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猎人 强强 穿越时空 少年漫

 第一卷

第1章 第 1 章
  投影式电脑屏幕上晃过一帧一帧缤纷的图像,分明画中的人正张着嘴讲些什么继而大笑着,回荡在室内混沌的空气里的却是死一般的沉寂。想必是主人调了静音模式。睁得大大的猫一般的黑瞳紧盯着屏幕,思维却似乎并没有集中于此。一双纤长而骨节分明的手突然地从身侧弹了起来,就仿佛受到电击的刺激一般痉挛,猛地扎向身旁散落的零食包装中随机抓起一袋被气体充的紧涨的薯片,刺啦一声响,紧接着便是不曾停断过的咀嚼声。这声响大约持续了二十来分钟才停止,之前暴食的人儿突然站起,手一松,不知是第几包的薯片袋子片啪叽掉落在地上,继而被转身冲向洗手间的少年踩瘪。
  在大肆而激烈的呕吐后,糜稽揍敌客终于虚弱地从洗脸池中抬起了头,低低虚喘着抬眼看向镜子里苍白而消瘦的人影。乌青的黑眼圈仿佛嵌在了眼窝,原本就大的双眼这下子看起来更是恐怖。这种非典型的暴食症出现在糜稽身上已有个把年月了,具体时间说起来,也就是真正的糜稽死亡,而穿越过来的灵魂代替了他的存在的那一天开始。
  真正的糜稽揍敌客是在一次揍敌客家内部的电击训练中死亡的,当时年仅八岁。原本这种致死的情况是不应该出现的,可当时负责放电的训练员正是某黑手党雇来暗杀奇犽的,而好巧不巧应当坐在训练电椅的奇犽少年急着去参加个地下街头滑板比赛,便以半年分零食的价钱与糜稽做了交替的交易,于是倒霉的糜稽少年便为了一些零食,把命都赔上了。
  穿越到糜稽年少的冰凉尸体里的是一个叫易声声的男孩,出意外时年仅十八,正穿着一身漂亮的女式礼服参加他的成年礼。没错,女式礼服。易声声是个典型的女装癖,并且伴有颇为严重的暴食症。而这些易被人判定为心理问题的行为并没有给他带来抑郁的情绪,相反,易声声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十分清楚,并且能够理智的对待。对他来说,这些不过是与常人有些不同的”正常”的**罢了,而且他的性向也没有因为女装癖而发生改变,易声声是有喜欢的女孩子的。而导致他穿越的原因恐怕一时半会谁也说不清楚,易声声只是突然感觉一阵头晕,再一睁眼,就已经换了一身躯体,并换了一个存在的空间。
  最开始带给易声声——应该改称糜稽——最大的冲击是这个圆滚滚的肥胖身躯。这样对他而言丑陋的身子是不可能完美的穿上美丽的女性服饰的,在过于震惊的情况下,糜稽在一家人惊异的眼神下扫荡了一桌的晚餐,然后转头冲进洗手间,胖乎乎的两根手指探进喉里,用力按压舌根。
  为了减肥糜稽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疯狂的参加训练,阴错阳差地被认为刻苦用心,于是席巴一副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欣赏表情加大了他的训练量,紧追大哥伊尔迷。而过量的训练给糜稽带来的压力更是让他不停地进食与变本加厉的呕吐。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糜稽从”过于肥胖”变成了”过于消瘦”。
  里里外外连刷了三次牙后,糜稽才松了一口气般地脱下了溅上了秽物的T恤,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之后才任头发滴答着水赤条条地出了洗浴室。伊尔迷不知何时进了房间,此刻正站在糜稽吃剩的零食袋旁边,用和弟弟相似却更加空洞的黑□□瞳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上反复播放着的监控视频。
  “看来你已经收集好了关于下一个任务的情报。”
  面无表情的脸配上抑扬顿挫的声调,无论何时都会让糜稽感到微妙的想笑。
  “嗯,待会就出发。”
  伊尔迷终于把目光转移到了糜稽身上,打量了半晌他肌肉分布明显却明显消瘦的身子,疑惑地歪歪脑袋,
  “我真是好奇,你吃的量没怎么变,怎么体重却下得这么快呢?”
  糜稽眯眯眼狡黠地一笑,当然是因为吃了多少就吐掉了多少啦。
  没有接伊尔迷的话,糜稽随手抓起一件白色的吊带连衣裙套上,大概地吹吹已经及肩的黑发,期间还羡慕地偷偷瞄了几眼伊尔迷柔顺的长发,才背上装了便携式电脑的双肩背包准备出门。见伊尔迷跟着出来,才后知后觉地问,
  “大哥不会只是为了检查我有没有收集好情报才特地过来的吧?”
  以他这种嗜钱如命的个性,应该是十分崇奉时间就是金钱的概念的。想到这,糜稽停下了脚步,颇有些戒备地望向伊尔迷。
  难道父亲又以训练为由给我找了一堆麻烦事?
  似乎欣赏够了糜稽警戒如小猫的样子,赶在他炸毛之前伊尔迷才不慌不忙地开口。
  “不是。我的下一个任务目标和你的似乎有些关联,所以才打算和你一起去。”顺便检查一下你的训练结果。
  当然,后一句话伊尔迷并没有说出口。
  糜稽半信半疑地打量他半晌,才慢悠悠地转回身继续走向大门。
  站定在一家门市装修豪华的珠宝店面前,糜稽难得的紧涨似的深吐了一口气,对着玻璃窗映出的浅淡的影整理整理头发和衣服,才迈步准备走进店里。没走两步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紧急刹车,回头看了眼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三步远的大哥,发现他果然易容成了个有着很影响人审美的容貌的路人甲,不由得又轻轻叹了口气。不提伊尔迷是带把的这一点,他先前的容貌倒很是糜稽的菜的。告诉自己珠宝店里面还有那个姑娘在,能拯救他受伤的视觉享受,才重新整装待发,重拾期待的心走进店里。
  来JOAN珠宝总店总的计算下来已有三四回了,每一次进到店里都会不由得被店里奢华的装饰所震撼。JOAN老总似乎是个很喜欢金子的人,所以他旗下的所有店铺无一不是用镀金的家具来摆放装饰的满满当当的,作为总店的这里更是闪的没话说,放在那简直就似乎在呐喊”看啊我好有钱啊好有钱”。糜稽此次的任务也很简单明确,就是暗杀JOAN老总宙万。暗杀的理由也狗血的一点没有新意,宙万的私生子多恩忙着横夺遗产。
  糜稽对人家家里的狗血剧没用兴趣,对宙万一味金色的单调装修审美也没有兴趣。说起来要完成这个任务也不需要到JOAN总店来打探这么多次情报,糜稽如此不厌其烦的跑来这个金闪闪的地方,其原因都是因为,他对店里的导购小姐安其拉一见钟情了。所谓一见钟情,钟的不过都是脸。这安其拉长得是标致但说起来算不上出色,但还是让糜稽一见就不由得心脏砰砰跳的原因是她长得实在像糜稽还是易声声时的女友。
  看到安其拉在柜台后面整理着展示柜里的戒指时,糜稽不由得小脸一红,嘴唇一翘就迎了上去。而在糜稽身后打量完店面布置后转头瞅到他这副德行的伊尔迷眉头一挑,若有所思地沉默两秒,也跟了上去。
  看到这两天特别常见的身影安其拉似乎有些惊讶,不过转瞬间就被热情的微笑替代,亲切地先打起招呼,
  “小糜来啦。咦,这位是……?”
  红着小脸的糜稽刚兴奋地想跟安其拉打个招呼,就听到这不清不楚的半疑问句,也好奇地转头看去。伊尔迷不知何时走到靠糜稽很近的身后侧,从背后看来两人紧密到就像糜稽整被一个高大的男人环在怀里一样。而罪魁祸首还顶着面无表情的脸一言不发。
  糜稽瞅着大哥无语了一会,刚想开口解释,就听安其拉一副恍然大悟的打断了他的话,
  “瞧我!这没眼力见的,这位一定就是小糜的未婚夫了呀!怪不得你这两天常常来我的专区呢,原来是要挑钻戒的呀!”
  糜稽这才意识到安其拉原来是负责钻戒专区的,心里面一时万马奔腾,有些被安其拉背叛的不是滋味,又有些被误会和大哥是一对的尴尬。至于自己被当做是个女的,那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糜稽没理由的一点也不在乎这一点。
  “不是的,我们……”
  “你们老板在哪里。”
  糜稽的解释被无情地截断了。伊尔迷虽然容貌做了很大的改变,声音却没有进行伪装。安其拉听到这个与相貌格格不入的好听声音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顿时神情有些慌张,
  “不要意思先生!是我说错了什么吗?哎,我这个人总是这样说话不经大脑,如果有什么让您……”
  “听说宙万老板除了是贵店老板,还是盛名在外的珠宝设计师。我和……小糜的婚礼,想要向他私人定制,专属我们的戒指。”
  糜稽听得嘴角一抽一抽的。他可算是听出来了,大哥这是在不满他这件任务办的没效率呢。被半推半就地进入VIP专享室时,他没有看到伊尔迷睨向安其拉的冷漠的眼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月迷疏桐》 by 月佩环 (三) 下一篇:《撩妹反被撩》 by Ishmael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