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八个男神向我逼婚怎么破》 by 断水君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甜文 穿书 爽文

   ☆、一个修罗场

  活了二十八年,江函第一次觉得人生真是像劣等的巧克力礼盒,不剥开皮儿永远不知道下一颗里面是什么夹心。
  深夜时分,江函呆坐在电脑前,点烟的手微微颤抖,打下了一行字。
  我的朋友同事合作伙伴还有学长网友和没有血缘的弟弟在今天跟我告白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PS:楼主男。 
  【2L:深夜不睡居然能看到这种帖?楼主从了吧!】  
  【3L:你们这是强人所男,doge。】  
  【4L:男上加男岂不更好,doge。】  
  帖子标题醒目,吸引了一众沙雕网友秀节操,一时间贴吧内都是欢快的气息。
  江函冷着脸,面无表情的点了删帖。    
  他抽了半根烟,悠悠的叹了口气,爬上床强迫自己睡觉,可想起今天的遭遇,他就一肚子辛酸泪。
  江函,一个奔三的帅小伙,在从心理系毕业后,毅然决然的走上了上树薅鸽窝下地敛鸽毛的责编之路,用他专业的眼光,从各个方面攻击作者们的弱点和软肋,以达到催稿的目的。
  今天一早,风和日丽,江函出发去他主要负责的一个极其娇气难伺候的大神家里跪请码字,先给人做了顿丰盛的早餐,又好言好语劝了半个小时叫了家政收拾卫生,一边看手机心想自己跟某中二抖s网友的约要到时间了,一面挂着得体的笑容喊心肝爸爸快敲键盘吧。
  不为什么,因为这个安竹生,就吃这套!
  安竹生是国内一位大神作家,听名字就觉得是一位光风霁月慵懒闲适的帅哥,他长的也很符合他的名字,头发微卷稍长,眼皮半掀不掀,看人时一股子似笑非笑的劲儿,就是所谓慵懒系美男没错。但是吧,符合的有点大了。
  他就是一个又懒又馋的娇气鬼啊!!
  绝对不吃外卖因为觉得不卫生,高档酒店的又嫌没人味,请人给他做家常菜吧,他说我觉得就你有人气儿,一句话害的江函接手他之后一天三顿的往这边跑给他做饭。江函心想你框我呢,啥都不吃你喝露水活这么大的?真当自己是啥bilibili呸,bikabika闪着光的小仙男?
  两人相识于江函刚晋升金牌编辑,安竹生这懒癌逼疯了三个编辑,编辑部推推举举,就把江函推了过去。
  刚看到安竹生,江函惊为天人,早就知道男主们各个样貌好,没想到能好成这样,懒散的人把控不好分寸,会让人觉得拖沓怠惰。但安竹生举手投足都是贵公子模样的慵懒劲,实在不让人讨厌。    
  但没办法,催他,工资高,奖金多,江函败于资本势力,跪的心甘情愿。其实安竹生对他来说也不算很苛刻,就是做做饭,有时候还得回答他点智障问题,其余的收拾卫生叫人来就行,不算难事。
  而就在今天,安仙男一边惫懒的敲着键盘以龟速码字,一边打哈欠,还跟江函扯着沙雕问题。
  “卫御琛好看还是我好看。”
  江函:你妈的,又开始了。
  卫御琛是现在的一个顶级流量,卖的是锋锐的肉食系男人设,正巧接了安竹生以前的一个文的电影改编男主位置。作为安竹生的责编,他又懒成那个样子,很多事情江函都得替着跑一下,也没少见面,一来二去也还算挺熟,江函觉得卫御琛不是在造人设,而是真的就那个脾气。
  但他面上还是笑吟吟的:“安爸爸最帅了——”快给老子写!
  安竹生眉毛一皱,撇着嘴一副忧郁模样:“你回答的慢了两秒,是在犹豫吧……唉,有点伤心,想关起来养一养受伤的小心脏。”
  江函:nmd。
  这样的对话几乎每天都要发生,一个漫不经心的逗弄,一个尽职尽责的接招,但是就再安竹生马上要结束今天的任务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只听安竹生用一贯随意平板的语气问:“既然我是大神,又这么优秀,你有没有在某一刻肖想过我?”
  一时答习惯了顺嘴的江函:“哪里哪里,当然当然,不敢不敢。”
  ……
  两人都愣住了。
  江函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没有!我可是职业的!不支持办公室恋爱的尽职责编!!”
  安竹生:“呵。”
  他慢慢的敲下最后几个字,关掉文档,站起身来走过去,气势相当坚定骇人,然后一个椅咚,四目对视。
  “如果说,我有呢?江编辑?”
  安竹生难得睁开了他总是漫不经心下移的眼,两人的脸近在咫尺,江函甚至能看清楚他纤长的睫毛。安竹生眼神锐利,直勾勾的绞着江函瑟缩的视线,逼迫得江函不得不继续跟他对视。  
  江函着实被吓到,下意识咽了咽唾沫,或许是这小动作取悦了安竹生,他喉头一滚低沉的笑起来。江函不知哪来的胆子,一把就把安竹生推来,拎起公文包就往外冲。
  “我先走了!”,江函落荒而逃。
  大门被甩上,但声音并不大,想来是那人急匆匆的溜走还有礼貌的控制了力气,安竹生被推开后顺势就坐在电脑椅上,一手摸着下巴,眯着眼勾着唇笑起来。
  可爱……    
  而另一头,逃走的江函手都是抖的,你妈的,这人不应该喜欢弱智女主吗??怎么跟自己表白了?
  没错,江函是穿书的,不然他怎么会暗地里叫安竹生男主……之一。
  上辈子记忆模糊,江函只隐约记得,是一女八男的爱情追逐站,清水np文,女主秉持着不拒绝不疏远你动心我无辜我不是渣我只是心碎成很多片每一片爱上不同的人的理念,以博爱的胸怀给广大男神爱的动力。
  虽然江函很看不起这样的女主,且安竹生对他来说也是个朋友,要是女主真的来了,他不介意提点安竹生两句。
  可这万万没想到,安竹生跟自己告白了!          
  早上九点二十四分,被认识一年多的麾下作家表白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紧赶慢赶,终于在十点前到了约好的猫咖,身形修长的男人正在玩弄膝上四仰八叉的一只猫,表情温柔念念有词,不知情的观众肯定觉得这个场面相当温馨,但只有江函知道这位仁兄一定又在玩什么羞耻台词。
  比如“就这么想要我的爱抚吗小母猫。”
  又比如“如果你愿意打个滚舔舔我的手指的话,大概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吧。”
  再比如“已经这么饥渴难耐期待我的调)教了吗?”
  不为什么,因为这位大哥,宋望舒,是一个极品中二抖s!!
  两人相逢与网络,见了面交换了真实姓名之后,江函才发现,宋望舒这人,也是男主之一。 
  当时还年轻的江函觉得这位大哥简直是温柔的一批的好好先生,结果越深交越发现,这位不仅s,还中二,随时随地都能爆羞耻台词,哪怕是跟自己也皮的起来。但是相交多年,感情基础真的不错,江函把他当好朋友,也不觉得他这样讨厌,反而见招拆招玩的挺开心。
  他小跑着过去坐到对面,开头就叹了口气,宋望舒关切的眼神扫过来,他长了一双很温柔多情的笑眼,看人时从让人觉得有些粘糊,“小江,为什么叹气,觉得生活空虚了吗?如果是的话,需要我做你的依靠和信仰吗?”
  您客气,您闭嘴吧。
  江函把公文包丢在一旁的椅子上,“别说骚话了,我刚才才被我手底下的一位大神表白,愁死我了。”
  他没留意对面的宋望舒听到此话,捏着猫咪小蹄子的手狠狠一用力,吓得小猫嗷都不敢嗷撒丫子就跑了,自顾自烦恼着。
  宋望舒挑眉,目光幽深,呵呵冷笑了一下,一只手闲适的撑着下巴,一双笑眼盯得江函手臂起鸡皮疙瘩。江函搓了搓胳膊,嫌弃道,“要说什么别憋着,你看的我都起鸡皮了。”
  宋望舒:“真让我说?” 
  江函:“不然你憋着?”   
  宋望舒轻轻叹了口气,把脸凑近了些,笑得温柔又狡猾。  
  “本来今天约你也是想说这件事的……啧,被不知名的家伙抢先了呢。”
  “不过没关系,小江江,要不要做我的专属宠物,只会有你一人那种?”
  “我很认真哦。”  
  ……
  啊?
  “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有东西扔在家里了哈哈不好意思今天先走了微信说哈拜拜拜拜。”  
  江函又跑了。
  宋望舒本来想拉他,但江函脚底抹了油一样。宋望舒重新抱起猫咪,自问自答一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只为得到你》 by 桂花枸杞 (二)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