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笨蛋!那是爱!by 月下蝶影(网王/吸血鬼骑士)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不华丽事件

  昏暗的小巷,地面很潮湿,模糊的巷内所有东西都陷在一片灰暗中,巷子散发着点点异味,被垃圾桶遮挡的阴暗角落里,有个什么东西动了动。
  碰!
  垃圾桶被推倒,身着白色衬衣的少年摇摇晃晃的从垃圾桶后面站了起来,样子很狼狈,银色的碎发有些凌乱,肩头还留着干涸的血迹。
  少年诧异的看着四周,紫色的眼中还带着一丝朦胧,“这里是哪儿?”他想到母后和父王曾经说过要把自己扔到一个地方学会感情的话,难道,他们真的这么做了?
  摸着肩头的伤,他皱着眉,怎么会痛,而且这个身体是谁的,居然在流血?
  母后也真是的,怎么在把自己灵体扔出来的时候也不挑吗?平时选首饰都要挑上半天的人在这种时候怎么这么随便了,不是她说太随便不好吗?
  他很不解,女人自己说的话难道都是很矛盾?
  可是他忘记,说这话的人那时正在试首饰,两件事的性质绝对是不同的。
  无奈的咬着下唇,在伤口处点点,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在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状况下,这个身体的皮肤白了好几分,就连那头碎发也变长,如丝般的垂在他的背后,脖子上奇怪的纹路变成了蓝色的六角星图案……
  巷子的另一头,通向外面的街道,隐隐可以看到从外面透进来的阳光,少年看了看杂乱无章的四周,毫不犹豫的向外走去。
  走出巷子,阳光正艳,少年忍不住用手遮住眼睛,果然,是个很差劲的身体,不然怎么连直视阳光都不可以?
  街道的一头,一辆豪华的车子正失去控制的向站在巷子口的少年撞来。
  在少年被他眼中奇怪的铁盒子撞出去的那一刻,他感叹般的想,果然是母亲随便选的身体,真是一点都不好,怎么就这样被撞出去了?
  某神殿的传送镜前,美貌的女人笑得温暖如春,美丽的眼中散发出刺眼的光彩,“我亲爱的孩子,就好好享受你的感情之旅吧。”身边的神仆们纷纷抖着身子后退一大步。
  他们可怜的殿下,怎么就这样被扔出去了呢?
  视线继续回到现世。
  豪华的宾士车撞飞少年后终于停了下来,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声音有些发抖,他转身对身后的银灰色头发的少年道,“少,少爷,好像撞到人了。”
  坐在后座的迹部皱着眉,打开车门,快步走向前,发现不远处躺着一个白衣少年,银色的头发上染上了鲜红的血,他掏出手机,打给医院后才靠近少年。
  少年一脸的血污,看不清长相,但是从身高可以判断是和自己大差不多,只是,身材微微有些纤细,皮肤也有些白。
  不敢随意动他,迹部只能站在少年旁边,俯视着少年,等着医生的到来。
  少年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面,母亲大人说了一堆他听不懂的话,最后还给了他一枚戒指,说里面装着叫钱和金卡,还说什么密码之类的,真是奇怪,钱和金卡是什么东西?
  少年,也就是浅迦睁开眼时,看到的是满眼的雪白,他眨了眨眼,试图坐起身,却被一只手按住。
  “啊恩,你这个不华丽的家伙受了伤就不要乱动!”
  浅迦疑惑的看着按住自己的少年,银灰色头发,眼角还有颗泪痣,只是,为什么不可以动?受伤了?
  迹部见床上的美貌少年呆呆的样子,收回按住他的手,有些愧疚的移开目光道,“本大爷的车失控撞到了你,不过医生说了,你并没有受太严重的伤,”说到这,他还奇怪的看了眼浅迦,被车撞出那么远,居然还没什么事?
  “说吧,你要多少赔偿?”迹部直接问道。
  “赔偿?”浅迦不解的看着迹部,“这身子太弱了才会被撞,你为什么要赔偿我?”
  听到这话,迹部的嘴角抽了抽,这个家伙被车撞成傻子了吗?
  “这事本大爷会和你的父母谈,你把你的住址告诉本大爷。”迹部看了眼时间,换言道。
  “父母?”浅迦想了想,父亲和母亲都不在这个地方,而且自己也说了不要赔偿,于是他摇了摇头,“不知道。”
  “什么?!”迹部不华丽的皱眉,“你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吗?”
  想起梦里母亲大人要自己装失忆的交待,浅迦坚定的摇头,“我不知道,你知道吗?”
  迹部的脸沉了沉,他要知道还问吗?他看着床上一副茫然样子的少年,“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浅迦想了想,“恩,好像有人叫过我浅迦,不过,我不清楚,”虽然不知道这身体是谁的,但是,他的名字肯定和自己不一样,这样说,应该没问题吧。
  说完这话,浅迦偷偷的看了眼迹部,发现对方的脸色还是不好看,他想了想道,“都说不要你赔偿了,干嘛还皱着脸啊?”
  这下,迹部的脸更加不好看了,“本大爷需要在意这一点赔偿金?别用你那不华丽的思想来揣度本大爷!”
  浅迦同情的看了眼迹部,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说都不高兴,人类,真是复杂的生物。
  迹部一次次的提醒自己这个人脑子不清楚,自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可是他那什么眼神,那同情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迹部的脸色变了又变,在他几乎发火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忍足走进病房,先是看了眼床上的少年,看清对方容貌时眼中多了分光彩,“哦,迹部,这就是被你撞伤的美少年?”
  迹部看了眼忍足,没有说话。
  忍足见迹部的脸色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不好,能让迹部露出如此不华丽的表情,这个家伙,不简单啊。
  走到少年的床边坐下,忍足微笑道,“你好,我叫忍足侑士,冰帝国高三年级的学生,请多指教。”
  浅迦看着眼前微笑的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个人的笑里面藏着什么,他咬了咬唇角,可是别人主动问好不回答是不是不礼貌呢?
  犹豫片刻,他露出笑道,“你好,我叫……”他愣了愣,“就叫我浅迦吧。”
  忍足被少年一系列的表情逗乐,他摸摸少年的头,“你多大了?”
  摇头,不能说。
  忍足愣了愣,笑容也变得勉强,“那么,你知道你住哪吗?”
  继续摇头,因为没有住的地方。
  忍足的笑彻底消失,他看向迹部,发现对方的脸色依然难看,他同情的摸摸下巴,看来有些麻烦了啊。
  “喂,你怎么了?”浅迦见对方的笑消失,疑惑的问,“你心情不好?”
  “没有,”见到对方单纯的眼神,忍足已经排除他假装失忆的想法,“那么浅迦还记得什么吗?”
  浅迦想了想,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钱和金卡是什么?”
  忍足抽了抽嘴角,“浅迦怎么知道这两样东西的?”
  “唔……”浅迦想了想,决定进行善意的欺骗,母亲教条第三项,善意的欺骗不算是骗人,“我做梦的时候,好像是我的母亲对我说的,她说留了很多钱和金卡给我。”
  留?
  迹部和忍足交换个眼神,难道?
  “那你的父亲呢?”忍足继续问道。
  父亲,好像没给自己什么东西吧,浅迦仔细想了想,摇头道,“不知道。”
  忍足和迹部心下有几分明白,这个少年,也许是孤儿也不一定,看着少年清澈如水般的眼神,忍足和迹部都有些不忍,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
  “既然这样,你这个家伙就暂时住到本大爷家里吧,”迹部抚着眼角的泪痣道,“反正你也没什么问题,等会本大爷就叫人给你办出院手续。”
  忍足笑眯眯的推了推眼镜,真是有意思的开端啊。
  浅迦仔细想了想,母亲教条第九项,有傻子让你占便宜不占白不占,想到这,浅迦重重的点头,“谢谢你,你是好人。”
  能让人占便宜的都是傻子,傻子一定不会是坏人,浅迦在心底如此的定义。
  迹部看着少年亮闪闪的双眼,心底的愧疚不停的冒着泡泡,他不自然的咳了咳,“别用那么不华丽的词语形容本大爷!”说完就转身出了病房。
  浅迦不解的看着忍足,“他怎么了?”
  “啊,”忍足摸摸浅迦手感极好的头发,“他是在害羞呢。”
  “害羞?”浅迦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点了点头,“哦”
  原来人类会害羞,浅迦在心底记下了这一条。

  喝多果汁害死人!

  浅迦跟在迹部和忍足后面上了他眼中的铁盒子里面,靠着座椅坐着,然后对站在门口的护士们柔和一笑,“谢谢大家对我的照顾。”
  在他一笑之下,几位年轻的女护士红了脸,羞涩的笑道,“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欢迎下次再来。”
  听到这话,迹部和忍足嘴角抽了抽,谁知道他们身边的少年却仍然笑得温和道,“好。”
  他们却都不知道,少年之所以温柔是因为他的母亲教条最重要一则就是对待女性要温柔。
  温柔而澄澈的眼神让站在车子旁的护士忍不住冒出爱心泡泡,纷纷向少年表示她们的不舍,车开远了还不停的望着。
  “挺可爱的女孩子,可惜腿不够长,”忍足回头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的护士们,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
  因为将近冬天,他忍不住拉了拉衣领,他看着穿着白色衬衣的少年,他不冷吗?
  浅迦倒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不解的看着眼前戴着眼镜的蓝发少年,“腿不长,不好吗?”
  “啊,”忍足推了推眼镜,“腿不长的话,运动条件不太好,这样就对身体影响不好。”
  “哦”,听到忍足的话,浅迦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身体的腿,好像还挺长,这么说来这身体还不错?
  坐在前座的迹部经过后视镜把浅迦的一举一动看进眼里,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个人怎么这么……呆!
  显然忍足也被他的举动逗乐,嘴角弯了弯,手再次忍不住抚上少年的头发,“浅迦在想什么?”
  “恩,”浅迦抓了抓座垫,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我在想,以后做什么。”他现在只是个人类,听侍女们说过,人类很可怕,他真的很不明白,在人类世界里面能学到什么。
  忍足的笑顿了顿,他看了眼前座看似不在意,实则已经被后面谈话吸引了注意力的迹部,“浅迦知道自己读什么学校吗?”
  “学校?”隐隐记得有神仆提过,学校就是人类培养人才的地方,他摇头,表示自己没有再学校呆过。
  “啊恩,既然连学校都不知道了吗?”迹部从前面转过头,一脸的随意道,“那你现在就跟着本大爷在冰帝先呆着。”
  母亲教条第五则,不要随便拒绝别人的好意。
  浅迦仔细想了想,问道,“和你们一起吗?”
  迹部挑眉,没有反驳,忍足则是点了点头。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做,学校也许就能教会他感情了,等那时就可以回去了吧,想到这,浅迦重重的点头,“我去。”
  “呵,”忍足笑着看向车窗外,却没有人知道在笑什么。
  迹部看到叫浅迦少年神色中的期待,他疑惑的看着浅迦,那种不掩饰的期待是为了什么?
  到了迹部家宅外面,豪华的迹部家宅更像是个华丽的庄园,无处不显示它的尊贵和高傲。
  浅迦感兴趣的站在喷水池里的雕像前,这个长着翅膀的人类是什么,难道是鸟人?
  “迹部,那个是鸟人吗?”他指着雕像,好奇的问迹部。
  忍足的眼镜滑下鼻梁却没有扶起来,他同情的看着一脸铁青的迹部,这个看起来正常的家伙看来是个没有常识的怪物啊。
  “那是天使!”迹部咬着眼道,他们迹部家的白玉天使像怎么就成了这人眼中的鸟人了?
  天使?浅迦一脸奇怪的喃喃道,“不对啊,我上次见到西方天使的时候明明没有翅膀的……”浑然不觉站在不远处的骄傲少年的脸已经由青转黑,沉得吓人。
  见过天使?死人才会见天使!
  迹部不再理会这个不正常家伙的语言,好半天才平复他的表情,领着浅迦走进白色的欧式洋楼中,当然,建筑上是少不了玫瑰花色的。
  浅迦看着自己身处的房间,玫瑰花色的窗帘,床头上的花瓶里插着玫瑰,就连床单也是玫瑰花色,他看着站在身边的少年,“你喜欢玫瑰?”
  “啊恩,”迹部抚着泪痣,显然不想再多言引得少年奇怪的话,那些奇怪的话并不是他现在的神经能够接受的。
  “玫瑰看似冷傲娇嫩,实则热情如火,”浅迦看了眼少年,一副赞同的表情,“的确和玫瑰很相同。”
  迹部愣了愣,“啊嗯,既然你没有不喜欢的地方,那么就下去用餐,下午我会派人给你办入学手续,就用迹部浅迦这个名字。”
  浅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迹部已经走开,他再看看四周,嘟哝道,“我明明没说喜欢的吧。”人类的思维方式真奇怪!
  坐到床上,把柔软的枕头抱在怀里蹭了蹭,以后就住在这里吗?想到自己的金卡,他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把各式各样的卡,是不是应该交钱给那个少年呢,好像人类世界有“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的说法吧。
  想了想,把枕头扔到一边,拉开门,走了出去。
  下楼,叫迹部和忍足的人类都在,他走到迹部身边,把卡递到迹部面前,“这个,给你。”
  迹部看着眼前的黄金卡,再看向少年,“啊嗯,你想表达什么?”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浅迦想了想人类世界的语言,“还是知恩图报?”
  “知恩图报,”忍足笑眯眯的道,“迹部收留你,你应该感谢他,对吗?”
  浅迦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显然他压根没把迹部撞他的事放在心里,“对,是知恩图报,这个卡的……密码”记忆中好像是说的密码吧,浅迦顿了顿继续道,“密码是xxxxxx,你叫人把钱拿出来吧。”
  他实在不明白,这么小的一张卡怎么装下钱的,还要什么密码,难道是像神界里面的神咒一样。
  迹部两指夹起金卡,递给身后的管家,对他投个眼色,管家明白的退下,走出门时还看了眼银发少年。
  忍足装作没有看到迹部的举动,他递给浅迦一杯果汁,“没想到浅迦还记得金卡的密码?”
  母亲教条第九则,谎言败露要装傻。
  浅迦抱着果汁喝了一口,发现味道不错,又继续喝了一口,“我也不知道,梦里面母亲是这样告诉我的。”
  对方那双澄澈的眼睛实在让忍足起不了怀疑她的心,只得叹了口气,看着少年笑得一脸开心的喝完整杯果汁。
  喝完一杯后,浅迦眼巴巴的看着迹部,“我还想喝。”
  明明看起来已经十五六岁,可是做这样的表情依然让人觉得他那样子很可怜,迹部无奈的叫身后的仆人又送上一杯果汁上来,这个家伙难道没喝过果汁吗?
  抱着被子喝得一脸欢乐的浅迦是不知道迹部的想法的,他从未喝果汁,在神殿也是喝神仆们采集的仙露,什么味道也没有,作为神,也不需要吃人类的食物,现在他成为人,对这些味道各异的食物自然是新奇又喜爱,只差没有把头凑进杯子里,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杯子太小,他的头凑不进去。
  当浅迦喝下第六杯果汁的时候,迹部终于忍不住了,“啊嗯,你这个家伙给本大爷差不多得了,开饭!”
  浅迦瞄了眼脸色不好的迹部,悻悻的放下杯子,不就是多喝了几杯果汁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果然人类还是很吝啬的生物。
  收到对方类似鄙夷的眼神,迹部弹了起来,“你那什么不华丽眼神?”
  忍足一头的黑线,果然,这个看似正常的少年非常的不正常,连迹部这么注重形象的人都被他气成这样。
  他突然想到少年就要去冰帝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受他的摧残?
  浅迦收回带着鄙夷意味明显的眼神,作我什么都没做的乖宝宝状,当然,要忽视他不断偷瞄迹部的眼神。
  “嗤!”被少年的举动逗笑,忍足看着可笑又可气的浅迦,已经习惯的摸摸他的头,“好了,迹部不是因为舍不得果汁,只是喝太多对身体不好,你明白吗?”
  这个少年,在很多事情上竟然如同婴儿般无知,如果不是迹部的车失控,想来这么漂亮的少年也是极出色的人物吧。
  再次瞄了瞄脸色已经好转的迹部,浅迦死都不承认自己有鄙视过迹部,“我只是看他一眼,哪有什么意思,吃饭吃饭!”
  可是吃人类的食物,是被母亲扔到这里最让他高兴的一件事情。
  饭桌上,浅迦吃饭的速度虽快,但还是让迹部和忍足看出了其良好的教养,举手间带着独有的优雅,只是用餐的姿势不太对,但也不影响他身上那种莫名的优雅气质。
  迹部在心底下决定,一定要叫人好好教这小子的餐桌礼仪。
  半夜,浅迦终于知道什么叫喝多了果汁对身体不好,他蜷缩在床上,再一次怨恨人类身体的没用。
  痛觉,原来是如此讨厌的东西。
  喝果汁的感觉如果是快乐,那么现在就是痛苦,难道这就是痛并快乐着?
  浅迦在心底记下了一件事情,果汁好喝,但是一定不可以喝太多。
  在他迷迷糊糊睡着之前,他明白一件事情,就是他讨厌痛的感觉!
  一点也不华丽!

  英雄救美事件

  一大早浅迦就迷迷糊糊被迹部叫人梳洗后扔上了车后座,挨上软软的车垫子,他眯着眼打个哈欠,继续睡觉,唔……好像有什么挺温暖的,某只蹭蹭的靠上那温热的物体上,满足的笑弯了嘴,继续找周公子去也。
  迹部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的腿被某个人当成了枕头使,毫不犹豫的把那头退到一边,可没到两分钟,那人没有丝毫自觉性的靠了上来,然后就是反复的推开再靠上来,再推开,再靠,到最后,迹部只有任他去了,他实在不明白,这人昨天夜里做什么去了。
  迹部当然不知道浅迦昨夜的确因为喝多了果汁肚子疼了一夜,但是看到枕在腿上睡的一脸满足的少年眼睛四周的青色,迹部心头的怒气少了一半,无父无母,而且什么回忆也没有,虽然看起来是个傻乎乎的人,但是,难免也有难过的地方吧,更何况,他傻乎乎的样子自己也有部分原因。
  迹部没有意识到的是,他遇到这些事情一般都是由下人处理,唯独这个少年,把他留在了自己家里,甚至还给了他迹部这个姓氏,这一切,都与平日的做事风格不同。
  冰帝学院,日本最大的私立学院,集所有学制于一体的高级学院,所有日本贵族们以读此学院为傲的地方,同时,也是迹部财团旗下的一下部分投资学校。
  大部分的女生都等着他们心目中最高贵王子的到来,迹部景吾,冰帝的王者,女生眼中的王子。
  今日迹部来的时间比往日稍稍晚了一些,女生们看到有着迹部家族家徽的宾士车时,纷纷睁大了眼,等着迹部下车。
  首先下车的依然是从来不多说话的桦地,他走到后座打开车门,女生们痴痴的看着,却没有看到迹部的身影。
  “唔,”一个银发少年揉着眼睛,站立不稳的走出车门,好看的嘴还打了一个哈欠,他放下手,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大片大片的女生,温和一笑,“大家好。”
  母亲教条第二则,尊重女性,随时在女性面前都要谦和有礼。
  全场的气氛安静到了极致,女生们怔怔的看着眼前笑得如天使般的少年,好精致的一个人,而且他的笑,感觉好温柔。
  “天使……”一个女生喃喃道,她身边的人也渐渐回过了神,一时间,纷纷向前挤着,只为了看这个少年一眼。
  “呀!”一个栗色长发的女生被人群挤了出来,眼看就要摔倒地上,谁知却被银发少年护在了怀中,那微微迷糊的眼神此时也多了些神彩,他略带关心的问,“你没事吧?”
  浅迦只是客套的询问,并没有注意到四周的女生全身开始散发着粉红的泡泡,怀里的女生也已经满脸通红。
  他更不知道的是,从此事件后,他被学校的女生们称为“天使王子”,如果浅迦知道,一定会后悔扶了那个女生,毕竟西方天使和东方诸神的关系并不如表面那么好,这种夸奖的于他可是十成十的侮辱。
  “啊嗯,你这个不华丽的家伙又在做什么?”迹部看着眼前英雄救美的老套戏码,扫了眼被浅迦抚起来的女生,移开目光道,“浅迦,跟本大爷去教室。”
  “哦,”浅迦对女生笑了笑,然后急急的向已经走出几米远的迹部追去,他们的身后,早已经粉红泡泡满天飞。
  迹部对这个少年的家世已经有所了解,浅迦给他的金卡里面竟然有3亿美元,这对迹部家族不算什么,可是对于一些小集团来说,怕是奋斗好几年才会有的资金,而且,叫浅迦的少年不可能只有这些钱。
  这三亿美金也足以叫父母不插手这件事情,以他们的打算,怕是巴不得自己留下这个少年吧。
  “迹部,那些女生的眼神怎么那么可怕?”走远了后浅迦才心有余悸的打个寒颤。
  “本大爷见你很乐在其中,”迹部抚着眼角的泪痣,面上带着讥诮道,“还是说你生性温柔。”
  “也?”浅迦当然没看出迹部表情中的讥诮,只是疑惑道,“对待女性不应该温柔吗?”
  迹部看了眼浅迦澄澈的双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难道他能告诉他,冰帝的女生不是女性,而是已经晋级为花痴了吗?
  迹部大爷不太高兴的推开教室的门,教室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他扫了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家伙,“你跟本大爷一起坐。”
  “哦,”浅迦打了哈欠,屁颠颠的坐到迹部旁边,往桌上一般,又睡了起来。
  坐在两人身后的忍足自两人进教室就已经看出迹部脸色不太好,不用想也知道又是浅迦惹得迹部大爷不高兴。
  班上的女生虽然看清和迹部一起进来的是个美男,但是看到迹部的脸色,谁也不敢靠近,心下惊奇又遗憾,惊奇的是做梦会有人和迹部一起来学校,也不知道他和迹部是什么关系,遗憾的是,这么大个美男,却不能靠近。
  来上课的老师自然也不去自讨没趣,所以浅迦小王子就安乐的睡了一上午,直至到了午餐时间,才被忍无可忍的迹部大爷摇醒带着去学生餐厅。
  浅迦一路上走得摇摇晃晃,让走在他旁边的忍足怀疑他会不会摔倒在地上。
  就在浅迦即将摔下楼梯的时候,迹部一把拎住了他的衣领,“你这个不华丽的家伙走路都不看的吗?”
  “好困!”浅迦就势挂到迹部身上,闻了闻对方身上淡淡的玫瑰香,蹭蹭道,“困得睁不开眼睛。”
  迹部反射性的搂住了少年的腰,这个动作过后方才觉得不妥,可是一把推开他的话,少年可能会摔下楼梯,他忍了忍,还是领着少年出了教学楼。
  教学楼外面阳光灿烂,浅迦把脸朝迹部的颈间转了转,温热的呼吸打在迹部的脖子上,麻麻痒痒的,让他有些不自在,可看到浅迦白皙的脸上因为睡太久而产生的红晕,终究什么都没有做。
  走在两人身后的忍足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道名为有趣的光芒。

  谁是抱枕?

  迷迷糊糊的浅迦在闻到食物的香味时就彻底的清醒过来,睁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迹部,那期待的的眼神看得迹部嘴角抽一抽的,错开对方那亮闪闪的双眼,“你给本大爷差不多点!”
  浅迦想起平日神殿里对神仆的一招,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看着在场的几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少年,那眼睛里面不停闪烁的光点让几个看的人不由得想要呵护眼前的人。
  “那个,学长,这个蛋糕给你。”凤长太郎把面前的蛋糕向浅迦的方向推了推,有些羞涩道,“学长是不是没有用早餐?”
  浅迦看了眼移啊移,移到自己面前的蛋糕,再看了看给自己蛋糕的白发少年,“早餐?”他哀怨的看了眼迹部,摇了摇头,然后对凤长太郎笑道,“我真的可以吃吗?”
  凤长太郎被这一眼看得只能点头了,他心下不由得有些同情这位学长,和部长在一起,一定要忍受部长很多的习惯吧。
  咬了一口抹茶蛋糕,浅迦眼睛已经弯成了月牙状,那满足的样子让人觉得他似乎是吃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啊唔,”再咬下一口吞下后,浅迦才望着凤长太郎道,“你是迹部的朋友吗?”
  “学长,我是二年级的凤长太郎,请多指教。”凤长太郎看着眼前丝毫没有学长样子的少年温和的笑了。
  好干净的人!浅迦偏着头,“我是不是也应该介绍自己呢?”他不知道人类的规矩,但是他还挺喜欢这个有着干净灵魂的人,所以不想伤害这个人类的心,听神仆们说过,人类的心灵很脆弱。
  忍足见凤似乎有些不明白少年的意思,便摸摸少年的头道,“面对别人没有恶意的自我介绍,你应该也要介绍自己才是礼貌。”
  “哦,”浅迦乖乖的放下手里的蛋糕,虽然还用不舍的眼光多瞄了几眼,“我叫迹部浅迦,你要叫我浅迦,不然我会以为你在叫迹部的。”
  “浅迦学长,”凤对浅迦单纯的样子有些意外,同时也听之前迹部介绍说少年是他的堂弟,只是因为出了车祸很多事情不明白,心下对少年更加的关心。
  迹部看着眼前互相介绍的戏码,打个响指,就有人开始送午餐过来,精致的餐具上的食物色泽鲜美,让人食指大动。
  从来没有机会吃人类食物的浅迦笑眯眯的看着菜一道道的上来,看坐在自己身边的迹部眼神也多了几个热烈。
  “咳!”迹部被浅迦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只好道,“大家都开始用饭吧。”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综漫之无敌亲友团 by 忘却的悠(下) 下一篇:天真很天真 by 苏梓沫(瓶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