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猎人 强强 穿越时空 少年漫

 第18章 第 18 章

  粗略想了想要怎么样才能杀掉库洛洛,却在每浮现出一个计策后又察觉到其漏洞而自己给反驳掉,最终反思自己其实并没有一定想杀掉他的**或恨意,便愉快而干脆地放弃了思考。
  自己还真是容易轻易放弃的类型啊。糜稽由衷地感叹。
  当然容易放弃了,对于自己不真正想要的事情。而此刻的糜稽还没有认知到,自己对于库洛洛这个人,除了不解与怀恨,心底深处还隐藏着一种叫做向往的感情。
  而现在管他向往不向往认知不认知,糜稽最在意的是派对的事情。根据与伊尔迷的商量,他们将在派对后半段施行暗杀计划,据情报得知,索兰恩会在宴会后半段时间来展示他新得到的收藏——绯红之眼。
  回想起那双绯红之眼,糜稽还是会感到一阵不适。单纯从客观角度上来看,绝对是可以感受出上帝对拥有这双眼睛的人的厚爱的,这种美丽世上仅有。而当装着那双眼的不再是生物,而是冰冷的无机质时,那种美丽却变成了一种恐怖,像是透过那双眼,就能体感到人性中有人拼命遮掩而有人恶意展露的那股腐臭。
  处于一种报复社会的心理,当伊尔迷提议要在索兰恩展示绯红之眼时暗杀他时,糜稽乐不得就赞同了。而因为看到了弟弟在见到这双眼时的反应是如何厌恶的伊尔迷,明明可以在更加稳妥的时间段里完成任务,却若无其事地选择了另一个时刻。
  按照计划,糜稽会正常作为索兰恩的女伴参加派对,而伊尔迷则会乔装打扮成一个派对服务生,至于贾昆,伊尔迷并没有提及他去了哪里,也没有说明在这次任务里他负责做什么,糜稽便以为贾昆会和上次一样自己找地方溜达去了。
  原本糜稽想逆着库洛洛的意思,穿一件无比暴露的衣裳,可思觉自己这样反而显得更在乎他的话,应该采取反向的反向思维,就穿一件能捂得严严实实的衣裳。事实上是女士礼服哪有能捂得多么严实的,糜稽只好逛遍了上京的高级服饰店,可收获依然寥寥。在糜稽放弃地寻思要不就穿个冬装得了的时候,酒店的服务生敲响了他的门,并递上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成是一位叫“团长”的先生让送过来的。
  糜稽抽抽嘴角,托服务生谢过这个“团长先生”,随即回房毫不仔细地拆开盒子。万幸的是这是伊尔迷并不在房间内,否则的话他看到这件堪比肚皮舞舞娘的艳丽衣裳不知会不会扩大一下任务量,将暗杀人物增加到两人。
  糜稽皱紧眉头,嘴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说好的不让穿的裸露呢?少年的脸黑成了包公,头顶三个问号用两根指头拎起这套只能遮住那么两块肉的布料萌了会比,脱线地感叹还好舞裙下面的纱料给改称了普通的布衬,否则他的小弟弟可就要在大众眼前亮相了。
  为保不引人耳目,伊尔迷会与糜稽分头赶到派对现场。宴会将在离糜稽他们所落宿的宾馆不远的一个高级酒店举行,即使这样还是愁煞了糜稽,这代表他得穿这身“无礼”的礼物走到那里,期间不知会被多少路人围观。所幸索兰恩很周到地为糜稽准备了一辆迎宾的长轿车,使他免受了这场无妄之灾。
  的确是无妄之灾——当后来有人问他为什么一定要穿上那套奇怪的礼服,而不有骨气地换一件时,糜稽懵了一会。他根本没有想过这些理所应当该想到的,因为库洛洛送来了,所以他就穿了,这样而已。
  糜稽到达时排队的宾客已经聚集了大半,而每个人的脸上都戴着一副能遮住眉眼的半面面具。在进入大厅前糜稽也从侍应生那里分到了一个,戴上后上面的羽毛总是弄得他脸颊奇痒,使他不得不时不时地皱皱鼻子来缓解,从一旁看来倒像是一个打扮妖艳的少女在不停地摆出一副她认为可怕实则可爱的威胁的表情。
  真像一个假装小豹子的小猫咪。索兰恩远远看到,不禁弯起嘴唇。
  “米兰达小姐!”
  索兰恩热情地迎上去,握上糜稽的手亲吻他的手背。糜稽礼貌地颔首示意,并很会来事地挽上索兰恩的胳膊,这位成功的商人顿时眉开眼笑,眼波含情向糜稽望去。糜稽微笑,默默抹掉了胳膊上浮起的一层鸡皮疙瘩。
  他眼神四顾,寻找库洛洛的身影。正确的说来是库洛洛身边的身影,虽然没有明白表现出来,但糜稽心里还是有派克诺坦会跟库洛洛一起来的期望的。而在没有看到他们当中任何一个的糜稽也只好叹了口气,暂时集中精神在任务上。
  “索兰恩先生今天穿的好生英俊,不愧是东道主,让人老远就能看到那种稳重的气场。”不重的马屁拍了过去,给索兰恩美坏了。索兰恩隔着面具美滋滋地笑着,毫不吝啬地夸赞回去,
  “米兰达小姐今日也依旧美丽极了,充满个性的服饰将小姐的热情展现的淋漓尽致!”
  被赞美热情的米兰达小姐干笑了几声,侧过脑袋连连地小声骂库洛洛脑袋缺根弦。
  缺了根弦的团长先生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在两人面前粉末登场。他面上带笑地冲索兰恩点头示意,然后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对糜稽低沉道,
  “米兰达小姐嘴巴依旧很凌厉呢。不如当着我的面再说关于我大脑的问题?”
  糜稽闭上嘴,装没听到地向索兰恩靠了靠。这举动被情场花花公子给解释为想有更亲密的接触,心里身体都兴奋地活跃起来,一向做事雷厉风行的索兰恩当即请库洛洛自便,自己有些不适要先和米兰达小姐去休息一下。
  这提议不禁使糜稽,就连库洛洛都愣了一下,还没等米兰达小姐说话,头绑绷带的年轻商人库洛洛突然十分关切地推开了糜稽,扶着索兰恩大惊小呼地称可不能让索兰恩先生出什么事,快叫医护人员带索兰恩先生去房间里检查一下。
  莫名其妙被酒店里的医护人员带走的索兰恩连连回头,用眼神向米兰达小姐无奈地示意自己马上回来。米兰达小姐也干笑着挥挥手,要是真被索兰恩给带到房间里,那恐怕这个任务自己要代大哥下手了。
  “怎么,不打算表示一下对脑袋缺根弦的热心人的感谢吗?”
  白眼骂库洛洛真是小肚鸡肠,面上皮笑肉不笑的糜稽终于憋屈到了一个境界,破罐子破摔地抱臂,重量倚到一条腿上斜站着,一副要跟对方撕逼的架势冷哼,
  “说吧,你到底想干嘛,啊?”
  “什么想干什么,难道你想和索兰恩上床吗?”库洛洛眼神一黯。
  “我去你……”急刹车咽下了对人家母亲的招呼,糜稽老大不高兴,“我说你还想让我干嘛啊,我已经失去对你的利用价值了吧,放我在旁边溜达又不碍你事,你别再搭理我能咋地吧?”
  “你……在为上次的事生气?”
  这回糜稽是实在地白了个眼,这意思还不允许人生气了咋的。
  “呵。”
  这回糜稽不明白了,这高冷的一笑是啥意思啊?
  库洛洛牵起糜稽的手,糜稽抽了抽没抽回来,硬是被对方拉近了怀里。库洛洛虚虚地环住糜稽,搂着他将脑袋搭到他的肩膀上,用讨好小媳妇的语气对糜稽的耳朵轻声呼气,
  “我送你个礼物,别生气了好吗?”
  被人看似轻松实则严严实实地固定在怀里的糜稽还没来得急挣扎,就听到从走廊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会厅的大门被猛地推开,装在精美的壁纸上发出咚的一声。糜稽背对着来势汹汹的人,听到类似方才听过的某个侍应生的男孩惊慌的大叫:
  “索兰恩先生死了!”
  糜稽一惊,心想大哥怎么不按照计划反而提前动手了呢,又一时间推不开库洛洛,想回头去看看情况又不能,只能在那干着急。这时他感觉到库洛洛似乎抚了抚他的后脑勺,温软的触感落到太阳穴上,
  “这个礼物你还喜欢吗?”
 
 
第19章 第 19 章
  在听到库洛洛说完这句话,糜稽的第一反应是:完了,大哥得气死了。也许被抢了任务目标的人头会让伊尔迷有些不高兴,但糜稽从没想过其实那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可能更会惹恼原本宠辱不惊的伊尔迷。
  但他现在应该在意的是库洛洛与自己现在的处境。计算着自己估计推不开库洛洛,实际上也确实如此,糜稽便老老实实地窝在了他的怀里。因为少年与男人的身高还是有些差距的,糜稽图个逆境中的舒坦,把脑门靠在了强健的胸膛上,丝毫没有考虑过这样的行动会使他接下来的话语更没有威严感。
  糜稽憋屈地皱紧了眉头,出于对生理及心理的自我保护欲,他实在不想再与库洛洛鲁西鲁有什么瓜葛了,不过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主动权的糜稽终究妥协在了弱肉强食的绝对现实下,撇撇嘴巴,故作不在乎地哼,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一) 下一篇:《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