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蚊子血与白饭粒》 by silentcarol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1V1 HE 慢热 流水账

 第29章 

  包厢早已订满,叶晓萍在大厅一角为三人安排了一张安静的桌子。郎子文和米向阳坐下没多久谢怡青就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她今天换了一身干练的职业装,不再是甜美Lolita系,微微烫卷的头发高高束起一个马尾,颇有几分女强人气势。
  米向阳忍不住赞了她两句。
  “我现在是董事长啦,当然得着装得体。”谢怡青得意地扬了扬下巴,说完嫌弃地看了米向阳一眼,“脸上的淤青用粉底遮一遮吧你。还有,能别穿这种老头短袖衬衫吗?又不是七老八十了。以后得注意形象,作为我们子文珠宝的总经理,你就是我们的公司门面。回头去买点像样衣服,再找财务报销,这钱不用帮我省。”
  “我什么时候变总经理了??”米向阳大惊失色。
  “子文还没跟你说?”谢怡青看了看郎子文,又看了看米向阳,笑道,“他是想给你个惊喜吧?我刚电话里都跟他说好了,以后我是董事长,你是总经理,子文是设计总监,以后咱们一起打江山,嘻嘻嘻!”
  “???”米向阳一头雾水,“你们……这就决定好了?”
  “子文说你答应了啊。”谢怡青气势不减,“工作我也分配过啦。我大学是学珠宝设计的,可惜没什么天赋,杂七杂八的管理也不懂,但是对做市场和品牌包装还挺有兴趣,到时候我就负责这块;你当了总经理就得把控全局,还得想想怎么把我们这公司搞起来,胡经理既然怀孕行政工作估计也少不了你;至于子文,只负责产品设计和品质把关就好。集团原本的资源和渠道也能用一些,我还从集团挖了些人,只是那帮有经验的老家伙都不想冒这风险,只挖到些年轻的,不是很有经验,算了,一点点来吧。”
  “年轻的好,有活力有动力,都是年轻人的团队也好沟通。”米向阳说。
  谢怡青赞许地点点头:“可以啊米向阳,挺有信心的啊。”
  米向阳羞赧地笑了笑,看了看旁边的郎子文,见郎子文一直是一副“我家米米特别棒”的骄傲表情,顿时更不好意思了。
  “我真的没经验,怕做不好总经理……要不就先做个什么行政之类的吧?”米向阳其实并不是那么有信心。
  “刚夸你就露怯!还行不行了!我是法人代表,又不要你负什么法律责任,不就是打工的总经理,有什么好推辞的!”谢怡青气鼓鼓地抓起筷子在米向阳头上敲了一下,“你个小屌丝儿,真不知好歹!娘家人这是在帮你啊,你看你穷得连嫁妆都没,拿什么嫁进老郎家?被嫌弃怎么办?当个总经理好歹有一份事业,说出去腰板也直,有木有,你就说有木有!”
  “有有有!”米向阳忙不迭捂住脑袋,心说嫁妆是什么鬼,老狼家又是什么鬼,大灰狼吗?这谢怡青换了套衣服就跟变身了似的,原本认识的萌系美少女呢?
  “什么嫌弃不嫌弃的,我家米米特别好。”一直没说话的郎子文突然开口了,伸手揉了揉米向阳的脑袋,“不过我也觉得米米做总经理很合适,这样我就能安心做设计了,如果是其他人可能还会不放心。”
  米向阳抬起眼睛,正好撞上郎子文眼里的一汪月牙泉,小心脏扑通扑通,马上就妥协了,心说行吧行吧,我答应了,大不了把命卖给你,反正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是我的信仰,是我的神明,是我深爱的公主……只可惜我不是王子,可是又有什么关系,我可以做你的骑士,为你杀伐征战,为你决战恶龙,用我的鲜血与生命守护你……噫,太夸张啦,反正,嗯,你就安心做设计,肆意地挥洒你的才华,不用迎合任何人,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很努力很努力的。
  米向阳不知道自己露出了怎样的神情,却看到郎子文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吻了他,嘴唇一触即分,郎子文噙着笑摸了摸米向阳的脸,眼里星光璀璨:“好的,我知道了。”
  米向阳:“???”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谢怡青哆嗦了一下,转开头假装自己在看风景。
  菜慢慢上来了,三人一面吃饭一面商讨了一些细节。
  米向阳答应明天一早就去单位辞职,离职流程可能得走一个月,在这期间他会开始跟胡经理进行行政工作的对接,并且参与到公司的决策中来。
  “好的,其他我都放心,就是有一件事情得提前说清楚。”谢怡青神情严肃地说,“我希望米总和郎总你们两位可以好好区分开工作和生活,以大局为重,不要因为小俩口吵架之类的事情,影响到日常工作。”
  “我们不会吵架的。”郎子文说。
  谢怡青点点头,补充说:“同理,也不要因为分手了离婚了什么的要辞职或消极怠工,得有集体意识。”
  “我们也不会分手的。”郎子文说。
  “放心吧谢董。”米向阳也对谢怡青改了称呼,半开玩笑地说,“这个真不用担心,工作上我们一定会保持专业素质。我是绝对舍不得跟子文分手的,只能是他不要我,啊……到时候我也会继续给他做‘姐妹’或者备胎的,反正肯定不会影响工作啦。”
  “米向阳!你说什么呢!”郎子文闻言突然生气了,秀眉直竖,手指微微发抖。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米向阳一听郎子文连名带姓的叫他就知道说错话了,慌张地去拉郎子文的手,努力安抚他,“你不会不要我的。”
  “不许拿这个开玩笑!”郎子文气鼓鼓的,眼圈也红了。
  米向阳后悔不已,心说刚刚真是得意忘形了,他比谁都清楚郎子文有多重视这段关系,也知道他在感情上有多脆弱与敏感,什么事都可以拿来开玩笑,唯独这件事不行……米向阳,你这张贱嘴哟!该打!
  “我错了,以后再也不说这种话了。”米向阳诚恳认错,正色道。
  “哼!”郎子文似乎还是不太开心,他甩开了米向阳的手,把筷子一丢,双手抱在胸口,斜睨着他说,“错哪儿了?”
  米向阳头皮一麻,心说好可怕,这种似曾相识的气场是怎么回事,似乎郎女侠下一秒就要家暴我了。
  “错在不该胡说八道,不该质疑我们之间的感情,尤其不该轻易否认郎子文先生对我们这段关系的信心和努力……”米向阳看着郎子文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
  郎子文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他盯着米向阳看了好会儿,重新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调味用的生姜放进了米向阳碗里:“不全对……不过认错态度还不错,先原谅你了。”
  吃辣小苦手米向阳含泪把那块生姜嚼了下去,没想明白还漏了什么。
  “好了好了,我已经可以确认郎总监在公司里的核心地位了,请傀儡总经理米向阳同志努力做好分内工作。”谢怡青董事长作了总结陈词,“以及……去你们的吧!我受够了!幸好老娘也不是单身狗!不然还不被你们熏死啊!服务员!去把你们叶经理叫过来!”
  服务生被谢怡青的气势吓了一跳,也不敢问是什么事,小心地应了,三步并作两步跑去找叶晓萍。
  叶晓萍很快就过来了,还拿了一瓶香槟,她笑着走到谢怡青身边,谢怡青顺势就抱住了她的腰,把脸埋在她胸口吸了两下,好像终于活过来了。
  “都谈妥了吗?接下来是不是该庆祝了?”叶晓萍温柔地摸了摸谢怡青的头发。
  “是,我们现在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谢怡青笑着放开叶晓萍,站了起来,手背朝上伸出胳膊平举到餐桌中间,米向阳和郎子文于是也站起来,把手压到了她的手背上,听她继续说道:“小伙伴们,大家一起努力创造辉煌吧,记住:一荣俱荣!没有下半句!”
  叶晓萍微笑着,“砰!”的一声打开了香槟。
 
 
第30章 
  郎子文不太能喝酒,叶晓萍又在上班,就没碰那瓶香槟,最后是谢怡青和米向阳两个人把它瓜分了,后来嫌不过瘾,又要了瓶红酒。
  香槟和红酒的度数都不算高,但是后劲儿很足,米向阳最近不知怎么酒量退化严重,觉得有些醺醺然。
  回家的路上,他就坐在副驾驶侧着身子看着专心开车的郎子文,稀里糊涂的又想起他陪领导吃饭又跟冯一骁打架那一晚……只几天工夫,一切都不一样了,他不知道自己凭什么可以拥有这样的幸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蚊子血与白饭粒》 by silentcarol (一) 下一篇:《蚊子血与白饭粒》 by silentcarol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