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大白兔的春天 by 优酸乳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第一章

 
  一:
  二零零四年夏。
  六岁的叶铭天第一次离开从小生长的家乡,和奶奶一起来到了遥远的N城。
  一番波折之后,他坐在姑姑家的凳子上,看着明亮的小屋,第一反应不是这个屋子有多漂亮,而是小声问:“奶奶,我妈妈呢?”
  被叶铭天叫做奶奶的老人拍了拍叶铭天的小手:“怎么啦天天,不想和奶奶一起玩吗?”
  “没有……”叶铭天低下头。
  叶铭天没有看到,在他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姑姑的眼眶有些红,不过,她还是强迫自己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知道天天想妈妈了,但是你忘记他们之前对你说过的话了吗,妈妈和爸爸一起出门了,要很久才能够回来,天天这一段时间就安心的和姑姑一起住好吗?姑姑带你去玩好玩的。”
  叶铭天愣了一下:“是吗,那好吧。”他心想,为什么爸爸妈妈出门不带我?等他们回来了,我一定要让他们补偿我,唔……幸好还有姑姑带我玩,听说小姑姑家还有一个哥哥呢。
  之后,叶铭天在姑姑的家里住了下来。
  因为有奶奶、姑姑、还有小哥哥陪着,经常一起出门去动物园之类的地方,叶铭天并没有感到寂寞,虽然有时候会想妈妈,缠着奶奶问妈妈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并没有太关注这一点。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叶铭天开始哭闹。
  他有些害怕。
  叶铭天是一个很乖的孩子,这种害怕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半夜会躲在被子里偷偷的抹眼泪。
  他开始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平时太调皮了,经常不听妈妈的话,所以爸爸妈妈才不肯回来,他们决定不要自己了……
  在黑夜里抹着眼泪的叶铭天终于受不了了。
  他掀开小被子,想去隔壁屋找自己的姑姑,却发现隔壁的灯是亮着的。
  门内传来了几个人的声音。
  “哎,天天还这么小,他们两个就这么忍心走了……以后可让天天怎么办呦,你看他这两天……真是让人心疼了……”
  “妈,你就别伤心了,我二弟他们……哎,也是命苦啊,谁知道竟然在路上遇上了车祸……那个车主虽然肇事逃逸了,但是我相信警察一定会帮我们找到他的,你看现在电视上不都是那样?”
  “但愿如此吧……”
  “妈妈,那个小弟会一直住在咱家吗?可是我不想让他住在这里……”
  “乖,你弟弟他很可怜的……你们两个以后要好好的相处知道吗?凡事都让着他点。”
  “不……”
  叶铭天眨了一下眼,后退了两步。
  车祸?走了?自己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和姑姑一起?我……很可怜吗?
  这一段话连接起来,叶铭天觉得自己懵懵懂懂的似乎知道了什么。他看了一会儿姑姑家雪白的墙壁,最后还是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屋。
  躺在床上,滚烫的眼泪顺着脸颊流淌,叶铭天看着天花板,心想,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二零一三年东,寒假开始的第三天。
  十五岁的叶铭天告别了自己的小伙伴,抱着篮球气喘吁吁的回了姑姑的家,他将篮球放在一边,雀跃的心情在看到姑姑唯一的儿子吴爽的时候,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
  吴爽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旁边还有他的行李。叶铭天看着,忍不住缩了一下。
  吴爽显然已经发现了自己玩闹归来的弟弟,他皱眉问:“怎么不叫哥哥?”
  叶铭天站在一旁,像是犯了错的孩子,许久都没有说话,最后才小声喊道:“哥……”
  吴爽冷哼了一声:“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吃了我们家这么多年,让你叫一声哥都跟要了你的命一样。”叶铭天低头乖乖认错。
  对于这个哥哥,叶铭天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小的时候他就经常被吴爽和他的同学一起欺负,那时候真是被欺负怕了,后来吴爽上了大学,他才逃过一劫,有了一点自己的生活,不过打从心底,他还是对吴爽有些犯怵。
  现在见吴爽回来,而且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叶铭天本能的觉得自己又要遭殃了。
  二零一四年夏。
  十六岁的生日刚刚过去,叶铭天就因为洗碗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一个,被吴爽关进了阁楼里。
  阁楼的小门被锁上的一瞬间,叶铭天就知道自己短时间内没法出去了,只能靠着小窗户发呆。
  去年寒假的时候,吴爽就说好了今年暑假要在另一个城市打工,过年才回来,但是到了夏天,他却突然回来了,还带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那个女人叶铭天非常不喜欢,因为她见到叶铭天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人不会和你分家产吧?
  当时吴爽是什么表情,叶铭天已经忘记了,他只记得吴爽的回答:放心,他是因为死了爹妈,我妈可怜他才让他和我们一起住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叶铭天看着窗外天空明了又暗,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他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天一夜了,没人给他送吃的,饥饿和疲惫包裹了他。
  阁楼的隔音效果很好,窗户是被钉死的,完全打不开,叶铭天就算是再怎么呼喊,姑姑一家人也听不到。自己消失了这么久,姑姑怎么不来找自己?她一点也不担心吗?不,也许是因为吴爽告诉她,自己跑出去玩了,所以她才会这么放心。
  叶铭天木然的看着空中移动着的流云,突然忍不住思考起自己的人生来。
  ——我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叶铭天有些迷茫。
  除了姑姑,没有人喜欢他,就连和蔼可亲的邻居老爷爷看到他,也只会低头当没看见。
  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好像压根就没必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还不如……死了。
  想到死这个字眼,叶铭天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清晰的掌纹让他慢慢的安静下来。
  听说这一条是爱情线,这一条是生命线……生命线很长呢,自己还会活很多年吧。事业线……是这一条,然后是什么来着?
  叶铭天数着数着,突然感觉头有些晕眩,还有疼,他蹙着眉,低头,忍不住用拳头捶了捶自己的太阳穴,反而引来了更加尖锐的疼痛……
  最后,叶铭天的眼睛愈发的睁不开,在布满了灰尘的阁楼里晕了过去……
  ‘楼上那小子,估计再有个两天,就能饿死了,不过不能让他死在家里,不然美美会害怕的……死了人的房子,价值也会降低……不对,那锁上还有我的指纹呢……算了。’
  ‘天天这孩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能夜不归宿呢,到现在还不回来……早知道就给他买个手机了,但是又怕耽误他学习,哎。’
  ‘蠢货,真以为我喜欢你吗,等我掏够了你的钱……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竟然敢对你爸妈说我们就要结婚了,呸,谁愿意和你领结婚证!’
  嘈杂的声音纷纷涌入耳朵,一瞬间,叶铭天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狭小的黑暗的地方,但是当看到自己还在阁楼里的时候,他有些迷茫。
  之前……明明听不到他们的声音的啊,而且这些话,如果说出来……
  叶铭天脸色有些苍白。
  话语声还在继续,甚至有更加不堪入目的。
  叶铭天尝试性的用双手捂了一下耳朵,却发现那些声音还是从四面八方而来,不论自己做了什么,都可以清晰的听到,就像是……就像是没有通过耳朵,而是直接传入大脑的一样。
  叶铭天说不上来自己现在这是什么感觉,他只觉得有些惊恐。
  这种惊恐,甚至盖过了他对饥饿的感知。
  缩在阁楼上没一会儿,叶铭天听到了姑姑的声音:‘美美可是未来的儿媳妇,一定得做一顿好吃的……我要买什么呢?就买鱼吧,好吃又不长脂肪,美美那种女孩一定会喜欢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比较安静,然后是脚步声传来,阁楼上的锁被打开了。
  吴爽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弟弟:“我妈买菜去了,你出去之后知道怎么说吗?就说在同学家住了一晚,你要是敢说我把你关在这里的,你就死定了!”他挥了挥拳头。
  叶铭天看向吴爽,脸色苍白。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三) 下一篇:大白兔的春天 by 优酸乳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