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龙阳异闻录 by LordX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种田文 甜文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第一卷 妖

 
第1章 狗妖
  话说那金陵古城,向来是文人墨客想望风褱之地,此地商业发达,真个是车水马龙,人头攒动。
  “人道金陵乃妙地,却不知这城东紫金山里,却有妖怪作祟……”
  城外紫金山脚下,一处茶肆内,穷酸秀才与往来商客胡吹乱嗙,那茶肆主人憨厚老实,摇了摇头,只道书生又来骗人了。
  主人家的婆娘却不是好相与的,直扔了手里破布帕子朝那穷书生啐道,“滚滚滚,见天儿的说妖怪,我瞧着你就是那最大的妖怪,紫金山山怪大王,人称谎话精大王。”
  听了这话,贩夫走卒统统笑作一团,直让那书生羞红了一张俊脸,指着婆娘羞愤道,“你你你,无知妇孺!”
  那婆娘也不与他争辩,大骂道,“我在这紫金山脚下卖了二十余年的茶,除了你这谎话精,哪里还有的什么妖怪,你吃不起茶,就回你茅草屋子里蹲着去,别在这儿胡乱晃悠,没的扰了我做生意。”
  书生涨红了脸,却又没那女人泼辣,只能在旁人嬉笑声中嘟嘟囔囔地往回走。
  不消一会儿,却见那山路蜿蜒之地坐了位老人家,正伏在地上哎呦连天,书生几步走上前去才见那人已是耄耋之年,却万佛□□裹身,头上光洁无丝,只留着戒疤看着有些吓人。
  书生连忙扶了那老和尚,“大师可有不适?”
  老和尚长得慈眉善目,不似旁的老人那般沟壑纵横,面容可怖,倒显得白白胖胖,十分喜人。
  书生定睛一瞧,忽而拍了自个儿大腿喜道,“你不是那李村里的跛脚老头么,我可记得你最是爱偷看河边婆娘们洗澡的,怎的做那戒嗔戒色的大和尚?”
  说罢,不等旁人反应,自己先嘎嘎地笑了出来。
  那李村老头这才瞧出了原来是住在山脚下,破庙里的穷书生。
  穷书生大名李青松,家中家徒四壁,后来为了求得盘缠上京考状元,将自己老汉死前留下的祖屋买了换了银钱,哪里想到那银子还未揣暖乎,他便遇上一位自称从蓬莱仙山而来的道长。
  道长说他在紫金山内偶遇狗妖,与其缠斗了八天八夜不止,打的那叫一个昏天暗地,山河无光,奈何狗妖道高魔重,竟打得他法力尽失,现下没了那腾云驾雾的法术,求书生布施些银钱让他回蓬莱找他师兄,菩提老祖来收了这狗妖。
  书生本就读死书,只晓得读书,却是一点不谙世事,被那道长唬的一愣一愣,愣是将身上刚换得的银钱尽数给了那老道。
  自打那次过后,书生逢人便说紫金山里有妖怪……
  村里人都说他平日里虽清高自傲,老是作出一副不屑与村野粗人为伍的模样,却也可怜他无父无母,便将山脚下一处破庙收拾了出来,让他做了那守庙的香灯师父,每月村中众人凑些银钱,当作工钱发与他。
  书生自打从李村搬进破庙,便自称隐世居士,见着同一村子的乡亲,也都颇为不屑地唤作李村人。
  那老和尚,便是李村中一地痞流氓。
  五六十来岁还未得娶亲,整日偷鸡摸狗,按那茶肆婆娘的话说,便是狗都嫌弃。
  他自知没了活路,心下一狠,剃了头出家做和尚去也。
  不料做得和尚也得遵循清规戒律,每日念经诵佛,让他苦不堪言,此番偷偷借着外出化缘的机会,只想着快些离了这鬼地方。
  哪里想到刚下山就一个趔趄,歪倒在地,竟是怎么样都爬不起来了。
  好容易遇见这缺心眼儿的书生,连忙唤道,“书生快来帮我,痛极!”
  书生扶了他起来,将人带到自己的破庙,那百八十斤的,出了他一身细汗。
  好容易将他放倒在床上,书生嫌恶得掸了掸身上破了个大洞的烂旧襕衫,口中嘟嘟囔囔道,“没的让你这村野粗夫玷污了我这襕衫。”
  书生向来刀子嘴豆腐心,老和尚腆着一张老脸笑嘻嘻的,书生看的烦闷,皱了眉道,“我去前头清扫了佛像,做了功课,你便在这儿歇着罢。”
  说罢,便转身走了。
  那老和尚没得看了书生背影,那身段倒颇有些风流妖娆之意,腰肢纤细,双臀挺翘,再想那书生白皙柔嫩的皮肉,和那俊俊俏俏的模样,不由有些心痒痒。
  他本就【yin】虫一个,又在山里做了那么久的老和尚,早心痒难耐,听说那城中贵人,以豢养小倌儿为乐,小倌儿后处紧致销魂,他早想尝上一尝。
  老和尚抻了抻腿,颤巍巍地下了地,拖着一条残腿往前面正殿走去。
  只见那书生拿着一本残破旧书,倚在那朽木窗边对月吟诵,吟到感情深处,竟留下两行清泪来,衬得他那白皙脸颊愈发干净撩人,只想让人将他狠狠压在身下,让他哭红了那双清亮的眸子。
  老和尚色心大起,猛地朝书生扑来,一把抱住书生纤细腰肢。
  书生本在体会书中感悟,正是感概之际,却不想被人狠狠绔住腰肢,吓得尖声叫唤起来。
  老和尚一双鸡皮老手抚上书生挺翘双丘,口里不住喘息道,“书生便从了我罢,我定让你销魂爽利。”
  听见这话,书生几欲作呕,慌乱间不小心踢到一段从窗上卸下的木头,他便用尽全身气力推开老和尚,拿起木头狠狠往和尚脑袋上一敲。
  只见那和尚应声倒地,陡大的伤口冒出血来,不消一会儿便流了满地。
  书生双手拿着木头,脸色恰白,全身皆颤,汗水随着发丝打湿了领口。
  窗外吹来一阵大风,蜡烛晃荡两下,又挺直不动,只噼里啪啦作响,书生怪叫一声,终于丢下木头转身跑了出去。
  出了破庙。不消一会儿便进了紫金后山,那后山常年无人,便是来往山上上香的香客也从不来这处。
  书生胡乱奔走,竟误打误撞进了后山,等停下喘气之时,这才发现,自己找不到出去的路。
  夜间风声阵阵,吹得树林飒飒作响,到处杂草丛生,鬼影重重,自己又许是错手杀了人,书生再是忍不住,又惊又惧,终于抱头蹲在一颗老树下闭着双目低声啜泣起来。
  正当他只觉人生无望之际,忽的从旁边伸出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他肩膀上。
  “啊!”书生吓得往前一扑,连跪带爬得起来,却被那只手拉着脚腕,任凭他蹬踹不止也不放手,只把那书生吓得肝胆俱裂,闭着眼睛大喊大叫,“求爷爷放过我罢!求爷爷放过我罢!”
  “为何叫我爷爷?”
  书生早已被吓破了胆子,依旧不敢看得,只捂住脸连声哭叫道,“只要你向我索命,你便是我爷爷。”
  那人却噗嗤笑了出来,“我要你的命作甚?”
  听见这话,书生这才回过神来,戛然停了哭喊,悄悄将手撇开一条缝,就在那缝里往外瞅。
  只见说话之人生的身形高大,虎背熊腰,面容英俊,身着一件虎皮短打,腰间系着两根大骨头,看打扮倒像那砍柴人,书生这才觉出握住脚腕的手,掌心火热,断不是那没魂没魄之物,书上说了,那鬼尸之物,面淡金色,四足冰冷。
  断断不是这人这般阳气旺盛,皮肉温实之感。
  书生这才放下了蹦蹦做响的心,连忙抱住那樵夫结实的腰身,口中不住地哀求道,“求哥哥救我。我不知怎的,竟跑进了这后山,找不到出路,还请哥哥救我。”
  那樵夫想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便跟我来罢。”
  书生放下心中大石,一颗惊惧的心终于尘埃落定,却双脚发软,一个不小心便跌坐了下去。
  樵夫伸手扶他站好,借着月光这才看来书生相貌,虽脏污模糊,却是掩盖不住的绝色皮肉。
  书生连忙道了谢,只暗道总算遇见好人,上天待他不薄。
  却怎的也不肯放了那樵夫大手,只紧紧握在手中,那樵夫也不甚在意,点了火折子照亮前方道路,牵着书生慢慢走着。
  不知怎的,书生只觉在那樵夫身边温暖可靠,竟是一点儿也不怕这黑夜后山阴森恐怖了。
  待心中安定,书生瞧着樵夫背影,不禁疑惑道,“不知大哥住在何处,我竟是从未见过你的。”
  那樵夫声音浑厚,“嘿”了一声,道,“我就住在这后山,家中没得人了,平日里靠打猎砍柴为生,你不知道我也是正常,不过我可知道你。”
  “噢?”书生有些好奇,莫不是自己饱读诗书,才高八斗之名早已传遍了十里八乡,连这活在深山老林之中的樵夫也听说了自己的惊世之才?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停云出岫 by 苌楚七 (五) 下一篇:龙阳异闻录 by LordX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