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月迷疏桐》 by 月佩环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第九章 

  出了镇子,人烟渐渐稀少,再走半个时辰就到他目前的暂住的一个破庙。遥遥地从身后听得一个人道:「这不是寂桐师叔吗?」
  他回转过头,却见是两个星冠羽衣的道袍少年向他行来。这两人都是腰悬长剑,俊美潇洒,比他一身风尘,还扛着一支挂着白幡的竹棍不知风光上百倍。
  他也并不在意,点头道:「尘烟,尘寰,多时不见了。」
  这两人原是和他同在落霞峰炼丹,后因自行修到了炼气期五层,天赋极高,所以移到了中阶丹房,并不需要时常看守丹炉,一个月只需十天足可。如今看他们周遭灵气,想必已到了筑基期。
  「师叔不是得了白真人看中吗,怎么会在这里?」尘烟奇道。
  「不止是看中吧,白真人为了师叔,甚至拿出了秘笈送给本门。大家都说,白真人对师叔颇有情意,想把师叔带回去做道侣呢,怎么师叔还会这么落魄?」尘寰上下打量他,忽地夺过了他手上的白幡,「『济世救人』,怎么不写包治百病?哈哈哈哈!」
  他笑得恣肆,浑然没把寂桐这个师叔看在眼里。
  尘烟也佯惊道:「师叔沦落风尘,莫不是被真人当了鼎炉,骗了身子,又始乱终弃?那可怎生是好?」
  「师弟谬矣,师叔是我们门中出了名的废物,辛苦练了二十年,也就炼气三层,如今居然有炼气期六层了,陪着真人三年就抵得上师叔二十年的辛苦,可见真人*教有功。」
  寂桐看不出两人功力如何,但也能感觉到两人身上灵压,可知他们都高于自己,想来被师门看重后,他们连连突破。他资质不如,心性却是极好,也毫不动怒:「真人用不着贫道,所以打发贫道离开,这又有何奇怪?贫道还有要事,这便告辞了。」
  他说话的同时,便要上前拿过白幡。不料尘寰紧握住白幡不放,伸指一弹,竟是一道火光,向他袭来。
  他早有准备,手中扣着一道金刚符,顺势发出,遇到火焰时,金刚符瞬间化作一层透明气盾,将火焰隔开。
  寂桐冷冷道:「你竟敢对师叔无礼?是想以下犯上吗?」
  尘寰笑道:「师叔是心虚吧,否则为何不回门派?想来师叔一定是从真人那里拿了别的好处,不想被师父师祖们知道。如今我们见了师叔,岂能任由师叔离开?师叔,还是随我们回去领罪吧。」
  那尘烟犹疑了一下,看到尘寰捏了个剑诀,把自己的飞剑唤了出来,白光闪烁,仿佛游龙,向寂桐飞去。
  这哪里是带人回去领罪,分明就是要杀人。他心知尘寰是要下毒手,吞没寂桐身上的东西。若是他不帮忙,尘寰疑心他有别的心思,下一个死的就是自己了。
  寂桐面色一变,本门弟子在筑基后,会由师尊赐予飞剑,尘寰既有飞剑,可知已到了筑基期。当下他从怀中取出一张六丁六甲符,符火燃尽,随即幻化为一座五丈高的金甲神人,挡住了尘寰的飞剑。那飞剑上下飞舞,仿佛银丝缠绕,却是无法渗入金甲神人守护的一分。
  这张六丁六甲防御符耗费了他极大心神才能绘成,绘成后,他半个月心念都没有恢复,对他练功很是耽误,也便没有再绘制。原以为这张上品的密符已足够他逃脱大部分危险,谁知三年没遇到险境,一遇到就是两个筑基期的高手。
  眼看尘烟也拿了飞剑出来,寂桐不由得面色一变。他符咒再强,却也是有数的。
  当金甲神人的金光渐渐在飞剑光芒中变淡,银光向他飞来时,他接连发了金刚符,但飞剑的锋锐胜过火咒百倍,透明盾甲被飞剑一一击穿,发出尖锐的巨响。
  寂桐身上的符咒已然用尽,脚步一乱,跌在地上。剑光已到身前,不由闭上眼睛,心底闪过最后一个念头:「原来我是这么死的。」
  他等待的一刻迟迟没有到来,睁开眼看时,却见一个白衣仙人,徐徐走到他面前,白色的鞋袜一尘不染,偏偏发色漆黑如墨,人物俊美,不似凡尘中人。
  尘寰、尘烟二人躺在他身前不远处,人事不知。他却是顾不得这两人,看向白君羡。目光碰触到白君羡身上时,便难以移开。
  「你怎知……我在这里?」
  白君羡像是听不出他声音里的惊怒,淡然道:「昔日分别,我看你法力低微,又心高气傲,即便是带了我的竹笛在旁,也未必肯用,所以在你身上种了一道天狐符,在你遇险时我会有所感应。」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天狐符应该用在真人的道侣身上的吧!」
  「说你心高气傲,你还不否认。」白君羡「啧啧」连叹,「若不是天狐符,你此时已然死了,居然还不感激。」
  白君羡直接指出他「心高气傲」,倒是从未有过,他承认对白君羡是有偏见的。
  白君羡种符在他身上,必是因为他有些话触动了白君羡,白君羡能自然而然地面对他,想来是已淡化了对小道士寂桐那种特殊的好感。
  既然决定忘记前世的事,自己也不该再用玄真的眼光来看他。
  「真人相救之恩,贫道谢过。」他心平气和了许多,合手行了一礼,随即走到尘寰、尘烟二人面前,发现两人只是晕厥,并没有断气。
  白君羡解释道:「他们毕竟是他的徒子徒孙,本座下不了手。若你不能饶了他们,便自行动手吧。」
  没想到和那人稍有牵扯的人,白君羡都不忍下狠手。
  寂桐有些诧异,但白君羡对他的那种曾经的**也一扫而空,想必是离开得久了,浅一点的感情会变没有,深一点的感情……也会变浅吧。
  寂桐的念头只是稍稍一转,对白君羡道:「他们生出恶念,想要夺我的东西也便罢了,身外之物毕竟不值什么,但为此要害人性命,却是该死。不过,制住他们二人,却非贫道之功,真人既然愿意网开一面,贫道也不好追究,只担心日后有人若是落到他们手上,怕是会遭遇不幸。」
  「没想到,你心肠这么软。」
  他发现白君羡看着自己,露出饶有兴味之色,于是道:「若是真人愿意,请真人出手,把他们的灵根斩了吧。不能修道,他们能害的人也就少了些。」
  白君羡洒然一笑:「你年纪不大,想得周到。若你不解释,我还怀疑你嫉妒他们天分比你高,所以要让他们跌落尘埃。」
  寂桐垂下眼:「真人一向喜欢这么怀疑旁人?」
  白君羡哈哈一笑:「你是在笑我本体多疑吗?」手中一道寒芒飞出,随即一分为二,落在尘寰、尘烟两人身上。
  两人虽然在道法下昏迷不醒,但寒芒进入丹田,引起剧痛,仍然让他们呻*不止。
  「这里离尘世太近,我们到别处说话。」白君羡没待他回答,牵住他的手,凌空而去。
  这遁法是清修派失传了的功法,行时有白云自周身升起,人过时便留下一道云烟,若是施法的人法力高升,云烟中便会隐隐现金色龙形,所以名唤云龙遁术。
  寂桐回过身看时,却见龙形丝毫不慢,仿佛一道金色闪电一般,十分显眼。
  白君羡带着他缓慢降落在一个河边草地上,随后笑道:「这遁法怎么样,我可以教你。」
  「真人有心了,只怕贫道驽钝,学不会。」
  「怎么三年了,你还是这个臭脾气?」白君羡叹道。
  寂桐沉默不答。
  「我昔日给你的笛子,你竟然没用到它。没用过也好,那毕竟是他碰过的东西,我本不该赠予你的。」
  毕竟是和白君羡心念相关之物,用过了白君羡就会知道。
  寂桐低声道:「那笛子,贫道不慎掉进河里了,心中惭愧,所以刚才一直不敢对真人直言。」
  白君羡瞪着他,「你怎么这么蠢,连法器都能掉到河里?虽然我掩了它的宝光,但若是有人??特意在附近查探宝物,岂不是让人捡了便宜? 」
  白君羡看他无辜的表情,无力指责他,拖着他就去寻那支玉笛法器。
  这三年来,寂桐没回清修无心派,从烟浮宫离开后,他一路东行,行走三年,对于渡劫期的真人来说,也不过盏茶时分就到了。
  白君羡不需要寂桐凭借记忆找到玉笛的掉落位置,那玉笛本是他炼化过了的,上面留着他的一缕神念,如今到了近处,按着神念搜寻,那笛子便像是系上了一根无形的线一般,从河中飞了出来,落到了白君羡手中。
  时隔三年,笛子上长满青苔水草,但它本质是灵玉所制,即便幻化成竹笛模样,也不会腐朽。
  白君羡施了一个出尘诀,将笛子身上的污迹去除干净,再还原为原先玉笛流光溢彩的模样。他凝视良久,似乎仍觉得那笛子不干净,用雪白的袖子擦了又擦。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月迷疏桐》 by 月佩环 (一) 下一篇:《月迷疏桐》 by 月佩环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