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黑色伊甸 by T先生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耽美 黑帮 爱情

 第一章 黑色都市

 
    再也没有比曼桑迪更黑暗的城市。
    单纯论黑,它倒是比不过这个东亚小国的首都西德郡,但曼桑迪拥有无与伦比的白色假象,没错,它的黑是与白并存,并且唯有在白的衬托下,才能彰显出它超越所有大都市的黑暗。
    比如,席恩·艾尔伯塔。
    白天是温和友善的花店老板,夜晚是掌管曼桑迪所有娱乐场所的艾尔伯塔男爵。毒品交易,武器走私,黑手党的聚集地,各处肮脏的老鼠沿街奔向席恩的夜店,于是,你在那里能看到白天谈吐儒雅的家庭教师,笑容温馨的糕点师,为人谦和的出租车司机……
    哦,只不过你要擦亮眼睛重新看看,那是言语犀利的军火商,笑容阴冷的毒品调剂师,还有专职情色交易的中介者。
    席恩并不在意自己的店里混进什么奇怪的东西,对他来说唯一值得注意的事情只有库珀手里新到的黑发少年,每天弄来五六个,让他挨个掀衣服过目了,再统统送回去。
    至今为止,没一个能得到席恩的宠幸,而库珀依旧坚持不懈地替他搜集黑发少年,虽然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先迷晕他们再来回搬运有点费事,但只要能讨好席恩——这个曼桑迪最有权势的男人,库珀就算累光三十年来精心囤积的脂肪也心甘情愿。
    
    “……今天还是没有吗?”
    矮胖的中年男人站在镀金茶几旁,看着席恩拿权杖挑开地毯上一排少年的衣服,然后又垂眼坐回沙发上,便知道今天的猎物都不合格。
    “要不,你可以告诉我嘛……比如你到底在寻找什么?胎记?还是肚脐的形状?让我弄明白再下手,这样或许成功率比较高?”
    话音刚落,男人被席恩冰冷的视线扫出个哆嗦,只好识相地开始打包猎物,做归还原物的准备。
    “库珀,明天我要双倍。”
    临走前,男人听见沙发上传来慵懒的声音,慵懒,却带着毋庸置疑的强制力,“如果像今天这样找三四个来打发我,就别再觊觎城郊的供货厂,我可以换个人接替你,懂么?”
    库珀满肚子苦水地转回身:“我懂,放心好了。”
    
    依旧是黑色都市曼桑迪。
    黑色,像迷情的毒药,在夜晚的曼桑迪肆意蔓延。
    
    这里黑白分化明显,如果你是普通市民,曼桑迪便是安居乐业的天堂,一旦你涉入隐藏在假象之下的黑色锁链,就再也别想从黑暗中脱身。
    这是一种默契,或者自觉,这里的人们都善于伪装,习惯了适可而止的交际,绝不将好人牵涉进自己的禁地,一旦有牵连,那就毫不手软地彻底毁了他。
    
    杜玉的爸爸就是这样没了的。
    自那之后,杜玉的妈妈变得失常起来,最初只是阴晴不定,疑神疑鬼,等杜玉意识到不对劲时,她的病情已经发展到非常严重的地步,经常对身边细小的动静反应剧烈,或者被幻觉迷惑,做出可怕的事。
    杜玉没对任何人说起过,他的妈妈会在煮饭时突然拿汤勺抽他,或在喝水时突然用玻璃杯砸他的脑袋,他从不闪躲,他疼,但是不哭不叫,他知道只有那一下结结实实地挨在身上,妈妈才能平静下来,才能冲过来抱住他拼命道歉。
    这种虐待和纵容一直持续到两年前的夏天。
    杜玉打开家门的瞬间,被一把割草用的镰刀当头劈倒,邻居尖叫着报了警,于是,杜玉连妈妈也没了。
    
    那年杜玉十五岁,身边的人以为他命大,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但实际上,真正的杜玉再也没醒来过。
    这一点,大概只有占据了杜玉这个亚裔少年身体的伊万·斯特林知道。
    
    伊万至今都记得醒来时的场景,两名护士满脸惊讶地瞪着他,就像看见了从棺材里爬出的尸体。因为就在前一秒,已经停止自主呼吸的杜玉被医生确诊为脑死亡,按照医院处理脑死亡孤儿的病例,护士们正要摘掉他的氧气管。
    
    床头挂牌上清楚地印着杜玉的名字,伊万只觉得头痛欲裂。
    没错,前额到头顶的位置缝了八针,放在谁头上都会痛,但是给伊万造成痛苦的不该是这么长的伤痕,而是一颗冲进头颅的子弹。
    
    他抬眼望向墙上的电子表,时间依旧是他生活或者说死亡的那个时间,转头望向窗外,灯火通明的都市也依旧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曼桑迪。
    伊万拥有这身体主人所有的记忆,却不知道身体真正的灵魂去哪了,这让他产生一种错觉,就好像自己的一生都是梦,现在才是梦醒后的现实。
    
    被镰刀砍总比被子弹爆头来得好。
    虽然手术时剃了光头,但伊万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时,并没怎么在意光溜溜的脑袋,他满眼都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小虎牙的亚裔少年。
    极为普通的相貌,却给他造成了强悍的视觉冲击。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不再是伊万·斯特林,那个辉煌了半世最后被手下背叛的黑手党老大;他也不用再过那种尔虞我诈血雨腥风的生活。
    从他控制了这副身体开始,他只是杜玉,一个没了爸妈的亚裔男孩。
    
    >>>
    
    在福利院度过了两年,伊万已经适应了身体,也逐渐遗忘了自己死亡时的场景,但他一直保留着印刷了自己死亡消息的那页报纸——伊万·斯特林的死亡,告诫他一定要远离曼桑迪的黑色。
    他还有机会更正自己的人生。
    
    今年,杜玉十七岁。
    自从银行拍卖了他家长期欠贷的房子,政府将他送去曼桑迪儿童福利中心,至今已过两年。
    他依靠国家补助念完高中,考上了曼桑迪大学的法学院,这件事一时轰动了整个福利院。因为杜玉是院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亚裔孩子,并且是唯一一个以满分考进曼桑迪大学最难专业的未成年学生。
    
    按照规定,上了大学之后,福利院会继续资助杜玉的生活费,但相对的,他会接到福利院指派的短期工作。
    这种规定不但能锻炼学生的社会能力,还能有效平衡社会人力资源。
    
    于是,就在杜玉过了十七岁生日的第二天,福利院派给他一份糕点师学徒的工作。
    那家蛋糕店位于市中心的汽车站附近,老板急需一个心灵手巧的帮工,而亚裔人是曼桑迪公认的聪明机灵的人种,虽然这种聪明通常被理解为狡猾和投机取巧。
    杜玉并没什么感觉,直到他得知了那家蛋糕店的名字——
    “芭比,”带着黑框眼镜的女老师重复道,“你要去的蛋糕店叫芭比。”
    “能申请更换吗?”杜玉垂下头,微微皱起眉毛。
    “不能,这对你来说是个难得的机会,要知道,大部分被分配的孩子都是苦力工。”女老师扶了扶眼镜,“更何况那里离大学近,公寓也已经定下了。”
    杜玉沉默着站了会儿,最终只道了声:“好的,谢谢。”便关上门,离开了办公室。
    
    “芭比”是毒品调剂师艾萨克手下的蛋糕店,作为前黑手党老大,曾经掌控整个曼桑迪秩序的人,伊万对艾萨克十分厌恶。
    这种厌恶从长相到为人,从举止到声音,见到他就像见到茅厕里的石头,残暴时恨不得拿枪毙了他。
    但以前的伊万并没除掉这个眼中钉,只因为克罗尔。
    克罗尔一句“他还有用”,艾萨克活了下来。那个时候伊万才开始注意,自己已经厌倦至极的黑色生活,正慢慢向克罗尔座下转移。
    于是就在他想全权交给克罗尔,自己隐退的时候,半道上杀出一个程咬金,这句话是伊万跟杜玉学的,他觉得用在这里很合适,因为他到死都不知道那个程咬金是谁。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堕落记 by 江亭 (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