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兽人之喂!老子是男人,纯的!by 双重人格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穿越时空 异世大陆 天之骄子 强强

 ☆、天上掉下了个肖妹妹

 
  你相信四维空间的存在么?
  ——————————————————————————
  Long  long  ago,有个叫肖子洋的男孩出世了,然后他娘很不负责的将他扔给他爹,逍遥去了。再然后啊,经过他爹肖穆天“精英式”的教育后啊,我们的主角肖子洋终于成长成一个既祸害女人,也祸害男人的十六岁少年。说白了,就是男女通吃,生冷不忌。
  有一天呢,我们的少爷啊,带着一干狐朋狗友去丛林探险了......
  “喂,洋子,你家小于呢,怎么没带来啊?”徐志笑嘻嘻的将手搭在肖子洋的肩上,一副铁哥们的样子。
  “我们探险带他来干嘛?麻烦!”
  “万一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久了,你的生理需求......”徐志万分**的瞄了瞄他的下身,一脸‘你懂得’。
  “不劳你操心。”
  徐志了然的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做出壮士断腕的表情,“唉,如果实在不行我就牺牲一下我自己吧。”
  肖子洋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左转转右看看的,那挑剔的样子都快打击到他的自尊心了,就在徐志打算伸手摸摸自己的脸的时候,肖子洋突然收紧了捏住他下巴的手,狞笑道:“你准备牺牲你自己什么?翘起屁股让老子上?如果是的话,那还是算了,对着你这脸,老子硬不起来。”
  什么叫硬不起来?真是伤自尊啊,他觉得他长得还算对得起人民吧。
  “你硬不起来没关系,我硬得起来就行了。”
  话刚出口,肖子洋一脚踹过去了,他瞪着徐志,“丫的,滚!小心老子切掉他。”说着,他拔出绑在左腿上的匕首,做出了一个切的动作。锋利的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弧,阳光折射在上面,让人心惊。
  徐志伸手捂住下身,做出惊恐的样子,可怜兮兮的说:“哎哟,洋子,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我家就我一独子啊,没了它,我家是要绝后的啊。再说了,和洋子你做的时候,它可是必不可少的啊。”
  肖子洋不屑的看着徐志的下本身,“放屁,老子是seme!你那玩意要不要都无所谓,没了也倒好,省的碍眼。”
  什么叫要不要都无所谓!被肖子洋打击到的徐志此时此刻委屈的惊天动地,恨不得马上就把裤子扒下来,好证明给他看看什么叫无所谓!
  “喂,你们先走,我就在后面。我有点东西要弄,等等就追上你们。”肖子洋用脚踢了踢旁边的苍天古木,这个丛林还未被开发,照理来说,这里应该会有很多动物才对,可是这个丛林很安静,安静到让他有些不安。
  “那好吧,自己小心点吧。”
  等到他们走远了点,肖子洋肖子洋找了个位置,解开皮带,想给这棵古木做记号。
  “这是什么啊,我操——”
  和同伴走在前方不远处的徐志反过头,看着后面空无一人的地方,疑惑的挠挠头,“咦,奇怪,我好像听到洋子的声音了。”
  “错觉吧。”旁边的人也反过头,随口回了一句。
  “我好像真的听到他骂脏话了。”
  古树边,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正在慢慢密合,被草丛所掩盖。一阵凉风拂过,平静的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肖子洋突然出现在半空中,并且正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掉着。
  “操啊——”肖子洋吓得大叫一声,风一下灌进了他的嘴里。他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敢睁开往下看。他敢感觉到自己好像穿过了一层层云,风刮得他的皮肤生疼,被解开了一半的皮带也不时地抽打着他的肚子,失重感让他害怕极了,他不想就这样死去。
  老子只是想撒泡尿,落到这种地步老子容易吗?
  这种死法也太丢人了,不知道老爸会不伤心啊。
  这是一场没有系安全带也没办法系安全带的蹦极。
  他仍然再往下掉…..尼玛,掉了那么久你还有完没完啊,这到底是有多高啊!!!
  就在肖子洋觉得自己会死去的时候,他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这么大的冲击力,不知道那人的手有没有断?
  肖子洋完全没感觉到有人接住了他,他任然僵着身体,动也不敢动。
  “天上掉下来个雌兽?”知道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他的上方传来,肖子洋才小心翼翼的将眼皮撑开那么一咪咪,顿时间,刺目的阳光全部涌进来。
  他没死么?
  于是,他所有的直觉开始恢复,天边划过的鸟叫声,溪水见到皮肤上冰凉的温度,以及身后的温暖。
  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还被人抱着,他赶紧从人家的怀里跳了下来,谁知道刚刚的经历让他软了脚,所以他很不幸的崴到了脚,还差点摔倒,幸亏有人扶住了他。
  阿尔看着眼前这个雌兽觉得不可思议极了,比如她娇小的不可思议,脆弱的不可思议,感觉好像他一碰就会坏一样。但是就是这样一只雌兽,长得确实如此美丽,身上的味道也是如此令兽疯狂。
  阿尔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坐下,完全是把他当成什么宝贝一样。可是肖子洋却并不想坐下,他感到很渴,他摇了摇头拒绝坐下,指了指小溪,又指了指自己的嗓子。
  可是阿尔看着他在发呆,对他的动作完全没反应,肖子洋只好自食其力,一瘸一拐的走到小溪边
  “操,这是什么鬼地方啊?”肖子洋皱着眉头打量着周边的环境,小声的嘟囔着。
  **地点是溪边,溪水哗啦啦流过,撞击到稍大一些的石头上时,还会溅起一些水花。现在是夏天,稍微有些暑气,水花打在□在外的皮肤上是一阵沁心的凉。
  肖子洋将背包放下,在溪边坐了下来,用水洗了脸,再喝了口。身下的青草十分柔软,不似现在种植的草那样刺人。但无论环境多美,都不能减弱他心里的恐惧。
  “小心!”刚回过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人扑倒在地,顺带还滚了几个圈。
  肖子洋抬起头,正好看到一道黑色的影子潜入了水中。饶是他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向旁边的人道谢。
  “谢谢你救了我。不过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刚刚那是什么?鱼?”对待救命恩人,肖子洋总是格外的礼貌的。
  阿尔站了起来,十足让肖子洋吃了一惊。刚刚事发突然没注意,现在看来,这人生得好高,最少也有两米,身材极好,光是腹肌也有六块,皮肤是漂亮的古铜色,总之特man,让身为男人的他好生嫉妒了一把。别误会啊,真的只是嫉妒。虽然自己男女通杀,但他可是攻啊,明眼人一瞧就知道自己压不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没准这男人一个怒火攻心,就把他给办了呢。所以啊,为了不让自己的小菊花遭罪,还是别有那个念头的好。【别说他这么肯定这个男人是个弯的,凭他的魅力,直的也得给他办弯咯】一旦没了安全问题,肖子洋的脑子又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视线再往下,恩?等等,这男人穿的是什么?皮裙!肖子洋直勾勾的瞪着阿尔下身的皮裙,表情扭曲真叫那个销魂啊~
  阿尔挠挠脑袋,羞涩的笑了,显然对这只雌兽的礼貌有些不适应。“刚刚好危险啊,下次小心点吧,水边的危险生物有点多。对了,你怎么会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是跟你的族人走散了吗?”
  肖子洋嘴角一抽,族人?是哪种人的族人会在天上飞的啊?
  “那个,你是这的土族人吗?”土族人,他能想到的解释也就只有这个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土族人,我是豹人,叫阿尔。”什么,豹、豹、豹、豹人!My,God不会吧!
  直觉告诉阿尔眼前这个雌兽情绪不对劲,秉着所有雌兽都是娇弱的,所有雌兽都是需要保护的想法,便安慰她。“你好白,好漂亮,恩,比我们部落雌兽都漂亮。啊,不,是比我见过的所有雌兽都漂亮,你是最漂亮的雌兽。”阿尔可以对天发誓,虽然他看曼叔也是这么哄雌兽的,可这都是真话!他真的从没有见过那么白那么漂亮的雌兽了,连味道都很好闻,恩,不过就是胸部平了点,穿着奇怪了点。可是为什么他这么说了以后,感觉雌兽好像更不高兴了呢,不是每个雌兽都喜欢别人这么夸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假如我对你说 by 随岁 (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