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地尽头》 by 微辣不是麻辣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年下 港风

 第一章 

  “唔……黎哥……”粘腻的声音攀在黎笑棠的耳边,黎笑棠恶意地用力一顶身腿上的人。年轻男孩便惊呼着把黎笑棠的脖子搂得更紧。梁笑棠笑着去啃噬男孩扬起的脖子。梁笑棠伸出舌头在男孩白嫩的脖子上打圈。惹得男孩一阵颤栗。
  “叩叩!”有人敲门,黎笑棠的眼神立刻不悦。但是他能猜到了来人是谁,于是抱紧了男孩继续抽插,混着滋滋水声,梁笑棠冷冷地开口。
  “进。”
  门被推开半扇,踏进来一只脚。傅成安走进去,只看了一眼就匆忙地转过身,他有些慌乱地说:“对唔住,黎哥,我等一下再来。”
  黎笑棠压根不理会他,直到他在男孩的体内射出来,混着男孩奔溃的**声。黎笑棠扯过桌上的纸巾仔细地擦了擦,然后慢条斯理地系好裤头,缩紧皮带。
  “阿安,转过身。”傅成安的手下意识地捏紧了,他脸色不太好看,他微微侧头没吭声。黎笑棠眼尾一勾双腿还打着颤的男孩,他柔柔地说:“回去吧。”
  男孩有些不舍得,腻腻歪歪地走近,被梁笑棠捏住了下巴。
  “滚。”黎笑棠的笑容一瞬间就被收起,他猛地撤掉手指,男孩一个不稳差点摔一跤。男孩吓得一激灵,急忙拾起地上的衣服套上,不敢再滞留。
  黎笑棠跨坐在办公桌上,腿张得很开,他朝傅成安的背影叫了声。
  “阿安。”
  傅成安的拳头渐渐松开,他转过身,慢慢抬眸看向黎笑棠。黎笑棠对他勾了勾手指,那一举一动都要了傅成安的命。傅成安表情隐忍,他亦步亦趋地走过去,在黎笑棠的面前停住。黎笑棠抬起右手把傅成安一把搂近。
  “你不开心?”黎笑棠的右手紧搂住傅成安的腰,因为贴得极近,傅成安能明显感觉到黎笑棠下身某处的轮廓,那东西还硬挺着,尽管隔着衣料,傅成安还是感觉颤栗。
  “……没有。”黎笑棠觉得很有趣,他的眼底透着狡黠和戏弄。他故意抬起右腿夹住傅成安的腰,并且蹭了蹭。他边蹭边冷淡地说:“别撒谎。”
  傅成安不敢动,他低垂着头眼睛都红了。他连拉开黎笑棠的勇气都没有。黎笑棠直接上手握住傅成安的,他不轻不重地捏了把,然后才倾身在傅成安的耳边说。
  “但我不在乎你开不开心。”
  傅成安的身体一僵。他去看黎笑棠,黎笑棠单手去解上衣纽扣,他一颗一颗地去解,解到第三颗的时候,傅成安伸手按住了他的手。他手指尖都抖,他竭力克制才压着嗓子说:“棠棠……不要。”
  黎笑棠眼角抽搐了下,他反手扣住傅成安的手,把他拉近,抬起傅成安的下巴逼他直视自己。
  “你叫我什么?”傅成安脸色惨白,双目血红,他死咬着嘴唇不停地摇头。他想要抽回手腕却抽不回来。
  黎笑棠睨着眸子看他要哭的表情,心下兴起残暴的念头。他顺势躺下,拉过傅成安的手探进自己的衣服里。
  “阿安,棠棠想你。想和你做爱。”这句话的效果就像导火线,炸光了傅成安脑子里所有的理智。他一个低头就吻住了黎笑棠。黎笑棠很自然地搂住他的脖子和他唇舌交缠,黎笑棠发出勾人的鼻音,单手摸下去,拉开了傅成安的裤头拉链。
  傅成安疯了般地吻身下的人,黎笑棠用腿夹住傅成安的腰,衣服敞开着,乱不成形。黎笑棠仰头,让傅成安的吻落得更深。傅成安用力地吸允着他的肌肤,在那上面印出红肿的印记。黎笑棠吃疼,不满地去扯傅成安的头皮,边扯边骂:“揾死阿!(找死)”
  傅成安被他扯地更疼,但心上更疼。等到前戏都做好了,傅成安却停下了。他发着抖替黎笑棠把衣扣扣好,却被黎笑棠狠狠地甩了一耳光。
  这一巴掌很用力,傅成安整个人都被迫退了一步,他的脸侧在一旁,半边脸立刻就肿了起来。
  “叫我什么?!”
  “黎哥。”
  “再叫一遍!”
  “黎哥。”傅成安低着头,声音都哑了。黎笑棠冷眼看他,他在傅成安的面前将自己穿戴整齐后,从办公桌上下来。
  “下次别叫错了。”黎笑棠站在傅成安身边,声音冷若冰霜。
  “黎哥……琛哥来了。”傅成安小心地打量打量着黎笑棠的表情,他的脸还火辣辣地疼。
  黎笑棠的眼中闪过一丝精明,他侧头去看傅成安,后者撇开头没看他。黎笑棠走近,傅成安后退了一步。黎笑棠用食指轻轻地碰了碰他的脸,语气柔和地问:“疼吗?”
  傅成安受不了离他这么近,慌乱地逃离开,摇了摇头没说话。黎笑棠却不肯罢休,他抱住傅成安,在他脸边轻轻一吻说:“阿安最乖了。”
  傅成安拼命克制才没有将拳头挥到黎笑棠的脸上。他当自己是什么?走狗吗?
  黎笑棠感受到傅成安突然紧绷的身体,他坏笑着放下手。走进隔壁的盥洗室,他关了门,过了五分钟才出来。
  他走在前头,傅成安沉默地跟在身后。
  “琛哥!”黎笑棠走到会客厅,从身后搂住陈琛的脖子,他还穿着刚才的衬衣,贴在陈琛的皮衣上凉飕飕的。
  陈琛听到这声音就皱起了眉头,他扣住黎笑棠的手腕就要扯开。黎笑棠假意叫痛,自己把手抽走了。
  黎笑棠在陈琛的对面坐下,他一坐下就翘起二郎腿。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挫甲刀开始磨指甲。衬衫纽扣尽管扣好了,但是领口偏低,露出大片锁骨,稍稍倾身就能看见里面红红点点的痕迹。
  “琛哥。”傅成安弯腰为陈琛点烟,陈琛接过他递来的烟,护着傅成安的手将烟点着。陈琛自然地瞥了傅成安一眼,后者朝他恭敬地点头致意。
  “考虑得怎么样?”陈琛就着手抽烟。黎笑棠也从桌上抽出一根烟,傅成安机灵地走过去,黎笑棠习惯性地侧头让傅成安为他点烟。
  “好哥哥,再压点价吧。”黎笑棠叼着烟朝陈琛眨眨眼。
  “再压我送你算了。”
  “那这样…我陪你睡一觉,你再让我10%”黎笑棠手肘撑在椅子的把手上,他的眼睛放浪地盯着陈琛。嘴角勾笑。
  “我不好你这口。”陈琛转着扳指嗤笑一声。连眼皮都没掀一下。
  黎笑棠有点失望地摊了下手,接着横眉一挑说:“那你好哪口?傅成安这样的?”
  傅成安站在一旁,顿时脸色十分难堪。陈琛的眼睛因为烟雾熏得眯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才幽幽地说:“黎笑棠。”
  陈琛手上套着的扳指泛出冷光,刺得黎笑棠眼底一冷。黎笑棠自然听出了他语气里的警告,他点了点烟灰,眼睛笑得像朵花。
  “开玩笑的嘛……你怎么那么爱生气。傅成安,把合同拿过来。”
  傅成安拿来合同,黎笑棠翻了翻,然后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他把合同递给陈琛,陈琛倾身去接,刚要碰上,黎笑棠又收了回去。
  “我有个条件——这个场子让傅成安来管,否则我不入股。”傅成安惊诧地抬眼去看黎笑棠,黎笑棠朝他露骨一笑,接着目光一转转向陈琛,等着他的回答。
 
 
第二章 
  陈琛原本要去接合同的手慢慢地收了回去。他捻灭了烟饶有兴味地看着黎笑棠。黎笑棠抽着烟觉得嘴里苦,他拧着眉把烟掐了,然后叫傅成安出去给他买冷饮吃。
  “……”傅成安跟了黎笑棠四年,对他的脾性早已摸透。转身就走了出去。关门声一响起,陈琛挑了下眉示意黎笑棠可以说了。
  “为什么?”
  “想给他练练手而已。”黎笑棠无所谓地说,陈琛却眯起了眼睛,危险的流光流连其中。
  “他有问题?”陈琛是多么地敏感,野兽般地直觉只在寥寥几个字当中,就被他嗅出问题来。
  黎笑棠瞥了眼陈琛,那眼神犀利甚至藏着杀气。他盯着陈琛没说话。
  陈琛见他沉默便当成默认。陈琛站起来抽走了合同,他挺着背睨着眸子看黎笑棠。陈琛迈开腿走到黎笑棠身边,他用合同轻轻地拍了拍黎笑棠的手臂。
  “杀咗佢你舍得咩?”这句话似是反问又似嘲讽,黎笑棠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反手就要打陈琛。陈琛诶了声,眼疾手快抓住他的手腕,瞪他一眼说:“没大没小!”
  黎笑棠今年三十岁,是“成竹帮”的第一话事人。在道上的地位排在陈琛的“三道会”之后。按道理来说,他和陈琛算对头。但两家人家偏偏是世交,关系一直很好。黎笑棠能在这个年龄坐上坐馆,比陈琛稳坐三届坐馆还叫人乍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老板总想扶贫我》 by 花柒弄 (三) 下一篇:《地尽头》 by 微辣不是麻辣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