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拨乱反正》 by 你爸爸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01

唐冬冬消失了,我觉得他应该是死了。
虽然半个月前他还跟我在床上做`爱,因为我企图在他乳`头上装上一点装饰物而差点把我踹成阳痿。
当然差点的意思就是他没有成功而我成功了,而且因为太过于兴奋我内射了很多次,在他最后试着爬着离开的时候跩着他的脚踝完成了最后一次高`潮。
他哭了很多次,骂我都骂都没声了。
然后他就消失了,但我觉得他应该是死了。
 
唐冬冬应该不叫唐冬冬,叫什么名字他自己也不知道,五六年前的冬天我在美院大门口想捡几个长得好看的人带回家养着的时候,唐冬冬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直接撞上了我安安静静停路边的车,本来动静也没多大一个大男人摔个跤站起来拍拍灰也就没事了,也不知道他是点背还是嗑药嗑猛了撞上我车头后倒下去正好脑袋撞上了美院门口摆得齐齐整整的花坛,血流成河的他登时就晕死了过去。
本来这事怎么也摊不到我头上,良心过得去一点把他拉到医院就完事了,不过我这人就只几个特别的爱好,一个是喜欢钱,二个就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如果那个人在床上又很好用那就更好不过了。
要么说色易熏心呢,唐冬冬给花坛砸得血流成河了我都能见他长得不错,当时想着我本来就是这边捡人来了,权当这兔子撞上树撞我跟前了。
我鞍前马后地给这只兔子安排治疗,这逼玩意儿睡了三四天醒来第一句话问的是:“你是谁?”
我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你的救命恩人”,这个人脸色一变就问出一句“我是谁”。
脑子坏了失忆了这种事情倒没什么,那我养在家里倒更省事了,反正我对他的脑子没什么兴趣,我只对他的脸跟他的身体有那么一点兴趣而已。
所以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唐冬冬,反正他是在冬天“咚咚”两声撞到我面前的,而且这个名字我叫得挺顺口。
让我比较糟心的事情是我把唐冬冬带回家后我发现这孙子从前嗑药,瘾犯起来能把我挠死,嗑药就算了,主要我不知道他从前乱不乱交,我之所有去美院捡人带回家主要一点就是想着学生要干净一些,虽然我自己实在不怎么样,但是没办法,审美上就是喜欢那种看起来干干净净学生样的人。
捡回唐冬冬后我在家观察了有长达半个月的时间,那半个月时间我每天都会任劳任怨地把唐冬冬给拖到浴室里把他从里到外全部认认真真地清洗一遍。
唐冬冬虽然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但是他还留着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少爷习惯,喜欢在浴缸对我破口大骂,脚踹得水花嘣我一身,有的时候生气了我会掐着他的腰打他屁股。
是真的打,几巴掌下去我自己手都发麻的那种,然后我发现我很喜欢唐冬冬的身体,他扭动着身子极力躲避我的时候总会把我蹭得起火。哦,我还喜欢唐冬冬哭,他每次在我面前哭的时候我总觉得内心十分舒坦。
所以唐冬冬到后来总是叫我**,他哭着叫我**的时候我会更加兴奋。
我从前没有这些爱好,至少在床上勉强能做得到一个文质彬彬,这在某种程度上应该能算作是唐冬冬的错。
 
我养了唐冬冬五六年的时间,最主要的一点原因就是唐冬冬的身体,起先一段时间还是因为他的脸,因为好看,一鼻子一眼都是我喜欢的样子,到后面看习惯了也觉得就那样而已。
后面上的久了唐冬冬那股子骚劲怎么也掩盖不住,面上看不出来,生起气来还真的一副像模像样的大少爷的模样,要脱他衣服的时候他还十分抗拒,非逼着别人压着他给他屁股来几下才能安静下来,衣服脱下来,手摸到他后腰他就能撅起屁股开始求欢,手指走他臀缝过一圈他就能哼得跟吃了春药一样,插进去后整个人在床上化成了一滩水,偶尔还会像搁浅了的鱼一样在岸上弹跳一下。
这导致我跟唐冬冬上床从原来的身体上的舒服到最后直接变成纯粹的精神上的爽,所以一养养了他五六年,即使他是个连身份信息没有的“黑户”。
其实最开始一年的时候唐冬冬还没有在床上骚得跟个发情的母狗似地,十分贞洁烈女地捍卫自己的后门,就是他毒瘾犯起来发狂,我按着他的后颈插他他会一边哭一边叫,带着要把我夹断的力道,那段时间还蛮爽的,我有的时候会怀念。
 
现在唐冬冬消失了半个月的时间,我很有理由怀疑他死了,他五六年时间除了缩在我家被我养着他几乎什么事情都不会做,他连身份证都没有,买张离开这座城市的高铁票都买不到。
他跟我在一起的这些年不是没有因为被我`操得狠了生气离家出走的时候,最长的一次也不过是三天的时间,怎么出去的怎么蹲在我家门口跟狗似地红着眼睛等我回来。
即使他知道他回来后可能会面对好几天下不来床的情况,他还是会回来,因为他除了我这里哪里都不能去。
这次他消失了半个月的时间,我很有理由怀疑他可能走在路上被车撞了,而又因为没有身份信息联系不到亲人导致治疗没来得及。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好好停在路边的车被他撞了后都会因为看他的脸或是身子而把他捡回家的。
我其实还是有一点想念他的,毕竟他用起来十分顺手。
甚至在夜晚的偶尔想起他的时候会考虑打印出他的照片贴上街西小巷来作寻人启事,最后翻找了半天,我手机只有唐冬冬的发情时候的裸照,而且很大一部分都是我射在他脸上然后给他照得照片,唯一一张没有照全身脸上又没有精`液的照片还是五年前他第一次被我插射后一脸色`情地模样被我拍照留的念。
因为太过色`情所以我放弃了在街头巷尾的电线杆上贴寻人启事的想法。
 
在唐冬冬消失了一个月后我开始把车停在艺校门口。
我还是喜欢长得好看的人。
 
02
我不知道现在学生的审美是不是产生了什么颠覆性的变化,我在艺校门口车都停三天了竟然没发现一个身上还带着点学生气的学生,甚至已经有人已经胆大到直接走到我车前敲我窗户说见我车在门口停了许多天是不是在等人。
那是一个女孩子,长得其实不是很符合我的审美,但是也算好看,我开了车门让她进来并告诉她我在他学校门口等了一个朋友三天没想到那么心狠竟然真的不来见自己。
这只是一个好让彼此都能够有台阶下的谎言而已,根本不需要在乎真实度跟可信度。
女生果然没怎么在乎可信度“这样啊”了一声,随后咯咯笑着回道:“那您那朋友别要算了。”说完折过身子,“您看让我做您朋友这么样?”
现在的小姑娘可真够大胆了,照往常来这一款向来不是我的口味,大概因为五六年跟唐冬冬呆的,现在看到哪朵花都能感觉到一个色彩缤纷。
所以我十分真诚地邀请了这个胆大的小姑娘跟我共进晚餐。
胆大的小姑娘矜持了一会儿,她说她晚上要上晚课,让我把时间约在周五晚上,我也不是个那么猴急的人,欣然应下后跟她交换了一个联系方式。
她在我的手机上敲下她的名字——薛美琪。把手机还我之后她眨着眼睛笑眯眯地告诉我说她表演系大三的学生,她的梦想是当演员。
我表示了对她梦想的认可,并且十分真诚地祝福她成为一个红遍大江南北的演员。
她能红遍大江南北当然最好不过了,毕竟我能找上床的最有名的也不过是个十八线的女演员而已。
男人嘛,总会有那么一点毫无作用的虚荣心。
 
周五的时候我特意订了滨江大楼顶楼的餐厅,那间餐厅能够看见全市的夜景,约会嘛,总归是场地看起来越浪漫越要来的好一些。
我还特意收拾了一下自己去薛美琪学校门口接的人,她上车后拉了镜子就开始给自己补装,一边补着口红一边侧眼睛看我笑道:“可不能给唐先生丢人。”
我把车启动,随后告诉她:“你怎么样都给我长脸。”
她又哈哈笑了两声,她脾气性子都不错,长得也可以,所以处着算轻松,我还挺满意。
把车开到滨江大楼底下我把车钥匙给门童让他帮忙停车,带着薛美琪下车的时候隐约见前面被迎着进去的人背影有些眼熟,等薛美琪勾上我胳膊问我怎么了我还想唐冬冬那个人应该没这么大排场。
等我跟薛美琪在餐厅就坐,我特意找人订了个靠窗的位置,窗边景色不错,薛美琪看起来也十分满意,用餐用到一半的时候我见餐厅经理陪着的几人,才想着自己进门时觉着眼熟那背影确实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人穿上衣服脱下衣服的样子我里里外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现在这逼被人群簇拥着孔雀一般地走在人群中央的样子倒还真的没怎么见过,一时间有些稀罕,多看了两眼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我是德拉科马尔福 by 久回 (三) 下一篇:《拨乱反正》 by 你爸爸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