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东北浪妇 by 郭庭芳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第一章

 
    一
 
    俺叫郭庭芳,一九九八年,俺男人在矿上干活、让炸药给炸死了,给俺留下个婆婆还个闺女.眼瞅一家子就没生路了,村里的二驴子找上俺,跟俺说:“我看上你身子了,你要原意、就跟我走我带你往上海,跟我捣服装去.”俺一个三十五岁的寡妇,要养老要养小,还怕啥丢脸**的把心一横,牙一咬,肏她奶奶的爱咋地咋地吧就和二驴子走了.
 
    刚开始,俺还真受不了.二驴子人跟名字一样,那大鸡巴比俺死去男人的大老鼻子了,硬起来六七寸长,贼黑贼臭,真他娘是条大驴鞭平时,他邪火一上来,就跟**一样,扒了俺裤子就往屄里肏,也不管俺屄里是干是湿,滑溜不滑溜有时候肏得俺真像挨刀子捅一样疼.可是俺上有老、下有小,全靠他养活,没法子只好忍了,还要装笑脸、装骚装浪,叫床让他高兴.
 
    二驴子肏了俺仨月,肏腻了俺的屄又叫俺给他舔大鸡巴,肏俺的嘴,他说:“这叫口交,现在外国就流行这个”俺一个乡下老娘们,哪知道啥口交、屄交的,他想玩啥,只好随便他.
 
    上海不像东北,天气老闷热了,没事都能一身汗,可这瘪犊子臭鸡巴十天半月也不洗一回,跟俺肏完屄,要么在外面肏完**也不洗,还说:“这个样闷出来的骚鸡巴,才够味道”肏他娘的够味道又是尿骚又是淫臭,俺舔着都恶心.
 
    可二驴子每次倒很得意,看着俺给他舔大鸡巴,还问俺香不香好不好吃
 
    等俺把他的鸡巴舔硬了,他一来劲,就叫俺跪在他面前,把俺的俩手用裤腰带捆在背后,抱着俺的脑袋,把俺的嘴当屄一样肏,大鸡巴头直顶俺嗓子眼.
 
    头几回,俺经不惯,一阵阵的反胃呕吐,老难受了当天吃的饭跟着大鸡巴一进一出,都能呕出来.俺一吐就是一地,顺着俺嘴角能流俺一身子,弄得二驴子的鸡巴毛上也能挂不老少.
 
    可二驴子这瘪犊子,不但不嫌埋汰,拼命的抱着俺脑袋,大鸡巴全肏进俺嘴里,大鸡巴头顶着俺嗓子眼,成心大鸡巴头一跳一跳的,逗俺呕吐.俺憋的喘不过气,脸红脖子粗,眼泪鼻涕直流,嗓子眼里贼辣辣的疼,下面屄里都管不住尿.等他把大鸡巴抽出去,俺就“吼吼”的吐,嘴里像绝了大坝一样,往外吐胃里的饭啊、汤啊啥的.
 
    日子久了,俺发现,二驴子买好酒好菜回来,劝俺在女人身后,往女人屁眼里啐了一大口唾沫,用大鸡巴头沾着唾沫,润湿女人的屁眼,腰一用力,大鸡巴肏进女人的屁眼里,而且一下子就肏到了鸡巴根.俺想着自己的屁眼,不知咋一哆嗦,心想:“咋地屁眼子还能肏啊”
 
    这么一根大鸡巴,咋一下子就肏进去了,那屁眼子还不肏烂了.
 
    二驴子看俺坐的地方湿了一大块,很高兴,以为俺流淫水了,把俺搂得紧了.俺哪是流淫水了,其实是吓得流尿了.二驴子不知道,一手从俺身后伸过来摸俺的屄毛,一手套弄自己的大鸡巴,说:“浪货,看得流浪水了吧.这带子够带劲吧”
 
    俺说:“外国人真他娘的有病,连臭屁眼子都肏,埋汰死人了.”
 
    二驴子说:“你个臭老娘们懂个啥,这叫肛交先口交,再屄交,完了肛交,末了再口交,这可是一套活.”
 
    俺很吃惊,说:“肏完嘴再肏屄,没啥说的.可肏完屁眼子,又肏嘴,往死里埋汰人哪有这样闹的.”二驴子哈哈笑,说:“今天开眼了吧现在外国都兴这样玩,这才出火呢”
 
    跟着又说:“前几天,我在外滩那遇上只老鸡,天津过来的,都四十多了还在卖屄.不过她那奶子比你的还大,就没你白嫩,老子当时还就硬了,一百块包她一夜.”
 
    “可等扒了裤子一看,肏她奶奶的,那老臭货、烂屄不知道叫过多少人肏,我的大鸡巴也够拔尖了吧可肏着那烂屄都嫌松,老子一急眼,她也怕了,求我肏她屁眼子.我一肏,真她妈爽啊,比肏前面痛快多了.我肏她一晚上屁眼子,肏完又叫她给我把鸡巴舔干净,还往她嘴里撒了泡尿,老舒服了.”
 
    俺听着二驴子乱讲花花事,抬头看着房顶子,心里一阵磕趁.心想:“俺跟**不是也没啥两样嘛天天叫二驴子糟践,就为了那点钱.”忽的,二驴子猛摇着俺,大叫:“快看快看精彩的来了.”
 
    俺一看电视,原来是黑人正要肏小姑娘的屁眼.小姑娘躺在女人的两腿间,脑袋枕着女人肚子,两条腿左右分开举着,交给女人用手扶着,黑人的大鸡巴头顶住小姑娘湿溜溜的屁眼,慢慢往里挤,小姑娘咬着嘴角,好像忍着疼.二驴子很兴奋,活像条闹春的赖皮狗,一边撸着自己的大鸡巴,一边冲着电视叫:“快肏肏进去肏她妈的,干死这小骚货.把她屁眼子肏烂了.”
 
    那黑人确实跟二驴子喊的一样,越肏越快,越肏越狠,越肏大鸡巴进去的越多.小姑娘先大口大口的喘气,慢慢的变成哼哼,再往后就成惨嚎了.幸好黑人只能肏进半根大鸡巴,不然非肏死小姑娘不可.
 
    等黑人拔出大鸡巴时,俺看见小姑娘的屁股沟都叫写染红了.俺心里阵阵发酸.
 
    俺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要起身离开.二驴子缠着俺不放,说:“哪去还没完呢.别走,赔我看完了.”
 
    黑人和女人让小姑娘蜷着身子,抱住两条腿,二人看着小姑娘被肏的合不拢的屁眼,很得意、很高兴,指指点点,说了一堆俺听不懂的外国话.说完话,女人又给黑人舔大鸡巴上的血.不一会女人也趴到床上,黑人开始肏女人的屁眼,还搂着小姑娘亲嘴.
 
    二驴子听着女人的浪叫,眼珠子都红了.跟俺说:“咱俩肏回屁眼子.你没肏过吧我今天给你开苞,叫你舒服舒服.”
 
    俺一听,吓了一哆嗦.还没醒过神来,二驴子已经将俺翻过去,压在身子下面,挺着大鸡巴就来寻俺的屁眼.
 
    俺忙叫:“别俺没弄过这个.你那鸡巴这么大,还不肏死俺啊”
 
    二驴子发了疯,使尽按住俺,说:“怕什么,你没见那外国**给肏得嗷嗷叫嘛多爽,多浪啊我多肏你几回就知道爽了.”又说:“我肏的那只老鸡肠子都脱出来了,她还一个尽的叫舒服呢.”
 
    今天就到月底了,二驴子每月这时候都会给俺开工资.一千块,对俺这个没文化没本事的乡下寡妇来说,已经很多了.俺有了这笔钱,才能寄回老家养活婆婆和闺女,所以俺没敢真的挣扎抵抗,僵持一阵子,也就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二驴子顶住俺的屁眼,狠狠往里挤.俺的屁眼贼辣辣的疼,说:“咋像拿刀子剜肉啊,当年和俺男人结婚,开苞也没这么疼哪”
 
    俺没叫男人肏过屁眼,屁眼很紧,二驴子弄了好一阵子也没成事.俺俩人一个急,一个疼,脑门上都冒汗.
 
    俺实在忍不住了,说:“俺的亲爹你弄死俺了.”二驴子也火了,打着俺的大屁股蛋子,大骂:“肏你妈的浪货,你不会把屁眼子扒开,弄大点叫老子肏啊”
 
    俺怕二驴子乱来,想法子,说:“俺的屁眼子没挨过肏,里面干.不行你拿油来灌灌,弄滑溜了,备不住就肏进去了.”二驴子听了,还真是好主意,光着身子跑到厨房,抓了一瓶香油来,往俺屁眼上浇了一股,用手指送进俺屁眼里润润,完了,二驴子在自己的大鸡巴上也抹了,一拍俺屁股蛋子,大鸡巴往俺屁眼上一顶,就狠狠的往里肏.
 
    折腾好半天,大鸡巴总算全肏进去了,俺难受的一阵阵头晕,眼前好几次发黑.二驴子不管俺死活,不要命的往死里肏俺.肏了十几分钟,他在俺屁眼里射精,俺差点没死过去.那天,俺跟录像里那小姑娘一样,屁眼里也流血了.
 
    转眼又过了一年多,算算,俺跟着二驴子整两年了.天天叫二驴子花样百出的糟践着,什么玩女人的法子他都往俺身上招呼.俺也锻练出来了,管他肏嘴插屄捅屁股,俺都能受得住了,而且还有了快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黛欲春梦 by 佚名 下一篇:莉莉 by 佚名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