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灾后 by 报纸糊墙(上)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末世文 布衣生活 种田文 修真

文案:

一种新型的强悍病毒在地球上肆虐,人类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花了整整五年时间才终于战胜了它,在这五年时间中,为了方便管理,尽可能地杜绝该病毒的传染,许多城市都实行了军事化管制。

现在,五年过去了,人类终于拥有了疫苗,新南市临时基地的大门被打开,市民们又将回到外面的世界,回到这一座被他们遗弃了整整五年的城市中……

☆、灾后,新南市。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大吉!!!
  因为没有存稿,没办法开坑三章了,但是这篇文报纸会努力日更的,请大家多多支持呦。
  基地大门缓缓打开,邱成随着人流,木然地走向外面的世界,离X病毒爆发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年时间,人类花了五年时间才终于彻底战胜这种可怕的病毒,邱成所在的新南市,也结束了军事化管理,打开临时基地的大门,让市民们各自回家。
  回家……哪里还有家呢?
  邱成站在山坡上,俯瞰整个新南市,这座曾经那么繁华的城市,现在变得犹如废墟,到处都是灰蒙蒙一片,随处可见倒塌的建筑,宽敞的路面也在持续的战斗中被砸出一个一个坑。
  五年前,X病毒相继在世界各地爆发,哪个国家都没能幸免于难,感染X病毒的患者嗜血而又富有攻击性,完全失去理智,而且这种病毒传染性极强,在整个世界都还毫无防备的时候,就已经有一大批人受到了感染。
  这是一场艰苦而又漫长的战斗,感染者一批又一批地出现,没有疫苗,这就是一场无止尽的灾难,直到两个月以前,一个名叫菲丽丝的女科学家做到了,她成功研制出了疫苗,为这一场战役画上了句号。
  这两个多月,所有幸存者都被注射了疫苗,全球所有军队又进行了一次联合大扫荡,对那些躲在暗处的不可治愈的X病毒感染者进行了一次彻底围剿,各个国家这才纷纷解除了警报,让人民回到正常的工作生活当中,积极开展灾后重建。
  邱成沿着熟悉的街道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从小生在这座城市长在这座城市,这里就是他的故乡,承载着他所有童年和少年时期的记忆。
  路边的墙面上,门洞大开的商铺中,那些尚未褪去的暗红色血迹,正无声无息地诉说着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的悲剧,邱成红了眼眶,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
  不远处有人欢呼有人哭泣,还有人成群结队地在街道上尽情狂奔,邱成却只想回去看看,那一套并不宽敞也不豪华的小套间,他在过去的五年中怀念过千百遍的地方。
  邱成父亲早逝,母亲也在他读高二那一年再嫁,嫁人后,邱母卖了他们家那间老房子给儿子作为高中和大学的学费生活费,然后便和第二任丈夫去了一座沿海城市。
  邱成那些年有吃有喝没什么不好,就是每当学校放假的时候,同学老师都回家了,他总是独自一个人没有地方可去,无家可归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他半工半读省吃俭用,大四那年,新南大学旁边开发了一栋楼盘,他就交了首付,买下一间五十多个平方的小套间。
  在五年前,最初的动乱过后,邱成曾经试着联系他的母亲,但却没能联系上,后来各地政府统计伤亡人数,并在所有临时基地粘贴讣告的时候,邱成才知道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了。
  等过些时候,日子好过一点,他也许应该去一次他母亲的坟地,邱成一边爬着楼梯,一边这么想着。谢天谢地,他们这栋楼还在,不过现在新南市的重建工作才刚刚展开,这边还没有通电,没电梯可乘,只好用两条腿爬上去,他家在十四楼。
  临时基地中并米有充足的粮食,在里面住了五年,邱成已经瘦得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了,但是他很结实也很有劲,这五年来他开过荒种过地,修过围墙抬过尸体,也曾响应政府的号召跟随军队到外面去搜集物资,若是没有一把子力气又没有一技之长,又没靠山没关系,仅凭每天免费发放的那一点口粮,他也不可能安然活到现在。
  楼梯间里空荡荡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这会儿,整栋大楼大概就只有他一个人吧,当初乱起来的时候,他们这栋楼也是刚交房没多久,入住率很低。邱成爬到十四楼,走到自家门前,见大门上被硬物砸出几个疤,但是没砸进去,锁头还都是好好的。
  邱成转头,看到他家对面那间毛坯房,薄薄的一张门板大开着,里面有烧过篝火的痕迹,旁边还有几块木板和几本书没烧完,当初大概是有人躲到了他们这栋楼,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躲避了多久,好在周围并没有血迹留下,看起来这里并没有死过人。
  邱成掏出自家钥匙开门进去,屋中果然还是好好的,一切都还维持着他离开时候的样子,因为他走之前把门窗都关严实了,所以现在家具上也没有落太多灰,家里一点吃的也没有,当初轮到他们这个片区转移的时候,邱成已经在家里躲了好些天,能吃的东西都吃了,最后离开的时候连调味料都打包带走了,没留下任何能入口的东西。
  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他怀里还有两个玉米饼,邱成决定今天什么都不干,好好躺在那张阔别已久的弹簧床上睡一觉。睡觉前,他又开门去了对面那房子,将地上那些木板和书本都抱回自己家,水电煤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说不定到时候他会需要用这些东西烧火。
  床上的被子沾了灰尘,还有点潮湿,不过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相较于临时基地中的条件,这已经算是不错了,起码床和被子都是柔软的。
  邱成没有睡意,就把刚刚那几本书拿出来随意翻看,他看到有一本书的封面上用古文写着《木修笔记》四个字,还以为是本修真小说,结果翻开来看,发现里面的内容也全部都是用古文书写的,内容也不像小说,更像是一个木系修道者的修炼手札。
  按照这本书上说的,草木之灵是世间一切生灵的根本,先有草木制造出大量的灵气,才会有这世间的万千生灵,灵气足,则万物繁荣昌盛,灵气竭,则生机萎靡。
  而这本书中所介绍的修炼方法,就是让修道者用草木之灵荡涤己身,在体内融入比常人更多的灵气,排出身体中的污浊,使人精神清明,身体康健长寿……
  邱成越往后面看,脸上的表情就越是认真凝重,最后他干脆一个翻身从床上爬起来,从厨房中找了一个编织袋,抓了钥匙,风一样就冲下楼去,他要试试看这本书上面说的内容是真是假。
  《木修笔记》中除了修炼心法口诀等内容,还记录了几种阵法,其中有一个叫聚灵阵,能聚集灵气,据说在此阵中打坐修行事半功倍,若是在阵内种植草木,这些草木就会长得又快又好。
  而布置这个阵法的材料,灵石最佳,玉石次之,平常石头也可,但是用普通石头布置的阵法效用低微。邱成现在没有那么多玉石,更不知道要去哪里弄灵石,他打算先用普通石头试试,要是真的有用,到时候再想办法去弄玉石。
  新南大学靠近郊区,学校对面就有不少农田,现在这些农田都荒了,田里杂草丛生。邱成在地头上找了找,找了一个土质又黑又软的地方,打开编织袋装了大半袋子泥土,又低头寻找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被他找到了几棵青葱。
  在他们住进临时基地的头一年,市政府还组织人手过来收过庄稼,后来因为这个地方离基地有点远,到处都是感染者又十分危险,第二年就没人过来播种,这边的田地都荒了,这两年感染者少了一些,倒是常常有人组队出来挖野菜。
  邱成扛着大半袋土爬上十四楼,纵使他体力再好,这时候也觉得有些疲惫了,他坐在沙发上歇了歇,等体力稍稍恢复以后,又起身从厨房一个柜子里找出工具箱,就用刚刚那几块从对面屋子抱回来的木板,拼拼凑凑钉了个木筐。
  接着他从衣柜里找了件旧T恤,裁开以后按着木筐的形状缝了缝,垫到木筐里面,然后才将编织袋里的泥土倒进去,把他挖回来的那几颗青葱种在里面,想了想,又把自己喝剩下的半瓶水浇进土里,这几年他在临时基地学过种地,知道定植以后浇的第一遍水叫做定根水,对庄稼的生长影响很大。
  邱成将这个木筐搬到露台上,又从口袋里摸出他刚刚在路边捡回来的几块石头,按照那本书上所画的图样,找准方向,依葫芦画瓢布下了聚灵阵。
  等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邱成站在栏杆边,看着市中心的方向,在那边,已经有几栋大楼亮起了灯火,那点灯火在浓重的夜色中显得那么微不可见,却又如此充满希望。


☆、招募

  第二天早上,在清晨的阳光中,邱成蹲在自家露台上,将那几棵青葱看了又看。
  这不正常!这几棵被刚刚移植过的青葱,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萎顿,还足足抽高了一指长,眼下正是初春时节,夜晚的气温还不足十五度,在这种情况下,这几棵葱竟然还能长这么快,这绝对不正常!
  “所有居民注意了!所有居民注意了!新南市人民医院对所有市民实行免费诊疗,请大家注意身体健康,如有……”
  听到动静,邱成从露台上站起来,探身往小区北面看去,只见他们小区后面的学生街上,现在正缓缓驶过一辆警用摩托车。
  “……家中房屋毁坏的市民,请到体育中心领取临时帐篷,届时会由相关单位统一安排住所……”
  “……灾难已经过去了,前面等待我们的,将会是更好的明天。请大家打起精神……”
  邱成最后又看了一眼露台上那几棵青葱,匆匆就关上房门下楼去了,虽然他现在很想多花些时间精力去研究那个聚灵阵,但是眼下最迫切的,还是生计问题。
  刚刚那辆警用摩托车上的喇叭里喊了,市中心那边有不少地方都在招募人手,对城市进行灾后整理。
  在临时基地的那几年中,邱成也曾参加过几次由市政府组织大规模招募,每年规模最大的两次就是春播和秋收。根据专业和体能,政府对所有响应招募的市民进行劳动力等级划分,从一级到四级。
  一级主要是军方的人,因为他们能与感染者搏杀,是主要战斗人员,也是在当时对于临时基地来说最重要的一部分人,还有就是医生高级技工和科学家学者之类的人群。像邱成这种年轻力壮的,就被划分为二级普通劳动力,后面还有三级和四级。
  一般招募都有等级要求,就算是参加同一个招募,对于不同等级,招募方给出的待遇也是不同的,为了获得更多更好的食物,这些年,邱成花了不少努力才让自己的等级评定从三级升到二级。
  一般来说,除非是正在长身体的少年,不然这个等级评定一旦确定下来,就很少再有更改的。当然,在这几年中,邱成也见过不少人动用关系在自己的等级评定上动手脚的,每逢招募的时候,只要通过简单面试,就能混到高出他们本身贡献值许多的回报。
  不过这种人大多混不久,几回下来就臭名昭著人尽皆知了,而且若是没有那么好的身体和心理素质,被派去执行更高等级的任务,本身也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邱成这回出门的时候,把他从前买的登山包也背上了,在包里塞了那个昨天装过泥土的编织袋,又带上水壶。他背着登山包匆匆往市中心赶去,路上要是看到有弹壳或者其他金属垃圾,就捡起来放到背包里。
  虽然街道两旁有许多商铺的大门都敞开着,要是进去看看,说不定里面也会有些值钱的东西,但是现在谁也不知道这些商铺的主人是活着还是死了,现在进去拿东西,就是属于入室盗窃行为,要是再被商铺的主人撞个正着,矛盾升级,盗窃还可能会升级为抢劫。
  邱成看到旁边屋檐下有一个破手机,他几步走过去,捡起这个破手机,打算放到背包中。
  就在这时候,一阵风吹起了墙角中的几个塑料袋,邱成一抬头,就看到原本被那几只塑料袋覆盖着的地方,静静地散落着几块白色碎片……那是几块碎骨头,那些怪物留下的。
  不知道X病毒对人体进行了怎样的改造,感染这种病毒以后,原本好好的人,就全都变成了生啖人肉的怪物。
  这样的骨头碎片,邱成从前见过不少。最多的一回,是在三年前的春天,那时候他们的临时基地因为食物匮乏,组织人手到外面去采集野菜,邱成他们那队人去了新南河北面的一个山坡上。
  在那里他们受到了感染者的攻击,随行的士兵立刻和他们展开了战斗,战斗结束后,邱成和其他十几名非军方人员负责对附近一个被感染者作为老巢的山洞进行清扫工作,当时他就看到了许多和眼前这些一模一样的碎骨头。
  那些全部都是人类碎骨,白色的、或则是带着杂色的,头骨、大腿骨、指骨……胡乱地散落在山洞各处,邱成他们每人挑了一担子,把这些骨头挑回临时基地焚烧。至于在这个山洞,到底被这些感染者制造出了多少人间惨剧,又承载了多少人的绝望和恐惧,那是活着的人们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的人间地狱。
  越往市中心走,街道上的行人就越多,这些人看起来大多都和邱成差不多,面黄肌瘦,身上还带着一股子狠劲。
  等邱成找到第一个招募点的时候,他已经是饥肠辘辘了,昨天晚上睡觉前,他随便咬了几口玉米饼,等到饥饿的感觉稍稍淡去之后,迅速让自己进入了睡眠状态,今天早上醒来直到现在,还滴水未进。
  招募点旁边停着一辆水车,有不少居民正拿着用水桶水壶等容器排队接水,邱成想了想,也从背包里拿出水壶,排在了这个队伍的后面,他现在实在太渴了,要先给自己弄点水喝。
  “年轻人,来来,我给你一瓢水。”这时候,街道边一棵梧桐树下的一个大妈朝她招手,她面前还摆着两个大大的水桶。
  邱成转头看了看,发现在这个招募点附近,有不少这样的人,心中马上就有些明白了,他想了想,还是走过去,拿出水壶让她帮自己装了一壶水,咕噜咕噜仰头喝下去大半,然后又把水壶递过去让她重新加满。
  “年轻人,你有吃的吗?只要给我一口就行。”果然,这位大妈给邱成再次加满了水壶之后,就出声问他讨要食物了。
  这要是在从前,邱成可能根本就不会靠近这个水摊,也可能会过来,但是绝对不会给她任何食物,他可以给点其他东西,比如说像他现在背包里的破手机还有弹壳什么的,想必其他人大多也都是这么做的。
  但是这回不同,邱成想到自己家里那本《木修笔记》还有阳台上那几棵水灵水灵的青葱,难得大方地从怀里掏出那块被他咬了几口的玉米饼,拣自己没咬过那一半,给这位面露饥色的老妇人掰了一小块玉米饼。
  “哎呦,年轻人你可真是心善,快快,你是二级劳动力吧?快去那边排队,他们这个招募点就只要二级劳动力两百人,这回招够了人数以后,好长时间都不会变动。”
  老妇人两眼盯着邱成的动作,直到他将那一小块玉米饼递到自己手中,这才笑逐颜开地催促邱成赶紧去排队。
  邱成听她这么说,赶紧便排队去了,这个招募点离他家最近,要是不出意外,他们以后负责整理的区域应该也就在附近这一带,要是到别的区域去干活,眼下交通又十分不方便,以后每天上工下工的就麻烦了。
  虽然说现在到处都是空房子,但是那些无主的屋子也不是谁都能随便住进去的,再说邱成也没想过要搬家。
  队伍前进得很快,一个人的登记过程还花不到一分钟,这也是五年时间的军事化管理给他们这些普通市民带来的影响之一。
  轮到邱成的时候,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身份证放在桌面那台读卡器上刷了一下,机器发出“滴”地一声清响。
  “邱成,二级普通劳动力,有电工证,你被分到电工组,套餐一还是套餐二?”登记员头也不抬,手指翻飞,在笔记本电脑上飞快地做着记录。
  “套餐二。”邱成咽咽口水,狠狠心做出了选择,刚刚在排队的时候,前面的人已经把这两个套餐向他解释清楚了,同样,邱成也向排在他后面的人做了解释。
  对于参与此次招募的劳动人员,每天都管两餐饭,时间分别是中午十一点和下午四点半,套餐一是每餐一个玉米饼、一份杂锅菜、一碗玉米面糊糊,杂锅菜的内容有大白菜土豆胡萝卜豆角等,套餐二是每餐两个玉米饼、一碗玉米面糊糊。
  邱成当然也想吃杂锅菜,但是他不舍得,一个玉米饼能扛半天饿,杂锅菜却不能。很多人都跟他做了相同的选择,大部分人都有家人要养活,就算是没有家庭负担的人,选套餐一的也少之又少,因为没有人知道,等这次的活儿结束了以后,他们还能不能继续挣到口粮。
  作者有话要说:  


☆、对面那扇门

  他们这二百人被分为好几个小组,电工组的工作应该算是相对轻松的了,人员数量也相对较少,只有二十几个。
  邱成背着工具箱,和其他几个组员一起,跟随他们电工组组长行走在新南市街道上。
  这座城市在他们离开的这五年时间里,变化也不是太大,感染者不会使用工具和武器,赤手空拳的也对这些钢筋水泥做不出太大的破坏,X病毒刚刚爆发的时候新南市混乱了几天,然后军队很快就掌控了局面,基本上后来所有的破坏都是士兵们在战斗中造成的。
  在灾难降临的初期,感染者数量众多,市民们在撤退出城以后,还常常有成群结队的感染者向他们发起攻击。军方一方面组织部队去城中清剿消灭感染者,一方面临时基地这边也紧锣密鼓地修起了城墙。
  这五年时间里,邱成印象最深的就是帐篷和防空洞,还有每天穿行在临时基地中的那些医护人员,每队医护人员都有士兵跟随。这些医护人员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对临时基地这些市民的身体健康进行反复检查,一旦发现异样,那人立马就会被士兵带走,进行隔离和进一步检查。
  若是被确诊为X病毒感染,就会立即被消灭,尸体被焚烧后埋入地底,若是有谁逃避体检超过三天,就会被临时基地列为高危分子,据说在这种情况下,士兵直接将其枪杀也不会被问责。
  第一天,邱成他们在靠近市中心的一片小区中进行电网修复,新南市的几条主要电缆线已经由军方修复完毕,他们只要负责小区内的修复工作,还有一些在支线上的输出线路。
  在他们进行电网修复的时候,有一些年轻女性穿着统一的制服,在小区内进行登记和宣传工作,她们的主要内容是登记该小区内住了多少户人,每户有几口人,再对他们传达一些市政府的关怀和鼓励,并且告知这些住户,电力公司现在实行临时管理办法,每人每月可免费用五度电,一旦超出,电力公司就会对该住户实行断电。
  每人每月五度电,用于照明也基本够了,之所以限电,应该和目前他们新南市的供电能力有关,而且市场经济还没有恢复,在前面的五年时间里,各个国家的纸币都贬值得一塌糊涂,对于电力公司来说,现在的情况就是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会免费也不难理解,现在全国各大城市都在搞灾后重建,这五年时间,平均每座城市都损失了将近一半人口,甚至更多。一座城市之所以繁荣,靠的就是人口,人口就是财富,现在军事化管理已经结束了,市民们爱去哪儿去哪儿,新南市要是没办法给出好的安置,他们去其他城市也是很受欢迎的。
  在灾难降临之前,这个小区就已经是一个十分成熟的小区了,入住率很高,如今五年过去,小区中的住户也少了大半。
  据说,在做过登记之后,相关部门会根据房管所资料和户籍资料,确定剩下空屋有无屋主或者继承人,在确定屋主已过世,且再无继承人的情况下,他们就会安排别的市民住进去,首先安排的人群是一些原本就居住在这一带,现在房屋已经被毁坏的市民。
  中午和下午两顿饭,顶着杂锅菜的诱人香味,邱成啃了两顿玉米饼,总共吃了一个半左右的玉米饼,喝了两碗玉米面糊糊,这伙食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是他在这段时间以来吃得最饱的一天。
  大概是因为灾难结束,眼下又是春天,国家马上就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展开春播,不然无论是市政府还是军队都不会这么大方。
  傍晚邱成他们下工的时候,那些穿制服的年轻女人依旧拿着登记本在楼道里跑上跑下,她们下班的时间还没到,白天的时候有些人可能出去工作或者拾荒或者挖野菜了,晚上才会回来。
  邱成想了想,在走出小区以前,拦下了一个正从前面一栋楼出来,打算要往下面一栋楼走去的年轻女人。
  “你有什么事?”对方停住脚步,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眼里有着戒备。
  “我想用玉米饼换点玉石,质量不用很好,碎的也行,你在做登记你的时候,可以顺便帮我问一下,到时候买卖成了,会给你中介费的。”邱成也不想引起误会,直接就说了自己的用意。
  “中介费多少?”这女子要一个明确的数字,省得自己到时候辛辛苦苦跑一场,却被人随便打发了。
  “两成。不过先说好了,太贵的玉石我可买不起,你帮我找点便宜的,成色不好的带裂纹的或者是碎的,都行。”反正是用来布阵的,好看不好看根本不重要。
  “你有多少玉米饼?”对方直接问他。
  “目前就只有两个,不过我以后每天可以省出一个。”为了合作顺利,邱成也没向她隐瞒自己的购买能力。
  “就这点玉米饼,还想买玉石?”那女子笑了笑,X病毒的疫苗都已经出来了,眼下天下太平,玉石古董的价格肯定得跟着涨。
  “你是装傻还是真傻?”见对方面露嘲讽之意,邱成也不跟她客气:“这会儿才刚到春天,想要吃饱肚子,少说也要再等一茬玉米成熟的时间,饿肚子的时候还有的是。有点脑子的都知道有东西就得趁现在卖,等到再过一两个月,快要饿死人的时候,还能值什么钱?”
  “我帮你问问看。”女子目中神色微敛,抬了抬下巴,并没有继续反驳邱成,被人说傻,她心中自然不爽,但是眼前这男人明显不是个软柿子,也不是会给女士留面子的绅士,跟他对上,自己只有吃亏。
  而且他后面那些话确实也有些道理,自己要是照搬了用,说不定真的有人会愿意低价出售玉石,到时候她自己也会有两成中介费可拿。她现在的生活也不容易,别看身上这一套制服挺光鲜,实际上待遇不如邱成他们好,工作时间还比他长出许多,这还是眼下有活可干的情况下,往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见对方答应,邱成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了,有些人就是这样,看着像是弱势群体,可一旦你要是让他们看出软弱,立马就会被踩在脚下,不想被欺负,你就得在第一时间摆出姿态,让人知道你是不好招惹的。
  回家的路上,邱成走得比早上出来的时候慢了一些,也仔细观察了这个城市现在的面貌。
  这才一天时间,街道上就已经被疏通了不少,那些废弃的车辆也不见了踪影,街道两边有些店面已经用木板钉住了破损的门窗,有些依旧大敞着,透过这些门窗往进去,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了,连桌椅板凳都没剩下,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被他们的原主人搬到别的地方去了,还是被别人搬走了。
  头顶上不知道哪一家商店的广告布垂落下来,被风吹得飘来晃去,空荡荡的街道上徒留几个大坑。这一天的时间,好像让新南市变得更加萧瑟了。
  回家之前,邱成从附近的田地里装了一袋泥土扛回去,经过他们小区前面的绿化区的时候,他看到原本用来装饰用的木栅栏倒塌了大半。
  将这一带泥土扛回家,不一会儿,邱成又带着一把羊角锤摸黑出来了,在夜色的掩护下,将那些木栅栏拆了搬回家。
  在大部分时候,邱成都是个很规矩的人,他有道德感有法律意识,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偷鸡摸狗的料。
  他胆子小怕惹事,又不爱跟人拉班结伙。像今天白天或者昨天下午刚从临时基地出来的时候,街道两边那么多商铺门户大开,也不是没人进去拿东西,但是像邱成这种单枪匹马的,要是进去拿东西又被商铺的主人撞个正着,可绝对没什么好果子吃。
  要是对方人多一点的话,到时候他免不了就要挨一顿揍或者是被扭去派出所。再说经过了这五年时间,临时基地那边也不知道安排了几拨人来市区搜集过物资,如今那些商铺里还能剩下多少东西?
  回报太低,风险太高,而且还是侵占别人利益的违法行为,邱成自然是不干。大多数时候,只要不是走投无路,他都愿意老老实实地过自己的安分日子。
  但是像从小区里搬一点倒塌的木栅栏回去这种事,邱成可是干得毫无心理负担,来回几趟,就在自家客厅里堆了好些木材。这年头像水桶泡沫箱之类的东西都很难得,邱成想在露台上种东西,就只好自己钉木筐。
  当邱成扛着最后一捆木材从一楼爬到十四楼,喘着气从口袋里摸出钥匙正打算开门的时候,他突然觉得不对。
  邱成转过身去,看着前面黑漆漆的一片,从楼道旁边的窗口中透进来的一点星光让他勉强分辨出,对面那扇门现在是关着的。
  他明明记得自己昨晚从这个屋子里拿了木材和书本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把这扇门关上,还是说,是被风给吹上的?
  作者有话要说:  报纸今天状态不错,今晚说不定还有一更哦~哈哈!


☆、不速之客

  虽然很想进去看看究竟,但邱成终究还是没有伸出手去推开那扇门,他们这边现在还没有通电,夜里太暗,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又没有武器,任何冒险的行为都是不明智的。
  邱成竖着耳朵悄无声息地在楼道中站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任何风吹草动之后,他这才转身开门回到自己家,并且迅速关上房门。
  直到这一刻,邱成才终于想起来了,昨天下午他看到的那一堆灰烬,并不像是很久以前的人留下来的。
  毛坯房没有窗户,刮风下雨的时候屋内就会变得很潮湿,也会进风,真要是好几年以前的人留下的灰烬,到现在应该也散得差不多了,不大可能还像他昨天看到的那样干燥整齐。
  在X病毒爆发的初期,有些市民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赶上第一轮撤退,他们滞留在市区,被大量的感染者包围,最后很多人不是变成感染者,就是沦为他们的口粮,也有生生饿死在自家屋里的。
  在后来的搜救和搜集物资行动中,军方也常常会带回一些幸存者到临时基地。但是五年时间过去,该得救的早就已经得救了,该死去的也应该早就死去了才对,那么先前在对面那屋子里燃起火堆的究竟是什么人?
  无论对方是谁,邱成最在意的,始终是那本《木修笔记》,借着淡淡的星光,他可以看到露台上那几棵青葱又抽高了一指多长,虽说葱这玩意儿长得本来就快,但它们实在太快了,邱成相信这一定是那个聚灵阵的功劳。
  这一天晚上,邱成睡得并不安稳,第二天一早,他就从抽屉里拿出纸笔,坐在微亮的晨光中抄录起了那本《木修笔记》。
  虽然从对方堆放木材和书本的方式看来,他似乎只是把这些东西当成了燃料,但是为了以防万一,邱成还是决定早做准备,万一哪天对方找上门来向他要那本书,邱成一定二话不说就还给他。
  去上工之前,邱成小心翼翼地推开对面那扇门看了看,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人待过的痕迹,难道是他想多了?
  带着疑惑的心情,邱成来到昨天干活的这个小区,经过他们二十几个人一天时间的努力,这个小区昨晚就已经有部分住户开始通电了,剩下的今晚应该也都能通上电。
  昨天那个女人早就已经等在那里了,她见邱成来了,就招手示意他过去。
  “这么快就有消息了?”离上工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邱成看了看他们组长还没来,就放心走了过去。
  “你看这些怎么样?”女人二话不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双手捧着,把里面的碎玉摊在掌上给邱成看。
  “你自己收回来的?”邱成挑眉,看来相对于中介费,这人更喜欢赚差价。
  “我自己家的。”女子习惯性地挑了挑下巴。
  邱成不可置否,仔细看了看她手里的那一捧碎玉,有二十来块的样子,看颜色形状,大约是几个碎镯子和一个碎玉佩,成色挺好,从前买的时候肯定也不便宜,大约正是因为这样,它们才会在碎了以后依旧被保留了下来,按《木修笔记》所说,这样的玉石材料用来布阵是很不错的。
  “两个玉米饼。”碎玉而已,就算是在太平盛世,也根本值不了几个钱。
  “四个,这些玉质都是很好的,就算加工成玉珠或者小吊坠,也不会太便宜。”这女子显然一早就已经想好了她要的价位和讨价还价的说辞。
  “三个,我现在先给你两个,晚上下工的时候,你再找我拿一个,再多就没有了。”邱成对这些玉的质地很满意,所以愿意加价。
  “三个半,随你要不要。”那女人把布包一收,摆出一副没商量的姿态,抬脸看向邱成。
  邱成原本还想再说几句,但是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她紧握着的手指泄漏了她心里的紧张,分明不像她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强势,忽的,他就有些心软了,于是那些刚准备要说出口的话在嘴里打了一圈,吐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两个字了。
  “好吧。”邱成说道。
  “那好,你先给我两个玉米饼,剩下的一个半,晚上下工的时候再给我,你的身份证先给我看一下。”女人说着翻了翻她的工作薄,从夹页中翻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写了一张欠条,记了邱成的身份证号码之后,又让邱成在下面签字。
  “对了,你要是不够吃,分两天还也没关系。”交易达成,而且符合她的心理价位,这女子显然很高兴。
  “没事,今晚我们下工的时间,你往小区门口来一趟吧。”邱成并不喜欢欠人东西。
  “你以后还要碎玉吗?”见邱成这么说,女子也没有再推辞,转而又惦记起了下回生意。
  “现在不要了,以后要是有需要,我再联系你。”今天买的这些碎玉足够他家的露台用了,短期内邱成并没有扩大种植的打算,想种他也没地儿种。
  “这是我姐值班室的电话,她在医院工作,她的名字叫沈月,我叫沈星。”这女子说着又利落地给邱成写了个联系方式,撕了张纸条递给他。
  “好的,我先上工去了。”邱成向她点点头,给了她两个玉米饼之后,快步离开了,上工时间快到了,他刚刚已经看到他们电工组的组长也来了,其他同事基本上都已经到位,这才第二天上工,他不想给组长留下不好的印象。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君子系统 by 南山逸 下一篇:灾后 by 报纸糊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