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老板总想扶贫我》 by 花柒弄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甜文 成长

   深夜,俞城警察局,审讯室内。

  “小崽子,你再说一遍,谁先动手打架的!”齐现额头绷着青筋一脚踢了椅子,站起来作势要踹身边几个染着彩发的流氓,小流氓吓得差点要蹦到三米远。
  齐现看过去的眼神凛冽,加上肩宽腿长,站起来后挡住了吊灯的光,显得身形更加高大,一张易招桃花的脸上眼底已经覆上了一层黑影的疲惫,衬衫因为打斗皱巴巴地挂在身上,但还是能看得出衬衫下的肌肉线条。
  警察瞬间站起来拍桌子大吼:“干什么呢你!这是警察局知道吗,你都敢动手!”
  “就……就是……警察说的对,你不能在这动手。”流氓团头子瑟缩在小弟身边躲闪着他,至今还被齐现表现出的武力值的恐惧支配,太吓人了。
  齐现噎下要爆炸的脾气,双手杵在桌面上盯着警察,一字一句地重复道:“警官,这三个小子先挑事,我一优秀市民路过被打,还不能还手了?要罚钱还是蹲一宿都行,看见他们就烦。”说着一记射杀眼扫向流氓,流氓团瞬间不敢吭声。
  做完了笔录后,流氓团和齐现被安排进了同一间‘临时宿舍’,流氓团向警察叔叔投以求救目光,但被齐现一句:“赶紧的,别挡道。”一脚踹进宿舍。
  齐现贴着墙靠坐在中间闭着眼睛歇神,流氓团尽力屏住呼吸以免打扰到他的休息,他们几个人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千不该万不该招惹了齐现,装哔不成反遭雷劈了。
  流氓团头子看了看,把堆放在墙角的被子和枕头推到齐现身边,殷勤且恐惧地笑道:“哥,地板硬,铺上这个吧再歇着吧。”
  齐现听见声音勉强睁开个眼缝看了他一眼,看得小流氓心里抖三抖,齐现伸出胳膊靠在头的后边:“拿走,我有洁癖。”齐现人活得一点也不精致,但就是对于其他人接触和用过的十分介意。
  “哥,你是混哪的,我看你这身手可真不错呀,能不能,出去带带我们三个啊。”小流氓凑上来呲着牙。
  齐现没想搭理他们,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最后停在门口:“谁是齐现,跟我出来。”警察把门锁打开,“你被保释了,走吧。”齐现站起身抻着胳膊,跟流氓团耸耸肩后离开了。
  搭档兼公司副总经理的肖樊用钱摆平了警察,正无聊地站在大厅手里把玩着车钥匙准备接大老板齐现回家。
  “我就这一次没跟你出任务,让你自己把怨念收回来,怎么收到警局来了?”肖樊看他衣服皱巴巴地样子不免嫌弃道:“英姿飒爽的神司沦落到蹲局子。”
  齐现拽拽衣领道:“下次出任务你再敢溜,我直接把你办了,顺便走公司业务流程。” 
  这话不假,一方面,齐现开了一家大富余一条龙服务公司,专门办理丧葬服务。另一反面,齐现作为俞城分支处的神司,监管着收集死亡者怨念并净化的任务。
  在数十万年前,地下三万里出现了一个模拟地表生态的气层空间——灵源国度,早期以人类转化充实人口,同时居住吸血鬼、僵尸、厉鬼等,后期因资源空间有限开始限制人类转化,便在人类世界特设通行管理局,负责收集死者怨念净化戾气来控制厉鬼的数量。
  管理局各分支的负责人即是神司,主要责任是为其完成遗憾愤恨和未完事等,以达到消除怨念戾气。
  今天肖樊临时告知相亲实则见美女,于是让齐现一人出任务把逃脱的怨念收回来,结果就到了这:“还有,你再这么嘲笑上司,我保证你这个月的工资达不到三位数,想好了再说话,朋友。”齐现拍拍肖樊的肩,说完抬步往警局外走。
  刚带他出来的警察拦住齐现的脚步:“等等,有个被你误伤导致骨折的,中心医院330 病房,你必须要把他医药费给结了,这事才算了结,警局这边会关注你的动向。”
  “行行,您说了算,我明天就过去给人交医药费成吧。”齐现拿过被收走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不经意问道:“警官,那人叫什么?”
  警察翻了一下记录文件:“他叫向茫。”
  齐现愣了一下,然后看向肖樊,两人面面相觑后,肖樊得出结论,谨慎地点了点头。
  齐现不敢相信,不会吧……会这么巧吗……
  “向茫……他叫向茫?”齐现把询问的目光投向警察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整个人连带着语言系统处于了待机状态,恍神后抓过肖樊的车钥匙就急躁地往停车场走去。
  “诶!等会我啊。”
  齐现找到车后,刚拉开驾驶座的门被肖樊抢了过去:“我开车,你过去。”要是不拦着点,齐现没准还会在路上给他搞个车祸现场出来。
  齐现依言上了车,扯开衬衫上的扣子双手不知道如何安放,路上的时候露出少见的坐立不安和焦躁,肖樊只在关于向茫这个人的事上看他这样。
  “他怎么会在这,还被你弄到骨折了?齐现,你对人下手也太狠了吧,太不厚道了,他不是你一直揣着护着不让人瞧的宝贝吗?”肖樊拧开车里的音乐,按着节奏敲打着方向盘,俨然看好戏的状态。
  齐现担忧道:“你少来,我哪知道他怎么在的,我居然还把他打骨折了,这万一他记仇了,你说他会不会特讨厌看见我?”
  “你以为呢,他被一不认识的男的给打了,还能对你心花怒放,他做梦了还是您做梦?”
  齐现:“……”
  俞城中心医院330的病房内。
  向茫昏昏沉沉地醒来,环视一圈后确认了自己在医院的事实,“嘶……”再一看,自己的腿打着石膏被吊在病床上。
  守在门外的警察听见动静后进来,照例询问做个笔录。
  向茫敲敲脑袋道:“今天毕业典礼后,我和朋友晚上去参加聚会,后来要离开的时候,门口遇到了流氓找茬,好像跟一个同学有瓜葛,没说几句之后一群人就打起来了,混战的时候也不知道谁把我拽进去了。”
  警察一边听着一边在纸上唰唰地写。
  “之后,就有一个男人把我摁在地上打,好像穿着个白衬衫,太黑我也没太看清,再后来我被推下台阶,正巧卡在阴沟里腿折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警察大哥,我这事怎么解决?”
  警察记录完扣上笔:“你说的这个人警局那边抓到了,住院的医药费和相关赔偿都由他负责,你放心养伤,有问题来警局找我。”
  “好,谢谢您。”警察离开了房间,顺便关上了病房刺眼的灯。
  向茫极怕黑,摸索一番后拧开床头的顶端台灯,昏黄的灯光落在他的头顶,额前头发的阴影映在脸上遮住了明亮的双眼,给他平添了一丝忧郁深沉的气质,和他充满青春气息的脸庞形成对比。
  腿被吊着不能动,向茫只能选择躺下来休息,病房里安静地让他心慌,拿出手机播放那首熟悉的曲子后才安心地闭上眼睛。
  齐现下车后进到医院找到电梯后匆匆上到了三楼,走到330病房的门口才停下了脚步,床上的人影透过门上的细窄玻璃映在他眼中,他的心尖猛地一颤,全身僵在原地。
  “怎么不进去,干在外面杵着,呦,睡着啦。”肖樊不急不缓地过来说道,“你这会怎么不着急了,进去看看呗。”
  齐现轻轻地推开门,听到了向茫手机里的曲子,身形震了一下,看着病床上的人平缓的呼吸,小心翼翼走过去要关掉台灯。
  “住手,谁让你动的。”向茫睁开眼睛看着床边的人,眯着眼想了想指着他,“你是那个,把我踹断腿的流氓?”
  齐现面露尴尬:“嗯,是我。这件事实在是个误会,你要相信我。”他试图解释。
  “这位大哥,你是想说当时太乱了,然后没看清谁是谁,就误伤我了?”
  齐现点头:“嗯,可以这么解释。”
  向茫费力靠坐起来,听到他的说法笑了:“你是活在上个年代的?这种借口就别说了,我也不要求什么乱七八糟的赔偿,医药费给我付了就得了,请你出去吧。”
  齐现听完不高兴地站在一边,关切地看着他的腿问道:“那你的伤怎么样,身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脑袋,胳膊?”
  向茫不愿意理他,转眼就看见他要伸手碰自己吊着的腿:“诶诶诶,起开,你干嘛呢!”
  “我就是担心这个绷带,不知道结不结实,没有恶意。”齐现一脸委屈的缩回了手,不敢再有动作,“我是担心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蚊子血与白饭粒》 by silentcarol (三) 下一篇:《老板总想扶贫我》 by 花柒弄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