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少爷的点心 by 佚名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高H

 小七儿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却在七岁的时候进了苏府,遇见了小小姐,还成了她的贴身丫鬟。 

  苏府的人都是好人,老爷和夫人还有小小姐更是大好人,她虽名为丫鬟,可是小小姐却从未欺负过她,反而把小一岁的她当妹妹般看待,让她好感动。 
在苏府,她每天都过得好幸福好幸福,也以为会永远这么幸福下去。 
真的!如果没在九岁时遇到严家少爷的话,她真的以为她的日子会永远幸福下去。 
苏严两家是世家,严少爷偶尔会到苏家来,温文儒雅的俊美模样儿,是每一个女孩家心仪的对象。 
人人都说严家少爷长相俊雅,性情又温和,还是南城首富,不知有多少姑娘家想嫁进严家,媒婆几乎快踩烂严家门槛了。 
哼!她是承认他真的长得很好看,可是性情温和? 
那是骗人的! 
他好坏!只会在人前装出善良摸样,人后却常常欺负她,明知她胆小又爱哭,却以捉弄她为乐。 
可不论她怎么跟别人说,都没有人相信她的话,就连小小姐也当她在说笑,还跟她说这个笑话不好笑。 
她……她好委屈,呜…… 
他……他好讨厌! 
尤其是她长大后,他看她的眼神好奇怪,而且总爱对她动手动脚的,每每被他碰过,她就觉得自己好奇怪。 
身体会觉得很热,心会跳得很快,而且……那个羞人的地方还会湿湿的…… 
呜!他一定对她下了什么魔咒,她才会变成这样啦! 
她好讨厌他! 
严君棠是个讨厌鬼啦! 
恶梦! 
严君棠绝对是她的恶梦! 
这是小七儿听到严君棠来到苏府的第一个反应,相较于其它丫鬟的脸红兴奋,她的脸色惨白,连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 
那个可怕的讨厌鬼来了! 
端着托盘的手发着颤,盘上的瓷杯也跟着发出声响,这是她要端给小姐的人蔘茶,可是当她听到严君棠来了后,正要踏出厨房的脚立即停住,怎么也踏不出去。 
小姐和严君棠从小一起长大,好得跟什么似的,每次严君棠一来绝对是来找小姐,搞不好现在人就在小姐房里,她才不要见到他! 
「小七儿,妳怎么了?做啥挡在门口?」正要走进厨房的小红老远就看到小七儿僵在门口,不禁疑惑。 
「我……」 
小七儿才说出一个字,小红就兴奋地打断她的话,脸儿红红,眸儿羞涩,像个待嫁女儿似的。 
「妳知道严少爷来了吗?老天,他长得好俊,我远远的就看到他了,他和小姐有说有笑的,一看到他的笑容,让人脸红心跳,心都溶化了。」 
是吗?可她看到他笑,只觉得胆战心惊,心跳都快停了。 
「他现在正在小姐房里,妳手上的人蔘茶是要端给小姐的对不对?好好喔!待在小姐身边,妳常常都可以看到严少爷,我好羡慕妳!」 
小七儿忍不住嘴角抽搐,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何好羡慕的,尤其当她听到严君棠果然在小姐房里时,端着托盘的手抖得更厉害了,瓷盖和杯子不停发出轻脆的撞击声。 
「小七儿,妳怎么了?手抖得这么厉害。」小红这才发现小七儿的不对劲,担心地看着她。「妳的脸色也好苍白,是不舒服吗?」 
对!她快被吓死了!心脏快停了,谁来救救她?她一点都不想碰到那姓严的讨厌鬼呀! 
小七儿在心里拚命狂喊,手抖得更加厉害。 
「小七儿,妳是怎么啦?」小红紧张地瞧着小七儿,被她的模样吓到了。 
「我……」小七儿瞪着小红,眼睛一亮。「我肚子痛,要去茅厕,这蔘茶就交给妳了!」 
小七儿把手上的托盘放到小红手上,挤出一抹笑。「拜托妳了,小红,我会很感谢妳的!」说完,她急急忙忙离开,还差点被厨房门槛拐倒。 
她决定了,她今天一整天都要躲在茅厕里,管它臭不臭,直到严君棠离开前,别想她会离开。 
打定主意,小七儿急忙忙地往茅厕的方向走去,经过花园池塘时,一道好听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 
「小七儿,妳要去哪里?」 
急促的脚步立即定住,背脊不自觉地发凉,心脏大大停顿了一下,让她差点不能呼吸。 
不!这一定是错觉!那个讨厌鬼正在小姐房里,不可能会在这里出现,一定是她听错了,一定是这样…… 
安抚好自己,小七儿赶紧移动,加快脚步。 
「小七儿,妳该不会是在躲我吧?」温热的身体快速来到她身后,紧贴着她的背,温热的气息拂上她的颈项,害她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她赶紧转身,往后退了数步,又惊又惧地瞪着眼前的男人。「你……」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严君棠扬起一抹邪佞的笑容,俊美的脸庞似笑非笑的,一身白衣将他修长的身形衬托得更加俊逸非凡,恍若天神。 
「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不用猜也知道眼前这小妮子在想啥。「当然是特地来找妳的。」 
小七儿吞了吞口水,一看到严君棠的笑容,不管他笑得多么好看,她只觉得可怕。「找……找我做什么?」 
「妳觉得我会找妳做什么?」邪魅的黑眸紧盯着她,像野兽盯紧了可口的点心、怎么也舍不得放过。 
好可怕!小七儿快要吓哭了,每当严君棠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就觉得好可怕,那眼神凶猛得像要把她一口吞下去似的。 
「我……我有事先走了!」不管!她要快跑! 
见小七儿想闪躲,严君棠轻轻一笑,身影快速一闪,大手用力抓住她,故意在她耳朵旁吹着气。 
「我没叫妳离开,妳却擅自想走,小七儿,妳的胆子愈来愈大了,嗯?」严君棠轻语,大手紧捏着小七儿胸前的饱满,邪恶地揉着,唇角轻扬。 
「看来,不只是胆子,妳这里也变大了嘛!」严君棠满意地用力揉弄,喜欢掌中的沉甸。 
小七儿红了脸,急急挣扎。「你别乱捏!」她抓住他的手,又羞又气,可又不敢对他怎样,只能委屈地红了眼眶。 
就是这样!他老爱乱碰她,在她满十四岁后,他就对她动手动脚,不再像以前只是嘴上逗弄她。 
「妳这是在命令我吗?」严君棠轻哼,故意狎玩她的胸部,揉捏得更用力,然后湿热的唇在她雪白的玉颈重重一咬。 
「啊!痛!」小七儿疼得拧眉,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这是惩罚,罚妳不乖,竟然想躲我。」紧贴着她的背,他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一手隔着衣服玩着饱满的浑圆,另一手则往下探索,摸进裙襬,隔着薄薄的亵裤摩弄着她敏感的花穴。 
「啊!」小七儿咬牙忍住**,全身燃起不知名的火热。每次被他碰着、碰着,她就觉得好难受。「别这样,我道歉,你别这样……」 
她受不了地扭着身子,小脸泛着一抹潮红,不知所措地泪水直掉。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女人饥渴时比男人更恐怖 by 佚名 下一篇:把生活当做冒险吧 by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