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拨乱反正》 by 你爸爸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30上

 
薛美琪不知道在哪个小岛呆了三天,回来的时候身上深了一个度,当时周殊锦正跟着我从外面刚回来,我接了个小的酒店改造项目,才丢给工作室的小伙子让他们去做方案,薛美琪身着清凉开开心心走了进来:“唐哥,有活干呢?”
 
我才跟小伙子说两句方案的事情听见她声音回头看了眼:“你怎么还没走?”
 
她走到我身边试图抱我胳膊,周殊锦从后面伸出手推了她胳膊一下,薛美琪愣了愣,十分矫揉造作地哼出了一声,然后直接把我拉了过去,莫名其妙地双手勾住我的脖子盯着我眨眼。
 
我说:“有病?”
 
她哼了一声:“傻子了不起啊!”她声音大了起来,“我还要跟我哥两个人出去吃烛光晚餐,看电影,晚上回不回家还另说呢。”
 
我纳了闷了:“你也是个傻子吗?”
 
薛美琪凑我身边盯着我身后位置看:“他看我的眼神可不太像个傻子。”
 
我顿了顿:“是吗?”
 
薛美琪懒懒散散地把视线收回来看我:“哪里找来的小帅哥啊?看我的样子感觉能把我给吃了。”
 
我还没说话,周殊锦走过来他埋着头伸手用力地拽下了薛美琪挂在我后颈的右手,然后是左手,全部被他给拽下来后,他直勾勾地盯着薛美琪说:“他是我哥。”
 
我盯着周殊锦后脑勺看了会儿,薛美琪揉着自己被粗暴对待的胳膊跟戏瘾犯了似的突然嘤嘤哭了起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呜呜,人家只是个女孩子啊。”她装模作样边哭边看我,还他妈能带着哭腔地喊我,“哥!”
 
周殊锦一直后脑勺对我盯着薛美琪的方向甚至动也不动一下,我说:“周殊锦去我办公室把我烟拿一下。”
 
后脑勺对着我的人立刻吼出了声:“不去!”
 
薛美琪在那边哭了几分钟戏瘾过够了伸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从自己包里拿了包纸抽一张出来在自己眼角擦了擦,甚至还擤了次鼻涕:“算了,你们都好无趣。”
 
我喊了声周殊锦的名字,他先是动也不动一下,我觉得有些不耐烦压了声音再次喊了声,他踩着重重的步子直接从工作室大门走了出去。
 
薛美琪把纸巾丢进垃圾桶里目送周殊锦里离开后缓慢地朝我走近:“怎么回事?现在过渡到了青春叛逆期?”
 
我从抽屉里翻出之前薛美琪留在我这里的一份合同,我看了下薛美琪大概确实觉得我是帮了她,里面甚至直接她以后所有个人收入我都能拿到一定比例的抽成,几乎完全是在我给我送钱,我不可能不签这个合同的,我把我签好名字的合同递给她,随嘴问了声:“你之前自己写那部电影怎么样了?”
 
薛美琪翻开看了看把东西放在一边,笑眯眯的:“我过几天可能要去参加一个颁奖典礼。”
 
我哦了声,薛美琪继续道:“到时候找人通稿一发扒我的家庭背景,扒这部电影的编剧是我本人,然后写一些什么电影完全就是我个人的经历,卖一下惨,然后立马让网上开始给我疯狂建立一些什么新时代女性的角色,什么即使出生尘埃她仍旧渴望光明之类的。”她看我,“这样怎么样?”
 
我有些嫌弃:“你应该找专业的替你想主意。”
 
薛美琪哈哈笑:“我不需要人喜欢我,能够认识我就是我的成功了。”
 
“是吗,那祝你成功。”我肯定我是真心祝福薛美琪。
 
薛美琪继续哈哈笑,笑完凑我身边:“刚刚生气跑出去的人你不去找啊?”
 
我可笑:“他自己长了腿自己不会走回来?”
 
薛美琪嘟了嘟嘴,可怜巴巴:“好险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唐哥,不然的话我太可怜了。”
 
我冷笑了声,薛美琪迅速从沙发上站起来,她拿起放在一边的合同跟自己的包朝我挥挥手:“我要走了哦,下次再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她顿了顿还给自己摆了个造型,“那个时候我会很忙。”她笑着说,“会是个大明星。”
 
我懒得搭理她,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去看我工作室几个小伙子对于酒店改造有什么问题。
 
隔了十多分钟周殊锦走了回来,他站在进门的地方盯着我看,直看到跟我讨论方案的人声音降下来到完全消失,我看了周殊锦一眼朝他招了招手:“过来。”
 
他一路哼哼唧唧地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顿下脚步,我几乎条件反射地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自己看电视去别吵我,乖。”
 
收回手后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隔了有一会儿我才发现这个人默不作声地坐在了电视机前面,电视机里正放着一部老式电影,五彩斑斓的颜色,周殊锦一会儿看电影一会儿转头看我。
 
作者有话说:
已经不用脑子码字了,用精神力
 
 
 
 
30下
我一直没联系上宋益,在薛美琪回去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我打电话让他帮我去找个人,薛美琪说会让人帮我找,但是只能尽力不一定能找到,毕竟这个世界这么大,一个人要真的有心消失的话很难再找到他。
 
我因为这段时间要长期出门工作所以不许周殊锦跟着我,他每天自己一个人在家自己喂养自己我看着也挺滋润的,我因为一直没有得到薛美琪关于宋益的消息想着把自己手头上的几件事情做完看能不能回去一趟。
 
忙了半个多月的时间还剩点收尾的工作提前回了趟家,进家门的时候见到周殊锦拎着两个垃圾袋从里面走出来,在看见我愣了愣:“怎么今天这么早回来了?”
 
我看了他两眼:“倒垃圾?有人会来收。”
 
他半晌“嗯”出声,捏着垃圾带的手指松松紧紧的看着还挺有趣,过了会儿他说:“我要运动一下啊。”
 
“嗯。”我侧了侧身让他走,我看见他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吐出了口气,我转回身问他,“恢复到什么程度了?”
 
周殊锦把垃圾袋微微往上提了提,随后他转身看我,一双眼睛黑黢黢地盯着我:“什么?”他问。
 
我说:“我问你现在恢复到什么程度了?”他现在明显差不多正常的样子,我又不是个没长眼睛的傻子。
 
他缓慢的眨了下眼睛,我没心情跟他玩什么你猜我猜的游戏:“下个月我回趟国。”说完往屋子里面走。
 
他把垃圾袋直接放到了走廊上,拍着双手跟在我身后,我开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他丢在走廊上的两袋垃圾,周殊锦在我身后沉默地说:“有人来收。”
 
我没忍住嗤笑了声,推了门他不远不近离着半米远的距离跟着我,我到我酒柜里给自己倒了杯酒,回身看他的时候还觉得好笑:“你不会觉得上次我让张晟来找你真的是为了问他些什么他可能根本不知道的问题吧?”我还特意抽出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让他们两个独处。
 
我笃定周殊锦不会一直傻,他应该会有药,既然是张晟把他送到我这里来的那这个事情当然是张晟来解决,但是我到现在也没想明白周殊锦为什么让自己变成个傻子。
 
我喝了口酒问他:“什么时候全部恢复的?”
 
他站在离我半米远地方位置看着我不说话。
 
我问他:“什么时候走?”
 
他盯着我,好一会儿他缓慢地开口:“没多久。”
 
我点了点头,他似嘲非嘲地笑出声:“怎么,唐项,你就喜欢傻子呆在你身边,正常人不能呆在你身边?”
 
脑子正常起来跟不正常的周殊锦的思维模式总会让人十分费解:“恨我恨得要死还要呆在我身边,你脑子还没好?”
 
他瞪着我,瞪到眼睛都红了一圈:“你不能正常跟我说话,你只能正常跟傻子说话是吗?”
 
“你在跟我吵架?”我看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拨乱反正》 by 你爸爸 (二) 下一篇:逃离生死岛 by 踏马客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