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穿越种田之满堂春 by 温吞的女人(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种田文 随身空间 乡村爱情

文案:
唐春明给老爹上坟,却在坟前栽了个跟头,嗖地一下子穿到了古代,还是个只有汉子和哥儿没有女人的世界,天生就是个弯的满以为幸福生活就要来临的时候,现实却让他后悔不迭,身边一个娃肚子里还揣了一个娃算什么,难道都是因为他没有兑现带大孙子一起去给老爹上坟的诺言遭到的报应?
喂喂,隔壁的汉子,说的就是你,你要是不嫌弃俺有两个娃,俺们就凑合着过日子吧。
 

扫雷:
1、设定的是个只有汉子哥儿没有女人的世界,有生子环节;
2、男主穿过去算是刚死了汉子带着娃的寡夫,雷菊不洁者慎入;
3、主角穿过去自带金手指随身空间,雷者慎入;
4、暂未想到,有待补充。
 

 001 穿越

  001
  “阿母,醒醒,阿母,呜呜……不要不理我,我以后一定乖乖听阿母的话,呜哇……”
  “林哥儿乖啊,阿母只是太累了睡一会儿,阿母不是不理林哥儿,我们林哥儿最乖最懂事了。”张秀把姓赵名林的小哥儿抱在怀里轻拍他的背安抚,却忍不住转过头抹了把眼泪,真是造孽哦,这日子刚过得有点起色,哪料到祸从天降,明哥儿当家的汉子年前进了深山里一去不回,丧事刚办完一个新年都没安生过,这夫家又欺上门来,这日子可要怎么过下去?
  他和明哥儿的母家是一个村上的,当初还是他给明哥儿拉的线,就是看中赵大虎他人老实又肯吃苦耐劳,这赵家在平山村的日子也过得红火,正好两方都在相看人家,他就牵了个线,哪料到赵家阿嬷是个偏心左性的,眼看着小儿子中了童生生怕被二儿子给拖累了,就把这一家子给单独分了出来,说得好听是让这小两口自己过日子去,可赵家二十几亩地就分了老二家两亩中等水田,其他什么也没有,平山村里哪户人家不说赵家阿嬷偏心。
  原本张秀也劝过明哥儿,分出来也好,省得跟那一大家子一起过闹心,图个清静,他家汉子又肯吃苦,苦个几年也能把日子过起来。他也没说错,这几年赵大虎花大力气开了五亩山地,加上平时进山里打猎,一家三口填饱肚子不成问题,桌上偶尔还能见个荤腥,可好景不长,日子刚好转赵大虎就出事了。
  唉,要是早知今日,他何苦帮明哥儿牵这个线。
  “这遭瘟的懒哥儿,挨千刀的扫把星,汉子一死就整日赖在床上做窝不成?成日吃赵家的喝赵家的赵家哪里亏待了这懒哥儿,人呢?还不快滚出来让人相看相看,告诉你,这地是赵家的屋子是赵家的,赵家给你寻个归处就算对得起你这没侍候过爹母的懒哥儿了……”
  院子里噼咧叭啦一阵尖叫怒骂,小小林哥儿吓得一边打嗝一边直往张秀怀里躲,张秀大怒,却要低声安抚明哥儿,林小哥儿吓成这样可见平时在赵家和阿嬷那里也讨不了好:“林哥儿不怕,秀阿么帮你出去把嬷嬷骂走,明哥儿先在这儿陪阿母好不好?”
  “我不是被阿嬷送走,我不要离开阿母……”小脸上尽是害怕的神情,看得张秀又是恼怒,把林小哥儿塞进唐春明的被窝里就走了出去。
  “哟,赵家嬷嬷这是来看明哥儿了?”张秀走出堂屋看着叉着腰站在院子里大骂的赵阿嬷高声喊道,院门外已经因赵阿嬷的怒骂吸引了一些村民围观,张秀根本不怕说出实情,就是要大家都来听听这赵家的是怎么逼迫刚刚死了汉子的哥儿的,“我还想问问赵阿嬷呢,你们赵家到底是怎么逼迫明哥儿的,从你们赵家回来人就昏倒在地上了,胡郎中可是刚刚才走的。”
  “呸!我告诉你大虎家的,你装病也没用,你嫁进赵家就生了个赔钱货,连个汉子都没生下来,我赵家要你有什么用。我儿子也是被他逼死的,要不是他想吃肉我儿子何苦这大冷天的跑进深山里去,我没找他陪我儿子算好的了。唐春明,我告诉你,赶紧给我滚出来给这汉子相看相看。”赵阿嬷根本没理张秀,仍旧指着屋里在院子里叫骂。
  张秀这时才看到院门口站了个四十多岁的跛脚汉子,人又黑又矮小,两只眼珠直往屋子里钻,心中暗恨这赵家的尽糟蹋人,明哥儿生得好,当年可是有不少人家争着相看的,也是他眼瞎了才帮他牵了赵家的线,赵大虎人虽不错,可这样的夫家真要不得。
  “嗤,谁不知道赵大虎每次进山里猎到的野物往他阿母家送得最多,就这样你们还嫌少的,看你们一家子个个吃得腰肥肚壮的,再看明哥儿他们一家子,你也好意思说出这话来。你现在帮明哥儿相看人家,还不是想将明哥儿扫地出门,生怕他占着大虎留下的几亩田。我告诉你,刚胡郎中来诊过了,明哥儿肚子里已经有了两个多月了,你要不怕你儿子从地里钻出来找你拼命尽管给他相看人家。”张秀也是个嘴皮子利索的,快人快语将事情说了个清楚。
  原本外面的人还觉得赵家的做法虽然有些过火,但一个哥儿没了汉子这日子的确不好处,又没有个小汉子支撑门户,赵家能放他热孝里改嫁也是条出路,虽然这给相看的汉子年纪大了点,但赵阿嬷说,年纪大些才懂得疼人,而且这汉子家里颇有些田产,明哥儿嫁过去只有好日子过的。
  现在一听就炸了,明哥儿居然肚子还揣了一个,这可还怎么改嫁?要是赵家真让明哥儿带着赵家的种改嫁,这赵家非得给别人的唾沫淹死。
  而且经张秀这么一提,左右乡邻的也意识到赵阿嬷的真正打算,抬头看看这建了没几年的三间大房,等明哥儿一改嫁,这房子这地还不都归赵家了,难怪要这么急迫地让明哥儿改嫁,连自家儿子的孝都不让守,赵大虎摊上这样的阿母可真够憋屈的。
  “什么?!他居然怀上了?!”赵阿嬷不敢置信地尖叫,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不相信?行啊,胡郎中才走,再叫回来问个清楚就是。”张秀不耐烦地说。
  “不行啊,赵家阿嬷,我可是给了你十五两银子的,这现在算什么事啊。”跛脚汉子一听也急了,眼睛都瞪直了,冲着赵阿嬷叫道,他是听别人说明哥儿是个好颜色的,人又年轻,这才中意的,而且赵阿嬷跟他保证了不会带着孩子拖累过去的。
  “呸!原来是将明哥儿卖了十五两银子,我就说呢,你个老货会这么好心为明哥儿着想。”张秀怒骂。
  跛脚汉子的脱口而出让围观的村民更加清楚了其中的真相,纷纷出言谴责赵家阿嬷,这都做的什么事,儿子前脚刚没了,后脚就要将儿子的夫郎卖掉,真是掉进钱眼里了,这要是真被卖了,赵大虎留下的小哥儿可要怎么活。
  赵家阿嬷眼看银子飞走,狠狠剜了跛脚汉子和张秀几眼,恨不得在他们身上戳几个窟窿,这瘟哥儿扫把星果然跟他们赵家相克,早知道之前就让人将他送走,也就没有现在这些事了。对他肚子里的那个,赵家阿嬷真没多看中,肯定又是个赔钱货,他唐春明就没个生汉子的肚子。
  “谁知道会不会又是个赔钱货,银子回头就给你。”赵家阿嬷恨恨地吐了几口痰,掉头就走,连屋子里的孕夫看都没看一眼,一路上骂骂咧咧。他心里疼得直滴血,唉哟,十五两银子啊,心里更恨唐春明了,包括他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孩子。
  有几个与张秀相熟并且同情明哥儿遭遇的哥儿留了下来,他们之前还帮着明哥儿一块办了丧事,怎一回身这大过年的正月还没出又发生了这样的事,赵家也不消停消停。他们留下来问问具体的情况,也好帮一把手,这家里一个躺床上还有一个小的,都是需要人照顾的。
  &&&
  唐春明耳边传来呜呜的哭泣声,心底有个声音在催促他快点醒过来哄一哄哭得伤心的孩子。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爹挥棍子的唐春明,在老爹的坟前一头栽下去后居然一转眼就看到一位鸡皮鹤发的古装老头捏着一根针向他刺来,还有一个盘着长发的男人眼睛红红地露出惊喜的表情向他喊着什么,唐春明心中暗叫没见到老爹居然见到其他鬼了,两眼一翻又昏了过去,全然不顾身边两大一小的反应。
  昏过去后,唐春明却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走马观花地看完了另一个人短暂的一生,那人也叫唐春明,人称明哥儿,长得秀气文静,刚出生就死了阿母,幸好有阿爹护着没被后母欺负了去,支撑到明哥儿嫁了个汉子才去了,可这明哥儿也命苦,刚过上好日子汉子就一去不复归,留下孤儿寡夫被人欺上门来,本就瘦弱的身子加上伤心过度忧心如焚,竟然一下子就厥了过去。
  虽然这个世界全是男子组成,没有一个女人,明哥儿又是个嫁人生孩子的哥儿,可看到明哥儿与老父相处的情形,唐春明就想到了被自己耽误了一辈子的老爹,虽然一个是个老童生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一个年轻时却能上得山打得野猪,可两个老头爱护子女的心却是一样的。
  当看到赵家是如何对待那个傻大虎和老实柔顺的明哥儿时,唐春明又恨不得代替明哥儿将赵家那些人狠揍一顿,就是那赵大虎也是个傻的,这样被亲阿母对待还傻傻地以为阿母真是为他好,家里有了好的第一个想到的不是明哥儿和家中的小哥儿,而是他的阿母和从来拿鼻孔看人以读书人自尊的自以为是的弟弟,还常常劝明哥儿忍让,阿爹走了,阿母一人支撑这个家不容易,为他们兄弟吃了许多苦头,而且只要他弟弟考出头就能提携他们一家子了。
  唐春明恨不得像他老爹一样拿根棍子把赵大虎敲醒,那一家子吃香的喝辣的哪一个过的不比他赵大虎一家三口好?哪家子像赵大虎这样的被分出家去每年到耕种时节还回到赵家作牛作马累死累活的,就这样连喝口水还得回到自己家里的?
  愚蠢!愚可不及!
  当看到赵大虎进了大山一去不归时,唐春明只差拍手叫好了,在别人眼中赵大虎是个好的,可在他看来,明哥儿跟着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赵家一大家子就像吸血虫一样不把明哥儿一家吸干抽空不会罢休的。唐春明不知赵大虎死后有没有魂魄,有没有看到他阿母是怎么对待明哥儿的,看到赵家一家子连孝都不让守就要将他的夫郎改嫁换银子又要将他的小哥儿送人,不知道会不会后悔曾经的一切?

  002 盘算

  002
  “阿母……”
  一声又一声,哭得喊得唐春明心都揪成了一团,眼皮似有千斤重粘合在一起,费了牛鼻子力气才扒开了一条缝重见光明,就看到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小孩蜷缩在自己胸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阿林……”嘴巴不受自己控制叫唤出叫孩名字时,唐春明脑中也像是被投了颗炸弹一下子轰开,又急忙转头查看四周的环境,唐春明顿时傻了眼了。
  “阿母醒了,阿母不要离开阿林,阿林会听阿母的话不让阿母生气,阿母……”小孩紧紧揪住阿母的衣服,两眼哭得红肿不堪只剩下了一丝缝,可就这样仍旧死死地盯着阿么的脸,生怕阿母一不小心就闭上了眼睛不理睬他。
  “阿林?林哥儿”唐春明傻傻地转回头看着小孩熟悉的容貌,轻轻地叫唤了一声。
  “阿母真的醒了,阿林好怕……阿嬷又来家里骂阿母了……”小孩拼命往阿母怀里钻,断断续续诉说他的害怕。
  眼前飞快地闪过无数画面,还有怀中真实的体温,唐春明此刻真想操着嗓子大喊一声:“卧槽!”他居然穿到了明哥儿身上,之前张开眼看到的不是鬼,而是村里的胡郎中和张秀,后者同样是哥儿,用前世的话说得通俗点,明哥儿和张秀哥儿就是闺蜜。
  所谓闺蜜就是经常你窜我门我窜你门,今天你绣朵花明天我绣棵草互相交流着,有时又一块说说各家的糟心事或者东家西家的长短。
  蜜你个大头鬼!
  简直惨不忍睹!
  脑子里还在翻天覆地,可身体的惯性让他已经抱住小儿子,一手轻轻拍打他的后背安抚他:“阿林莫哭,阿母在呢,阿母不会离开阿林的……”
  ……卧槽!
  这时张秀掀开帘子进了层,看到炕上的情形惊喜道:“明哥儿,你醒了,太好了,我正担心呢。你放心吧,我刚把你家嬷嬷骂跑了,你也不用担心改嫁的事了,你现在肚子里又有了一个,谁敢逼着你改嫁?居然两个月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胡郎中说可危险了,让你这几天都要卧床休息,家里的事有我呢。”
  “是啊,明哥儿好好休息,有什么事跟我们说一声,都是乡里乡邻的,哪家还没个事的,养好身体要紧,不顾你自己也要顾着肚子里的小的。”后面跟来的人也紧着说,他们也是好心,心想要是运气好生个小汉子明哥儿的腰杆子也能硬气点。
  可对于唐春明来说,原来脑子里还只是被扔了炸弹,现在则像是投下了颗原子弹,没有最残酷只有更残酷的现实,唐春明现在连说出卧槽的力气都没有了,更不敢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肚子,就怕看到一个骇人怪物。
  还不如不要醒来一直昏迷的好,偏偏现在清醒得很。
  肚子里又有了一个,肚子里又有了一个,肚子里又有了一个……
  来道雷劈了他吧!
  “来,林哥儿,让秀阿么抱抱,”张秀将小哥儿从被窝里抱出来,一看这眼睛红肿得厉害心里越发疼惜,对唐春明说,“明哥儿,我去给阿林用冷水敷敷眼睛,否则遭罪的可是孩子,你这炕上也没个热气,再帮你把炕烧上,过会儿我去胡郎中那里把药拿回来,你现在什么也不用问,先把身子养好了,就像莫哥儿说的,你也要想想阿林和你肚子的这个。”
  “秀阿么……”林哥儿软软小小的身子贴在张秀怀里,因之前哭得太厉害,现在小身子还一抽一抽的,看着就让人心疼。
  看唐春明一直低着头,张秀和其他人以为他一时还转不过弯来,也没多想就先退了出去,让唐春明自己想想清楚也好,这哥儿有了孩子再怎么苦也会撑下去的,心里总有了些盼头。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唐春明才一下子瘫在床上,两眼无神地向上望去,欲哭无泪,老天是看他将老爹折腾得太狠了所以才来折腾他的吧。
  好在唐春明本不是个多么敏感纤细的人,向来大大咧咧,反正老爹离开后他也就一个人过活,在哪里过还不是一样的,至于肚子里还揣了一个娃儿什么的,等睡醒了再说吧。上辈子作为一个纯盖,他是没有子女缘的,也没能实现老爹抱孙的愿望,现在现成的一个小儿子连后顾之忧都解决了,想必老爹也能安心了吧。
  喝完了药,唐春明就没心没肺地呼呼大睡了。
  张秀和同村的哥儿王莫一起帮唐春明收拾了一下家里,把炕烧得暖暖的,又熬了些杂粮粥将赵林小哥儿喂饱,重新将他塞进唐春明的被窝里这才离开了赵大虎家,他们家里的汉子和孩子也在等着他们回去吃晚饭呢。
  “秀哥儿,你说赵大虎怎就在这大寒天里的时候跑进深山里了?要不是他一去不回,明哥儿哪能受这些苦,本来又怀上了该是多么高兴的一件事啊。”王莫个子小巧,看上去二十岁才出头,从外村嫁进来没几年就生了个小子受夫家看重,日子过得颇为舒适,他也性子单纯,看着唐春明的遭遇心中怜惜,现在想想,自家的嬷嬷虽然有时挑剔了点,可与赵家阿嬷一对比,他觉得自己应该惜福了。
  “还不是那家,”张秀朝村西赵家大宅的方向挪了一下嘴,“那个老货说小儿子来年又是学堂里要交束修又是要参加院试了,这又到了年底了,于是就逼着大虎拿出银子来,这开春了又要播种也是花钱的时候,赵大虎就狠了狠心想去猎个大家伙回来,现在那老货居然说是明哥儿馋肉,哼,要我说他儿子就是被他自己逼死的,谁不知道大冷天里的大家伙最凶残。”
  “不会吧,怎会让赵大虎给出银子?他们不是早分出来了吗?再说赵家一家子那么多田,在村里也算得上是上等人家了,那些银子居然会拿不出来?而且当年分家的情形大家都知道,这银子怎么也轮不到大虎家里出啊。”王莫不可思议地瞪直了眼睛,这可真是欺负老实人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赵家的田是谁帮着耕种的?赵大虎一趟趟的野物是送到了谁的嘴里了?赵老货可是经常跟大虎哭诉小儿子读书苦身子虚要多补补。哼,说得好听是分家,赵大虎和明哥儿不还是给他们家作牛作马的,要我说赵大虎这性子也太老实了,自己阿母说什么就听什么,都不知道多为自己的小家想想,现在看看当初把明哥儿说给他真不应该。”张秀懊恼道。
  张秀的家离得近,看到自家汉子都站在门口等他了,与王莫分了手往自家走去,说后悔也晚了,现在只能尽量地帮一帮明哥儿先把眼前的难关过了,希望明哥儿能为了肚子的和林小哥儿振作起来。
  “晚饭吃了没?孩子们都好吧?”张秀走近那汉子问道。
  “吃了,也给你留了,孩子们都睡了,大虎家的还好吧?听说又闹了?”张秀的汉子姓李名大山,是个壮实的汉子,他与赵大虎一向处得不错,可现在大虎不在了,他即便想帮忙也不方便了。
  张秀推了大山一把往里走,边走边说:“你说说这大虎刚走,这赵家阿嬷就等不急了今天就把一个汉子领上门逼着明哥儿改嫁,幸好之前胡郎中诊出明哥儿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否则今天都不知道怎么收场,那老货哪容易这么罢休。”
  李大山也露出不赞同的神色,哪个汉子会愿意自己刚走夫郎就改嫁的,还是自家阿母逼着的,打什么主意让人一目了然,还不是大虎留下的几亩田和那三间大屋,可他一个外人能说什么:“那大虎家的自己怎么说的?”
  “他哪有精神应付啊,喝了药就睡了,明天一早我就得过照应着,对了,明早你去山上捡点柴禾回来吧,我看大虎家柴都快没了,这天还冷着呢,要不把咱家的先匀点过去。”
  “不会吧,大虎入冬前就把柴禾准备好了啊。”
  “有什么不会的,多半被那老货给搬回去了。”张秀掸掸衣裳进了堂屋,他家的汉子也知道自家的夫郎是个性子爽快甚至有些泼辣的,但也清楚他心里有杆秤,这次的确是大虎他那一大家子行事太过份把他惹火了。左右现在还没到农忙的时候,家里的事情和孩子他多看顾着点,让秀哥儿多照顾一下大虎家的,也全了他往日与大虎的情分,大山这样想着跟着进了屋。
  ……
  却说村西赵家。
  回到家里的赵阿嬷心里怎么都没办法咽下这口气,眼睁睁地看着十五两银进了兜里又飞走了,气得心口直发疼,躺在炕上唉哟唉哟地直叫唤。
  “阿母,您这是怎么了?我那弟么答应了没有?阿母出马没有不成的事吧。”赵家的大夫郎王春花掀开门帘就进了屋,得知赵阿嬷回来了他立即赶了过来,十五两银子啊,虽然他知道这些银子大部分要用在小叔身上,可他们一家子也能沾点光不是,就算弄不来五两,三两总也能弄到手吧,王春花打得一手的如意算盘。
  嫁进赵家没过多久他就把这一家子的脾气摸得透透的,公公是个老实汉子,可惜去得早,嬷嬷一向掐尖要强,没有了公公的压制后就更加极端了,眼里心里就只有银子和他那宝贝小儿子,幸好他一嫁进来肚子争气来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小儿子,大孙子,作为赵家的长孙也算得嬷嬷喜爱,这才没让自己一家子在赵家没了地位。
  他刚从外面回来听儿子说阿嬷回来了,于是想也不想地冲了进来,一看这情形却暗道坏了。
  果然,赵阿嬷心里正有火没处发,听到王春花这般说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拿手指着王春花就大骂:“你个懒胚死哪里去了?回到家里连口水都没得喝,炕也是冷的,你是不是想冻死我这老不死的好分了银子自己找快活去?我告诉你,没门……”
  刚刚还躺着□□不停,现在却唾沫横飞,大嗓门响得连邻居家里都听得见,半点也见不到之前的身体不爽利。王春花是见惯这一面的,他才不会像唐春明那样听得难受得半死,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靠在门框上向另一个房间的方向撇撇嘴,老不死的把小儿子当命根子怎么疼都嫌不够,可看他老母躺炕上那人还不是连面都没露一下,问都不问一声。
  老不死的,以后有你受罪的时候,指望着小儿子孝顺他?
  不过他和当家的也指望着小叔子能考上秀才并且继续发达下去,反正他们也没分出去,以后怎么的也得沾点光,不说其他,自己的儿子哥儿以后相看的人家也得比现在高上一等,说不定还能一起跟着进城里讨生活。
  等赵阿嬷骂累了,王春花才腆着脸凑上前:“阿母,这事是出了什么岔子不成?还有那林小哥儿,那户人家可是等着我们回话呢,阿母,他们可是说好了要给十两银子的,小叔开了春不是要等着银子参加院试的么?”其实说好的是十二两,不过他给私下里昧下了二两,他也没多拿,就是露出来了也不要紧,这就是王春花聪明的地方。
  赵阿嬷一拍大腿,王春花说的可不是,他的小儿子赵平川四月份可是要去定州府参加院试的,只要通过了院试平川就有了秀才功名,他就成了秀才阿母,在这平山村怎么都算是一等人家了,走在村里谁还不羡慕他。
  幸好大虎死的也是时候,没因为这孝期耽误了小儿子的院试,否则赵阿嬷能恨得将大虎从地底里刨出来叫骂。弟弟为兄长守孝只需百日的时间,出了孝期正好就是四月份了。在赵阿嬷眼中,小儿子的院试可比那个没用的儿子的生死都来得重要。
  可这去定州府一趟开销却大,想到自己手里捏的那些银子,赵阿嬷心里嘀咕,怎么也要从那晦气地扫把星身上把银子给榨出来,大虎还不是被他克死的。赵阿嬷也不骂不闹了,坐在炕沿边耷拉着眼皮,王春花一看就知道说到老不死的心里去了,心中得意一笑,又凑上去说:
  “小叔子眼看就要说亲了,到时有了秀才功名我们赵家也算是头等人家了,这亲事可不能马虎,阿母你看看,就这旧房子可不是寒碜我那未来的弟么啊。”王春花可是早知道,赵阿嬷当初没能从唐春明手上将他的陪嫁都抠下来心里憋了股气呢,后来眼看着唐春明用这陪嫁造了三间大房,这心里就打上主意了。王春花他倒不是想着那房子的主意,可是,等小叔子占了那大屋,这里的一切还不都是他们一家的了。
  王春花当初对唐春明这个弟么可是眼里心里地妒忌着,唐春明长得比他好看不说,就连亲母死了还有亲爹在后母面前护着,更是将亲母给他留下的陪嫁分文不动地全给带进了赵家,让自己这个赵家的大夫郎很没面子。也不知那老家伙给自家哥儿叮嘱了什么,后来唐春明无论赵阿嬷和赵大虎怎么说都坚决不把陪嫁交出来。
  王春花现在可得意了,就唐春明能斗得过他王春花?就算现在肚子又怀上了,也要看能不能生下来,最后还不是被赵阿嬷卖了改嫁的命,要说那跛了腿的老鳏夫,还是他特意托母家那边打听了不少时间寻来的。

  003 空间

  003
  入夜。
  朦胧间,唐春明似乎又回到了与老爹相依为命的日子,他老娘刚死的那阵子,听村里人说老爹要给他找个后娘,他连老爹的棍子都不怕了成天地跟着老爹闹,谁不知道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他已经是没娘的孩子了,不能连爹再没了,于是村子里人常看到他老爹拿着棍子追赶在他后面。
  那一阵子他真没少跟老爹闹腾,闹得老爹不得不跟他保证他不会有后娘的,唐春明这才乖乖地重新进了学校坐进课堂里,当然免不了一顿狠揍。后来他才知道,老爹怕一个大男人粗心照顾不好一个孩子,这才想重新找一个,可看自己孩子如此反对,也就熄了原先的心思。
  等唐春明慢慢长大看着老爹一个人孤苦伶仃想劝老头子再找个老伴时,老爹哪里再有这个心思了,说他就守着儿子等着抱孙子。唐春明有苦难言从没告诉过他老爹自己天生就是个弯的直不起来了,不想老爹操劳了一生临了竟得了肝癌,唐春明再顾不得什么把城里的工作辞了回了村子里就守着老爹过了那最后一段日子,老爹临终前为了让他走得舒心还跟他保证,来年一定带上媳妇和大孙子给他磕头。
  老爹走后他就留在了村里,守着老屋过了两年,也许地下的亲爹知道自己骗了他,于是老爹一动怒,不用棍子改用雷来劈他了。
  呵呵。
  “你个混球,我的大孙子呢!!!!!!”
  唐春明被横眉怒目手持铁棍气势汹汹的老爹一下子惊醒,坐在炕上半响才定了神,原来是做梦呢,借着月光回头一看就看到蜷缩在他身边的林小哥儿,顿时一嘿乐,抹了一把小哥儿的小脸儿,老爹,这大孙子不是现成的么,您老就凑和着吧,实在不行这不肚子里还有一个呢。
  被老爹吓得连肚子还揣了一个娃都能被他自得其乐一番,也只有这种神经大条的人才会有此反应吧。
  摸摸被窝,这大半夜的炕有点回冷了,唐春明小心地下了炕去给灶堂里再添几根柴,说实话,他其实是喜欢孩子的,不管是眼前见到的还是梦里看见的那个乖巧的林哥儿,都让他打心里喜爱,赵家的人不稀罕这小孙子他自己稀罕就行了。
  添了柴又倒了些热水回了屋里慢慢喝,这身体够糟糕的,浑身又酸又疼,尤其是肚子里,喝了药之后稍微好了些。
  看林哥儿睡得呼哧呼哧的,唐春明借着月光看向自己的左掌心,那里有个玉扣样的阴影,幸好,上辈子的随身空间跟了过来,否则他还真没信心能把这日子过好,光这身体要养好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还有那虎视眈眈的赵家一大家子,没有一个好的。
  要说他老爹,唉,唐春明无言以对。就因为在老爹临死前撒了个谎,可那也是个善意的谎言啊,还不是为了让老爹走得放心点。可第一年上坟时就栽了,一头栽下去头上磕了碗大的疤,一摸一手的血,可就这血将老爹说的唐家祖传的玉扣给激活了,竟然是个随身空间,里面有地有泉,着实让他过了把快活轻松的日子。
  那时他常懊恼,这随身空间怎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老爹去了才出现,否则,就算不能救活老爹,起码也让老爹临走的那段日子少受点苦。空间里的泉水可是有些名堂的,他日日喝那泉水都觉得身体比过去好了很多。
  也许老爹看不过去,第二年上坟,又一头栽了下去,这次没能起得来,直接将他送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老爹啊老爹,你有多恨你儿子我啊,唐春明摇头晃脑一抹手心,人就消失在房间中。
  看到眼前熟悉的一切,唐明春简直要哭了,眼前的一切足以证明他还是那个唐春明,壳子换了内芯还是一样的。
  最初玉扣空间激活后只有一□□泉水和不足一亩的黑土地,经过唐春明一年时间的拾掇,如今空间不仅面积扩增至近五亩,他还挖了一口池塘搭建了一个木屋,想他要瞒着一个村里的人做下这些活容易么,好在老爹去了后家里就剩下他一人,事情倒也顺顺利利没出过什么差错。
  记得老爹将祖传玉扣珍而重之地交给自己时说唐家祖上曾经出过仙人时,他还笑话了一场,祖上出过仙人,那他唐春明不是也可以成仙了,当场就被老爹一顿骂,说他不敬祖宗,祖宗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吗?
  可当空间激活后再想想老爹说过的,唐春明很怀疑老爹说的也许是真的,可惜祖宗没传下仙法。
  唐春明先走进木屋里拿了个杯子接了杯泉水喝了下去,这身体一直不爽利让他极不习惯,上辈子他可是有个好身体的,连头痛脑热都极少的,现在可好,摊上这么个病弱的身体。一杯水灌下去后,体内涌上来的不是凉意,而是一股股暖意,空间里的温度也比外面高,不一会儿唐春明脑门上都有细汗冒出来了。
  脱了外面的棉袄,唐春明仔细查看空间里的作物和他的储备物资,既然来了总要把日子过好,唐春明从来不会为难自己,空间的东西也许可以找机会拿出去利用,不说其他,就是这泉水,稀释了后对于作物的生长也极为有利,他可是早就做过实验的,不说空间里生长的蔬菜水果,就是外面稀释了泉水种出来的菜,也比市场上那些标着高价的绿色菜蔬好吃十倍不止。
  原先发现空间的存在后,因为只有一个人过日子,他也并没有多么充分地利用空间赚钱,空间里种出来的蔬果都是用来自己吃的,外面的那些才是往外卖赚些自己的生活费,否则会坐吃山空。所以空间里原先也并不拥挤,现在因为他的穿越,田里的菜全部枯萎了,边上的一圈果树下也是一层腐败的水果和落叶,这情况并不算出乎唐春明的意料,索性他在木屋里都保留好了种子,果树又没坏死,还能重新结果。
  不过他现在这个身体走几步路都累得慌,要现在拿起锄头干活,那是甭想了,还是早日养好身体才是紧要。
  拿着杯子回到木屋,木屋造好后他就发现,木屋居然多了个功能,那就储物,存放在木屋里的东西不会腐坏,一直保持新鲜。唐春明推开作为储藏室的另一房间的门,大喜,原先放在这里的粮食和果蔬都还在,并没有像外面的一样,顿时乐滋滋地过去拿了一个红通通的蕃茄啃了起来,一股清爽的甜中带酸的美妙滋味直渗入他的心田,太好吃了。
  啃了个蕃茄,再啃了个红富士大苹果,唐春明的小肚子已经鼓起来了,这食量大大不如从前,也是,连吃都吃不饱的情况下,这胃肯定都收缩了,唐春明满足地打了个哈欠,吃饱了就犯困了。
  离开空间回到屋子里,发现林哥儿睡得极不安稳,唐春明连忙上了炕,轻轻拍打他的后背,似乎感应到了阿母的气息,林哥儿慢慢地平静下来,乖乖地伏在阿母的怀里。
  唐春明看着赵林小朋友傻乐了会儿才拉起被子躺好,先睡吧,有什么烦心事等睡了一觉起来再说,现在脑子迷糊得很。
  &&&
  第二天天不亮张秀就来到唐春明家,发现灶堂里的火还没熄尽,就知道明哥儿半夜里爬起来添了柴,心里总算松了口气,心想明哥儿总算还顾及着林哥儿没有只顾着自己伤心什么也不想管了。
  大山帮他挑了捆柴送了过来,放下柴禾就离开了,家里还有两个小子要照应,家里的说了,等家里挑水的时候再送两桶水过来。
  熬了粥,喂了鸡,又将院子扫干净,屋子里才有了动静,张秀走进屋里,看到炕上的明哥儿看到他愣了一下,问道:“好些了没?早上的药已经帮你在炉子上煎上了,你就躺着别动,等会儿喝了粥填了肚子后再喝药。唉哟,我们的林哥儿也醒了啊,晚上睡得可好?让秀阿么瞧瞧。”
  张秀就喜欢明哥儿家的小哥儿,乖乖巧巧的,和明哥儿小时候一个样,他自己生了两个调皮的小子,成天不着家的在外玩耍,哪有小哥儿贴阿母的心。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师父,快救我 by 伲洛 下一篇:穿越种田之满堂春 by 温吞的女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