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猎人 强强 穿越时空 少年漫

 第34章 第 34 章

  似乎糜稽懵逼的表情很好地取悦到了库洛洛,他微微勾起嘴角,然后风度翩翩地手插兜转身迈出步子,
  “逗你玩的。席巴揍敌客确实是杀掉了旅团的元八号成员,并且拒绝了加入幻影旅团。虽然很可惜不能纳入这么一个有实力的人物,但我们已经找到了新的成员。”
  听到这话糜稽不禁松了一口气,随即就是一阵后怕。要是被迫加入幻影旅团,总觉得以后的日子过得将还没有在晶体世界里舒服。不过想了想也是应该的,毕竟栖身团体之中,还是如此危险的团队,会被追杀的可能性高不说,还有个这样随心所欲的任性领导人物,会有舒坦日子过就怪了。
  跟上库洛洛的脚步,糜稽纳闷地追问,
  “那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
  糜稽不是没想过自己完全可以不管来自库洛洛那莫名的召唤,只是觉得来见他一面也无妨。不仅因为库洛洛约见的地点正是今年的猎人测试的开展地,也是因糜稽其实并不讨厌库洛洛。他觉得自己与库洛洛从某个方面来讲很是相似,但怎么想相似的都是任性这一点——发觉到此的糜稽硬是将它解释为两人皆是唯心主义者——糜稽觉得和库洛洛交流时还蛮有趣的。
  糜稽以为库洛洛会带自己去见其他团员,但库洛洛却将糜稽领到了一家大型商场。正当糜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库洛洛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我听侠客说你好像很缺衣服。”
  糜稽呵呵一笑,尴尬了也就大约那么五秒,又觉得“诶,我又没干错事,那是他应该付出的代价,还那么轻!”,于是格外理直气壮地,外加发挥了不要脸精神地哼回去,
  “咋,你要给我买咋的啊。”
  “是啊。”
  糜稽为此表示疑问。这是什么意思,新型的欺辱手段吗?不过对自己没效,还能有人主动要求付钱,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发挥购物狂之精神,挨家店进去清点了所有他看得上眼的,而库洛洛就一路上跟着他刷卡。就在糜稽开始怀疑,按照他买的这个质和量,卡早就该刷爆了,于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正巧看见库洛洛正把又一个刷爆的卡扔进垃圾箱里的场景。糜稽脑袋上掉下一行黑线,吞吞吐吐地问,
  “那些卡,是你的吗?”
  “嗯?”库洛洛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淡定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沓样式不同署名也不同的信用卡,“呵,到了我的手里,自然就是我的。”
  糜稽急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自己的卡还在,才松下了突然紧绷起来的心。库洛洛见此,只是带上大发慈悲的微笑,并不言语。
  就连在吃饭的时候,糜稽都怀揣着对库洛洛目的性的怀疑。发觉糜稽嚼着肉灌着酒,带着警惕意味的小眼神还时不时地向着自己瞟过来,库洛洛真的觉得还是找一个听起来更“符合库洛洛风格”的借口反而才能让这个小豹子安心下来。于是原本当真只打算找糜稽过来陪一陪自己的幻影旅团团长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故意摆出一脸严肃而欲言又止的表情,果然发现糜稽啪地立起两个耳朵,全神贯注等待自己说出他认为应该存在的那个目的。
  记得最近肯特市要举行猎人考试了……
  “我要陪我去参加猎人考试。”
  “啊?为什么要我陪你啊。”
  “因为……有趣。”
  这个看起来让人摸不着边际的理由反而让糜稽很快就接受了。如果知道这是因为深深扎在糜稽心底的关于“库洛洛=任性”的偏见的话,不知团长先生还会不会笑得出来了。
  “对了,侠客和飞坦呢?他们也在这里吧。”
  “你想见他们?”
  糜稽费劲地嚼着这过分筋道的牛肉,好容易咽下去了,紧闭着眼睛又噎了口酒才复活过来,用力竭的气声回答,
  “就上次那个游戏嘛。想说见面商量下对策,其实不见也行。”
  库洛洛突然开始认真地考虑自己要不要也玩一玩这个游戏呢。突然演奏的侍者晃倒两人的桌旁,微笑着颔首有礼貌地轻声询问,
  “两位真是天作之合,相配极了。需要为您的伴侣先上一首演奏吗?”
  后面的问句明显是冲着库洛洛问的,估计认为他便是两人中事演攻的那一方。糜稽食物都抵到嘴边了,见此状手指一个不稳,竟一下掉回了盘子里。他忙挥手解释是那个演奏人误会了,还没来得急开口,就被库洛洛一把抓住了伸出的手,并扯到他的嘴边,摆出一副一往情深的表情还煞有介事地吻了吻糜稽的手指。
  “那就麻烦你了。”
  糜稽抽抽嘴角,听着这明显在演绎着爱情所带来的快乐的小提琴曲,尴尬地不知道做什么好,想要不然就默默地把料理吃光吧,又扯不回手来,只能继续跟库洛洛继续大眼瞪小眼。这深情对视到好不容易一曲终了后才得以结束,糜稽也终于抽回了自己的手,边甩着放松边抱怨地嘟囔,
  “我说你真是够了,真不知道这样耍我玩有什么有趣的。这样早晚有一天你会妨碍到我追姑娘的。”
  “哦?你还想追别的女人?”
  不知为何,糜稽从库洛洛的口气冲听出了冰冷的态度,不觉地瞟了他一眼,
  “当然了!我也是正常男人,也是会有,需求的嘛……”
  “呼,原来是因为这点。”
  语气中莫名的如释重负的感觉是什么啊。
  库洛洛用餐巾擦擦嘴角,两肘搁到餐桌上双手合并掩住了嘴巴,一双眼直勾勾地朝糜稽看过来,害得他重新拿起的叉子活生生被这带有压力的视线给吓放下了。
  “如果只是这一点,我可以给你解决。”
  “啥?”
  “你的需求。”
  “啥?!”糜稽凌乱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画面后僵直了一瞬,随即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猥琐的笑容,
  “库~洛~洛~原来你对我的小弟弟抱有肖想!”
  “呵。”
  库洛洛将手放下,倚上椅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可惜了,插一个男人……我没有信心啊。”糜稽十分委婉地表示了一下自己对着男人站不起来,可话没说完,脑袋里就晃过了之前自己与奇犽那次,自己的小弟弟那威风凛凛的模样,结果语末的语气不觉地带有怀疑的上扬。
  “你要那信心做什么。”
  听到库洛洛话的糜稽先是一愣,然后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脸色一黑,
  “卧槽,你该不是,那什么,对我的屁……”股感兴趣吧。
  后面的话糜稽自个都没敢继续说下去,只觉得全身上下寒毛都竖起来了。库洛洛起身,绕道已经僵直了的糜稽的身侧,一手扶着他的椅背,一手搭在餐桌上,微微俯身对着糜稽的耳朵吐出灼热的气息,
  “对啊,我就是想对你的屁股#&@*%&#。”
  糜稽的脸色顿时像煮熟的虾子,嘭地变得通红,身子往库洛洛的另一方向一避,双手捂着被吹的红的滴血的耳朵,“你你你”了半天都不知道要讲什么。
  “我我我,我拒绝!”
  接下来糜稽听到的话让他怀疑这是不是就是库洛洛的口头禅了。
  “我有给你选择的权利吗?”
 
 
第35章 第 35 章
  糜稽对自己在任务中有可能遇到的各种状况都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就连有一天有可能会需要自己出卖色相也考虑到了。而他万万没想到要出卖的这个色相要用到的竟然不是自己身体的正面,而是背面。
  总体来说糜稽还算是一个会对将来会发生的事考虑的比较周全的类型,而当他自己为思考全面,却遇到了意料之外的状况时,就十分轻易地展现出了他的逃避倾向。比如此时的他就不自觉地捏上了腰间藏着的匕首,准备无论如何都要溜之大吉再说。
  库洛洛怎么会没发现近在咫尺的青年的小动作,垂下眼睛思考了一会,突然噗嗤一笑,扮出一副“你当真呢?”的表情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盯着糜稽,
  “放心,现在不会对你出手的。”现。在。不会。
  依照库洛洛的美学,想要的东西靠强的也要弄到手是理所当然的。不过库洛洛短暂地想象了一下自己若是真的对糜稽用了强的之后的情形,按照糜稽的揍性,他面上肯定还跟个没事人似的跟库洛洛扯扯淡,但内心里肯定会对自己拉开距离。只是稍想到糜稽那双漂亮的眼睛覆上冷漠的颜色库洛洛就一阵烦躁,虽然面上还是那副人模狗样的好青年笑脸。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二) 下一篇:大白兔的春天 by 优酸乳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