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凤于九天八之荡气回程 by 风弄 (二)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虽然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尚未忘记博陵手边那柄宝剑,不至于发火,思索一会,开口问:「三公主要的是人?」 

 
      博陵和三公主脸上掠过惊疑,互望一眼。 
 
      三公主道:「鸣王怎知道我们要人?」 
 
      凤鸣的脑子却是越紧急的时候转得越快的,故作神秘地一笑:「三公主可记得,妙光去博间之前,曾到西雷都城,与我见了一面?」 
 
      三公主亮丽的眼睛骤然睁大:「鸣王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凤鸣脑子急转,模模糊糊摸索到一点东西,但瞬间又从指缝中溜走,反正对面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再用一次对付鹿丹的伎俩,索性信口开河:「三公主和博陵王子的行踪,早就有人猜到。」 
 
 
      博陵何等聪明,不动声色地按着剑,嘿嘿笑起来:「鸣王此话没有道理。既知我们在此,鸣王怎么会肯独身来见?」 
 
      凤鸣暗中整理着思路。 
 
      不知容恬跑去和萧纵谈什么,这会还不找过来。凤鸣心下焦急,脸上冷冷笑道:「妙光受到繁佳现在的大王龙天威胁,只好跑去和博间联婚,以求自保。你们两位在博间的辛苦经营被妙光一朝破坏,几乎性命不保,只好又跑回繁佳。三公主本来就是繁佳王族血脉,博陵王子又能文能武,可惜手上没有实力,否则和篡夺了王位的龙天还是可以一拼的。」 
 
 
      用话绕了一圈,博陵却不上套,道:「我仍是不明白,为何鸣王肯冒着危险来见我们。」 
 
      凤鸣深吸一口气,整理出最真挚的表情:「因为你们的要求,我很有诚意答应。」 
 
      话音刚落地,博陵的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奇怪的表情。凤鸣见他神色不对,暗叫不好,不由望后缩了缩。 
 
      博陵将目光放在凤鸣身上转了两转,反而换了个话题,徐徐道:「我们能逃出性命,全靠媚姬姑娘顾念繁佳最后一缕王族血脉,得知妙光到了博间的消息,派人通知我们,让我们可以及时逃生。」感激地看了媚姬一眼,继续道:「潜伏入含归想刺杀妙光,刚好撞见了妙光和同国大王庆鼎的私下交易,本想趁机杀了妙光,怎知却只杀了庆鼎。」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竟让妙光逃得了性命,博陵和三公主都深知日后要除去这个死敌更难了。 
 
      凤鸣隐隐明白过来。 
 
      这两人现在不但是妙光要追杀的人,而且是同国要追杀的人了。 
 
      他们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事到如今,身无立足之地,只能咬牙回去繁佳,重新夺回王位,才能保得平安。」 
 
      三公主提起龙天,咬牙切齿道:「灭我王族之仇,不能不报!」 
 
      当年繁佳王族被屠戮,龙天确实丧心病狂。 
 
      凤鸣想她贵为公主,如今流落至此,的确可怜,不禁缓和了态度:「公主不要伤心,龙天不是好人,我也知道。同国是西雷大敌,既然你取了庆鼎的首级,也算帮了容恬的大忙。」暗中思量,如果三公主可以夺回繁佳王位,妙光的离国就等于多了一个邻近的敌国,倒也不错。于是问:「不知三公主要多少人?」 
 
 
      「多少?」三公主愕然。 
 
      凤鸣也是一愣:「不是说要借兵马攻打繁佳吗?」 
 
      博陵拍拍额头:「鸣王果然是在诓我。兵马无须相借,我们只要一名高手。」 
 
      凤鸣更是奇怪:「高手?」 
 
      「一名可以杀死龙天的高手。」博陵道。 
 
      三公主解释道:「龙天手上掌握的兵马,大部分都是我繁佳原来的人马,只是惧怕龙天淫威,不敢反抗。」 
 
      博陵道:「我们在繁佳国内和从前的故人仍有联系,只要龙天一死,三公主现身,立即就可以接管一切。」 
 
      深受容恬「不懂也要装懂」的教诲,但此客凤鸣还是露出了迷惑的表情,眨着乌黑的眼睛:「有哪个高手可以随随便便杀死一国的君王?」 
 
      三公主露出一个美丽到极点的笑容:「除了萧圣师,谁还有这般本事呢?」 
 
      凤鸣张大嘴巴。 
 
      目标竟然是容恬的师父! 
 
      那一看样子就知道孤傲得无法沟通的人物,肯答应刺杀龙天? 
 
      凤鸣既惊讶又奇怪:「你们要找萧圣师,怎么又来找我?」 
 
      凤鸣这个问题一出口,一丝诡异的笑容,忽然从博陵的唇角渗了出来。 
 
      博陵朝三公主使个眼色,三公主幽幽叹了一口气:「看来鸣王对自己的身世,一点也不了解呢。」 
 
      「我的身世?」凤鸣自家知道自家底细。老实说,他对自己的身世,一点也不了解呢。」 
 
      「我的身世?」凤鸣自家之道自家底细。老实说,他对自己的身世,时再是一点也不清楚。 
 
      本来是西雷太子,后来变了老容王的儿子,但是那位不幸去世的东凡大将苍颜又好像认为他是另外一个故人的儿子。不过苍颜说的也有道理,老容王就算再没人性,也不该拿自己的亲骨肉进宫当西雷太子的替死鬼。 
 
 
      媚姬看来对三公主他们的底牌也并不清楚,她本来一直含着浅笑悠然自若地坐在一边,此刻蹙起形状优美的细眉,终于开口问道:「鸣王的身世,与萧圣师有什么相干?」 
 
 
      博陵对媚姬这次的帮助深表感激,见她发问,不再卖关子,朝媚姬笑了笑,柔声答道:「因为萧圣师正是鸣王的父亲。」 
 
      父亲? 
 
      宛如脑袋上被人用金锣重重敲了一记,凤鸣脸上藏也藏不住莫名诧异和震惊的表情,整个呆住了。 
 
      那位从小就被送进西泪王宫,在世的时候受尽众人凌辱,后来不知道是被谋害还是自尽投水而死的傀儡太子安荷,竟会是萧圣师的亲生儿子? 
 
      十一国中,隐隐声威凌驾于各国君主之上,俨然如无冕之王的一代剑术大师萧纵的亲生子? 
 
      室内一片安静。 
 
      凤鸣缓缓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四肢,他倒从没想过自己这副身躯的来历还挺矜贵。只是父亲来头如此大,怎么安荷一点也没有沾光?目光移到媚姬那边,挤出一个苦笑:「不知道萧圣师一共有几个儿子?」 
 
 
      萧纵名满天下,面容清逸英俊,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年代,这样的男人热手可炙,自动献身的女人一定不少。 
 
      媚姬仿佛第一次看见凤鸣似的,仔细打量他,久久才蹙眉道:「萧圣师没有儿子。」妙目在凤鸣困惑的俊脸上幽幽一转,叹道:「众所周知,他想要一个儿子,已经很久了。」 
 
 
      凤鸣愣住,原来萧纵并不是子嗣过多在外流落了几个而自不知,这样一个富可敌国的男人,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儿子? 
 
      如果萧圣师在世上只有一个骨肉,他,不不,安荷的身份,岂不比西雷王储更了不得? 
 
      众人显然都想到这一层,同时屏息静思,目光复杂交错地集中在凤鸣身上。寂静中,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快速传来,入耳是似在远处,片刻已经到了帘外,沉思中的人们蓦然反应过来时,帘子已被掀开,一副高大挺直的身躯几乎挡住了整个门。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凤于九天八之荡气回程 by 风弄 下一篇:《好爸爸,坏爸爸》 by Cari Waites/Lisa Henry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