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蚊子血与白饭粒》 by silentcarol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1V1 HE 慢热 流水账

 第43章 

  米妈说了好半天有的没的,把郎子文的吃喝拉撒全部关怀了一遍,又继续叨叨:“郎小文,你找对象了吗?”
  郎子文沉默了一下,回答说:“嗯,我有对象了。”
  “诶真的?是怎样的姑娘?肯定特别好看,跟你特别般配吧?”米妈兴致盎然。
  “嗯,他特别好。”郎子文应说,他不敢多说,怕时机未成熟会露馅,只是偷偷看了米向阳一眼,继续道,“特别善良,特别爱我。”
  米向阳和他交换了一个目光,微微笑了笑,一时也百感交集,努力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和爸妈说。
  “唉,真好!那回头你要结婚了,米豆儿住你家会不方便吧……就他懒,赶快回自己家住去,听到没小米豆儿?”米向阳之前和父母解释的说法是新公司离郎子文家近,住一起处理工作也更方便。
  “不会不会,没有不方便,我……暂时没法结婚,怕他家里不同意。”郎子文半真半假地说。
  “怎么会不同意?肯定同意,你看你长这么帅,人品也好……唉,我家米豆儿就不行,长得像他爸,太丑,连个对象都找不着。我还想快点抱孙子呢,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米妈叹息说。
  米爸一听直吹胡子,努力为自己挽尊:“哪儿像我了?就身材像我,长得还不是像你!”
  “你个老米头儿!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你不认!”米妈抬杠说。
  二老扯着嗓子在车后座没完没了斗起了嘴,俩大嗓门震得车子嗡嗡响,米向阳一直用余光关注着郎子文,看到他虽陪着笑脸,却满目忧思,心中甚是不忍。
  中午四人在市中心一家有名的本地菜馆吃了顿饭,饭后米向阳要送父母去酒店入住,米妈不乐意了,说是浪费钱,要是郎子文家没有足够的床,随便找个空地打地铺就行。
  “会给你添麻烦吗?郎小文?”米妈问。
  话说到了这份上,郎子文哪敢说不,更何况家里也不是住不下……他迅速和米向阳交换了一个眼神,对米爸米妈说:“欢迎来住,我特别乐意!不过我现在有事要回一趟公司,让米米先带你们玩行不?晚点家里见。”
  “对对,我们去吃甜点吧。”米向阳说,“Z市人都流行饭后吃甜点,我们也入乡随俗,让子文先忙。”
  郎子文和米向阳父母告别,迅速跑回了家,努力隐藏和米向阳情侣关系的证据,以及他特殊的着装爱好。
  米向阳带着父母去吃了甜点,又去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然后带着他们一圈一圈在Z市瞎打转。
  “郎小文家住这么远啊……”米妈感慨说。
  “我怎么觉得刚才看到过这个楼了?”米爸指了指窗外。
  “啊……那个,Z市这边的大楼都长得差不多。”米向阳努力打哈哈,直到收到郎子文微信发来的“ok”表情,才松了口气,把父母带回了家。
  “都收好了吗?”进门的时候米向阳做贼似的问郎子文。
  “嗯,都锁储藏室了。”郎子文悄悄亮了亮手里的钥匙。
  郎子文家宽敞又整洁,米爸米妈非常满意,尤其米妈,看完厨房一直夸郎子文会过日子,难怪米向阳跟他住一起都胖了。
  参观完房子,把行李放进客卧后,米妈又一样一样把带来的土产从袋子里挖出来,还有两件亲手织的毛衣。
  “郎小文,快试试,上次见你都是四五年前啦,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郎子文小心翼翼地换上了新毛衣,那是一件驼色的低领毛衣,套在衬衫外头非常优雅绅士,米妈的品味很好。
  “阿姨,真好看……又合身又暖和。”郎子文照了照镜子,红着眼眶说。
  “我就说好看吧,我家小米豆儿从小到大穿的毛衣都是我自己织的。”米妈得意地昂起脑袋,拍了一下米爸的背,“是不是老米头儿,我就说这款式洋气得很,郎小文穿上好像大明星似的。”
  米爸赞同地点点头,严肃的脸上也浮现出些许笑意。
  “小米豆儿,这件给你的。”米妈又掏出另一件毛衣,跟郎子文的同款,只有颜色不同,是灰色的,“来穿上试试……你个小矮子穿什么高领毛衣,看起来都没脖子了,冷吗?冷我回头给你再织个围巾。”
  米向阳心中暗暗叫苦,又无可奈何,只好当着米妈的面换上了新毛衣。
  “好看吧,我儿子皮肤白,就是衬得起灰色,哎哟真帅真帅,明年抱孙子有望了。”米妈满意地说,看了一会儿又皱起了眉头,“你这脖子上怎么回事?”
  “长疹子了。”米向阳说。
  “虫子咬的。”郎子文说。
  米向阳和郎子文异口同声,口供却没对上,他们对望一眼,心下忐忑。
  米向阳心中暗暗叫苦,只能期待父母看不出来那是吻痕……唉,要真看出来了不如早点承认吧,他想。
  米妈看了看两人,略有所思,却也没再多说。
  下午二老在家里休整了一会儿,快到傍晚的时候,米向阳开车送他们去了婚宴的酒店,答应了晚点宴会结束了再去接。
  回到家里,郎子文已经做好了饭,正坐在餐桌前,听到米向阳回来了突然把什么东西藏了起来,站起来说:“回来了啊,吃饭吧。”
  “你藏了什么?”米向阳眼尖,已经看到了。
  “没什么……”郎子文眼神闪躲。
  米向阳担心郎子文有什么事儿,绕过去看他背后,郎子文没办法,只好掏出来,是一根口红和一面小镜子。
  “就唇膏……说了没什么的。”郎子文故作轻松道。
  米向阳眉头都皱到了一块儿,平时他穿个女装涂个口红当然没什么,可是今天父母突然出现又来了家里,他特别担心郎子文会胡思乱想,可别是发病了吧……米向阳捧着郎子文的脸,逼他看向自己:“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你从来不穿男装化妆的。”
  郎子文咬了咬唇,眼神刹那破碎,表情瞬间绷不住了,他垂下眸子,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一般慌乱:“对不起,对不起米米……我只是脑子有点乱……想着我要是个女人就好了,你爸爸妈妈就可以抱孙子了……都怪我……对不起……”
  米向阳越听越心疼,知道是自己的懦弱与不作为给了郎子文压力,让他再一次陷入身份认知的泥沼里,他好不容易从不断饰演他人的生活中逃脱,难道自己要逼得他开始扮女人吗?
  米向阳忍不住哽咽了:“是我的错……不该让你不安的,我一会儿就跟他们说……我是个同性恋,怎么可能和女人结婚生孩子?子文,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胡思乱想,都会好的。”
  “我知道,我知道,米米,我没有不信任你。”郎子文也红了眼眶,“我只是内疚……你爸爸妈妈对我这么好,而我却……要不别说了吧?别告诉他们,让他们多开心一天是一天。”
  “不是的,不可以这样。”米向阳的眼眶依然红着“不管怎样,他们都应该知道真相,我们一辈子都会在一起的不是吗?”
  “嗯,我知道你不会抛下我的,”郎子文闷闷地说,“可是……”
  “没有可是,听我的就对了。”米向阳努力扯出一个笑,骄傲地扬起了脖子,“你可不要小看我爸妈,他们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父母。”
 
 
第44章 
  米向阳从饭店接到父母后没有带他们回家,而是去了郎子文家楼下的咖啡吧,点了一壶宁神茶。
  “Z市人喜欢晚上喝茶?”喝惯了粗茶的米爸看着眼前精致的小壶,有点无所适从。
  米向阳给父母一人沏了一杯茶,索性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说:“爸,妈,对不起,我是个同性恋。”
  米爸吓了一跳,手里的小杯子一晃,半杯茶倒在了身上,黑着脸吼说:“你说什么呢?!”
  “让他说。”米妈拉了拉米爸的胳膊,冷静严肃地看着米向阳,“还有你和郎小文的事儿……从头到尾,都给我说清楚了。”
  米向阳叹了口气,心说母亲果然慧眼如炬,只是几个吻痕,就发现了问题。
  他没有隐瞒,把所有事都仔仔细细说了,包括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和大部分男孩儿不一样,他花了好几年时间认清并接受自己的性向,他默默以“好姐妹”的身份暗恋郎子文七年,他之前遇人不淑碰到了盛勇,他终于能和郎子文在一起,彼此相守彼此珍惜。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蚊子血与白饭粒》 by silentcarol (二) 下一篇:《老板总想扶贫我》 by 花柒弄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