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集火辣只笔友》 by 鱼与愚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无题

 
  车名是一个幸运的家伙,怎么说呢,他无意间进入离山剑宗,然后无意间跟随师兄弟们前往圣都,然后参加大朝试,居然还有一个不错的成绩,然后得以前去天书陵参悟天书碑。
  明明好似龙傲天模式的家伙,可是他不是主角。
  可是今天好运似乎到此为止了。
  车名看着对面魔族朝他脖子上落下的刀刃,上面闪烁着让人心寒的寒芒。
  他暗道了一声吾命修已。
  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之中等待死亡的滋味不好受,真的特别不好受。
  度日如年,度秒如日。
  感觉像是等待了许久,车名终于等不下去了,他一把挣开了眼睛,却看见离山剑宗的大师兄秋山君云淡风清的一剑结束了那个在他眼里挺厉害的魔族生命。
  厉害了!我的大师兄。
  车名惊喜的开口“大师兄”
  车名在喊完之后就心里‘咯噔’了一下,糟糕忘辞了,该怎么说呢?
  然后就看见秋山君摆了摆手,又是一剑结束了另外一个魔族的生命,然后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又投向战场。
  秋山君每前进一步,就有一位魔族倒地,真的可谓是一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
  每走一步,红色蔓延,犹如一条红色的地毯一般,一点一点的往前铺去。
  直到一个人,不或许是魔族也说不定。那是一个穿着魔族特有的黑色衣着的男人,他有着一个看上去很是严肃的国字脸,给人的印象浓眉大眼。
  浓密的毛发遮挡了他的五官,他最让人影响深刻的是一道横刻了整张脸的伤疤,从右边眉毛到左边下巴。不过不能肯定是不是魔族的原因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嘛,魔族他们都张着一对像山羊一样犄角,可是这个男人没有犄角,没有魔气,甚至没有杀气。
  诡异至极,刚刚就是这个男人挡住了他的一剑。
  暗自提气,应对着。
  那个男人此时却突然开口“俺,是杜某,杜鹃花的杜,某某人的某。”
  “今天是奉了军师的命令前来拦住你,你且莫让我为难,你不进,我不拦。这样俺们都好办是不。”杜某他用他的那双伤痕累累的手挠了挠他的头,还一边朝秋山君挤眉弄眼,那模样杜某做了出来甚是可笑。
  另一边陈长生,落落还要唐三十六以及轩辕聚在一起警惕着眼前的敌人。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打斗还是不行Orz,谢谢观看
 
  ☆、因为他是陈长生啊
 
  杜某看了看远处升起的一缕黑色的魔气挑了挑他的一字眉。
  “喂,莫要前进了,你看那边。”杜某指着那缕魔气的方位对秋山君说。
  秋山君不明所以的看着杜某所指的方向。
  杜某也不管秋山君是否要开口询问,径直的说:“那边是你心上人的方位呢,现在正在罗天魔镇里接受魔族精英的围杀,如果你现在前去,说不定可以救下他。”
  听完杜某说完这一大段话,秋山君问出了从杜某口中听到的问题和细节“你,不,是你们怎么知道我有心上人的。”秋山君以心上人代替了陈长生的名字,希望他们不知道他的名字。
  杜某笑了笑,一副憨憨的样子,可是他说出的话却是不憨,他提出了秋山君心上人的名字“陈长生对不,名字好土啊,不过比杜某好一点。”他虽然说出了陈长生的名字,但是早有预料的秋山君却是不惊讶。
  也许是没有看到秋山君惊讶的脸,杜某又接着说:“我们可是比你想象的还要早就关注你了。”
  这句话虽然让秋山君心里一惊,可是两辈子的修养可不是光看看的,他的表面依旧波澜不惊,甚至有些风清云淡。
  秋山君抬起了他的那边剑,光芒流转。
  杜某看了一眼那边刚刚他挡下的剑,这一眼便直了。有些眼馋,这把剑一看就是把好剑,不像他手里带着豁口还断了半截的大刀,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那是得扔啊。
  “这把剑叫什么名字?”杜某想问上一问吧,这把好剑的名字。
  秋山君呆了呆,他还未曾给这把剑取名,突然之间,他灵光一闪。
  “绣剑”生锈的剑可不叫绣剑么。
  杜某点了点头,以示知道。
  “开始吧。”他大吼了一声,举起了大刀,砍向秋山君,刀尖上吞吐这血腥的红芒,秋山君侧身避开了那一刀,然后一个转身,用剑朝杜某的脖子刺了过去,可惜只差毫厘之间被挡住了。
  杜某刀身一挑,挑开了秋山君的剑,如此你来我往的过了几十招时,变化顿生。
  一阵微风吹来,秋山君似有所悟的随着风的轨迹朝杜某砍了下去。
  红色的血从伤口流了下来,却是被黑色的衣物挡住了,只有身上的痛觉提醒着
  杜某刚才的一剑不是错觉。
  “停停停,我不阻止你了,行了吧。”杜某连声喊停并且表示不在阻止秋山君前进。
  闻言秋山君停下了攻击,他手里的绣剑却是未曾入鞘。漆黑的双眸静静的盯着杜某,看得杜某心里有些发毛,可是军师交代的必须要完成才行。
  他在自己的胸口的衣襟里掏啊掏,的掏出一个锦囊,丢给秋山君。
  然后他将刀抗在肩上,一摇一晃的走开,然后在经过秋山君的时候停了下来,一脸好奇的问:“你不担心,陈长生吗?”
  秋山君一直往前走,丢下一个让杜某纠结的问题。
  什么叫因为他是陈长生啊!罗天魔阵也是很厉害的啊,少瞧不起魔族了。
  可是这究竟是说他是陈长生很厉害?
  还是很厉害的陈长生呢?                        
作者有话要说:  困了,以及谢谢观看
 
  ☆、一本书
 
  杜某抬起头看着微红的天空,暗暗叹了一声。
  不过又转念一想只要啊姊没事的话,怎样都好的吧。
  他随后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天书陵,在山脚下遇到了魔族军师黑袍。
  “你会信守诺言的吧。”杜某侧过头看着黑袍。
  黑袍用他那奇异的嗓音道“啊,你就放心好了,曾经的人族神将后裔。”
  黑袍的最后一句话让杜某握着刀柄的手一紧。
  说起来他都快忘了杜家出过一位神将呢,哈,神将,他才不是。
  他只是一个叛徒罢了。
  人族的叛徒。
  然后他走远了,他要去接他的啊姊。
  黑袍在目送杜某走远后化作一缕黑烟消散,这场‘天书陵葬礼’也是时候结束了,因为那位手握星阵的‘圣后’天海来了,带着她‘忠诚’的‘走狗’神将们来了。
  这场战争出现的突兀,结束的可笑,是的在人族精英折损了三分之一时,以一种可笑的姿态结束了,圣后和神将以碾压的方式轻松的解决了‘所有的魔族’(这里指的是被黑袍舍弃的渣滓)
  然后就结束了。
  陈长生若有所思的看向镇守神道,无动于衷的神将,那位神将明显从刚开始就只是镇守神道,也只是杀掉妄图踏上神道的魔族,丝毫也没有出手抵御魔族的打算。
  可是就算是这样,那边的魔族的尸体已经不下十人了。
  那边的神道上究竟有什么,陈长生不知,就算打算强闯神道的荀梅也不知。
  秋山君在通过了杜某的阻拦后就一路无阻的来到一处山崖,崖边长着一颗枯树,树上的枝丫上用红线系着,一截断剑,一枚兰花簪子,一本书,一枚印玺,一串红珠,一壶酒,一封信,一段纱绫。一共八样东西,分别被线悬于四周。
  那株枯树的主杆,隐隐约约的有枯木逢春之像,枝丫处有一抹绿色。
  秋山君走了过去,站在书的位置,隐隐的他仿佛看见了有六男两女站在树下互相约定,只不过这树却是参天大树,那能同现在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当他回神过来,却是发现,他一剑割断了红线,将那本书拿在手里。
 
  ☆、一
 
  天书陵一事事了,圣后就派遣秋山君和徐有容以及陈长生前去寻觅周院钥匙。
  对于圣后的安排陈长生也是有些急迫的,也许找到周独夫留下的笔记里提到的星图,将其参悟,就可以获得逆天改命的方法。
  虽然得到大朝试的第一名,但是摘星阁,天书陵都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集火辣只笔友》 by 鱼与愚 (一) 下一篇:誓盟Online by 初绿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