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人

东方不败之暖阳 by 月下蝶影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这是一个现代男子穿成杨莲亭与东方不败相爱的故事。

东方不败,应该是那东升的旭日,骄傲而又幸福,而不是被一个小人伤透身心的悲情角色。

是旭日温暖了青莲?

还是青莲让那耀眼的旭日变得温暖?

本文以爱东方为核心,以对东方不离不弃为基本点,坚定贯彻护东方,守东方,尊东方为三个主要方针发展剧情,温馨治愈向。

本文坚定三原则:不坑,不虐,不后妈。

因为爱上那个骄傲却又天下无双的东方,所以决定开此文,若是对东方的理解有失偏颇,请多多包涵。


  早餐很重要
 
  清晨,黑木崖上笼罩着淡淡薄雾,让日月神教的楼阁显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却给人一种神秘之感。
  薄雾中,两名黄衫女子站在一扇雕花木门前,神色有些惶惶不安,近几日新教主登位,又让杨莲亭公子做了教里的总管,往几日这个时辰总管已经早起去伺候教主梳洗,怎么今日已经这么晚了还不见动静?
  “苍琴姐姐,我们要不要……”碧月一句话还未说完,便被苍琴沉着脸色打断,“糊涂,总管几时醒,我们便几时去伺候,你若是不愿等,以后就去后厨做事,也免得丢了一条小命,”现在教中谁不知道杨总管得教主信任,即便她对杨莲亭心中有所不喜,也不敢开罪此人。
  “是,”碧月顿时察觉自己失言,低下头不敢再多言。
  就在二人停止交谈时,忽听房内传来瓷器摔碎的声音,二人交换一个眼神,苍琴咬了咬牙,压下心底的恐惧开口道,“杨总管,你可是醒了,奴婢们进来伺候你更衣。”
  屋子里半晌没有人应声,就当两人以为杨莲亭不会理会她们时,就听到屋内传来一个暗哑的声音,“进来吧。”
  两人轻轻的推开门,只见屋内的男子披散着一头乌发,身着白色中衣,俊俏的脸上带着一丝疲倦。她们也不敢多看,上前替杨莲亭穿好衣服,洁面束发,只是比着往日的速度快了不少。
  就在苍琴把一个又一个玉佩往杨敛腰身上挂时,脸上一直没有多少表情的杨莲亭开口道,“罢了,这些东西都放着。”
  苍琴握着玉佩的手抖了抖,默默的退到一旁。
  杨敛看了眼她脸上的惊慌之色,眉梢微微一皱,扭头看了眼被薄雾笼罩的院子,眼中是难掩的不安。
  双亲早亡一直忙于工作的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来到一本小说的世界,而且做了一个让人唾弃的小人。
  杨莲亭,一个为了权势欺骗别人感情的存在,男人不耻女人鄙视的角色。他杨敛是何其有幸,竟然成了这么一个只要看过原著就讨厌的人。脑海中残留的记忆并不多,除了一些人名外,就是那些与杨莲亭有过肌/肤关系的各色美人,这让向来是五好男人的他皱了皱眉头。
  “什么时辰了?”杨敛有些不自在的理了理肩上的长发,压下心头的慌乱与无奈。
  “回总管,现在已经卯时了。”碧月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把下面一句关于教主已经起了的话给咽了下去。
  抚着身上的真丝白袍,杨敛呼出一口气,在两位婢女的视线下迈着不忙不慌的步子,带着男子的豪气与气势出了房门。
  两位婢女瞧着这个背影,神色不禁有些恍惚,杨总管虽然功夫不济,但是样貌在教中却是一等一的,让人看着难免有些心动。
  出了小院,记忆里往右拐就是现在的教主东方不败的院落,站在回廊中,杨敛抱头蹲了下来,恨不得捶脚下的石板,想他一个安安分分年近三十的男人,不偷不抢,虽然被甩过三次,但是好歹也没有做什么缺德事,怎么就遇到这种事情了。
  “杨总管,你怎么了?”教众弟子见杨莲亭走着走着突然蹲了下来,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呼啦啦的跑了过来,本来空荡荡的走廊顿时站了一溜穿着黑色外袍的弟子。
  杨敛面无表情的站起身,顺便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我在研究脚下的地板结不结实,”说完,他瞟了眼面前的十多人,“你们刚才去哪了?”
  一个弟子收回自己放在脚下的目光,“总管,我们一直都在啊。”
  杨敛的嘴角微微一抽,“嗯,很好,继续保持。”说完,拂袖离去,留下几个因为被夸奖傻乐的教中弟子。
  过了走廊,便到了东方不败的院落,杨敛四处看了一眼,一个人影都没有,但是他能确定一件事情,要是他现在拿把刀冲进去,恐怕还没有进门就能被突然涌出来的人砍翻在地,而他死前肯定连冒出多少人都数不清。
  武侠世界,真是太恐怖了。
  “杨总管,你来了,教主已经起了,正等着你呢,”当一个绿衣女子突然从某个角落里出现时,杨敛已经能维持着面上的微笑而不变形,他看了眼美貌的婢女一眼,“今日起得晚了些,还请绿萝姑娘见谅。”
  “杨总管你客气了,”绿衣女子话上虽这么说,但是面上的表情却是十分受用,她本是在东方不败院子里伺候的人,就连七位夫人也要给她几分薄面,如今杨莲亭对她客气,她自然心理舒畅。
  绿萝一面引路,一面道,“杨总管,今日你来晚了,教主怕是要责问你几句,你可要小心伺候着。”
  “多谢绿萝姑娘提醒,”杨敛笑着抱了个拳,引得绿萝轻声一笑,这个笑容倒是让杨敛微微一怔。
  好男人看美人,不是抱着色/欲之心,而是抱着欣赏之态,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概也就是这么回事,在这方面,杨敛一直坚定认为自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男人。
  近了东方不败住的房间房外,绿萝放轻了脚步,也不敢再与杨敛交谈,杨敛也很自觉的放轻脚步,根据杨莲亭的记忆来看,现在的东方不败似乎对杨莲亭还没有多特别的心思,只是对他稍微信任些,这个时候开罪于他,自己连成为小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变死人了。
  “教主,杨莲亭求见,”杨敛站在门外,也许是因为书上描写的东方不败太过厉害,引得他即使隔着一道门,言语间也不自觉带上一丝尊敬。
  “进来,”这个声音很好听,并不像某央台扮演的那个东方不败那么渗人,杨敛心下这么想着,轻轻的推开门一眼便看到坐在镜前的男人,他微微一怔,眼前的人长得很精致,皮肤白皙,穿着白色缎袍,袍边勾勒着精致的花纹,少了一分男人的粗犷,却有着女儿家没有的风姿与洒脱,一时间,杨敛脑海中只想到一个比较俗气的词语,那便是绝代风华。
  东方不败见以往见到自己就谄媚凑上来的杨莲亭此刻站在门口停步不前,眉头微皱,“今日杨总管似乎贪床了些。”
  平平淡淡一句话,让杨敛生生冒出一丝冷汗,他鞠了躬,“属下失职,请教主责罚。”
  东方不败上下把眼前之人打量一番,明明还是以往的容貌,为什么今日让他觉得有些不同?他缓缓的收回目光,扭头看向镜中的自己,慵懒的开口,“罢了,为我束发。”
  杨敛见东方不败似乎没有责怪之意,才上前拿起梳妆台上的牛角梳,手轻轻把眼前一头青丝握住,心中暗自点头,发质很不错,好在自己曾经为了赚钱做过剧务,看着那些形象师为古装演员梳头,学了两手,不然现在自己恐怕已经被东方不败一掌打飞出去,当然也有可能是被一针戳死。
  现在的东方不败穿衣风格还是比较男性化的,所以杨敛也就选择了一种古装剧中比较传统的发型,肩上披散一部分,其他的用玉冠束发,这样的发型不会太过阳刚引起东方不败内心的不喜,也不会显得女气,倒有几分玉面公子之气。
  梳完发,杨敛又找了件外袍给东方不败穿上,这黑木崖上的早春可是一点也不温暖。穿完衣服穿鞋子,反正杨敛现在觉得,这个所谓总管恐怕就是总管东方不败衣食住行,而不是总管教内后勤大业。
  东方不败看着单膝跪下为自己穿鞋的男人,神色微微一变,往日杨莲亭虽然伺候他穿衣,但是穿鞋这种事情一直是他自己做的,怎么今日竟然给他穿鞋了?
  “教主,现在要用早饭么?”男人抬起头,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问道。
  东方不败看着这个温和的笑意,微微愣神,站起身冷声道,“叫下面人传上来吧。”
  杨敛听这话知道东方不败是准备在房里用早餐,便出了门对一直守在门外的绿萝道,“绿萝姑娘,教主传饭。”
  绿萝点了点头,脚下半分不敢犹豫,匆匆离开。
  东方不败坐在雕花椅上,眼神落在站在门口处的杨敛身上,毫不掩饰的目光让杨敛脸上的笑越来越僵。
  绿萝的到来打乱这种奇怪的气氛,十多道早餐上了房间里的红木桌上,几个婢女进门伺候东方不败洗手漱口,东方不败才拿起筷子。看着眼前的早餐,神情淡漠,仿佛眼前摆的不是美味的早餐,而是一件不得不吃的东西。
  看着眼前即使没有说话也散发着王八之气的东方不败,杨敛感慨,不愧是东方教主,就连挑食都能挑得这么有个性。
  对于很多男人来说,武侠小说中的男主角都是拿来羡慕而不是拿来喜欢的,而他也不例外,笑傲中他比较喜欢的角色不是令狐冲而是稍显另类的东方不败,当然不是某央连续剧里那个山寨东方,而是金大师笔下那个睥睨群雄的东方,骄傲而又渴望幸福的东方。因为东方不败敢爱敢恨,这样一个人,笑傲中又有几人能及得上?
  果不其然,东方不败动了两筷后便放下了筷子,“撤了吧。”
  绿萝神色一白,立马回道,“是。”近来教主喜怒不定,谁也不敢违逆他的意思,违逆者,只有死。
  “教主,多少再吃一点吧,这样对你身体不好,”杨敛看着东方不败苍白的脸色,忍不住开口道,“没有吃好饭,怎么处理教内事务。”
  屋内本来就沉重的气氛现在几乎凝固了,绿萝本来准备收拾餐具的手停了下来,但是只有她知道,自己的手心有多凉,心跳得有多快。
  东方不败视线缓缓移向杨敛,最终停留在杨敛的双眼上,半晌吐出一个字,“哦?”

  不是高手的悲哀

  [收藏此章节] [手机UMD下载] [] 不是高手的悲哀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东方不败看着眼前微笑的男人,他有胆子说出这样的话,是自己平日对他太过宽容还是这人真的不怕死。
  在他记忆中,杨莲亭虽然为人圆滑,但是还没有不怕死这一个优点,他挑眉,“你的意思是本座若是不吃这顿早饭,就不能处理好教中事务了?”
  杨敛发现房间其他几个婢女已经微微发抖,就连绿萝也面色惨白,他看着东方不败平静得有些可怕的脸色,单膝跪地,“属下失言,请教主责罚。”他这才真正的醒悟过来,这里不是曾经生活的地方,杀人不过头点地,而他面前这个人更是当世第一高手,除了戴了光环的主角,谁也不能伤害他。
  想到书中东方不败的结局,杨敛微微叹口气,也许伤害东方不败的还有杨莲亭,被东方不败放在心尖的莲弟。
  屋子里再次变得死寂,绿萝偷偷斜眼看去,发现教主正看着跪在地上的杨莲亭,忙收回自己的目光,极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那你说说你失言在什么地方?”东方不败靠着椅背,右手食指轻轻的扣着扶手。
  “属下应该说,教主即使不用早餐仍旧是一统江湖,千秋万代,但是若能多用一点饭,自然是更好,”杨敛发现,这种标准跪姿是如此难受,真不知道以前剧组那些演员在角色一次又一次下跪是怎么忍受的。
  东方不败没有想到这人说话是换汤不换药,明明这人算是忤逆了自己,他却觉得心情好了半分,看着桌上的早饭也有了两分胃口,扫了眼还跪在地上的人,“你起来伺候。”
  杨敛一听,忙说了句“多谢教主”便爬了起来,这速度可比下跪快了不少,东方不败眼角的余光扫了眼他揉了下膝盖的动作,心情奇异的又好了两分。
  绿萝见到现在这个情况,总算是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沁出隐隐汗意,她看着为教主布菜的杨敛,心中开始渐渐明白,这杨莲亭恐怕是真的受教主宠爱,往日如果说杨莲亭受宠,那也不过是教主待他特别半分而已,不过瞧着现在这个情况,那就不是半分的问题了。
  教主喜怒难辨,但是最不喜的还是有人插手他的私事,今日杨莲亭做出此番行为却没有被教主责罚,怕是耐人寻味了。
  杨敛不多时便发现东方不败喜清淡之物,于是他布菜时,也多选清淡不腻的点心,一顿饭下来,也用了不少。
  现在的东方不败登大位不过半年多时间,教众事务怕也是极为麻烦,在原著中虽然对东方不败夺位并没有描写,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想到后来的东方不败,喜爱红妆,爱上一个男人,甘愿放弃一切权利,可是就连作为主角的令狐冲也耻笑他为“妖怪”,杨敛便为眼前这个绝代风华之人难过。
  早饭过后,东方不败便要去处理一些教内事务,杨敛也抓着时间去祭奠自己的五脏庙,吃完早饭,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各色楼阁,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已经成为了那个原著中笔墨不多但是被众多武侠迷鄙夷的杨莲亭。
  教主有教主的事,总管有总管的事情,比如教中小厮应该领多少钱,婢女又该领多少钱,茶叶要买多少,大白菜要几斤,杨敛有些悲愤了,为毛别人穿越都是王爷皇帝,然后大发王八之气收服一众美女,怎么到了自己就成了一个男宠,成了男宠就罢了,还成为了名为杨莲亭的男宠,成为杨莲亭也就罢了,还成为一个没有多少实权的杨莲亭。
  扒拉着原始的计算工具------算盘,细心的记录买大米花了几金几银几贯几文,七位夫人谁谁需要胭脂绸缎,杨敛开始怀疑,自己上辈子做那么多工作又莫名被炒就是为了穿越做准备的。
  时近午时,杨敛总算把这些乱七八糟的记录弄完一半,刚合上账册,就有一个小厮来传话,说是东方教主叫他去伺候。
  杨敛在小厮看不到的地方悲愤的挠了挠桌子,其实他现在是拿着总管的月钱,坐着保姆与总管的工作才对。
  东方不败坐在桌前,看着一道道精致的午餐放到了桌上,视线有意无意的扫过门口,眉头皱了皱。
  就在菜上齐的时候,东方不败看到杨敛穿着一身白袍走了进来,衣摆处还有块可疑的墨迹,他挑了挑眉,只当没看见。
  “属下参见教主,”杨敛瞅了眼桌上五花八门的菜,很自觉的净手然后站在桌子旁,准备布菜。
  “杨总管很忙?”竟然让他等了一炷香时间。
  “教中事务琐碎,属下来迟,请教主责罚,”杨敛咬咬牙,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为了这条命,黄金也就不要了,于是在东方教主凉飕飕的眼神下,他轻飘飘的跪了下去。
  “你既言事务琐碎,我罚你作甚?”东方不败挥挥手,“罢了,你起来吧。”他见着男人站起身时利落的动作,伸出白皙的手指指向一盘红烧鱼。
  杨敛夹过鱼,东方不败以为他会夹给自己时,岂知他竟把鱼夹到自个儿面前的碟子里,东方不败双眼微眯,这人嫌脖子上的东西太重了么?
  当他看到男人细心的用筷子挑去鱼肉中的刺再放到他的碗中时,神色有些怔忪,把鱼放进自己的口中,咽下后道,“今日这鱼做得不错,给这厨子加两成月钱。”
  杨敛有些不平衡的想,我按照最高服务员标准伺候他吃饭,怎么不见你给我加半文钱?
  桌上的各色菜式都很精致,杨敛不由得不感慨,日月神教难怪被武林正派成为邪教,就他这财政水平也能让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恨得咬牙切齿。
  武林中人并不像世家,吃饭之时也没有什么食不言的规矩,反倒崇尚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之情,东方不败虽然没有豪迈到这种地步,但是在吃饭不说话却是没有丝毫顾忌的。
  “刚才听闻你言教务琐碎,我倒是不知道这有什么可忙的,”东方不败视线扫过男人的手,男人的手保养的极好,因为并不经常练武,十根手指的外形很好看,没有突出的关节也没有老茧,他暗下想道,这人恐怕也不适合做别的事情。
  秉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杨敛在布菜的时候讲究荤素搭配,他挑了一筷竹笋给东方不败后,才退后一步开口道,“教众小厮婢女好几百人,每一笔开销都要记账在册,衣食住行月钱,这些都是要做记录的,还有各位夫人的首饰水粉需要特别注意,不能弄混,所以看似简单却又复杂。”
  “这些事情你做了,下面人做什么?”东方不败冷笑,“那些个人难道还胆敢污了银子?以本座看,若是发现有人手脚不净,直接杀了扔下黑木崖去。”东方不败对于这等小事,从未放在心上,不过听到杨敛提到自己七位小妾,他微微皱起了眉头,现在的他想到那七个美貌小妾便觉得心头不喜。
  杨敛的嘴角抽了抽,江湖不愧是江湖,杀人不过头点地,为了几两银子便要人的命,还真是……他也知道武侠世界杀人不犯法,好吧,应该说是杀人也没有人说他们犯法,不过现在这么直接的听到,还是有那么点胆寒。
  东方不败见杨敛不说话,眼神微冷,“怎么,本座的话你很不满?”
  “属下不敢,只是属下觉得,身在其位,自然应该认真负责,这不是因为担心下面人手脚不净,只是不想对不起教主的信任。”杨敛只差没说,属下愿为教主肝脑涂地,在所不惜,不过想到电视剧中只要说了这话的人没多久就要去见阎王,他想了想,还是把这话咽了下去。
  “哼,你倒是会说话,”东方不败脸色稍霁,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杨敛继续上前一步布菜,他这种行为自然是落在了东方不败的眼中,想到杨敛刚才回话之时离于饭桌前,他眼眯了眯,倒是一个细心的人,这点优点他以前倒没有发现。
  午饭过后,杨敛终于得到东方教主一个点头,泪流满面的回到自己的居所匆匆用了午饭,回到东方不败的院子里时,听到东方不败在午睡,脚下一转,就往院子外走去,顺便游览一下黑木崖的风光。
  黑木崖上楼阁虽多,但是修建得并不像苏州园林那般九曲回廊,一道门又一道门的,大多都比较大气,偶有巡逻的教众路过,看到杨敛都纷纷行礼。
  杨敛并没有走出多远就见到一个魁梧大汉和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往这边这来,对方显然也看到了他,只是那眼神实在算不上多友好。
  杨敛仔细的想了想,这两人应该是童百熊与桑三娘,原著中这两人也是十分不待见杨莲亭,想到这,他悲催的望望天,随便出来散步都能遇到瞧他不顺眼的两位日月神教高手,他这是何等的悲催?
  “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厮,怎么今日不在教主面前伺候了,难道是教主把你撵了出来?”桑三娘是教众长老,为人泼辣,对待没有几分本事的杨莲亭自然不客气。
  武林中,强者为王,像杨莲亭这种人,别说是桑三娘,就连杨敛自己也不待见自己,他听着桑三娘挖苦的话,苦笑着打了个千,“童堂主,桑长老。”
  桑三娘虽然不喜杨莲亭,但是见到对方对自己以礼相待,也不好继续刁难,勉强掩下心底的不屑,“教主现在可忙?”
  “教主现在正在午休,不过若是桑长老与童堂主有事相见,想来教主定会见二位,”现在的童百熊与东方不败的私交还是很好的,东方不败十一岁时被童百熊救下,这等恩情,对于东方不败来说,还是不会忘的。
  “你这厮说话文绉绉的,老子听着难受,”童百熊嗤了一声,伸手拎住杨敛的衣领,“走,你去向教主禀报,就说我们二人求见教主。”
  杨敛在心底咬牙,奶奶的,他怎么不知道童百熊这么狡猾,这会儿叫他去禀报,要是东方不败发怒也是一掌劈了自己,他们二人顶多被责罚一下,呸,武功高了不起啊。
  虽然无奈,杨敛还是在童百熊的武力镇压下走进东方不败的院子,在进屋前他默默的看了眼湛蓝的天空,能看一眼就看一眼吧,没准等会就不能看了。

  陪教主看夫人

  [收藏此章节] [手机UMD下载] [] 陪教主看夫人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实际在三人刚进院子时,东方不败便已经醒来,他听着一个脚步声踏了进来,随即又缩了回去,他拿起旁边架子上的外袍披在身上,走到外间的雕花椅上坐下,拿过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他倒是想看看外面三人怎么折腾。
  童百熊见杨敛明明都已经准备进屋,结果又退了出来,脸上顿时生出几分怒意,“呔,你这厮怎么婆婆妈妈的。”
  杨敛干咳一声,压低声音道,“童堂主,您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情,就过一个时辰再来可好,近日教内事务繁重,以在下看,教主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童百熊瞧了眼紧闭的房门,又想着东方兄弟这几日的操劳,遂不再急于让杨敛上前,他看向桑三娘,似乎是叫她拿主意。
  “既是如此,我们晚一个时辰再来,”桑三娘考虑的比童百熊要多,她看着身穿白衣的杨敛,“若是教主醒了,就请你就派人叫我们。”她原来以为杨莲亭不过是一个谄媚上主之人,一直瞧不起他,不过现在看来倒觉得杨莲亭是真心关心教主,不然何必冒着得罪他们二人的危险说出这些话,这么一来,她对杨敛倒是高看了一些。
  杨敛哪里知道这么件小事就让桑三娘对自己有所改观,所以有人说,女人爱恨都在一瞬间,这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见桑三娘对自己说话客气,也忙回答道,“二位放心,今日在下就守在院子里,若是教主醒了,我立马叫人通知你们。”
  他早过了冲动的年龄,为人处世在生活的磨砺中早学会了圆滑,在园子里守两小时比起得罪两个教中重要人物根本不值一提。
  果不其然,杨敛这话一出,桑三娘看他的眼神已经没有不屑,就连童百熊也也没有对他摆什么脸色,这倒让杨敛有些欣赏起二人来,前世里做到爱憎分明的,又有几个人?
  就在童百熊与桑三娘准备离开之时,只听屋内传出东方不败的声音,“你们进来吧。”话音刚落,就见身后的门忽的开了,杨敛回头一看,东方不败还坐在椅上,他用眼神上下打量了那扇大木门,开始目测它的重量,开门关门只用挥手,这让他这种俗人实在是叹为观止。
  东方不败见童百熊与桑三娘已经进了屋,而杨敛还一副认真的表情看着两扇木门,他不仅觉得有些好笑,“怎的,杨总管对本座的门不满意?”
  杨敛收回神,见童百熊与桑三娘已经进了屋,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他的身上,他有些不自在的开口道,“呃,属下只是觉得这扇木门上的雕的这只喜鹊不错。”
  桑三娘噗嗤笑出声来,“我还不知杨总管的眼神不好,能把凤凰认成喜鹊,你倒是说说,喜鹊可有这么漂亮的尾巴?”
  杨敛默默的耸拉下脑袋,干咳一声,在桑三娘清脆的笑声中很好的保持沉默。
  东方不败见杨敛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门口,阳光落在他身上,身下短短一团影子,也不知怎么的,觉得这人有几分可怜起来,于是开口道,“还站在门口做什么,还不进来?!”
  听到东方不败这么说,杨敛进了屋,三人已经谈起教务来,他听了听,大意是在某地与某名门正派发生群殴事件,对方倒了多少,己方死了几人,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正派那些伪君子太嚣张,他们很委屈,所以一定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其实杨敛一直想不通一件事情,明明平头老百姓杀了人都要被衙门拖去菜市口砍头,怎么这些绿林好汉杀人跟砍瓜切菜似的,也没见有哪个捕快来抓他们,别说六扇门八扇门,就连一个小捕头都没有。
  东方不败听完童百熊与桑三娘的话,侧眼便看到杨敛站在旁边一副疑惑的样子,他心头一动,“杨总管对此事有什么看法?”
  杨敛迎着东方不败的眼神望去,后又低下头,“教主,依属下看,现在我教最主要的是休养生息。”魔教经过一番动乱不过半年多时间,内部还存在问题,攘外必先安内,自己现在魔教一份子,还是为魔教出上一分半分的力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休养生息?”东方不败明白杨敛的意思,他端着茶杯,拇指摩挲着杯沿,神色复杂的看着杨敛,“难道你不想死去的兄弟报仇?”
  “死者应该受到我们敬重,但是活着的人更应该好好活着,”说完这句话后,杨敛觉得自己其实还有做哲学家的潜质。
  “好一个活着的人好好活着,”东方不败放下茶杯,“传本座命令,各分堂不要与那些伪君子正面为敌,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壮大我神教,本座就要看看,是谁笑到最后,五岳大派又算得了什么。”
  有杨敛看着有着如此风采的东方不败,不由得心生赞叹,不愧是武林第一高手东方不败,只是这么几句话,便有着常人不能及的气势,只是自己刚才的那番话恐怕也不过是顺了他的意而已吧。
  童百熊向来信任东方不败,见他已经下了决定,也就没有异议,便开始与东方不败商量起休养生息的一些对策起来,倒是一旁的桑三娘看杨敛的眼神多了两分深思。
  杨敛是穿越人士,并不懂江湖之事,加之这身体原主人为人粗鄙,对江湖大事更没有多少见解,所以在这方面他并不想多言,纸上谈兵谁都会,但是如果出了错,谁有又为那逝去的生命负责?
  不过在一旁听着东方不败缜密的计策,杨敛已经想不出什么什么赞叹的词,只是在心底感慨,东方不败不愧是东方不败。
  笑傲中出场的人物众多,各自性格鲜明,但是在比较出名的江湖人中,如果要他选一个人来做自己的上司,他会选择东方不败,因为岳不群太过阴险;任我行太过狂傲;左冷禅又太过卑鄙;余沧海不够大气;令狐冲为人不错,但是此人能做朋友,却不能做一个让人甘心追随之人,因为向往自由之人,对于团体的力量总是不那么看重。少林和衡山虽然还不错,但是鉴于他没有看破红尘的打算,所以看来看去,东方不败在他心目中是最好的选择,至少跟着东方不败死之前知道自己怎么死,而不是被谁莫名其妙的陷害而亡。当然,前提是他不是那个悲催的与东方不败死在一起的杨莲亭就更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捡个媳妇儿来爱 by 千醉尘FOX 下一篇:东方不败之绝代倾城 by 黑道教父(东方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