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好爸爸,坏爸爸》 by Cari Waites/Lisa Henry (一)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部分:卖身

  “把你的衬衣脱了。”
 
  这地方也不怎么样。地毯是旧的,灯光昏暗,弥漫着一股年深日久的烟熏和酒精味。不过我估计像样点的地方早就不许我爸去了。现在就连这破地方也要把他拒之门外。
 
  我爸是个屡教不改的赌棍。他管不住自己。在我十一岁那年,我曾经有次把他锁在他的卧室里不许他出去,是他求我那样做的,但我没料到他赌瘾上来后“意志力”居然那么强,或者说没料到他光凭自己的体重就能撞开那扇薄门。我下巴上现在还有缝合留下的疤痕;老爸送我到医院后就把我留在那里由别人照看,然后直奔最近的老虎机去了。
 
  我们不说输了多少,一般不说。我们说跟它相关的。说我们没钱交学费了,或者水电费,或者,不止一次,没钱吃饭。他告诉我我这么容忍他,实在是人好。我妈就不行。她在我八岁那年一走了之,不过她也有自己的毛病——在我九岁那年吸毒过量死了。
 
  在此之前,至少,我还可以说我没我父母那么作孽。
 
  在此之前。
 
  我爸欠了这地方一万两千块。零头就算了,因为这里的人还挺大方。只不过我爸连一万两千块都拿不出来。我们连坐公交车来这里的钱都差点掏不出。
 
  我猜,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了。
 
  而以上就是为什么我会站在这个“怎么看都不合法”的赌场的破烂办公室里的原因,而那个经营此地的人刚刚叫我把衬衣脱了。
 
  之前我本来是可以走人的,但是我没有。我屁都不欠我爸的,真的不欠,但我毕竟还爱他,虽然我也挺恨他对我俩作的那些孽。
 
  “把你的衬衣脱了,丹尼斯,”卡恩先生说。
 
  “是丹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费心纠正他。
 
  他耸耸肩,好像这不值一哂,确实如此。
 
  我的手指笨拙地摸索着纽扣,这是我仅有的一件得体的衬衫了。我把它脱了。我的样子看起来还行吧,我猜,如果你喜欢那种瘦巴巴的男孩子的话。多惊人啊,这副身材可是一辈子都在贫困线上挣扎过活的体现。卡恩先生就长得一副挨好几顿饿也瘪不了的样子。
 
  “你多大?”他问我。
 
  “上周满十八了。”
 
  “成年了。”他用钢笔敲了敲书桌。“你被操过吗?”
 
  “没有。”我的声音比我想的更哆嗦。
 
  卡恩先生上下打量着我。“你今后最好能习惯。”
 
  我猜我这是被录用了。
 
  在我身边,我爸开始哭了起来——大口大口地抽噎喘气。我不知道那是出于恐惧还是松了口气。
 
  我站在那里,衬衣挂在发抖的手指上,卡恩先生则签字销了我爸的债务。“你被禁止进入了,克莱德。这次是永久的。”
 
  我爸吸了吸鼻子。
 
  “丹尼呆上一两个月就完事了。”卡恩冲我爸皮笑肉不笑地。“你会把他完整地给接回去的。”
 
  我爸点点头,拿手背抹鼻子。他令我恶心。跟这地方有关的一切都令我恶心,包括我自己。
 
  卡恩先生转而对我假惺惺地笑。“也算完整吧。”
 
  尴尬的沉默。
 
  我这会儿是不是该跟我爸说声再见呢?如果说这算是一场洒泪诀别的话,那也是单方面的。我已经麻木了。我爸看着我,而我忽然发现他竟然这么老,这么瘦,他的脸上布满泪水和鼻涕。而他眼里流露出来的感激才是最令我恶心的。他张开嘴想要说什么。
 
  “别,”我告诉他,因为不管他要说什么,我都不想听。
 
  也许我就该放任他们对他的膝盖骨来一枪,或者脑袋,或者随便哪里。他告诉我说他不配,我他妈对此非常确定那倒是事实。然而每次我想要恨他,我脑子里那个声音就响起来说:可他是爸爸啊。我不能恨他。我希望我能。
 
  “好吧,那行,”卡恩先生发话了,这里显然不会有什么伤心欲绝的场面了。他拿起桌上的电话话筒。“咱们搞定了。”
 
  我盯着自己的脚,看着磨损的地毯和陈年的烟头烫痕。
 
  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进来一个肌肉遒劲的彪形大汉,身上那件黑T恤好像比他的身材小了两号。他一手捏住我的肩膀。“我不想出什么岔子,行吧,小鬼?”
 
  “行,”我对这个体型硕大的经典龙套人物说。
 
  他把我转个身领到门口。
 
  “等等!”我爸喊道。
 
  肌肉男推着我出了门。
 
  “对不起!对不起!我改主意了!”我爸在我们身后嚷道。“求求你,我改主意了!”
 
  这不就是所谓恶习上瘾的典型表现吗?只要他们自己安全了,就他妈的跟你对不起个没完。
 
  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 * *
 
 
 
 
 
  肌肉男名叫麦克斯。我怀疑这不是他的真名,还是说他觉得这名字很酷于是就这样叫自己了。不过我没问他;我只是安安静静地坐在他安排我进的储藏室里。
 
  房间很小。天花板的瓷砖都开始剥落了。我坐在一张金属椅子上。肌肉男在那儿稀里哗啦捣腾了一会儿,找到了他要的东西:一支注射器。
 
  我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你不用给我下药的,伙计!”
 
  他咧嘴一笑。“这是做血检,小鬼。他想知道你是不是有病,成吗?”
 
  “这样,”我说,然后伸出我的胳膊。“你以前干过这个?”
 
  “当然。”他哼了一声,我不清楚他是不是在撒谎。
 
  “所以,呃,我知道我没病,但是如果……”接下来的话我连想都不愿去想。
 
  “这在你报名之前就该想好,”肌肉男说。短暂地刺痛了一下,然后就完事了。“别乱跑,小鬼。”
 
  是。真搞笑。
 
  他走的时候把门锁上了,我又开始了等待。
 
  过来一会儿我觉得自己好像都打盹了,但是当门哐当一声打开,卡恩先生进来的时候,我马上笔直地坐了起来。
 
  “我来跟你说,丹尼斯,”他说。
 
  “丹尼。”我干嘛这么坚持?
 
  他那张短胖的脸上的眼睛白了一下。“我来跟你说,丹尼。东家,亚彻先生,要过来看你。如果他看了喜欢的话,他就把你留作自用。如果不喜欢,他就把你送去其中一家俱乐部,明白吗?”
 
  当然明白。一个男人还是一百个男人。这样算来,我不禁用指头比十字祈祷亚彻先生会觉得我他妈美翻了。
 
  卡恩先生冲我一笑。“我觉得他会喜欢你的。”
 
  “那样,呃,那样算好的,对吗?”
 
  卡恩先生一边看着我一边歪过脑袋。“那是当然,小鬼,”他说,那语气像是被逗乐了,而逗他发笑的主角就是我,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
 
 
 
 
 
* * *
 
 
 
 
 
  过了差不多一个钟头,门又开了,一个穿西装的男人盯着我看。他有四十来岁,我猜想,或者更老点。他的褐色头发已经开始变得灰白,当他笑起来的时候,皱纹在那对深色眼睛的眼角拢起。不管有用没用,他倒是长得不赖。我是说,他看着并不恶心。我知道他要让我做的那些事肯定是很恶心的。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凤于九天八之荡气回程 by 风弄 (二) 下一篇:《好爸爸,坏爸爸》 by Cari Waites/Lisa Henry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