,我不能让Malfoy家的继承人处在这种不安全的状态之下。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白纸黑字认定的关系,一个有仪式的和见证的关系。」Lucius耸耸肩「我们认为,一个婚姻是最好的选择。」

Harry差点被自己噎死「你疯了──」

「Potter!」McGonagall冷静的说「这是最好的,一个确定的、能被认定甚至能被纪录的关系,能保障你们两个的安全,我知道你跟Mr.Malfoy有些小小的误会,但是我们以保住你们两个的命为优先!」

「我不要!」Harry惊恐的喊「我现在要在我的命和跟Malfoy结婚之间选择?」

「也不一定要婚姻关系,但你们已经不可能是亲子关系,朋友关系过于笼统,我们不能在不破誓之下冒这个险,或是你想要主奴关系?也可以,这我不反对。」Lucius冷笑起来。

「这──」他才不要当Malfoy的奴隶!Harry绝望的发现自己的脑子一片空白,他应该要带Hermione来的!或许他现在可以冲回葛莱分多的塔楼,她一定有办法救他……「我们没办法解开不破誓…..?」

「就是不能解除也不能违背才叫不破誓,你的脑子是哪里不明白这个问题?喔不,我忘了,你常常不把脑子带在身上。」Snape瞪着他,彷佛不能理解他的愚蠢。

「以前你们也认为索命咒是无人能敌的。」Harry回击「事实证明是可能的!」

「恕我提醒你,Mr.Potter,那是因为你母亲的伟大,跟你这个根本没把书念进脑子里的小鬼完全没关系。」Snape生气的说「好,你想尝试奇迹男孩这次会不会有奇迹?拿你自己的命去试!我不会让你拿我教子的命去尝试奇迹!」

 室内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

「我想Snape教授是对的,你不需要拿自己的命去冒险,我们也不希望你这样做。」McGonagall冷静的说「Mr.Malfoy讲解得很清楚了,在风险最低的情况下,婚姻关系是最好的选择。」

「你如果喜欢主奴关系我也很乐意帮你们做见证人。」Snape讽刺的说。

「但-但是-」Harry结结巴巴的说「我和Ginny在交往……」

「我想Weasley小姐能分辨出事情的先后顺序。」Lucius淡淡的说。

「但-但-Malfoy!你都没有话要说吗?」Harry气急败坏的看向一直没说话的Draco「我从来不知道你喜欢我到了要和我结婚的地步!」

「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还能怎么样?」Draco挑眉「不过知道你如此不愿意和结婚委实伤了我的心,我有那么糟糕吗?我是哪里配不上黄金男孩了?」

「你讨厌我!」

「Well,爱与恨只是一线之隔。」

「够了!Malfoy!」Harry气得跳脚。「而且我们结婚的话你家就绝后了!!」

 Snape看起来想杀了他「Mr.Potter,麻烦你记得我们三星期前才学过的生子魔药!那对男性依然有用!我真想把你从我的班上踢出去!」

「喔-噢,对齁-」

「啊,真是个不错的建议,所以大家的问题都解决了?今天的讨论真是不错!显然大家都有共识了,」Dumbledore微笑着说「那么我想今天就到此为止?」

「是的,明天晚餐后我们再进行一次讨论,请今天所有在场者明天晚餐后再过来一趟,我会带Narcissa来讨论婚礼的策画和时间,今天很感谢各位的宝贵时间。」

Lucius点点头,就走向Dumbledore的壁炉,离开了。

 然后Snape和McGonagall也离开了,剩下Dumbledore,Harry还有Draco。

「好的,年轻人们,我现在要出去办点事,你们可以留在这里吃点点心然后快乐的了解一下彼此,我有蜂蜜糖、柠檬糖、柠檬雪宝、羽毛笔巧克力、夹心巧克力、太妃糖爆米花……」

校长的声音随着人离开而逐渐远去,留下大眼瞪小眼的Harry和Draco。

「我该怎么告诉Ginny…..」Harry抱住头,喃喃自语。

「老实告诉她?」Draco没什么建设性的建议,他们沉默了几秒后Draco补充「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而且,我会保护你。」

「Malfoy,你的脑袋坏了吗?」Harry错愕的看着他「几个小时以前你才和我在图书馆打了一架!你现在告诉我你会保护我?」

「我会,因为你即将是我的家人了。我会给你你需要的一切,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送到你面前。」Draco银色的眼睛直视着Harry,认真的说道。

 Harry抬起头望着他「是吗?那你爱我吗?」

 

***史莱哲林交谊厅***


 Pansy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看最新一期的女巫周刊,当她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Draco,她露出了一个微笑「嘿,Draco,进展的如何?」

「明天要讨论婚礼。」Draco露出一个微笑,坐在她身边「Pansy,我真的不得不赞美妳绝妙的主意和精细的计划。」

「当然,不看看我是谁。」Pansy得意的微笑「不过,Potter的反应?这是计划中比较无法确定的一部分。」

「其实跟妳预测的差不多,只是我们不知道他跟Ginny Weasley又复合了。」Draco耸耸肩「不过这基本上不妨碍计划的进行。」

「当然,这个计划基本上没有失败的可能性,除非Potter不想活了,不过就算他不想活了也不可能拖你下水,所以是不可能会出什么差错的。」Pansy微笑的看向Draco「再来就要靠你自己了。」

「是的,我知道。」Draco靠在Pansy肩膀上,轻轻叹了口气「我这么久以来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是的,亲爱的,我懂。」Pansy温柔的说「你爱了他那么久,却始终连追求的机会都没有,我知道你真的爱他-甚至愿意拿自己的生命去发不破誓,不是很多人敢发不破誓的,很多情侣,甚至即将缔结婚约的巫师都不敢,因为曾经的山盟海誓最后常常都变成令人不胜唏嘘的废话。所以你来找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惊讶,不过我相信你是真的爱他,并且会给Potter幸福,当然我相信Potter也是爱你的,他和Weasley小姐复合那只是出于习惯了彼此的陪伴,不然他对你平常的挑衅……**反应也不应该那么大。我相信你们在一起会幸福,不然我也不会帮你。」

「我会让他幸福的,我也会让他知道我在他心中的分量。」Draco肯定的说。

「当然,我相信你。然后呢,」Pansy把一页杂志展开在Draco面前「Draco,说好的,收费,我要这页上面全部的推荐单品。」

 Draco大笑「当然没问题!我的女王,我心甘情愿!」

 Pansy转转眼珠说「你要知道最累人的既不是拟定计划也不是去家族图书馆找出那大概几百年没人看过的古老符咒书更不是拼了命的把古文翻译出来并且确定它的功效或是翻遍所有讲不破誓的书以确定计划的无懈可击───」

「那是什么?Pansy女王?」

「是让Crabbe能够顺畅的念出内容并在不害死你们的前提下背起来!!!」

 

第三章


 当Harry像游魂一样走回葛莱分多塔,刚进公共休息室就被Ron和Hermione拦住了。

「Harry!所以Dumbledore找你去是什么事?」Hermione焦急的问,她从Harry的表情看出来大概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

 Harry重复了一次在Dumbledore办公室的对话之后Ron的脸变成绿色,Hermione则是一副大势已去的表情。

「请告诉我,Hermione,有办法可以打破不破誓。」Harry哀求的看着她「我甚至无法判断死比较可怕还是嫁给Malfoy!!」(我用了嫁这个字?)
 
Hermione悲哀的摇头「好的,我会去找有没有办法可以解除不破誓,但是我想目前你必须照他们说的做。」

「但是我们还没有试过!!」Harry抗议。

「老兄,就是因为绝对不能打破才叫不破誓。」Ron叹息「就连号称没有人能逃过的索命咒也不是叫必死咒,你现在知道严重性了吗?」

「所以你们支持我嫁给Malfoy!」Harry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是支持我变成他的奴隶?」

「不,但是我们更不想看到你死。」Hermione安慰性的拍抚他「就是结婚而已,你还是可以过自己的生活,你只是名义上多了个丈夫。」

「呃,妳说的是麻瓜的假结婚吗?」Ron忽然说「我那天拿妳的麻瓜研究课本去当睡前读物看,里面有些情节很有趣,比如说买新娘──噢,我要说的是假结婚那玩意在巫师界可能行不通,特别Malfoy是古老的贵族家族,他又是独子,他们不可能允许有名无实的婚姻存在。」

「什么?Ron,麻烦用我听得懂的语言。」Harry有些气恼。

「我的意思是,我想你们结婚之后他会要求你履行伴侣的义务。」Ron忽然看向Harry「等等,Ginny怎么办?」

「这也是我在想的另一个问题。」Harry烦闷的回答。

「你又要和她分手!?」Ron的声音大了起来「Harry Potter!!」

「你以为我很喜欢吗!!你去跟Malfoy说呀!或是你能帮我想个打破不破誓的方法!」Harry的声音也高了起来「这也不是我愿意的!」

「你们两个,够了!」一个声音从门边传出,Ginny穿着睡衣站在女生宿舍的楼梯上,脸色苍白「Harry,我都听见了……我还在想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Ginny,我…..」他不知道他能说什么,他为什么老是落入这种处境?

「我们分手吧。」Ginny和煦的望着他「比起在一起,我更在乎你好好的活着。也不要太排斥Malfoy,他是个细心而且聪明的人,我相信他会对你很好,Malfoy家族都对他们的家人很好的。」

「Ginny…..」

「你还是我最好的哥哥跟朋友之一,可以吗?」Ginny走下楼梯,拥抱了Harry「婚礼的时候一定要叫我,我一向很喜欢婚礼的气氛。」

 Harry拼命忍住眼泪「好的,我很抱歉,Ginny,我们总是……」

「那就是我们没有缘份,或许你和Malfoy有缘份,他是很不错的,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就算不论他的家世,你得承认史莱哲林的性感之神确实很有魅力,不是吗?」Ginny微笑着说「等你们要结婚的消息传出之后不知道是你的粉丝会先杀他还是他的粉丝会先杀你?」

 Ginny以几乎看不见的动作擦了一下眼泪,甩甩头发「好的,那么──我想我要去睡觉了,Harry,晚安。」

 Harry呆呆的目送Ginny离去的背影,心中充满愧疚,他真的伤害了她很多次。

「如果你跟Malfoy不幸福,那就是伤她更深,她这么做的用意是要保你平安快乐。」Hermione在他背后说「Harry,来吧,我们去睡觉……」

 


 隔天早上Harry完全不想起床,他不想面对又跟Ginny分手的事实,更不想面对即将和Malfoy结婚的事实。

 或许当他赖到天荒地老,一切事情就会自动解决了?

「Harry!就算你在床上躺到死事情也不会解决的,出来吧!Malfoy在画像外面等你,拜托,他在等你没事做的时候已经迷倒几个我们学院一年级的女生了,快去把他带走!」Ron硬把他从床上攥起来,推进浴室。

 喔,默林啊。

 


 当Harry用他这辈子最慢的速度梳洗好爬出画像洞口时,果然看见Draco站在那里,靠在墙上等他。

 不可否认Draco真的很帅,闪闪发亮的金发、高挑健美的身材、匀称精致的五官还有一股天生的傲气,华美的衣着将他惊人的外貌衬托得更加完美。

「Malfoy,你干嘛不去吃饭站在这?」Harry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只是叹着气问。

「来找你,计划有变动,我母亲决定要早餐之后就过来,所以我来接你。」Draco对他伸出一只手「亲爱的,来吧。」

「我有脚,也知道校长室在哪,我可以自己去。」Harry的心情实在很差。

「但是我担心你。」

「什么……」这时候,Ginny刚好和Hermione从画像洞口爬出来,看到Harry和Draco,Ginny悲伤的微笑了一下,就和Hermione一起往餐厅的方向离开了。

 Harry也悲伤的看着她的背影,直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压制在墙上为止。

「Malfoy,你干什么!」Harry奋力挣扎着。

「我的未婚妻,在我面前和别人眉来眼去,你是要我默不作声?」Draco看到Harry的表情,觉得胸口像是被一股强酸浇下去,一股彻底的愤怒和疯狂的忌妒淹没了他。

 他还没有正式拥有他-但是快了,就快了!

「我是男的,谁是你的未婚妻!」

「你是。」Draco说完便猛的低下头,狠狠吻上他。「亲爱的,不许反对我。」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绵密,充满激情和压抑已久的爱的深吻。
 


 等Draco放开他的时候Harry已经被充满激情的甜蜜深吻彻底融化在Draco怀中,他依偎在Draco的胸口上,无力的喘息。

「你很快就会属于我了……」Draco搂着他,喃喃低语「我要你的心里只会有我一个人…….只有我,只看得见我!」

 


 在Dumbledore的办公室,除了昨天同一批人,又多了Draco的母亲Narcissa。她非常的热情,一看到Harry就喜悦的抱住他左看右看,她虽然看起来优雅贵气,但是和蔼的程度和Mrs.Weasley对他差不多。

「我想昨天你们都谈过了?都有共识?」Narcissa抚摸着Harry的脸,微笑着说「我跟Lucius讨论过了,仪式就下星期在这里举行吧,我会负责处理好一切,会有一个正式的仪式和婚宴,预言家日报会希望采访你们的婚礼的,部长也会来参加,当然学校学生要参加也很欢迎,学校已经很久没办过婚礼了,上一次应该是七十八年前那对不小心怀孕的情侣吧?那真是可爱的纪录,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场地和装饰的部分我想…..」

「等等,Malfoy夫人,下星期?这么快?而且我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Harry不安的问「我想的是类似麻瓜的公证结婚那样…..」

「噢不!亲爱的!当然不是!」Narcissa惊讶的说「下星期是有点匆促,但是这是尽快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不要担心,我还是会让婚礼很完美的。而且这是你跟Draco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一定要盛大举办!Harry亲爱的,你等一下把你想要邀请的人名单写给我好吗?学校同学不用,全校同学都会受邀,外面的亲朋好友就可以了,然后还有你的礼袍,我想……」

「那我想婚礼的筹划就交给Malfoy夫人了?」Dumbledore微笑着说「而我担任你们的证婚人?」

「是的,麻烦您,校长。」Lucius点了点头「结婚之后他们还是会在这里继续学业,我相信让Harry搬进去Draco的房间是没问题的?」

「是的,当然Harry也可以保留他在葛莱分多塔的床位,毕竟他还是葛来分多的学生。」

「等等!我-我要跟Draco住在一起?」

「你见过哪一对夫妻是分房睡的?」Lucius用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他。

「我以为我们只是结个婚,保证我们两个都能好好活着,然后我们可以各自过自己的日子,设法找出解除不破誓的方法,然后我们就可以,呃,离婚?」Harry一口气说完,没有注意到Draco脸上一闪而逝的痛苦表情。

「你把婚姻当成什么?」Lucius嘶声说「Severus,你一直在教这种笨蛋居然还没被气死?」

「Potter是其中之最,他毕业那天将给我带来无上的喜悦,恭喜你,Lucius。」Snape冷冷的说「你要不要先问问Mr.Potter今天有没有带脑出门再决定要不要告诉他?」

「Well,Harry亲爱的,不管怎样,婚姻是非常重要的承诺。」Narcissa看两个男人的表情,连忙出来打圆场「婚姻是你决定和另一个人共组家庭,血缘跟家族能够让你拥有魔力,同样也是最有力的魔法,每个人都是来自一个家庭,也是一切的起源,多数的古魔法都起源于此,所以婚姻的结合是神圣而美好的,我得说麻瓜的假结婚是彻底玷污婚姻的神圣性,婚姻是灵魂与身体的结合,是每个人一生中都该被珍惜的重要时光。」

「但是我…….」Harry还没被讲完就被Draco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不知何时走到他身后,搂着他的腰。

「母亲,Harry只是害羞,没事的。」Draco向Lucius点点头「父亲,请你继续吧。」

 


 当他们终于获准离开Dumbledore的办公室时Harry简直要流泪了,他几乎毫无开口的机会,他所有的疑问和微弱的反抗都被Lucius轻松解决一笔带过,最后Harry只好不停试图用眼神杀死Draco,不过显然没有成功,或许Snape说他脑子里都是糨糊并不只是讽刺。(其实应该是眉目传情XD?)

 之后他被Narcissa一把拖到会客室,她带了三名裁缝来,他被被搓来揉去的量身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在这期间Draco一直含笑的待在他身边,用一种让他十分恐慌的温柔眼神望着他。

 在Narcissa终于判定可以放他走之后Harry已经想去撞墙了,他几乎是感激的让Draco牵起他的手和他父母道别,表示接下来的事交给父母安排即可,他们要去享受一些独处的时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还珠之数字更雷人 by srdxfy 下一篇:菊内留香 by 桃宝卷/明鬼(楚留香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