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老板总想扶贫我》 by 花柒弄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甜文 成长

   ☆、32

  “你就是因为程志泽的母亲对你没有什么帮助,你就任由别人杀了她?你还是不是个人!”一向温和含蓄的向茫在如今听到这种骇人听闻的真相后,隔着厚厚的地下室的门,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向茫从小到大接触的都是社会正能量,偶尔听闻的阴暗面还不过是新闻报道里的抢劫杀人拐卖,他知道社会险恶,但是家人里至少还保留着最原始的一份关怀和亲情,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听着董宽良的话,向茫才真正直面这险恶的人心。
  都说虎毒不食子,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够不眨眼的解决掉,董宽良这个人已经说不上还有人性了。
  怪不得现在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向茫浑身发冷,突然庆幸自己当时单枪匹马过来并且得知了真相,如今还能活着站在这里。
  一旁的齐现心中也挺气愤,但是他大风大浪见多了,也向茫要冷静许多,拍了拍他的肩膀,手掌的温度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传递到向茫的肩膀上,让向茫感觉到了莫名的心安。
  “别担心,会有人来救咱们的。”耳边传来齐现温热的气息,向茫的半边身体麻了一下,齐现的话有些神奇的魔力,向茫很快冷静下来。
  门外的男人还在絮絮叨叨说着他的第二任妻子是怎样将程志泽的母亲杀死的,程志泽的母亲在临死前向他求救,他在一旁冷眼旁观,甚至程志泽母亲死亡之后,还帮忙抛尸清理现场......
  一日夫妻百日恩,董宽良为了自己的前途,杀妻灭子,连人性都不要了。
  向茫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直视董宽良这个人了。
  “虽然警察会怀疑我,但是怀疑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没有证据!有钱真好,有钱能使鬼推磨,再过几天,能到风声没那么紧了,就轮到你们两个人了。”门外的董宽良嘀咕了一阵子,拍了拍门示意他们安心在地下室等死,然后就听见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两个人一时间没有说话,几分钟后,齐现确定门外的人镇的走了,才开口说话:“董宽良走了。”
  向茫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地下室没有灯,黑漆漆的空间里,依稀能看到向茫的轮廓哦,他现在正倚在墙上,面朝自己,齐现心中一动,凑过去抱住他轻声道:“我都不知道原来我自己这么好看,都能让你看的目不转睛。”
  真是好好的气氛说没就没,向茫略感无奈,但是自家老板这么个痞子性格还真驱散了向茫心头的阴霾。
  向茫抬起头,没跟他闹着玩,轻声问道:“警察什么时候能来?”
  齐现笑着说了句:“很快。”
  齐现掏出来那个没有信号也能拨打电话的手机点了几下后,一个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您好,这里是总部。”
  向茫在这一瞬间突然觉得齐现还是很厉害的。
  在地下室的日子并不好过,齐现还好,因为他进来没多久,更何况身体强壮,就算饿两天也消耗不了多少脂肪的,但是向茫不行,细胳膊细腿,再加上进来的时间也比齐现长,时间一长也开始受不住,就算是之前齐现刚被关进来的时候将自己身上不多的食物都给了向茫,向茫虽然恢复了一些体力但也是杯水车薪,在一开始的饱食感过去后,等着他的是铺天盖地的饥饿感和虚弱感。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向茫一直都是靠在齐现的肩膀上昏昏欲睡,董宽良那家伙仅存的人性给他们每天送来了极少的食物和水,大多数都是向茫吃的,就算是向茫不吃要留给齐现,也被齐现几乎上半强迫的给喂了进去,向茫一开始还挣扎,还有力气和齐现讨价还价,但是越往后,向茫的身体就越虚弱,说话的时间越少,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任由齐现为所欲为。
  第二天早上董宽良让人给他们两个送饭,半个馒头透过地下室门上的小洞滚了进来,齐现叫住了送饭的人,本想让他多送一点吃的,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是万一送饭的真的会给他们多送来一些呢?
  没想到那人隔着门沉默了一下,用一种奇异的语调扔下一句:“没想到你们这么着急想死啊”就离开了。
  齐现却听得浑身一冷,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吃得越多死得越快吗?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捡起了地上的半个馒头,滚进来的时候沾了些许灰尘,齐现也没着急将灰尘拂去,而是目不转睛的观察。
  向茫艰难的从他的肩膀上抬起头,声音不大:“你吃吧,我今天不饿。”
  齐现摇了摇头,咬牙说道:“不能再吃了,刚刚送饭的那个人说吃得越多死得越快,馒头里应该是有什么药物成分。”
  向茫也不知道听没听见,齐现转过去看他额时候发现他又闭上了眼睛。
  齐现心中一紧。若是食物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那向茫吃的比较多,而且还有不少是自己喂进去的......
  齐现简直不敢往下想,只能紧紧抱住向茫,心中祈祷他没事,就连一贯逗向茫的俏皮话逗顾不上说了。
  忽而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他,齐现浑身一激灵,向茫的声音从他怀里闷闷的传来:“你松一点,我喘不上气了。”
  齐现赶忙松开了手。
  第三天中午的时候,齐现心里也开始焦躁了,因为总部的人还没有到。
  十一点的时候,卞译杰拿到了搜查令。
  “小刘。带着组里没外出执行任务的,都跟我走。”卞译杰雷厉风行的准备好了相关的证件,大步走了出去,同时,小刘带着组里五名警察一路小跑跟了出来。
  七个人上了两辆警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往董宽良的家里去了。
  “齐现和向茫失踪多日,之后接到报警说他们被董宽良非法拘禁在薛家的地下室,为了防止董宽良的人杀人灭口,小刘,待会儿你到了之后就带着三个人先将董宽良控制起来,之后排查薛家的危险物品,防止有□□之类的东西,同时要看好董宽良等人,防止狗急跳墙。”卞译杰一路飙着车速,语速极快的吩咐任务,末了又加上一句:“注意安全。”
  “明白!”
  十一点五十二分,卞译杰一行人到达了董宽良家。
  其实卞译杰更希望是董宽良亲自过来开门,这样会省下不少麻烦,但是这一次来开门的是管家。
  “你好,我们是来找董宽良的。”管家还没有开口,小刘先一步说了,并且出示了自己的警员证,看见管家有一瞬间的心虚,让小刘更加确信这里面有问题。
  “是这样,关于程志泽的案件我们有了嫌疑人,但是就嫌疑人的一些事情我们不是很了解,鉴于死者与董宽良的关系,我们来调查一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突破。”小刘这话完全没有打草稿,一气呵成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管家眼中的戒备也少了一些。
  毕竟自从程志泽死了会后,隔三差五就有警察找上门来问东问西,管家平日里接触的警察不多,一开始还紧张的不得了,到如今就已经是平静很多了。
  他唯一担心的是,若是警察知道地下室那两个人的事情,董宽良肯定会被请去接受调查,到时候再将程志泽的事情翻出来,董宽良是跑不了的,那会不会牵连自己?
  管家刚放下的心又忍不住提了上去。
  董宽良见到警察的时候倒是没有显得惊讶,拿出商人那套虚伪笑脸来迎接卞译杰他们,不过还没来得及说句话,瞬间就被小刘控制起来了。
  “搜!”
  卞译杰一声令下,几个人站在董宽良身边控制了董宽良和管家,其余的人瞬间散开,在房间里搜寻危险物品。
  “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这样私闯民宅,我...我要去投诉你们!”董宽良高声叫喊。
  卞译杰将一张搜查令拿到了他的眼前。
  “我们接到报警,说你们非法囚禁公民。”卞译杰一板一眼说道。
  “我没有!你们这是非法的,我要去告你们!”董宽良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暴露了,一种难以忍受的恐惧顺着他的脚尖蔓延到大脑,一瞬间,他想将屋子里的警察甩开逃跑,但是这个念头刚刚萌芽就被卞译杰一句话给镇压了。
  “外面有人守着,别想跑。”
  “丛队,发现地下室了,不过被锁着。”
  “钥匙呢?”卞译杰看着董宽良。
  “地下室是我用来放古董的,你们要是给碰坏了......”董宽良还不死心,卞译杰看见了他腰间的钥匙,一把薅了下来。
  “你们看好他们。”卞译杰扔下这么一句话就往地下室跑去。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老板总想扶贫我》 by 花柒弄 (二) 下一篇:《地尽头》 by 微辣不是麻辣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