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其他

重生之先婚再爱 by 青衣画墨

字体:[ ]

设置后系统将自动保存设置属性
重生 甜文 强强 现代 架空

文案:
上一世,龙可逸和季言棠纠缠了二十二年,最后摔死在H国。
重生之后,他决定珍爱生命,远离季言棠。
一次乌龙错乱的相亲,他和B市排名第一的钻石单身男闪婚了。
龙可逸:“你觉得我怎么样?”
蓝墨:“还不错”
龙可逸:“那你对我满意吗?”
蓝墨:“还算满意吧”
龙可逸:“那这次相亲算成功了?我们就交往了?”
蓝墨:“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龙可逸:“那我们就结婚吧,你敢吗?”
蓝墨:“好”
这就是一只小狐狸甩了一只大灰狼,被一只笑面虎吃干/抹净的故事。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可逸,蓝墨 ┃ 配角:季言棠,龙可安,杜宇,慕南 ┃ 其它:重生,细水长流

 第1章 彻底绝望

    h国。

    一座古老的教堂里坐着一个身着白色礼服的年轻男子。

    他白皙的皮肤,五官精致,眉头深锁,双目紧闭轻轻的靠在教堂中央第一排的位置上。

    龙可逸静静的坐着,回想起昨天被自己二哥一个电话叫走的男人,什么“对不起小逸,我有点事需要回国一趟,等我回来”,唇边露出一抹讽刺,不就是那人出了点小车祸腿骨折了么,以为他在b市的势力是白建立的吗?季言棠一走就有人告诉他了。

    明明答应了今天陪自己到教堂宣誓,再去登记结婚,现在又算什么,他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在这空旷的教堂响起。

    龙可逸睁开双眼,拿起手机,上面显示“季言棠”

    “喂”龙可逸接通了电话,声音有些暗哑。

    “小逸,对不起,今天我来不了了”那边沉默了一分多钟才说了这句话。

    “是吗?”龙可逸稍稍升起点希冀的心瞬间被打入低谷。

    “慕南出了车祸,现在才醒,我明天就回h国和你汇合”男人声音带着些低沉和疲惫。

    “不用了”龙可逸冷冷的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季言棠没想到龙可逸竟然拒绝了他,还挂断了电话,又重新拨了几遍对方的电话都无应答,心中突然涌出一种难言的悸动,用手揉揉疲惫的眉头,他可能真是太累了,又打了一个电话让助理订了一张明天早上去h国的机票,转身回了病房。

    龙可逸现在也说不清楚自己的感受,可能是心真是疼习惯了吧,不是在预料之中吗?还有什么好期盼的呢?

    他突然用双手捂住了脸,“滴答,滴答”几滴泪落在地上后慢慢散开。

    二十二年的纠缠终于在他二十八岁生日这天彻底结束了。

    六岁那年他遇到了八岁的季言棠,被那个冷漠带着疏离的哥哥吸引,不自觉的缠了上去,只希望他那天能开怀一笑,一起读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直到十六岁那年看见他二哥抱着一个漂亮的少年激吻,他那时候脑海中不自觉的想起了季言棠,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爱上了那个冷漠的少年。

    十八岁生日他对季言棠表白失败,十九岁他才知晓季言棠原来已经有了喜欢的人,那个他心尖尖上的人--慕南。

    二十五岁那年慕南结婚了,是家族的商业联姻,季言棠酒吧买醉,他冷眼看着;二十六岁那年慕南和他的妻子生下一女,季言棠变得更冷漠,但只要慕南有事,季言棠仍然会为那人收拾烂摊子,他心灰意冷,与季言棠渐行渐远;二十七岁他的生日季言棠提出和他交往,他兴奋了三天;二十八岁季言棠答应他到h国登记结婚,二十八岁的生日他对季言棠彻底死心绝望。

    想这二十二年来,龙可逸都是围绕着季言棠而活的。

    为了他跳级;为了他放弃了自己喜欢的设计专业,选择了同校的经济管理专业;为了他抢走了大哥继承人的位置;忍着疲惫和厌恶管理公司只为与他比肩;为了他去参加各类厨艺培训,只为和他偶尔在家共进一次晚餐;为了他和家里关系冷却,大哥让出继承人的位置后与父母远走他国,只为避开自己。

    太多的过往现在想起来心就一阵阵的绞着疼,疼到麻木。

    不知坐了多久,龙可逸放下捂着脸的手,揉揉酸麻的肩膀,拿起电话看着上面的三个未接来电,身心不由的感到刺骨冰寒。

    叹了一口气,向季言棠发了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

    又向他二哥龙可安发了一条“我恨你,但这次还是要和你说一声谢谢”

    他将手机关机装在裤袋中,然后站起来慢慢的走出了教堂。

    他和二哥小时候关系还是很好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相亲相杀,父母为他们取名的时候,两人名字最后一个字故意取为“安逸”,只希望他们安逸幸福,现在这个希望也破灭了,又也许父母早对他们这两个出柜的儿子彻底失望了吧。

    他是恨龙可安的,作为季言棠至交好友的龙可安从来都是站在慕南那方的,龙可安鄙视他的爱情,他恨龙可安的不顾兄弟之情,所以每次见面不是吵架就是直接动手打得对方鼻青脸肿。

    那句谢谢倒是应该的,这次龙可安让他彻底清醒,用最残忍的方式让他明白他在季言棠心中的位置,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恨龙可安了。

    对于季言棠他彻底的心冷了,他是怪他恨他的,既然不爱又为何总是对他若即若离,既然不爱又为何要与他交往,既然不爱又为何要同意与他来h国结婚。

    如果从始至终都是一如既往的拒绝,他也不至于这么痛苦,这么患得患失,其实季言棠才是最狠的,他和他到底有多大的仇啊!给了他希望最后又直接拿刀朝他的心窝上捅,让他一直沉溺在自己营造出来的泡沫中。

    “呵...”龙可逸惨淡一笑,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不是吗?

    走到外面花园的喷池旁边,将手中的两枚戒指扔进水池中,看着池中竖立着的丘比特雕像就觉得无比的讽刺。

    去他的爱情,去他的季言棠,从今以后都和他没关系了。

    决定最后放纵一次,于是龙可逸去了酒吧买醉,醉意醺醺离开时刚走到楼梯,在转弯处被一名醉汉一撞,他就被撞滚下五十多层的台阶。

    龙可逸意识逐渐模糊后,脸上露出一抹解脱的笑容,死了也好,就是这种死法太丢脸了。

    而在另一国的季言棠也从噩梦惊醒,开灯去浴室洗去了一身的冷汗,刚出浴室,就听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嘴角泛起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宠溺笑意,是小逸打来的吧,他就知道这小傲娇不可能真的和他分手。

    拿起电话看着上面显示“龙可安”,他皱起眉头接起,“喂,这么晚了有事?”

    “小逸死了”龙可安的声音颤抖沙哑。

    “什么?”季言棠不可置信道。

    龙可安带着哭腔的在电话另一头大喊:“小逸死了,醉酒从楼上摔下来死了,h国的警察刚打电话给我哥通知的”

    季言棠只觉脑中一片空白,那边龙可安继续哭喊:”小逸死了,小逸死了,都怪我,我不打电话给你,他就不会死,还有你,季言棠他死了,他死了”

    手机从耳边滑落,脑中一直不停的回荡着龙可安的声音“小逸死了,小逸死了...”

    季言棠的心突然疼的绞在一起。

    他惨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哀痛和悔恨低喃:“小逸,我的小逸”

    脑中不停的浮现出龙可逸那张精致的面容,高兴的龙可逸,兴奋的龙可逸,害羞的龙可逸,愤怒的龙可逸,生气的龙可逸,傲娇的龙可逸,爱着他的龙可逸。

    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

 第2章 重生

    “唔”龙可逸慢慢睁开眼睛,纯白色的墙顶一目了然。

    他伸出右手揉了揉发昏有些胀痛的脑袋,原来自己没死。

    环顾了一圈四周,是一间病房,他穿着宽大的病号服,为什么这间病房看起来那么熟悉呢?

    又用手揉了揉酸麻的脖颈,龙可逸突然看向旁边柜子上摆放着的一束黄色菊花,这么奇葩的送花方式只有罗泽那家伙做得出来,可他们不是已经在三年前绝交了吗?怎么还会来h国看他呢?

    不对,墙上贴着的温馨提示是中文,而这个场景怎么那么熟悉,龙可逸看着自己的左手,白皙修长没有那道浅浅的疤痕。

    他心中一惊,对了,这间病房怎么那么像他十九岁那年从楼梯上摔下来住过的那间,同样的陈设,同样的一束菊花,同样的温馨提示。

    心中隐隐有了一些不敢置信的猜测,他按响了头顶上方的红色按钮,一分钟后一名长相清秀的年轻护士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终于醒了,我去叫医生”年轻护士脸色带着可人的笑容,刚想转身就被龙可然叫住了。

    “请问现在几号了”他发出的声音有些暗哑,像是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年轻护士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又想起他已经昏睡了十多天,“今天是八月十六号”

    “八月十六号吗?”龙可逸目光有些呆滞的低语。

    “是啊!今天就是八月十六号,怎么了?”护士小姐不解的问道。

    龙可逸摇了摇头,“没有,我没事了,你去叫医生吧”

    护士看着他那副初醒迷蒙的样子,笑着转身走了出去,心中感叹,这位少年长得可真漂亮啊!

    虽然不可置信,但龙可逸现在可以肯定他回到了九年前,那年他十九岁的生日,季言棠没有来,他气冲冲的跑去找他,才知道原来一向冷心冷情的季言棠原来也是有心的,只是不在他身上而已,只因为慕南生病打点滴他就能在医院守大半夜,然后忘记自己的生日。

    那天他从龙可安的嘲讽的话语中知道了这件事,就气冲冲的跑去医院,一上楼就刚好遇到两人,他气急了挥拳就向慕南打去,被季言棠挡了下来,他被季言棠推得倒退几步,不小心踩空就从台阶上摔了下去,昏睡了十多天才醒,后来季言棠来看他,随便和他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他就又高高兴兴的继续当季言棠的小尾巴,并且答应他不去为难慕南。

    现在回想起来,龙可逸自己都觉得好笑,那个时候的他真不知道脑子里是怎么想的,那人安慰他估计是怕他去为难那人心尖尖上的慕南吧,他那个时候怎么会那么白痴的认为季言棠是关心自己的。

    龙可逸闭上眼睛轻轻的靠在床头,能活着真好,既然回到了从前,那就意味着他的新生,他这次一定不会再为季言棠而活,不会在围绕着季言棠转,他要为自己重活一次。

    医生刚检查完,他爸妈和大哥就赶来了。

    “儿子,你终于醒了,担心死妈妈了”郁兰欣目露慈爱担心的看着龙可逸,用手摸了摸他的脸。

    看着母亲有些泛红的双眼,他心中说不出的酸涩,他当初怎么就那么混蛋,让这些真心爱着他的人一个个都失望透顶,他们在他二十五岁的时候直接眼不见心不烦的一起出国随他和龙可安怎么折腾,直到他死都没有再见过父母和大哥。

    “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龙可逸将母亲放在他脸上的手拿下来握在手心中。

    龙妈妈嗔了小儿子一眼,这孩子今天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了,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龙父看着儿子没事提着的心也放下了,面带严肃的训道:“你这次真是做得太过了,争风吃醋都跑到医院来了,你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少操点心”

    龙可逸见父亲虽然面上严厉,但是那关心的目光并没有掩饰,他心中一暖,记得那时父亲也说了这么一句,他那时为了慕南的事情心里正各种不爽,直接回了一句“您可以不用操心啊!我又没求着你操心”,然后父亲直接生气甩门而去,他那时候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

    “我知道错了爸,以后再也不让你们操心了”龙可逸脸色露出一抹笑容目光中带着认真的看着龙国峰说道。

    龙父诧异的看了龙可逸一眼,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个不省心的小儿子会那么听话?

    不管怎么疑惑,龙父对于小儿子的态度还是比较满意的,看着脸色苍白瘦了很多的儿子他也不忍心再说什么重话。

    “咳,知道错就好,我一个小时后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龙国峰面上的严肃之色也缓和了许多。

    龙可逸乖巧的点点头,“爸你去忙吧,我没事了”

    龙国峰见突然变得乖巧的小儿子脸上露出一抹柔和,让龙母两人陪着,就匆匆离开了病房。

    “小逸,你昏迷了那么久,饿了没,妈听说你醒了,特意让张妈熬了粥和鸡汤带过来给你”郁兰欣打开保温壶,将上层的瘦肉粥递给龙可逸,又拿出一只小碗将下层的鸡汤倒了些出来。

    龙可逸接过瘦肉粥,轻轻的吃着,心中暖暖的。

    “学校我已经帮你请假了,检查没什么事,明天就出院回家多休息几天吧”龙可寒温润的双目中露出关爱的看着弟弟。

    龙可逸放下喝完鸡汤的碗,抬头看着他大哥龙可寒。

    要说上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大哥了,本来已经被定为继承人,却被他抢走了,大哥却没有怪他,还主动让出总裁的位置,为他清除阻碍他上位的不稳定因素。

    后来他哥实在受不了他和龙可安闹腾,带着妻子与父母一起出国定居,虽然后来没有再见过面,但是每年他生日都会邮寄回一份礼物给自己庆生,而在他二十八年的生命中大哥也是对他最好的人。

    他哥现在的脸上还没有带着沧桑和无奈,俊美的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一副金丝边眼镜更显得他儒雅温润,他哥就是一个十佳好男人。

    “哥,我想你了”龙可逸目光盈盈带着依赖的望着他哥,他小时候父母都很忙,他基本都是大哥带大的。

    龙可寒黝深的双目中露出一抹光彩,他的宝贝弟弟自从认识季言棠后多久没有和他亲近过,多久没有露出这种依赖的眼神了。

    “小逸乖”龙可寒笑着用手摸了摸他的头。

    龙可逸脸一黑,他都多大了,他哥又把他当小孩了,不过这种温馨的画面多久没有出现了,他几乎都快要忘了,还好上天给了他重新珍惜的机会。

    郁兰欣看着两兄弟互动,脸上露出一抹安心的笑容,小逸多久没这么乖巧过了,她突然眼中出现一丝凌厉,那个季言棠就是个祸害,害的她家那么乖巧可爱的小逸变得越来越不像样。

    她们现在都不敢再反对小逸喜欢男人这事了,怕他又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而且已经有了一个叛逆的二儿子出柜,对于小儿子喜欢男人她也认了,只希望儿子不要在为了季言棠自暴自弃伤害自己。

 第3章 再见季言棠

    季言棠一推开病房门就看见安静望着窗外的少年,少年看上去瘦了很多,侧脸被稍长的头发遮住了一半脸庞,看不清少年的面容和表情,只让他感觉宁静安逸,不想打破这种气氛。

    “阿棠,怎么了?”站在后面的周寻见季言棠推开门后就不动了,不明所以的用手推了推他问道。

    季言棠收回失神的目光,冷淡的摇了摇头,直接走进了病房。

    龙可逸听到周寻的声音就转过头,一眼就看见了走在前面的季言棠,还是那张冷漠帅气的面孔,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重生以来第一次见季言棠,曾经一见面就不规律跳动的心脏现在平缓无波,那张曾经自己爱极了的冷漠英俊面容现在也引不起他想占有的冲动,虽然心还有些隐隐作痛,但是他发现死过一次的自己竟然真的放下了。

    他唇边露出一抹讽刺,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原来在二十二年的纠缠中,季言棠一点点的消磨掉了他对他所有的爱。

    季言棠看着少年突然转过头,曾经璀璨发亮的黝黑眸子现在平静冷淡,深处还隐藏着一丝疲惫,脸色淡淡的,最让他意外的是少年唇边露出的那抹讽刺,他心脏突然猛的一缩。

    “哟,竟然没有扑过来”站在门边的龙可安挑挑眉讽刺的说道。

    龙可逸看了一眼一脸挑衅的龙可安,就收回了目光,没有说话。

    对于二哥龙可安,他曾经恨了很多年,现在的他对前世的一切都厌倦了,不想再恨,不想再纠缠,他决定从今以后都把龙可安当着陌生人,直接懒得和他说话,以后见面无视就好。

    龙可安诧异的盯着他这个漂亮任性的弟弟,今天竟然没有回嘴和他吵架,难道被季言棠和慕南的事打击狠了?

    “小逸,你还好吗?”季言棠冷漠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黑眸中隐隐带着一丝关心。

    龙可逸淡淡的看着他,“死不了”

    “还在怪我?”

    “对将我推下楼的凶手,难道我不该怪吗?”龙可逸冷冷的说道,这件事现在的他想起来心中都有一股怒火。

    季叹棠眼中划过一抹不可置信,小逸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过话,看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你知道那天我不是故意的,小逸想要什么补偿?”季言棠原本冷漠的脸上带着一抹柔和的笑意。

    补偿你妹,老子都因为你死了一次,你难道补偿我一条命?

    “不用了,那是我自找的”龙可逸知道曾经对季言棠做的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他怨不了任何人。

    季言棠从来没有见过对他这么冷淡的龙可逸,他压下心里的不舒服尽量用温柔缓和的语气道:“小逸,我那天没有忘记你的生日,只是没想到慕南会病的那么重,才一直陪着他打完点滴”

    这是和他解释?上一世他虽然生气但是没有说今天这些话,他曾经舍不得为难季言棠,只是冷着脸生气,被季言棠一句“那小逸想要什么补偿”就打发了,还欢天喜地的对季言棠提出陪他去巴厘岛旅行的要求。

    想起这个他更来气,当时还答应他的季言棠在巴厘岛才陪他呆了一天就被慕南一个电话叫走了。他一生气又假惺惺的来哄他,哼,若即若离这招季言棠玩的太好了,可惜现在的他已经看透了,季言棠上一世就将他的爱消耗的一点都不剩,这一世季言棠的态度再也牵动不了他的情绪和心神。

    季言棠见龙可逸没有说话低头沉思,心中更加肯定小逸是因为生日那天他没去还在为此生气,于是从裤袋中掏出一个小礼盒递到龙可逸面前,“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在你生日之前就买了”

    一起来看龙可逸的苏锦觉得气氛有些紧张,就笑看着龙可逸道:“是啊!小逸,这礼物还是我们在你生日前几天陪阿棠去买的”

    龙可逸定定的看着那个紫色的礼盒,他知道里面是一块限量版的手表,前世的他听季言棠这么说气就全消了,还多宝贝这块手表,直到他死戴着的都是这块表,因为是季言棠第一次送他表,所以他一直戴着,期间坏过,他又送去修好,还换过几次表带,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真幼稚,人和心都不在自己身上,留块表有什么用。

    他昨天就醒了,本来今天准备出院,但医生说他有轻度脑震荡让在留院观察一天,如果真关心他,不应该他一醒就来探望吗?

    不想在有什么牵扯,更不想接受这礼物,再看到这块表会让他时时记起前世不计一切盲目的深爱最后换回来的只是彻底绝望。

    龙可逸的目光从礼盒上移开,摇了摇头,他决定从现在开始了断这份不属于自己的感情,重新设定生活的目标。

    “礼物你收回去吧,我已经不需要了”

    龙可逸突然抬起头神色冷然认真的看着季言棠。

    “曾经我以为只要我足够爱你就可以打败一切,现在我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你并不爱我,强行纠缠既伤害了我,又烦了你,你有你的真爱,我也有自己的人生,我不怪你拒绝我的爱,因为那是我自找的,追逐了那么多年,我累了”

    “所以,季言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你”

    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带着决绝的说:“恭喜你,自由了!”

    季言棠此时心中的震惊他自己都无法说清楚,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么爱他缠他的龙可逸有一天会放弃他,曾经龙可逸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他生命中,然后那么霸道的爱他,他有时候是感觉厌烦的,他本就是一个理智冷情的人,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也让龙可逸从他的生命中淡出。

    听到龙可逸决绝的说从今以后不再纠缠自己,放自己自由,季言棠心中没有理所应当的轻松,他的心竟然隐隐有些泛疼,他喜欢的不是慕南吗?他此时此刻真的搞不懂自己的心,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此刻的龙可逸,他需要好好想想。

    季言棠冷漠的脸上凝结起一道冰霜,其他人只觉得这间病房的温度在急剧下降,周寻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看着龙可然苍白的面容和决绝的眼神,季言棠心里的怒火快要到达顶点,他需要冷静,于是季言棠冷冷的看了一眼龙可逸,将手中的礼盒扔进垃圾桶转身就离开了病房。

    “这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周寻被眼前的景象弄蒙了,不应该是龙可逸兴高采烈的接受季言棠的礼物吗?怎么变成一出决绝的分手戏了,虽然两人并没有真的在一起,但是在他们这群发小眼中,两人就是连为一体的。

    几人都莫名的摇了摇头,虽然他们也觉得季言棠这件事做得不是很地道,但是他们真没想到龙可逸会因为这件事就要放弃对季言棠的纠缠,他真的能做到吗?毕竟那么多年来龙可逸的作为他们都是看在眼中的,那样的深爱真能放弃吗?

    “不错,你竟然还学会了欲擒故纵”龙可安才不会相信他这个认定了一条路就会走到黑的弟弟会放弃对季言棠的追逐。

    其他几人听到龙可安那么说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们就说龙可逸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放弃,但是刚才他的表情那么的认真决绝,真的是在欲擒故纵吗?

    龙可逸听龙可安那么说,心中一堵,他决定从今以后都视这人为空气。

    看了一眼病房中的几人神色各异,他也不想多探究,这些人都是季言棠的发小,虽然他也是与他们一起长大的,但是从感情上说,在这些人心中季言棠才是兄弟,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任性霸道的二世祖。

    “谢谢你们来看我,我累了,想休息”龙可逸脸色淡淡的看着几人,他实在没精力在应付这些人了。

    听着龙可逸下逐客令,他们也不好再多呆,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了病房,只有龙可安眼中阴晴不定,但看到龙可逸此时瘦了一圈苍白的脸,他也不忍心在找茬,转身同几人一起离开。

 第4章 温馨

    龙可逸已经在家休息了快一个星期,这几天里他也想好了自己将要走的路,对于上一世的事,他现在对父母和大哥都还深感内疚,所以他这一次不会再参与公司的事,其实他大哥比他更适合总裁的位置。

    上一世虽然他把龙氏企业打理得很好,但那真不是他喜欢的职业,他累了,更不想在抢了大哥的位置,这一世他决定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做事,也不想在依靠家族当个二世祖。

    龙可逸走到饭厅就看到了龙父和大哥坐着聊天,龙妈妈今天心血来潮说是学做了几道新菜要让他们品尝。

    走到厨房门口打量手忙脚乱的龙妈妈和一旁帮忙收拾烂摊子的张妈,龙可逸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来老妈这是要励志做个家庭主妇了,虽然现在还不太合格。

    “咦,小逸你怎么进来了,妈妈马上就做好了,你先出去等吧”郁兰欣看见小儿子脸上露出开怀的笑容。

    龙可逸脸上露出一丝挪移,笑道:“妈,你确定不会把厨房烧了?”

    龙妈妈瞪了他一眼,“你这臭小子敢取笑你老妈,这几道菜我可是学了很久的,这次绝对好吃”

    “好吧,我再相信老妈你一次”

    等龙妈妈把所做的菜都端上饭桌,父子三人互相望了望,看着龙妈妈一脸期待的眼神,三人只有无奈的拿起筷子一一的尝了几口。

    “还不错”龙父夹起一块排骨道。

    “有进步”龙可寒笑着将一只虾仁放入口中。

    龙可逸看着一脸兴奋的龙妈妈,不忍打击她的自信,多吃了几口那盘炒芥蓝,笑道:“妈妈是最棒的!”

    “哈哈,我儿子最大的缺点就是喜欢说真话”龙妈妈笑得花枝乱颤。

    这样温馨的场面让龙爸龙妈和龙大哥都深感安慰,自从龙可逸出院回家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再任性霸道,以前几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现在每天都会陪他们吃饭说笑,不再一见面就和龙可安吵架,也不再提季言棠。

    这样乖巧懂事的龙可逸他们有多久没见过了,这一跤摔的好,如果这次真能让他彻底断了对季言棠的念想,他们就满足了,这几天他们也听说了一些龙可逸那天在医院对季言棠说的话。

    “爸妈,大哥,我这几天考虑过,我其实并不喜欢经济管理,我想转到珠宝设计专业从大一开始读,并且我的年龄也适合”吃完饭后龙可逸一本正经的对三人说道。

    龙爸爸思考了片刻开口道:“确定了?读经济管理也不错,毕业以后可以到公司帮我”

    “我已经决定了,爸,我并不喜欢经济管理,你们知道我跳级和选择经济管理专业都是因为季言棠,现在我已经决定不再纠缠他,所以我想以后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至于进公司帮爸就算了吧”

    龙可逸对着龙父露出一脸苦色继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那些了,有大哥帮你就足够了,爸你就放过我吧”

    龙父白了他一眼,这小子又在他面前装,不过儿子好不容易乖巧懂事了,他也不想逼他太紧,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转专业也好,至少不用再整天和季言棠见面,也许渐渐的就真的不再迷恋季言棠了。

    “好吧,但是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你就得给我学好了,别又是为了什么目的才想出来的,在鬼混看老子怎么收拾你”龙父面带严肃的警告道,别又是想出来为了吸引季言棠的目光,他可陪这小儿子折腾不起了。

    “转专业好,我儿子才十九岁读大一刚好,我晚点就打电话给你大舅让他给你安排换专业,现在才开学一个月左右,还来得及”龙妈妈很赞成儿子换专业,这样就可以和那个季言棠分开了。

    不是他们不相信儿子,主要是曾经龙可逸对季言棠的迷恋和执着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他们只希望这次儿子是认真的。

    龙可逸无奈的抚了抚额头,他就知道虽然他爸妈没敢提季言棠的事情,但还不是太相信他真会和季言棠断了,哎!季言棠这得多不受他们家里人待见啊!

    “小逸喜欢珠宝设计?”龙可寒感觉这次弟弟是认真的。

    龙可逸点点头,“恩,我想以后做一名珠宝设计师”

    龙可寒只希望弟弟能真的开心,其他的就让他这个哥哥来帮他们遮风挡雨吧。

    “那就好好努力,哥相信你”

    “小安有多久没回来吃饭了?”龙妈妈看着乖巧的小儿子突然想起了那个让他们同样头疼的二儿子。

    龙父冷哼一声,“别提那个逆子,前几天又和一个小男明星闹绯闻上报了,昨天又被董事会的赵老头拿出来取笑我”

    想起二儿子他的头就开始发疼,小儿子虽然追一个男人迷恋疯狂,但是也没闹到人尽皆知,但二儿子公然出柜不说,还三天两头的换情/人,换情/人不说,还换的都是男人,经常上八卦杂志报纸,说他几句还不高兴,直接搬出去住,他真是拿那个儿子没办法了。

    提起这个龙妈妈也感到头疼,她实在想不到为什么两个儿子都会喜欢男人,特别是二儿子,换男人那叫一个勤,还刻意带坏她的小儿子,还好老大是喜欢女人的,不然她非得吐血不可。

    “哎,这个龙可安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听说他的那个投资公司运作的还不错,他那些小情/人基本都是冲着他的钱去的吧?”龙妈妈现在只希望二儿子找个不错的人安定下来,哪怕是个男媳妇她也认了。

    龙父用手按了按发胀的太阳穴,“他那个投资公司目前在业界成绩还是不错的,估计大学毕业后他也不会进龙氏,至于那些小情/人我是眼不见心不烦,哎!我是管不了那个逆子了,以后少在我面前提他”

    龙妈妈也不敢再提龙可安的事,怕龙父高血压又上去,瞅了瞅小儿子,头发从暗红染回黑色,耳朵上的耳钉也取了下来,衣服也穿的清爽素雅不再不伦不类的,自从他听说季言棠有喜欢的人,就发了疯似的叛逆,穿着打扮更是像个纨绔二世祖,龙妈妈拍了拍胸脯,还好一跤摔正常了。

    “小逸你以后少和你二哥交流,那啥,你还小,你二哥的圈子不适合你”龙妈妈警惕婉转的告诫小儿子少和二儿子来往,平常见面吵架打架都是小事,可千万别受了打击就学龙可安乱来,最重要的是那个头疼的儿子和季言棠还是焦不离孟的好友。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小技巧:可以使用键盘← →键进行翻页、回车键返回网站首页
上一篇:妖宠[剑三+修真] by 云水阳(下) 下一篇:我不要当牛郎 by 秋虫