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萌宠练习生》 by 南烛夜半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36章 毁灭药丸

 
片场里,除了盛白之外,再没有别的男人敢接触池言安。
  投资方的猫一般人哪里敢碰?
  要知道,碰他一下一半的工资可就没有了,再碰他一下这一天就白干了。
  以至于拍戏的时候,所有男演员都躲着他,害得池言安都有一种自己感染了病毒的错觉。
 
  “Cut!下一场!”拍下手里的场板,导演满意地朝演员们喊道。
  今天这几场戏,盛白都有几大段的台词要背。刚结束一场,盛白就要忙着准备下一场,连喝水都不忘和身边的助理对词。
  盛白忙得焦头烂额,更是顾不上池言安这只“病原体”。
 
  池言安这几场戏都是充当背景板,始终距离盛白有两米多远。
  好几次盛白从身边经过,池言安都会激动地直起身子,扒着笼子轻叫两声,盛白都没有听到,只顾着抱着怀里的齐晨准备下一场戏。
  “喵~喵~”
  再一次从自己身边经过,池言安还是一脸希望地仰视着他。
  自顾自地熟悉着手里的台词,盛白下意识地摸了摸怀里的齐晨。
  这不是正抱着他吗?还在叫什么?
 
  没有人抱,现在连盛白都不理自己了。
  环顾着片场,池言安心里只觉得空落落的。扒拉着笼子上的插销,池言安无精打采地垂下了头。第一次被人忽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感觉。
 
  “这不是盛白喜欢的小猫吗?怎么在这呢?”迈着慢悠悠地步子朝池言安走来,洛川咀嚼着嘴里的开心果,果仁的香味在嘴里蔓延,使他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笑容。
  奇怪,洛川怎么会来这里?
  场工们正在准备下一场盛白的独角戏,只有少数几个人注意到了洛川。
 
  平日里,洛川但凡出现身边一定不会少了助理或其他朋友。今天他独自前来,确实有些出乎意料。
  走到池言安跟前,洛川从口袋里又摸出了一把开心果。那一身简易的运动服,口袋里可以装下不少的坚果。
  洛川很喜欢吃坚果,因为在他飞升前,从来没有尝过这些奇奇怪怪的味道。
  熟练地按压在开心果壳上,“叭”地一声,绿色的果仁便露了出来。
  拿着果仁递到笼子旁边,洛川晃了晃手指,说:“来,尝尝?”
 
  洛川之前就对池言安另眼相待,想着之前的事情,池言安保持着高度地警惕。
  耸耸鼻子,这果仁的味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抬头看一眼洛川,他嘴角的笑容莫名让池言安感到恐惧。
  池言安没有吃那枚果仁,而是退到笼子的里面。洛川太反常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不是来找我吗?怎么跑来看猫了?”从化妆间走出来,孙骁已经换了一身服装。
  那一套破烂的衬衫,还有上面加工后的血渍看着很是逼真,尤其是配上化妆师给他精心化的“受伤”妆,原本俊美的五官显得更加棱廓分明。
  孙骁和洛川可是旧相识。这么长时间没见,两人却没有丝毫的生疏,相视一笑,彼此想要说的话似乎就已经了然于心。
 
  右手搭在洛川的肩膀上,孙骁一眼就看到了他手里的开心果。一把拿过来塞进嘴里,也不介意那只池言安闻过的。
  “算你有良心,还知道给我剥坚果吃。”撞一下洛川的手臂,孙骁挑了一下眉毛说道。
  洛川、孙骁,两个最讨厌自己的人今天算是到齐了。
  靠在笼子里,池言安的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剧组里的人都在忙着拍戏,没有人注意关在笼子里的池言安被人提走了。旁边的练习生,看到是洛川导师,也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还觉得他应该会受到洛川额外的提点。
  从片场走出来,洛川和孙骁拐进了旁边幽暗的道具间。
  这里摆放着拍摄用到的各种道具,其中有几种比较锋利的危险道具都被所在了箱子里。
 
  “啪!”
  打开道具间里的灯,池言安吓得瑟瑟发抖。
  这装满道具的房间宛如古代的刑讯室、面前的两个男人就是恶兵,而自己无疑就是那一只待宰的羔羊。
 
  将池言安从笼子里抱出来,平日里不喜欢猫猫狗狗的孙骁,今天竟然主动地池言安捧在怀里摩挲。
  孙骁把他的头当成了鸡毛掸子,用力地揉捏,手指按在他的脑壳上被压得煞白。听到池言安喉咙里低声地呜咽,孙骁的心情才好了那么一点点。
  “轻一点,这小妖物可金贵了,盛白最喜欢的就是它。”洛川幽幽地说了一句,阴阳怪气的语气似乎是对他的嘲笑。
 
  被洛川这么一激,孙骁重重地将它丢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拍拍双手,手心里那股猫身上的马蚤味让他无比恶心,再看一眼身上的衣服,同样沾了不少的猫毛。
  “洛导师,你,你们要干嘛?”池言安被孙骁弄得浑身不舒服,却也不敢叫痛。在这房间里,洛川随时可能要了它的命。
  服软,才有可能活着从道具间里出去。
 
  孙骁:“怎么样?东西带来了吗?”
  洛川:“当然,今天一定万无一失。”
 
  从口袋里再次拿出一捧坚果,藏在其中的有一个墨绿色的丹丸在隐隐发光。剥开盖在上面的开心果,丹丸的光亮更加明显。
  距离老远,池言安都能够感觉到从丹丸发出的一股寒气。
  那股寒气它十分熟悉,好像之前在哪里感受过……
  对!是那只被下了毁灭咒的狼妖!
 
  这丹丸和那只狼妖身上的味道几乎一模一样,看样子,洛川手里的这颗丹丸就施加了毁灭咒。
  而之前,洛川在狼妖身上设置的毁灭对象,就是盛白!
 
  洛川勾了勾手指,池言安浑身立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慢慢漂浮在半空,池言安不受控制地向那一颗丹丸靠近。
  “你确定,这次他吃下去就能够毁了他?”在池言安吃下药前,孙骁一把拦住了他,再一次确认道,“毕竟这是在剧组,如果失败了,咱们的麻烦可就大了。”
 
  想起之前盛白警告他的话,至今洛川都记得他的语气。
  “放心,他这次死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小侄子就开学了,今天一直忙着催他写作业来着TAT
  放心,以后一定按时更新!
 
第37章 自作自受
 
“来吧,吃下去。”抚摸着池言安的脑瓜,洛川慢慢将手里的丹丸递到他嘴边。
  认识他这么久,头一次见他对自己这样温柔,不过他上扬的嘴角却让他毛骨悚然。
  抬头盯着洛川不怀好意的笑,池言安倔强地闭着嘴,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颗药要是吃下去,自己和盛白都会被铲除。
  呵,洛川还真是恶毒。
 
  对待不听话的猫,洛川可是有一万种惩罚他的办法。
  手指压在池言安的脸颊两侧,沿着齿骨中间的缝隙用力挤下去。池言安疼得四肢胡乱地扒拉,任凭他怎么挣扎,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洛川把那颗药丸塞进自己嘴里。
  墨绿色的毁灭咒被塞进嘴后瞬间融化,一股苦涩开始从口腔中蔓延。
 
  被重重地丢在桌子上,池言安后背被摔得生疼。摇晃着脑瓜,池言安试图将那颗丹丸吐出来,咳了好几下都只是咳出来了些口水。
  毁灭咒已经被消化了。
  抬头看着洛川和孙骁,他们似乎对自己这只牺牲品很满意。看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嗯,再有几分钟的功夫应该就有效果了。
 
  盯着洛川幸灾乐祸的表情,池言安恶狠狠地说:“洛导师,就算我被下了毁灭咒,我第一个也要咬死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萌宠练习生》 by 南烛夜半 (二) 下一篇:《杂物间》by 白鹭霜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