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黑色伊甸 by T先生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耽美 黑帮 爱情

 第十一章 瓜葛

 
    “席恩·艾尔伯塔,”他说,“我真想……杀了你……”
    
    席恩扯过毛巾擦头发,没有回话,心中却如芒刺缠绕,疼得抽搐。
    没错,伊万还记得他。
    要不然这句话能是什么意思?
    
    席恩特别想解释,把当年的一切都解释清楚。他背叛伊万的原因,以及这两年一直在寻找他,从没放弃过。
    但那双凛冽的黑色眼瞳只让他想起一件事——他杀了伊万。
    叛徒,早晚都得死。这是伊万的原话。
    席恩背叛了这个世界上最容不得别人背叛的人,又怎么有脸祈求他原谅?
    
    杜玉倚在水池下,扔掉手里的刀片,重重地呼吸着。
    席恩这才发现他浑身湿透了,苍白的皮肤下渗透出异样的红,嘴唇也红得能滴出血来。
    席恩没有出声,将刀片捡起来,放在洗漱台的镜子后面,看到被拆开的剃须刀,又扭头看了看浴缸里掺杂着红颜色的水,忽然想到什么,急忙俯身察看杜玉的身体。
    杜玉的衣袖上浸出几缕血迹,居然是用自残的方式让自己维持清醒。席恩心里一疼,想要将他扶起来,手刚碰到杜玉的身体,对方却猛地颤了一下。
    “别碰我!”杜玉向后蜷缩起来。
    “……你被灌了烈性的药,这样熬着只会越来越痛苦。”席恩四处看了看,扯下墙上的浴巾,裹在杜玉身上。
    “先起来。”他将手放在杜玉的肩膀和膝下,缓缓将他抱起来。
    隔着浴巾,依然能感觉到杜玉身上滚烫的温度,席恩不禁心跳加快,隐隐期待着能发生些什么,却被杜玉锋利的眼神削去了一半胆子。
    
    杜玉钻进被窝后就再也没动弹,只时不时发出难以抑制的吐气声。
    席恩坐在床边,有些着急上火,忽而听杜玉叫了他一声,立即俯身凑过去。
    “滚……出去。”杜玉紧紧闭着眼睛。
    好像一盆冷水当面泼下来,席恩不禁面部抽筋。居然有人叫他滚出他自己的房间,简直不知天高地厚!他堂堂黑手党老大,岂能说滚就滚?
    “好吧!”席恩咬了咬牙,拿起杜玉脱下来的湿嗒嗒的衣服,走进衣帽间。
    
    艾萨克制作的毒剂几乎没有解药,催.情药更不可能有,席恩一时间也想不出办法帮他。
    不过按照惯例,艾萨克制造的新药都必须经过席恩的眼,而库珀说,只在黑蛇的地盘见过这种药,这话说得实在微妙。
    自伊万离开后,曼桑迪的地下势力开始动荡,有不少人想尽办法与黑蛇结盟,这也是黑蛇现在肆意妄为的原因之一。
    但席恩解决了克罗尔——这个巴结黑蛇的最大势力,张显了强硬的手腕与力量,底下的人也就安分了许多。
    席恩想亲自掌控黑蛇,就像伊万那样,但总有人暗中将曼桑迪的地下信息透露给黑蛇,最机密的信息也不例外,这让席恩愠怒而不安。
    他已经抓到了叛徒的尾巴,就在身边的人当中,今天的女人只是一个警告。
    
    席恩将衣服放进洗衣机,自己也换了睡袍,接着开始吹头发。
    吹风机轰轰的响声充满了衣帽间,金色的发梢如麦浪一般起伏着,思维也跟着旋转。等头发干了,下一步计划已经成形。
    席恩拔掉插座,轰轰的声音没了,却听见一阵异样的动静。
    他探出头,听见卧室里传来断断续续的闷哼,掺杂着一丝痛苦和难忍,有节奏的起伏着。
    席恩悄无声息地走到卧室门口,眯眼看着床上的人。
    还以为他多能忍,这才不到半个钟头。
    (此处和谐)
    杜玉恍惚地回应着,紧紧贴在脸上的睫毛开始颤抖。他知道有人进犯了自己的领地,想睁开眼睛,费了半天劲,却是徒劳。
    身体就像烈火燎过,不由自主地去迎合一切挑逗。
    杜玉的屈服就像一张毒网,牢牢网住了席恩的心。席恩越发难以自制,当下便解开睡袍,压在了他身上。
    牢固的欧式大床渐渐开始震颤,伴随着一声声短促的低吟,被子滑到了地毯上。
    空气中弥散开馥郁的香气,和浓浓的情欲气息。
    整个世界都被裹进了巨大的糖果里,甜美腻人,欲罢不能。
    
    天亮的时候,杜玉醒转,眼前却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四肢如同陷进粘稠的蜂蜜里,软软的不想动弹。
    他有些记不清发生了什么,努力回忆了好久,终于想起艾萨克开枪打死了威尔,自己则被打得半晕拖进了艾萨克的房间。
    神经猛地一绷,发现手里握着另一人的手,二话不说,翻身就是一脚。
    席恩睡得正香,肚子忽然遭人一脚猛踹,差点喷出隔夜饭不说,直接一轱辘从床上滚了下去。
    杜玉也跟着翻身掉在地上。爬起来时,白茫茫的雾气从视野中退去,依稀能看清东西了。再朝床对面望去,一把金灿灿的头发从床沿下冒出来,接着是一双紧皱的眉毛,和睡眼朦胧的蓝色眼睛。
    “……你是回光返照么,一醒来就有这么大的力气?”席恩慢慢爬起来,捂着肚子说。
    杜玉茫然地盯着他看了两秒,再看看四周,发现自己又到了东郊的别墅里,窗外是那颗挺拔的古银杏,阳光熹微,已是清晨。
    “怎么回事?”杜玉警惕地看着他。
    席恩愣住:“你……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杜玉努力想了想,只能记起艾萨克那张扭曲的脸,后来就像在做梦,和一个人在浴室里打了一架,再就没有了……
    杜玉看着席恩,席恩也默不作声地回望他。
    两人对视了足有半分钟,杜玉忽然浑身一颤,低头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然后眼睛浑圆地瞪向席恩,大吼道:“混账!!”
    一边捡起旁边的枕头,用力砸过去。
    席恩挨了一下,没有出声,弯腰又把枕头捡起来放好。
    “去把我的衣服拿来!”杜玉气得发颤,胡乱抓来被子,挡住了身上一块块紫红的痕迹。
    席恩还是没说话,披上睡袍,乖乖出门拿衣服去了。
    房门关上后,杜玉两手捂住脸,深深吸了口气。
    昨晚的画面断断续续地浮现在脑海中,包括他是怎样主动搂住席恩的脖子,紧紧贴过去,或是用腿钩住席恩的腰,去迎合他两腿间的事物……一身血气骤然冲到头顶,连死的心都有了!
    杜玉一把用被子蒙住头,感觉自己的体温几乎能把床点燃。
    他居然……和一个男人上了床?!那个人……还是昔日背叛自己的混账手下!!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最大的耻辱!!
    
    席恩送来衣服时,看见杜玉将自己缩成一团藏在被窝里,不知他到底什么心理,不敢贸然说话,于是只拍了拍床头,轻声说:“你的衣服。”
    杜玉没有动,过了一会儿,才掀开一条缝,冷冷道:“教授,就算是为人师表,你也不该趁火打劫。”
    席恩哼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反而让杜玉更加不爽,掀开被子就给了他一拳,刚好打在之前踹过的位置上,席恩的脸瞬间绿了。
    “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杜玉看着他,“所以也希望你忘掉这件事。”
    “怎么可能?”席恩跳起来,“我是喜欢你才这么做的!你可以恨我,但绝对不能逃避我,伊万!”
    话音落下,杜玉诧异地张了张嘴,半天才发出声音:“你叫我……叫我什么?”
    席恩沉了口气,坦白道:“伊万,我知道是你。”
    房间蓦然陷入沉寂,杜玉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席恩却垂下眼睛,不敢再看他。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黑色伊甸 by T先生 (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