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主人与狗的成长进化》 by 宁宇寒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灵魂转换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系统

  第25章 25.所谓的嫉妒。

威兹曼端着餐具等东西上楼,推开房间的门,发现屋子里一片漆黑。他疑惑的叫了一声。
“阿朗?”摸黑将东西放下后,他疑惑的嘟囔。“怎么没人..难道是跑去哪里玩了嘛..”转身准备去门口将大灯打开,却在黑暗之中被人用力抓住手腕,温热的身体扑进怀里,带着力道,威兹曼脚下没有站稳,整个人仰面躺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借着月光,他能清楚地看到,少年在他身上爬动,无神的眼睛中染起一抹绚丽的火焰。那是他第一次,在少年的眼睛里看到别样的情绪,不是他猜想。而是真真正正的存在。剧烈的燃烧着,让他也随之燃烧。
他虽不知少年为何如此反常,却也能猜想的到。鬓角滴下汗水。
该不会..中尉给对他的告白被少年听到了吧。他心下一凌,这下可糟了。
他瞬间倒抽一口气,刚想解释,却被少年的举动吸引。少年像发狂的小猫,撕破他的衣服,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蹭着。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甚至有些嘶哑的声音。“威兹曼。”
他紧紧盯着少年,鼻间轻声回应。“恩。”
少年将头抬起,眼角带有丝丝魅意,声音不经觉得变得软糯糯,长发滑落在威兹曼的胸口,传来阵阵痒意。“你喜欢我吗?”
威兹曼双手不知如何是好,怀中的人散发着他无法承受的荷尔蒙。他的眼神无法撤离,充满爱意的看着怀中人。温热的大手,附上少年的腰间。“怎么了?”
少年此刻却突然发狠,像饿了很久的老虎般,狠狠的咬上他的嘴唇。唇间摩擦带有铁锈的血味。他学着威兹曼在易北河边对他所作的动作,笨拙的学习。而威兹曼却目光温柔,伸手抚摸着他的头发,一下一下。唇间的温度和野性,让他感到欣慰。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少年在他面前露出如此失控的情感。
而这份情感,是因为他。那一刻他被内心的满足感,推到顶峰。
一吻结束,少年气喘吁吁的趴在威兹曼的身上一动不动。威兹曼轻笑,玩弄着他的发。“你听到中尉对我说的话了?”
少年身体一顿,支撑起上身,与威兹曼对视。轻咬嘴唇,有些尴尬,却也没什么不敢承认。“是。”
威兹曼在少年一声惊呼声里,抱着他做起,让他坐在自己身上。大手捏住他下巴,轻吻,随后靠在他耳畔。用他最动情的声音,在最动情的时刻,说出了最感人的话。
“我这一辈子,已经被你攻略了。”在少年脸红的时候,他又抓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胸膛。掌下传来有力咚咚的心跳声,威兹曼捧着少年的脸,眸中柔软的溺出水。
“这颗心,很小。”
“只能留得下你一人。”
那一刻,他们紧紧相拥,只能体会到彼此,不用去在乎是非对错。
“雪。”怀中的少年,口中突然吐出一个字,从威兹曼怀里跳下来,跑到窗户旁,将窗户推开。伸手接到几朵雪花,在手掌之中融化成水。
“这可是今年的初雪。”威兹曼爬下床,站在少年身边,将他拥入怀里。“俗话说,瑞雪兆丰年,德累斯顿已经将近两年没有下雪了。”
而这也是他与少年相遇后,第一场雪。
少年听到他的话,将目光从他身上再次移到外面被雪染得有些白的景物上。威兹曼吃味的撇了下嘴,然后推推少年。“我们吃饭吧,吃完饭,等雪下大了,我们一起去玩雪如何?”
“嗯。”
然而桌子上的饭菜有些凉,威兹曼将上面的菜,拨到自己碗里随后夹了下面的放到目光看着窗外的少年碗里,吩咐道。“吃!”
“嗯嗯。”少年听话的埋头吃饭。
“为什么,不出现在姐姐面前。”威兹曼突然问道。“她早就察觉到你的存在,你身上的棉衣也是她所置办。”
少年停止咀嚼,咽下口中的东西。“我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她。”
他可以原谅威兹曼,可以原谅克罗蒂雅。只是这一切的开始,正是克罗蒂雅所导致。而这件事情之中克罗蒂雅也是受害者。所以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问题,而且他与威兹曼能有现在,正是因为克罗蒂雅。那他又有什么怨恨的呢?
只是,他与克罗蒂雅的交流甚至是相处方式,再也无法回到从前。那样时时刻刻被她像小孩子一样抱在怀里,弄得面红耳赤,然后等待威兹曼解救的过去,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威兹曼也懂的他心中所想,只能叹口气。揉揉他的头发。“我们去庭院中玩雪吧。”
他们两人来到中庭时,雪已经堆积的很高了。少年,想看到了新大陆般撒腿就跑,威兹曼则在后面担忧的喊着,让他慢一点。却被少年手上抓起的一团雪球,正中脸上。一脸被雪糊住,少年在一旁笑的咯咯咯。威兹曼抹了抹脸上的雪水,看少年如此开心的模样。他大声叫着。“好啊!阿朗,你居然敢偷袭我!看我不打你!”
顿时雪球纷飞。
克罗蒂雅站在楼上的床边,窗上被用手将雾气擦掉。可以清楚地看到楼下的一切,威兹曼发自内心的笑容,少年比之之前的冷漠和空洞,完全不同的青涩稚嫩的笑容。以及笑起来时嘴角隐约的虎牙,显得无比可爱。
她将头靠在窗上,轻笑。看来,弟弟这次,真的是陷下去了。不过这样也好,她一开始的目的不就正是这样吗?因为少年的存在的特殊能力的特殊,而现在弟弟成为他心上的存在。
这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自家弟弟将会被这个有着特殊力量的实验体所保护。这样她也放心了,也有颜面去见黄泉之下的父母亲。
这样就好……真的……
这一刻,小黑与克罗蒂雅的想法完全一致。
他甚至想象不出,因为少年的离去而溢满悲伤情绪的威兹曼的脸,因为他满脑子都是威兹曼此时的笑容。伊佐那社的脸与威兹曼的脸重合在了一起。让他无法分清,却也不需要分清。无论是哪一个他,都让他着迷的无可自拔,心甘情愿被束缚。
“喂!阿朗!你不要跑啊!”
“为什么不跑!我又不傻!”
“呸,居然往我嘴里砸,看我抓住你!”
“你来抓我啊。”
说到底少年输在了身高上,威兹曼迈出的一大步赶得上他两步,自然会被抓到。他被威兹曼禁锢在怀里,呼出的热气在寒冷的环境下变成雾气。白皙的脸颊因为剧烈运动和寒冷而变得通红。威兹曼眸色深邃。在少年想要说话时,捧起他的脸,重重的吻下去。将他的话语堵住。
他们在白茫茫的雪中,安静的亲吻着,没有任何世俗喧嚣。少年无神的目光一转而逝的闪亮,随后他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个没有任何情.欲,只有怜惜的吻。
 
 
 
 
第26章 26.真正的觉醒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合乎常理。威兹曼虽然见到国常路大觉十分的尴尬,而国常路大觉却像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如同往常一般,同他在实验理论不合时争吵,甚至斗嘴。可是威兹曼,却想他的意思表达清楚,他不能同时享受两个人的情感。
他在一天正午结束实验的时候,拦住国常路大觉向他亲口说者拒绝的话语。国常路大觉眸中闪烁不明的情愫,反问道。“你们幸福吗?”
威兹曼一滞,脑海中回想着少年的脸庞,虽然少年总是表现出一副无欲无求的面瘫表情,而正是这种表情,将他坚硬的心彻底融化。曾经的他对少年来说只是一个路人,而现在却不知不觉间,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一种莫名的契合与默契。甚至能从对方面目微小的变化,猜测出他们微弱的心理活动。
国常路大觉看着他目光无焦距的注视着前方,情不自禁翘起嘴角。心里便再清楚不过。他轻笑,“我知道了。祝你们幸福。”
威兹曼回神,听到这句话,尴尬的笑笑,拍拍他的肩膀,看了看四周。低声神秘地说。“我姐姐这个人不错,你和他相处这么久也再清楚不过了吧,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国常路大觉闻言大笑出声,调侃道。“哈哈哈,你就不怕我把她当做你的替身?”
“额……”
“我在开玩笑。”
“我知道。”他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他有些担心阿朗。昨晚少年难得的蹬了次被子,险些将他踹下床。早上起床时有些发热。他大步走向厨房,希望吩咐一些清淡的食物给少年食用。
脸上有些发烫,少年用手试探了一下,大约是晚上踢被子受凉了,他没有太过在意。威兹曼真是大惊小怪,一大早将他折腾起来,一脸的担心,让他不好意思责怪。这样想着,进入梦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主人与狗的成长进化》 by 宁宇寒 (一) 下一篇:《主人与狗的成长进化》 by 宁宇寒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