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逃离生死岛 by 踏马客 (三)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相爱相杀 现代架空

   ☆、大笑

 
  
  我从不害怕与人有目光的交流,看着对方的眼睛,即便你猜不到他们在想什么,你也可以从眼神的各种微妙的变化中,去了解对方一些内心真实的感情。
  典狱长注视我的眼睛一如既往的迷人,可是却显得和往日里有些不一样。平时他的眼睛再漂亮,却因为毫无感情,或死气沉沉而大打折扣。而今天他的眼睛很明亮,虽然我依然看不出里面夹杂有任何喜怒哀乐的情绪,但是它们突然有了一种吸铁石般的引力,我被那'光芒'吸引着,感觉到看得有些欲罢不能。
  我终于'认输'不再看他的眼睛,低下头有些心烦意乱地继续吃着我的早餐。
  “你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典狱长还是不肯放过我,第二次提出了这个问题。显然他对我的好奇心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我在想,你那么敏感,我如何能在你的眼皮底下偷取你手心里的钥匙
  —我一心一意想的就是越狱,越狱,还是越狱....
  可这些我当然不会傻到对他说出来,所以我反守为攻。抬起头,紧紧地盯着典狱长,问了他一句我也很想知道,同样昨夜困惑着我的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在我来这个岛上以前,就认识了我?”
  典狱长的脸上闪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愕,然后这一次是他避过了我的视线,
  “为什么这么问?”他的声音压得很低,我几乎听不清。
  “我只是随便问问。”我也无法确定,也只是心里的一种模糊的猜测。
  “随便问问?”,典狱长抬起头,又恢复了平时冷漠而有傲气的神情。“你见过我吗?”
  我摇了摇头,像典狱长这样英俊高大的男人,如果在外面的世界我见过他,我是不会忘记的。
  “既然你没见过我。我们又怎么可能认识?”典狱长咬了一口面包,然后淡淡地说,“你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吗?”
  当然不是,但我的回答却是非常肯定的“是”,因为我不想他再问下去,问到我忍不住告诉他,我要越狱!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问题打算要问我吗?”
  典狱长又老话重提了,我摇了摇头。
  我继续安静地吃着早餐,突然典狱长朝我身后看了一眼,我不由转过头,什么也没有。皱了皱眉头,我有些疑惑地转过身,立刻看出来桌上有一些不同。那就是,我银色水果盘里少了一颗草莓。我望着典狱长,
  “你拿了我的草莓?”
  典狱长嘴里一边咀嚼着什么,一边点了点头。我此刻脸上的表情一定很滑稽,因为典狱长突然笑了,笑得很大声,笑声甚至把厨房的几个小'土豆'和'面团'都招引着从门边探出头来打量我们这里。
  “才一颗草莓你也能发现?”典狱长停住笑,盯着我问道。
  “我是一个贼,贼的观察力和敏感度,你是无法估量的。”,其实典狱长自己在这方面也可以和我相媲美。
  “闭上眼睛”,突然典狱长又带上了命令的口气。我心里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果然神经质的人,喜怒就是这么无常。
  我可以听到嘴里急急忙忙咀嚼的声音,有些纳闷典狱长在干什么,过了一会,典狱长开口了,
  “可以睁开眼了,现在告诉我,”典狱长指了指桌上的食物,“我吃了什么?”。
  “你要我说你吃过了什么?”我不可思议地望着典狱长,
  “对,你不是说你很有观察力,敏感度也强吗?那你现在回答我。”
  这么无聊的测试,亏的对方想的出来。我无可奈何地指出,
  “你吃了我这里的一片面包,用了我的一勺果酱,你的一块奶酪,外加,”我停了下来。
  "外加什么?"典狱长追问道。
  “没了。”
  “果然还不错,”典狱长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得意地靠进他背后的椅子里,望着我。“不过,你没发现我喝了你杯子里的鲜果汁一口。”
  我当然发现杯子里果汁少了一点,可一想到典狱长这个有洁癖的家伙绝不会用我的杯子,才没有说出来。可我不打算为这个去争辩,告诉对方我其实发现了。说实话,早知道如此,我刚才就该吐些唾沫在杯子里。
  “现在轮到你,看看我是否发现什么不同。”
  看着闭上眼睛的典狱长,我摇了摇头,他今天真的很无聊。
  除了没动他的果汁,(因为我没有喝别人口水的习惯),其他的东西我都照着他的做了一遍。然后在他的水果盘里拿了一颗葡萄,吃下去,再把自己水果盘里的一颗葡萄放过去。然后我开口说,
  “好了。”
  典狱长从椅子里趴回来,兴奋地看了看桌子,立刻一一指出我吃了什么。面包,奶酪这些毫无悬念的,立刻说了出来,然后他指着他的水果盘说,
  “你吃了我一颗葡萄,拿你盘子里的放到我这里。是不是?”
  “你偷看了?”我真的无法相信,这么细微的变化他也会发现。
  “放屁,我怎么会偷看?”典狱长嗤之以鼻,还爆了句粗口,以示对我表示怀疑的极大不满。
  也对,屁股那么灵敏的人,其他反应估计也不低。
  “所以你输了,”典狱长再次靠近椅子里,洋洋得意地望着我,“即使你自称是世上身手最好的贼,你的观察力和灵敏度也不过如此。
  “我又没和你打赌,”我的好胜心也被激发了起来,悻悻然道,”再说,我只对值钱的东西感兴趣,对一块面包,一块奶酪哪需要什么观察力和灵敏度?我是大盗,不是小偷。我只偷贵重的东西,难道你的档案里没有吗?”
  “所以你一直偷的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当然。”我毫不客气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还偷我们厨房的金银叉子?”
  原来是为了那笔'老账',我无可奈何地说,“我有时候也偷别的,只要值钱或用得上。”
  “那你还有什么东西不偷的吗?”
  “很多。”
  “比如?”
  “比如我就从不偷人。”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典狱长又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我只有哭笑不得地望着他,这句话有这么好笑吗?
  “你说,如果凭我的本事,我去偷是不是比你强?”典狱长再次停住笑声,目光紧紧地盯着我,
  “你是很有本事,可古老的东方有一句老话,'隔行如隔山'。我做不了你的位置,你也无法取代我。”
  说实话,典狱长这个苦差事,白送给我都不要。和关在一个监狱有什么区别?对喜欢云游四方的人来说,会活活闷死的。
  “如果你是贼,你想偷什么?”我突然有些好奇,
  “你终于有好奇的问题问我了。”典狱长眼睛闪亮亮地望着我,“我只想偷一样价值连城的东西,”
  我等着对方回答,他却突然停住了,居然卖起了关子。我只好继续问,
  “钻石?名车?....”
  “不,人!”
  “你要偷人?”我再次语结,“你,你打算偷什么样的人?”,我觉得这个问题太荒唐了,可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出来,
  典狱长推开桌上的盘子,向我靠近,
  “你这样的人!”
  我整个人向后一仰,和着椅子一起摔倒。耳边今天第三次听到典狱长疯狂而肆无忌惮的大笑。
  
 
  ☆、烦恼
 
  “Shit!”,我心里默默骂了一声,居然就这样被对方的样子和一句话吓到,还摔一跤,实在太可笑了。糟糕的是,虽然摔得不厉害,可背碰到地上的时候,还是让我不由自主地皱了一下眉头。我单手扶地,打算站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典狱长已经站到了我的身边,他的手虽然骨节不小,但依然显得很修长。望着伸向我的他的右手,我抬起头,典狱长已经停止了大笑,他微微弯着腰,看着我的眼睛里,居然有一丝应该算属于关切的东西。我抓起他的手,站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没有带铜手套的原因,他的手今天居然是温暖的。我说了声'谢谢',松开了他的手,可他的手却依然握住我的没有放开。
  “你没事吧?”他的语调居然也变得非常的温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逃离生死岛 by 踏马客 (二) 下一篇:《月迷疏桐》 by 月佩环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