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想要你的心》 by 飞梦轩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八章

早晨纳西和鲁特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很不巧的碰上了明明已经用过餐却依旧坐在餐厅优雅的喝着红茶的红发男人以及他身旁那个小小的人儿。
 
“纳西少爷昨晚还过得愉快吗?钱宁有没有好好伺候你?”詹姆斯用着普通问候的口气询问着下流的话语,但眼睛却牢牢的盯着站在纳西身后的鲁特。
 
“不劳詹姆斯先生操心,昨夜很尽兴,钱宁的技术很好,看来经过很好的**,难道詹姆斯先生没有尝过他的味道?”纳西嘲讽般的说着,挑逗般的向那个小人儿微笑,得意的看他羞涩的低下了头。
 
随即纳西不动声色的拉着鲁特在他的身侧坐下,在桌子下纳西的脚轻轻的摩擦着鲁特的,却被鲁特迅速避开,纳西不悦的掐了一下鲁特。
 
鲁特皱了一下眉,纳西的手在他的腿根慢慢摩擦,抚弄他的敏感之处,完全没有把桌上的另外两人放在眼里。
 
“是没有尝过,我不是很喜欢太听话的,我喜欢有点野性比较耐玩的,就像……”詹姆斯的眼睛转向了鲁特,声音突然低沉了许多,“就像鲁特这样的。”
 
纳西的眼神猛的一变,眼神变得凶狠,但侧过头遮挡自己的目光,其实心里恨不得将这个大言不惭,用言语**鲁特的男人大卸八块,放在鲁特大腿上的手也随怒气收紧。鲁特看在眼里虽然吃痛,但心里却甜甜的。
 
“鲁特毕竟是保镖,不是拿来交换的玩物。”纳西深吸了一口气来稳定自己的心情,回答的很是圆滑。鲁特作为自己的保镖自己可以去找他解闷,却不会把他送给别人,同时也是委婉的让詹姆斯断了想要尝尝鲁特味道的念头。
 
“那为什么纳西少爷昨夜丢下钱宁去了鲁特的房间,是不是对钱宁不满意呢?”詹姆斯追根究底的询问,眼睛则紧紧的盯着纳西,像是要看透他的内心。
 
“怎么会?我昨天可是有尽力满足了钱宁才去找鲁特的,反正睡不着,才想去问问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出什么事情。”纳西不知道詹姆斯究竟对昨晚的事情知道多少,但他还是不想让他发现自己与鲁特之间特殊的关系。
 
“是吗?昨夜我睡不着,起来晃了晃可是听到了有趣的声音哦。”詹姆斯的眼睛变得暗红,唇角跋扈的上扬,完全像是踩住了纳西的要害一般。
 
“真没想到红狼对我那么的事情那么关心呢,难道是身为老大的特殊癖好吗?”纳西放松了身体,果断的出言讽刺。这种时候更是不能示弱,稍微露出一点心虚的破绽就会被对方发现自己的弱点。
 
鲁特此刻完全是坐如针毡,就这样看着欧洲两大黑帮的首领人物在饭桌上你来我往的唇枪舌战,而且话题的主角是自己。纳西突然消失了一个多星期,就是去找红狼了吗?从他回来到现在并没有时间进行交谈,不……可以说他们就几乎从来没有什么交谈的机会……
 
纳西总是强势的索求着自己的身体,这几年来因为自己对他的恨意,导致两人除了上床完全没有言语交流的机会,现在自己好不容易解开了心结,察觉了纳西对自己的呵护与他独特的温柔,但自己的背叛又再次让两人产生了隔阂,现在自己对于他来说到底算是什么?真的只是一个用来发泄**的玩物吗?
 
纳西这次带回来的男孩让鲁特非常不安,纳西亲密的搂着男孩肩头的画面像是烙印一般深刻在他的脑海中,修长美丽的纳西与小巧可爱的钱宁站在一起非常相配,而自己却是一个人高马大孔武有力的男人,年纪也很大了,皮肤也不够嫩滑,根本无法和年轻娇嫩的钱宁相比。
 
而现在那个红发男人根本就是想要知道纳西和自己的关系,尤其他是那个臭名昭著的红狼的首领,也就是唯一有能力和克劳克家族对立的组织,杰森和凯蒂就是他的手下,这次他特地找到意大利来难道是为了杰森?
 
“说真的,你这位保镖真的很可口的样子。”詹姆斯巧妙的避开纳西针锋相对的话语,再次将矛头指向了忐忑不安处于内心混乱状态下的鲁特。
 
“什么可口,你的口味真是独特啊,他无非是一个出卖主人的玩物罢了,前些时间拜他所赐我可是受了不少罪。”纳西冷冷的开口,说出的话听在詹姆斯和鲁特的心里又是两种概念。纳西此话的用意是断绝詹姆斯对鲁特的兴趣,表示他不过是为了惩罚不听话的手下才将他作为玩物,并没有作为人质的价值,当着他本人的面说出这番话更是有很大的说服力,再者提到前些日子的事情,杰森的后台就是红狼,如果当真追究起来,两方人马的脸上都不会好看,一举三得的封住了詹姆斯的嘴。
 
“原来如此,真是辛苦了纳西少爷,这样不听话的手下可是要好好**的。”詹姆斯妖媚的脸上笑容稍稍褪去。这个年轻人真不愧是迪塞尔的儿子,说话做事都继承了他父亲狠辣的风格,一番话说的漂亮完全没有破绽,看来想找到他的弱点没有那么简单。
 
鲁特的这顿饭吃的很是沉闷,像是被毒蛇盯住的青蛙,在饭桌上半句话都不敢说。只是纳西和詹姆斯都太过在意对方,以至于完全没有发现鲁特的异状,在听到纳西的话后,鲁特的心整个碎了,果然自己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自己对于他来说真的只是一个方便的发泄品,他甚至连自己的心情都不用顾虑,直接就在自己面前抛下那种可怕的事实,自己到底是在期待些什么……
 
食不知味的吃完了饭,纳西拉着鲁特想要离开,却再次被詹姆斯喊住。
 
“纳西少爷,回房间的话是不是带错了人呢?”詹姆斯推了推坐在身边也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的钱宁。
 
“只是到了教训不听话的玩物的时间了。”嘁,这个烦人的家伙!鲁特的性格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看上去很粗犷的外表之下是怎么样的一颗柔软的心,如果不好好安慰一下,不知道又会自卑成什么样。
 
“不知道有没有那个荣幸领教一下纳西少爷的**手段呢?”詹姆斯依旧笑眯眯。就差一点了,差一点就能知道纳西想要掩饰的东西了。
 
想要回绝的话语被詹姆斯的下一句话堵在了口中。
 
“能在合作之前见识一下纳西少爷的手段和作风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呢。”詹姆斯加强了合作两个字,手不老实的在钱宁的颈间游走,但眼睛却牢牢的盯着纳西。
 
“那就一起来吧。”纳西抓着鲁特的手大步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脚步越走越快,内心的愤怒就像火山一样即将爆发,不知不觉手上有些用劲。
 
鲁特的心此刻已经冷的像冰,疼的滴血了,刚刚所有的话他都听在耳中,看在眼里,纳西果然对自己厌烦了,果然是憎恨着自己吗?被当众**这种事,他死都不想要啊……
 
只是纳西的心又何尝不疼呢?要在别人的面前**自己心爱的人,尤其在刚刚还用可怕的语言伤了他,此刻再这样做,那个羞涩的男人的心岂不是要被伤的体无完肤,之后恐怕他是永远不能原谅自己了吧。
 
但是现在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时机,两帮是战是和都看这次的谈判了,如果撕破了脸,恐怕免不了一场恶斗,何况只要自己对鲁特表现出过分的关心,何止是詹姆斯会抓住这一点针对他,自己更担心的是若是传到父亲的耳朵里,恐怕鲁特的性命会不保,以狠辣出名的父亲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有这样的弱点的存在,詹姆斯一定连这点都看破了。
 
其实自己根本对鲁特恨不起来,他将自己出卖给杰森都是自己种下的因果,之后他想放杰森走,那是自己的意料之中,自己只不过是抓住那个机会将鲁特牢牢的锁在身边,想让他心甘情愿的被自己拥抱,尽管是又用了胁迫的手段。
 
自己好像总是只能给鲁特带去痛苦,现在还把他卷入了这样的事情,看到现在鲁特惨白的脸色,自己的心更是疼的厉害。罢了,今天这件事结束之后就假装厌倦把他赶走,等谈判结束之后再悄悄的找回来吧,到时候自己一定会把心中最想说的话告诉他,那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想告诉他的三个字。
 
打开房门,纳西把鲁特狠狠的甩到床上,在看到他手腕自己刚才过分用力留下的红印时,心也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脱衣服。”简单的三个字,纳西不知道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口的,真想把门锁上,把门口那两个碍眼的家伙赶出去!但是他不能,这是一场戏,一场做给他们看的戏,一场残忍的伤害彼此的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想要你的心》 by 飞梦轩 (一)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